第一百二十七章 蛰伏和惊蛰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开始看到晓华老师还好好的,不知道为什么我被逼出去圈,回来她便躺倒到床上去了?以晓华老师平时健康的样子,就是她刚刚穿着内衣洗漱,也不至于马上就生病了罢?

    就是像我当天经常生病看来,也不至于马上就变成这样了。  .说小1 Z小W .说我隐隐知道这事和双花他们有些关系,亲眼见到是他进去趟之后,才有了这些事情。但是现在我根本不敢想也不敢提,因为那两个家伙刚刚给我拉出去,不但是为了恐吓我番,也是为了拉我下水,强行给了我样东西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如此担心,就是他们给我的东西太过惊人了。

    不说成年人看到这些东西都会闪避,何况我们在大人眼里还是小孩子。原来双花鬼鬼祟祟的溜进晓华老师的寝室,居然拿出来几件她的贴身衣物。其包括两件当下最时髦的内衣,就和牡丹穿的那种样。当然这还不是主要的,还包括三条让人看了脸红的内裤。

    偷异性的贴身衣裤,在任何时候都是被人视为见不得光的。而且在这个时候的人,还把女性的下衣视为不洁之物。不说去偷窃,就是拿着都被认为是不吉利的。我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是不是疯了,居然敢干出这种轰动的事来。当然其实在我心里还想着了点,那就是那么点点的布料,能够用来干什么?

    因为在这个时候的人,很少内衣穿那么少的。不说这个时候的我还不懂,就是绝大部分成年人都不知道的。可是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乡村里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大家的见识多了之后,我才知道今天所看到的,没有想到晓华老师却是极为时髦的。

    最让我没有想到的就是,这两个家伙瓜分了两件内衣,却给了我条底裤。虽然他们每个人也藏了条,但是塞到我书包里的那条,却让我感觉到就像枚土雷。不但是枚土雷,还让我感觉到晦气。

    当然最麻烦的事情就是,我也担忧自己被他们连累。 .小 1ZW.虽然我平时也没有和他们划清界线,但是至少他们在老师的眼里就不是什么听话的。加上这次他们所做的事情,完全已经出了我所能理解的范围。这个时代敢做这种事情的,不是泼皮就是流行的另外种说法叫阿飞。

    如果让别人知道了,我的书包里藏着老师的内裤,这我还活不活了。但是龙飞和双花的恐吓,我还是不敢马上当面拒绝。所以我直心惊胆战的,幸好看到他们两个也在教室,不然我早就硬着头皮背着书包逃课了。

    但是让我奇怪的是,就是双花偷了这些东西,晓华老师也不至于生病才对?

    难道是气到了?

    我想是绝对不可能的,定双花还干了别的什么,让晓华老师才突然病倒了。想到他们两的胆量,我的思维有些跟不上思路,他们所做的事情,不但已经是成年人的思维了,而且还不是那种安分的成年人。但是想到在余柳堂碰到的那个琼禄连,那也是个无法无天的主。于是对于龙飞和双花他们的行为,我又有些释然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思维已经不是学生了,虽然做事还不像社会上的人那么复杂,至少他们的想法已经不单单是坏了,而是已经在铤而走险了。

    从食堂打水过来的时候,我走得比较慢,因为心里直在担心和盘算着。我虽然心里很害怕,但是从教室到食堂,又从食堂到教室来,被冬日的寒冷侵袭,我头脑清醒了许多。如果还是半年前的我,我定会有些不知所措,但是自从和骆伯伯接触以来,我现自己的胆量大了不少,心里的想法也逐渐清晰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们两心里这些道道,我自然明白他们是想拉我下水,虽然是只是个意外的倒霉蛋,但是当时碰到谁都会样被他们关照。

    怎么处理这件事情,我还真没有丝的头绪。  .因为很多东西没有生,切都还只是想象。其实我只要逃离了学校,找个地方把书包里的东西扔了,我就不怕他们对我的栽赃嫁祸了。以后他们要是狡辩,我咬紧牙关不承认,他们也是没有办法的。他们说话不定有人信,但是我相信如果是我说话的话,别人信我的会居多。

    这刻,我似乎感觉到自己长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是种奇怪的感觉,拎着热水瓶的我此刻没有害怕,而是心里快的运转着。晓华老师的生病,肯定是和双花两个人有关的,具体说应该就是双花的原因。因为只有他进去了寝室,虽然时间很短,但是干了什么,就只有他和后来进去的晓华老师知道了。

    现在肯定还不是问这件事的时候,但是我可以断定自己马上就会知道。

    进来教室的时候,我再次看到龙飞和双花的眼光,我没有害怕,眼神也没有透露出我的想法。我知道不能和他们硬抗,只有先稳住了他们,才能从晓华老师那里得到结果。

    不过我进到寝室的时候,看到床上的沈晓华,我还是愣住了。她看起来不像是生病的那种状态,反倒是像吃辣椒满脸涨的通红的样子,尤其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阵羞愤,让我心里的猜测更是千奇百怪起来。她可能看到我看着她惊讶的样子,脸上溜过丝不易察觉的羞涩之后,便再次嘱咐我给她打半盆凉水进来。

