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八章 意外的收敛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大院里似乎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,这几天不但因为那个传说的事情出现,让直无所事事的久园活跃和显摆,还有大家津津乐道的那个神秘的彭师傅。 . 1w.

    在这个乡下还夜不闭户的时代里,大家对陌生人的出现虽然有些奇怪,但是都不会产生怀疑的心态。何况有着双园家的支持,无疑增大了大家对彭师傅的认可。加上久园这些兄弟的传播,几乎马上便变得家喻户晓起来。具体情况如何没有外人知道,但是大家知道彭师傅是要在这里收徒弟的。

    如今随着接触外面的事物多,村委的领导又不时传达政府的思想,让弘扬堂的百姓视野开阔许多。虽然年轻人对迷信这套有些不屑顾,老年人对当年的运动和事件心有余悸,但是大家都不会像以前那般如避蛇蝎。

    久园兄弟有鼻子有眼的诉说,甚至还有人去看过那棵树,据说是被隔山打牛拳生生震碎了树心。这事可是有不少人亲自去看过,如今那棵树锯成了树桩,裸露出来的树心就是双园家为了给别人看的。虽然没有丝毫显摆的意思,但是也算告诉乡里乡亲,人家彭师傅是屈尊降贵到这里来的,是需要受到尊重的。

    大家想法不而足,对于我来说当成了故事来听。其实我从小很有英雄情结,很想跟着高人学习些东西,成为人人景仰的人物。可惜我的另外个想法,破灭了我的计划,那就是我优柔寡断的性格,和有些不愿意和人接触的习惯,让我无法迈出这步。

    我回来的时候,永蕙不出意外的在陪着奶奶,向喜欢和永蕙起的华园没有过来。我听永蕙说华园她们姐妹几个现在她伯伯家里,大家等着伺候那个彭师傅。我听了是有些奇怪的,便想到了件事情,忍不住的便问永蕙她两个哥哥怎么样了。  说. 1ZW.

    牛家兄弟我看出来是有想法的,因为彭师傅出现的时候虽然突然,可是在久园兄弟的番渲染之后,牛家兄弟和久园私底下聊过的。想必后来没有结果,他们便来找过我爷爷,可惜听说爷爷去了余柳堂。他们心里失望的程度我不知道,但是我从永蕙的嘴里还是听到了些,他们还是希望有这个机会的。

    这天回来大院看到大家依旧如此,好像比第天还来劲,其实我很想去看看的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终究是没有去。

    记得骆伯伯说第二天便把血乌桃木木牌还给我,可是我没有看到他的人,也没有留下什么话来。虽然知道他不可能骗我,终究是他没有出现让我有些奇怪。我没有太担心的原因,就是爷爷也没有提过半句,然后去了余柳堂那边。我没有把事情想的复杂,因为爷爷和骆伯伯的原因,我对这切都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好奇终归只是好奇,我对那个彭师傅也不了解,就是听到别人说起的时候,也感觉到只是知半解的样子。他们在津津乐道的传说,对于我来说就像说故事样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天我忍耐不住,忽然特别的想去看的原因,乃是因为我隐隐听到婶婶小雨和莲花私底下的碎嘴。她们偷偷的在莲花家门边说沈素,开始我还没有在意,后来听到她们说沈素的私事。我偷偷瞟向那边的时候,两个人看起来有些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对于乡里人的卦,可以说是无处不在的。像她们两个人这个年纪,更是比般人要上心。听到她们隐隐说沈素,家里男人也不在,却好像滋润的很。这话我听的有些糊涂,虽然隐隐感觉到什么,不过只是似是而非的理解。但是我听出她们这话有些嫉妒,平时婶婶这个人不丑不坏,但是对于比自己漂亮的人,女人心里难免都会有些吃味的。  WW W. 1 ZW.

    莲花娘家是钢铁厂后面的,紧挨着我们这个乡里的街道,从小自认是见过世面的。嫁到唐遇仙家来,那是因为唐遇仙英俊潇洒,而且还是乡里的赤脚医生。不过我听别人说过,她对于自己嫁到村里来,还是感觉到自己有些吃亏了的。平时和唐遇仙感情如何别人不知道,但是她绝对算是个强势女人。

    听到我婶婶小雨话语里的吃味,她居然坐在那里沉默了下,然后有些煽风点火的刺激我婶婶,低声说了句让我都吃惊,也听懂了的话:“看她看着彭师傅那神色,莫不是动了些心思。你说她滋润的很,我看着也像那么回事,莫不是给双园织帽子了吧!”

