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二章 暗流上的平静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爷爷居然还没有回来,不过永蕙给我留了饭菜,就温在火塘的铁锅里。≥≧  <.﹤≤1ZW.菜是奶奶用酒糟鱼煮的大葱,光是闻到就已经令我食欲大开了。

    奶奶看到我连吃了三碗饭,却没有惊讶什么,但是在我快要吃完的时候,忽然便说了句,说我比暑假高了好多了。我没有在意奶奶的这种细心,更没有看到旁的永蕙轻轻低了头下去。反而呵呵笑道:“我力气大了很多了,到时候爷爷回来和爷爷说说,我想推着自行车出去练练!”

    对于我的说法奶奶不置可否,却看向永蕙说道:“小河的三姑姑来信了,想让我和他爷爷去那边住段时间,小河的爸爸妈妈又暂时回不来!”

    我还是第次听说这种事情,我三姑妈珍园就在京城府工作,因为姑父也是隔壁村的,所以对我爷爷奶奶特别好,几乎每隔年总是要接他们去住段时间。在我的印象当,爷爷奶奶很少在起,只有每次去三姑妈家的时候,才会两个人起去小住。

    如果爷爷奶奶要去的话,那么意味着我就要个人生活,或者借住到某个亲戚家里去。因为我要上学的原因,肯定是不能离的太远的。外公家似乎很近,看起来也是最适合的地方。不过好像奶奶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,或者说外公家似乎也不太适合我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因为外公虎胜公还有个妈妈在世,就是我的太外婆。加上外公家孩子太多,居然还没有分家,我去的话肯定是会比较麻烦的事情。我猜测着就是让我跟着叔叔毓园,都不会让我去外公家住的。突然听到这个意外的消息,我倒是愣了下。看着奶奶似乎是在和永蕙闲聊,我便没有马上接口。

    不过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是,永蕙居然也没有马上接口。奶奶倒是没有着急,边慢慢自己倒水到木盆里,和永蕙起用热水泡脚。平时永蕙会主动给奶奶倒水,但是因为脚伤的原因,奶奶倒是对她格外的好。

    我吃完的时候,永蕙忽然便莫名其妙的问我奶奶:“大奶奶,你年前要去京城吗?”听到永蕙有些突兀的出声,引得我都不由看向了她们。也乖乖的过来起泡。

    “时间倒是没有定下来,但是小河姑姑那边都安排好了,年前肯定是要去的!”奶奶的声音淡淡的,似乎好像在说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对这些是什么什么概念的,好像感觉不到他们要走有什么会影响到我?可是看到永蕙瞟了我眼,我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心脏砰砰乱跳了起来。我忽然想到了什么,虽然直没有想到过这点,但是刚刚看到永蕙的眼神之后,我忽然想到了件和自己有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永蕙还是没有说话,再次看向我奶奶的时候,看到奶奶好像并不在意,她居然轻轻咬着下唇没有说话。直到奶奶拿毛巾擦脚的时候,她忽然低声说道:“小河不是挺听话的吗?平时自己什么都会,毓园叔他们也在家,小河他自己在家的话,你们不用担心啊!”

    看到奶奶看着我,永蕙接着又说:“再说我也不出门,我可以时常来陪他呀!实在不行他可以去我家吃饭的!”永蕙声音有些迟疑的低了起来。说到最后的时候,她的声音倒是越来越小,连坐在她身边的我都几乎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小蕙还是懂事,不枉疼你场!”奶奶的声音低沉了下来,似乎想到了什么,忽然沉吟着没有说,但是看到外面黑漆漆的,便又过来这边,含笑着说道:“小河他爸爸虽然出去做生意了,但是厂里的工作还在的!小河现在还小,不说他以后能不能考上大学,就是考不上接班还是可以的!”

    听到奶奶这么说着,我有些头雾水的感觉,永蕙也低着头没有应声。奶奶却看了我眼:“洗好了快去睡,乘着脚热乎暖暖被窝!”

    直到进了被窝,我忽然想到什么,拉着永蕙的手问她:“爷爷奶奶放心我个人在家吗?”

    永蕙却扑哧声笑道:“你想个人待在家里吗?”

    我下愣住了,我喜欢个人待在家里吗?想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忽然便沉默了下来。谁不想和父母在起,我想应该没有人不想!但是我很少和他们两在起长聚,可能父亲喝妈妈有他们自己的事情,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即使我很想和他们起,却似乎总是有些波折。

    可能看到我不吱声了,永蕙以为我生气了,便靠近点点。在确定我是没有生气之后,便又低声的说道:“你以前不是说你自己什么都可以么!”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看到她有些担忧的神色,便紧紧的挨着了她,低落的说道:“当然可以啊!不是还有你们吗?”

