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一章 隐秘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老人们说的东西,我听着似懂非懂,虽然不了解全部,但是隐隐猜到,这件事是关于当年老外公沈铖逋的死因有关。  ≤.≤≤1≤Z≤W≤.≦﹤老外婆自然是知道情形的,但是当年丧夫伤心的事情,是人生之遭受到的最大打击。不管是当初还是现在,她肯定都是不想再提的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这些晚辈,甚至都不知道当年的事情的缘由,以及老外公沈铖逋去世时是在哪里。虽然听些老人提起,大概说是在苗疆那边,但是苗疆在湘楚地来说,都是个广阔无垠的地盘。所以大家心里猜测越多,自然把这件事情说成的版本也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作为当初跟随族人去迎接灵柩的人之,安七爷不知道究竟知道多少,但是肯定是见过当年那场面的。沈家在村里不是大户,甚至只算是外来姓氏之。但是因为和唐家当初兴盛的几个人物有纠葛,所以还是被唐家重视了番。浩浩荡荡去了大帮的人,最后迎回了我老外公回来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安七爷的神色,便知道当年的经历定极为难忘和艰辛。以他们多年屹立不倒的神色,说到这件往事的时候,居然都现出心有余悸的神色来,可想而知当年的事情是如何的震撼了。就是他对生的事情知道的不多,但毕竟也算是亲眼见过那场面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我想来,他虽然去苗疆接老外公灵柩回来,想必也是战战兢兢的。在他们还是年轻的时候,经历过的这些事情,如今到老了都不想再提起,可想当年的事情是如何的惊人。

    其实我很想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,但是我是不敢问的。来是怕涉及长辈的**,被老外婆她们这些长辈指责,虽然自己是老外婆的晚辈,但是在她诸多的孙辈和外孙辈里面,我甚至以为她不定都记得我们的名字;二来便是担心自己的好奇,被老人认为是不礼貌的,这在我家里是有着基础传统的。

    但是老人们似乎丝毫没有再提起的意思,这桩当年的大事件,不知道是要湮没在他们的记忆,还是不想让后人再去了解了。三个老人就是言语之间还说起,也是隐隐约约和断断续续的片段。

    他们把话题转到了别的地方了,我就是还听到些有关的,也是瞎子摸象,和真实的情形相差太远。也可能是老人不想在晚辈面前提起,即使我和小姨细荷没有走,他们也没有说个明白的二三出来。反而茬没茬的说着神仙矮子,和当年神仙矮子父亲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似乎转移了话题,而我对神仙矮子那也不太感冒,心思便有些飘忽了起来。我便拿眼神看向小姨细荷,她似乎知道了我的意思,再次的瞪了我眼。不过她还是在三个老人停顿的片刻插话,主动向老外婆告辞,说有些天黑了我们要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老外婆本来岔开了话题,可能心里便有些走神。这个时候似乎收拾了心情,便脸含笑的把木盘里面的吃食给我们,我们自然要推辞了番,最后还是往口袋里塞了些。虽然离着不是太远,老外婆还是嘱咐我们回去小心些,说天气太冷难为我们了。

    我对这些客套和礼貌其实不在行,甚至有些小小的怯场和羞涩、面对老人的热忱嚅嚅喏喏的不知道怎么回答,但是还是站在小姨身边点头。小姨却是大大方方的应着,便带着我径直出门来了。

    路上小姨也不吱声,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惹到她了,也低着头跟着不敢吱声。天气到了接近晚上极冷,天色暗下来的深沉让人感觉到窒息。远处的大院在冬日里看起来,就像只庞大的蹲伏着的野兽,我们正步步走向它巨大的口里去样。

    小路此刻似乎都显得荒凉了起来,两个人吭哧吭哧的喘气也没有说话,让我心里有些忐忑。这是种奇怪的感觉,其实也就是乡里个少年,面对自己的小长辈,不想惹她生气而已。其实我知道小姨和永蕙的关系也挺好,尤其是永蕙没有上学在家干活了之后。