    别人都在堂屋门口的木方上坐着,她们却坐在莲花自家门槛上,低声的细细碎语着。我因为晓华老师的生病加剧,这天放学回来又早,加上明天又要是周末了,时间也没有什么事。永蕙在奶奶那边陪着学习,我自己便窝在火塘这边看小人书。

    不经意便听到了她们的卦,不过这卦要说传出去,指不定又要闹出些什么事来。说到这里的时候,她们的语气有些惊喜了起来,好像自己真的现了新大6样。我却有些恍然起来,沈素调到学校来,我倒真是好像这两天没有碰到她,难道她连学校都没有去了?

    “这可难说!”婶婶小雨似乎想到了什么沉吟着:“她平时可是个知书达理的,再说娘娘(娘娘:湘楚土话,婶婶的意思!)也是个谨慎的人,怎么可能让人占了便宜去?但是看着她那满面春风的样子,离了男人这么久?有什么事情能让她这么开心的了!”

    “哼哼!按常理说那是肯定的,你看看她那屁股和那****,恨不得让人都知道她漂亮着呢!”莲花语气更加压低了声音,想到自己男人看到沈素的神色,她心里便有些不痛快起来。

    上次他们聚会的时候,虽然没有出什么波折,但是沈素和唐金枝都让这些男人围着转。唐金枝还好些,毕竟她以前是艺队的,莲花还不计较这么多。可是沈素什么都不算,只不过家里男人以前是跟着混的,这次聚会她居然差不多成了焦点人物。

    在莲花看来,不管是不是自己男人动心,但是像这种女人肯定是要让他保持距离的。不过她嘴里却又淡淡的说道:“双园也是个不听话的,你说着这出去就是大半年,这青春年少的堂客在家里憋得能受的了!”她推了婶婶小雨把:“就说你个瘾大的,三天看不到毓园,你还不得到处找啊!”她咯咯的笑了起来,好像没有丝心机样。

    “还尽是说我了,你看看你们两个,尽是为了爽快,现在连孩子都不要,你再看看你们家二十九太太(太太:湘楚土话太婆,祖宗的意思,高辈分!)急的,恨不得早点抱上孙子,你们现在倒好了!”婶婶小雨有些不宵的刺激莲花,她们的年龄差不多,男人也是相差不大关系又好,平时话语自然要多些。

    可能说到了触点,两个人居然沉默了下。莲花自然没有不好意思,反而沉思了会儿,再次看向我婶婶小雨的时候,低声说道:“要说她条件再好,没有男人在身边的时候,你也是看到了的,你再看看这两天,你说说莫不是被我们猜了!”莲花有些骇然的说道,看着小雨两个人脸色都变得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她们不知道是没有在意我,还是以为我听不到。后来声音却越来越小,弄得我像催眠了样。坐在火塘边迷迷糊糊的,居然真的差点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被我小姨细荷叫醒的时候,我差点掉进了火塘里去,茫然的看着脸挪揄的小姨,还被她数落番我的不小心。回过神来之后,才知道她是要去老外婆那边送炭沫子,居然自己想偷懒,让我和她起抬着去。

    筐炭沫子并不重,但是看起来堆挺大的。最多不过三四十斤,都是外公虎胜公和舅舅们自己土制。他们平时闲时到后山挖树根,自己炼制的木炭,冬天用来烤火取暖最好。我奶奶平时烤火用的炭沫子,便都是外公亲自送过来的。而给老外婆去送,却是属于正常礼节了。

    虽然东西不重,但是因为外面天气冷,我还是冻得耳朵和手指冰凉。好不容易到了国道边的时候,却看到供销社边人头涌涌,我们本来想直接去老外婆家里,没有想到却看到她也背着手站在那堆人边。小姨便让我径直往这边来,我们远远的便听到大家七嘴舌个不停。

    围在间的居然便是神仙矮子的堂客静怡,我虽然对她不熟悉,但是隐约还是知道的。看着这个堂客憔悴的神情,被大家围着问。她实在是有些无奈的戚声回应着什么,我们过来的时候,恰好听到老外婆插了句:“你们赶快想想别的办法,我看审显那样子,应该是了别人下的蛊了!”

    可能是老外婆的年纪,加上她平时有着几分威望。何况在这里的人都是村里的,那个不认识她的。听到她忽然这么说,大家显然齐齐的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下蛊?没有听过说谁会下蛊啊!”有人插话了,声音在人堆里有些突兀。

    “没有?怎么会没有!不是听说唐双园家来了个高手吗?连那么大的树都用隔山打牛掌打坏了!”这是另外个声音,这个声音说出来之后,大家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人言可畏!树欲静而风不止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