    本以为寒冷的天气很快入眠,但是脑瓜子里乱七糟的想着,居然辗转难以入睡。永蕙似乎感受到了我的不安,便想岔开话题来,轻声的告诉我说向茜菲生了个孩子,和唐殿风起回来了,可能要过了年才会出去了。她这没来由的说法,倒是让我愣了下,因为开始没有听达风晚娘说起。

    永蕙似乎感觉到我有些转移,便又说她开始也去看了,那个孩子刚刚生下来不到两个月,虽然看不出什么摸样来,却也感觉到唐殿风他们宝贝的不行。她说话的声音有些小,屋里的灯又是灭了的,所以我们几乎便是紧紧偎依在起的。如今永蕙也不排斥我,虽然隐隐知道我和以前不样了,但是我们都不说,她也没有丝毫的感觉到不妥。

    可能是永蕙的这种亲近,让我整个人多了几分安全感,甚至这些天没有了那块血乌桃木木牌,我晚上也睡的挺好。听到永蕙这么说,我忽然忍不住便问永蕙,唐殿风的那个孩子和沈素家的比怎么样。永蕙没有迟疑的说沈素家的大些,如今看起来摸样好些,以后大了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听到永蕙提起这茬,想到沈素的时候,我忽然又想起了骆伯伯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隐隐感觉这段时间和骆伯伯的接触,自己已经把他当成了个重要人物。虽然并没有真正的有着某种仪轨,但是我想不管是爷爷也好,还是自己也好,实际上已经把他当成了我的师傅。

    两天没有看到他了,因为几件不起眼的小事,加上神仙矮子的事情,我忽然隐隐有些担心。这种担心倒不是想到了骆伯伯的安全,而是想到了跟着他参加的两个仪式,不知道冥冥之那种东西,是不是真的会被自己碰到。以前我的胆子是很小的,但是莫名其妙就感觉到自己比以前好些了。

    因为想到骆伯伯的事情,便又想到了永蕙的脚,这时候我忍不住哎呀了声。永蕙倒是愣了下,问我这是怎么了?我便在暗有些尴尬的告诉她,自己兜里有些糖果,是要留给她的。没有想到永蕙却是静了下,我忍不住低声的问她:“你以前不是喜欢吃的吗?怎么今天也不高兴了!”

    永蕙其实很高兴,但是她没有马上流露出来。女孩子不但身体育比少年早,懂事自然也比少年早。我逐渐的长大,甚至和她天天腻在起,甚至我们做了些不敢和别人说的事情,其实她都已经隐隐猜到了。但是在她内心里其实很单纯,她知道我家里的情况,对于她来说她直希望有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如果是暑假前的我,她心里还不会有别的想法,但是随着我竟然比她还高了,她的心思自然有些不样了。刚刚我奶奶说的话,我时间还没有领会,她却已经隐隐猜到了我奶奶在暗示什么。虽然那些意思不能和别人去说,但是她已经感觉到我奶奶大概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我奶奶是疼爱她的,这种感觉不但是她,就是她的家人都知道我奶奶是真心的。所以这个时候和我在起的时候,她居然有些微微失神了。

    我们两各自怀着了些心思,话题便沉闷了些,甚至便有些没有了话语,最后我们两个人便慢慢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我们居然都晚起了,竟然听到堂屋前华园叽叽喳喳的声音。我看到永蕙好像有些慵懒,便问她要不要起来。因为外面天已经大亮了,可以看到永蕙脸上居然有些红晕。她羞涩的让我先起来,还说不许我进来屋里。我可能心里有些虚,便套上衣服便出来了。

    华园正在堂屋门口捡米,还有小华的姐姐玉华在。我也是忍不住问华园怎么今天在家了。华园白了我眼,但是还是说沈素去学校住了,彭师傅正在闭什么关。我愣了下,这是周末时间,沈素跑去学校干嘛了!至于那个彭师傅在干嘛,我倒是没有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这会儿居然看到久园出来了,手里拿着根木棍,看起来就像窗栏杆粗细。得意洋洋的竟然只穿着很薄的衣物,就在堂屋门前的空地上摆开了架势。他虽然没有说什么,华园却在旁兴奋的告诉玉华,彭师傅闭关前教了哥哥路棍法,嘱咐着用心先练着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