    我虽然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问她,但是还是有些忐忑,有些不安的问她这是怎么了。我感觉到她躺在床上身子有些微微抖,虽然不知道她怎么了,可是看到她只露出个头的身子,脸色不但涨得通红,而且鼻尖上还可以看到汗珠,便知道她确实是有些不妥的样子,却绝对不是生病了。

    看到晓华老师没有回答我,居然眼眶里有些泪花的感觉,我时间有些吓呆了。我哪里见过这种情形,自然不敢再接着问下去,拿着她的面盆便出门给她打凉水。

    我刚刚出门,被窝里躺着的沈晓华浑身摆了起来,泪水忍不住下来,低声喃喃自语的低声骂道:“谁丫这么缺德,用水洗洗不知道行不行,如果不行的话怎么和人说啊!”她双手也直在被窝里,如果站在她的身后,定可以看到她居然是没有穿衣服,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同学们虽然有些卦,但是这个时候的同学都有些胆小,毕竟像龙飞和双花这种不学好的学生极少。就是那些淳朴的学生,更不会像龙飞和双花这么有心思。看到我又出来打水,虽然有人想问我,但是看到我低头放水,也没有理会他们,大家都坐在坐位上,很少有人回头来看我。

    我再次打水进来之后,端着水到床边,时间便也不知道怎么办。却意外的现晓华老师的眼圈红,明显的她刚刚哭过了。我不会傻到哪壶不开提哪壶,看到她脸色涨红的难看,只好嚅嚅喏喏低声说道:“要不我先出去了,您有事叫我好不沈老师?”

    沈晓华点了点头,虽然很难受,其实心里是又羞又气加难受。她居然没有回答我,看着我出去之后,马上从被窝里窜了出来栓门。我自然不知道这些,慢慢的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。虽然拿着了书本,完全就是心不在焉的神色。

    因为身高的增加,我现在的同桌是唐金枝的堂侄女唐小喜。我坐下来不久,直看书的她终于忍不住问我,沈老师是不是有事了。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,只有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。

    倒是坐在我后边的沈喜珠,却是点了点我的后背,问我究竟怎么回事。我看了龙飞眼,他果然正盯着我。龙飞平时对沈喜珠很好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。因为不但是沈喜珠比我们这些同学育早很多,还因为她确实也长得像个大姑娘。还有她家里算是村里比较有钱的,砖瓦房建的敞亮,十里乡都有名。

    我这个时候倒不是怕龙飞,而是感觉到他和双花有些太过分,看到晓华老师的样子,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损招。沈喜珠看到我问三不知,便也失去了兴趣。不过突然瞟见龙飞不怀好意的笑,便知道他有些猫腻。但是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坐在那里不动声色,其实心里已经有了些打算。

    还没有到午的时候,晓华老师再次的叫我去寝室,却是叫我把同学们都放学了。我看到她有些虚弱,也没有敢多问什么问题。不过在要走的时候,晓华老师却看了眼旁边打开的窗户,低声的让我私底下问问同学们,今天是谁最早来学校的。

    我吓出了声冷汗,虽然嘴里应着了,却感觉自己浑身都湿了。晓华老师却没有想到这点,看到我愣愣的,便红着脸嘱咐我说:“这件事绝对不能和别人提起,我有些东西不见了,如果让别人知道了老师会丢脸的,你知道就好,然后偷偷的问,不要让别人怀疑哦!”

    看到我猛的点头,晓华老师慢慢苍白的脸色有些强笑。我机械般的走到学校门口,却看到龙飞和双花在等我,我茫然失措的正好看到达风老师在门口的井边,便快的跑过去那边。这两个人可能怕些事情,匆匆的拐弯不见了。我终究没去井边,看到他们没有出现便匆匆往回走。

    回到大院的时候,却看到大院格外的热闹,久园正喜气洋洋的在门口阶前飞沫四溅,牛家兄弟和大华他们脸崇拜的在旁,当然华园她们都在,就是永蕙都坐在木方上。我闪到永蕙身边才知道,久园拜了个师傅,是个奇人,如今正准备教久园些东西。

    我没有太奇怪,但是不知道这师傅哪里来的。倒是听旁的堂客们说,神仙矮子找到了,因为唐遇仙没有救醒他,在派出所的安排下,把人送去地区医院了。

    久园的师傅却是出名了,据说是双园家住着,大家都赶过去看了。但是我谨记着骆伯伯说的话,没有过去凑热闹。我奇怪的是没有听到关于骆伯伯的消息,这天开始便没有见到他。永蕙的脚却还没有好利索,他也没有再过来给看治。听永蕙说她两个哥哥都动心了,想通过久园的关系,想拜那个人为师。

    让我惊讶的是爷爷去了余柳堂几天,听奶奶说是去垣先公那边,不过还是住我姨夫姨妈家里。我心里虽然有些奇怪,但是因为有着永蕙陪着,倒是没有太过无聊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