    大家对于这些少女的弃学,般都认为是很正常。上几年学认识些字,然后回家帮大人干活,过几年长得差不多便找个婆家嫁了。她们的命运大抵便是如此,般人都无法逃脱这种模式的命运。而绝大部分的女性都会接受这种安排,因为感觉到大家都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小姨细荷和永蕙的年龄离着出嫁还有点远,不过却已经逐渐长成大姑娘了。和永蕙不同的是,虽然小姨和我年纪也差不多,但是我们完全没有朋友在起的感觉,甚至她比我大哥小十多岁,在大哥面前她也是副小长辈的样子。所以和她起的时候,我总是会有些压力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快到荷塘边的时候,她却把她口袋里的糖果又塞给我些,而且还副大人的摸样说了我几句,却嘱咐我记得糖果要给永蕙些。

    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她,忽然想到她就是这个脾气,虽然我们年级差不多,但是我是她的晚辈,就在她面前必须听着。即使她要关心我下,那也是要拿着几分架势和些腔调的。在这冬日的傍晚,我虽然没有感觉到格外的激动,但是却也感受到不是那么寒冷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和我起再回大院这边,而是从大槐树旁的井边小路走回去了。我也没有再等待,外面确实有些冷,快的便往家里跑。

    快要到大院堂屋门口的时候,这么冷的天气居然看到达风晚娘站在门口,我微微愣了下,还是停住了脚步。她可能看到我看着她,便有些小小的惊讶问我这么冷的天气去哪里了。她不但是惠江的妈妈,还是永蕙的亲姑姑,虽然和我家不像永蕙这般得意,但是毕竟算是最近的邻居,又是长辈当前,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我自然如实的告诉她自己陪小姨去老外婆家里了,看着她难得这般情形,便随口也问她这么晚了是不是在等人。她却乐呵呵的告诉我是的,原来惠江的叔叔唐殿风和婶婶向茜菲回来了,刚刚都去惠江大伯顺风家去了,如今正等他们吃饭呢!

    听到说起惠江这个叔叔婶婶回来,我却是有些惊讶。因为在我的记忆里,这两个人我是很少见到的。不过让人惊讶的是,对他们的印象却是比较清晰。

    唐殿风号称是大院的花花公子,比起和他差不多年龄的唐遇仙,还有我叔叔毓园,他简直就不能同日而语。据说当初唐遇仙学医的时候,指标本来是唐殿风的,可是他居然不屑顾。而我叔叔毓园做放映员这么轻松的事情,在他看来也是有苦又累。

    他平生喜欢做什么?

    看到街上有喇叭裤的时候,他第个跑去买了条回来穿。看到村里开冰棍厂的时候,大家还在庆幸吃冰棍方便了的时候,他居然花了几块钱进货,在电影院门口摆摊卖冰棍。据说不到个月的时间,竟然赚了近三百块钱。大家看到眼红的时候,他买了大院第辆自行车,拉着个冰棍箱去别的地方赚钱了。

    他赚了多少钱没有人知道,但是他是大院里第个有录音机的,第个把头卷成卷的男人。老人都说他就像池塘里的小白条,就是个跑浪子。

    别人怎么说他,他似乎并不在意,在不小的年纪后,娶了向家村最美的两个女孩之,就是他现在的堂客向茜菲。别人看来有些莫名其妙,因为这向茜菲的哥哥是钢铁厂的小领导,父亲是向家村有名的长者。唐殿风这种不着调的人,怎么会娶到向茜菲这种美女回来?

    唐殿风就是这样颠覆了大家的想法,两个人直还算恩爱,不过让人遗憾的是直没有生养。于是有人传说是唐殿风雄风不振,因为这向茜菲不但貌美,而且丰满得令人颤,唐殿风被人嫉妒也是情有可原。不过也有老人说,是他们住的大院后面风水不好,唐殿风也说过要搬出大院住去。

    后来情形如何,当真是卦的不行。但是在我的印象里,这个向茜菲甚至有段时间里,比沈素还令我向往。因为同住在大院里,我和惠江没有少光顾他们家的窗户。不过让我有些失望的是,唐殿风果然特立独行,乡里的传说沸沸扬扬,他也不解释和分辨,便带着堂客起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出去了之后,乡里的传言都没有放过他们,说是唐殿风出去借种了。唐殿风自然听不到,但是着实令家里的达风老师都暴跳如雷了阵子。那话是从哪里传出来的,却没有人找到根源,也没有人真的会去寻找根源,因为除非真正的想和某个人翻脸才成。

    大院里唯能引起卦的人回来了,倒是令我有些小小的兴奋,我有些期待着那张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脸,那是张无法消除记忆的脸。但是我自然不会在达风晚娘面前表露。似乎无意的问了句惠江,然后便往自己住的这边来了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