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章 练咒化蛊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鼔作气回到大院的时候,许多人都已经关门睡觉了。 <.≤≤1<ZW.站在大院前我有些羞愧,我很少不告知家人,很少这么晚回家的。如果是夏天的话,可能不太稀奇,但是现在是冬天。还有这个时候的小孩般粗养,家里的长辈不会太管,指不定就在谁家玩了,但是我平时很听话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心里更是担心。因为父亲和妈妈都不在跟前,爷爷奶奶虽然平时不约束我,但是也说过让我不要乱跑,要听话之类的语言。不过终于因为刚刚的事情太过荒唐,切也从学校开始,到刚刚送玉宝回家算是结束,让我根本就无法消化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奶奶住房半掩的门,透着丝不太亮眼的光亮,甚至耳边还听到了后院传来了小孩的哭声,这切让我心里更加清楚。刚刚生的事情不是做梦,自己真的刚刚做了什么。虽然我不肯相信那是真的,但是似乎身上还有玉宝的味道,心里计较着现在怎么交代。

    脑瓜子里什么都没有理清,甚至下午的恐怖都忘了,只感觉到自己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。说句心里话我平时是不会对家人撒谎的,但是今天的事情生了,我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,如果被人知道了的话,怎么也无法和奶奶说。硬着头皮思考着怎么办,听到奶奶在屋里的咳嗽声,我迟疑了会儿感觉到天冷,还是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让我惊讶的是永蕙居然不在,奶奶还坐在火桶里等我。看到我头上还沾着些稻草壳,不知道是她没有看到,还是奶奶没有想过别的意外,看了我眼之后,没有出声责怪我这么晚。这让我心里更加不安,最后让我忐忑的是她没有问我晚归的原有,而是和声告诉我火塘里铁锅里温着有饭。

    我心里忐忑至极,低着头去拿饭菜,看到奶奶似乎有些困了,顺便问了句奶奶永蕙去哪里了。

    奶奶却从火桶里慢慢起身,拎着自己的小火厢说自己想睡了,还嘱咐我吃完饭把门关好,然后才说:“她娘老子来叫她回去了,那孩子啊!唉,太懂事了!你以后会明白的,她今天那么冷,去井边帮你洗被子洗了个下午!她娘老子让她回去住几天,过段时间我如果去你姑姑家,就让她过来陪你也好!”

    听到奶奶说的,我愣住了,我自然没有回过神来,永蕙昨晚的生理反应。但是看着奶奶进去里屋了,便坐在火桶边边吃饭,却直有些呆。

    忽然灯光下出现个高大的暗影,本来就心里有鬼的我,顿时吓的饭碗差点掉在了地上,待我看清了面前的影子之后,虽然心里的惊恐消失了许多,但是种不安也随之升起。

    这个高大的影子居然是几天不见了的骆伯伯,他神色淡淡的看着我,看得我心里七上下。不过看到他右手里拿着那块血乌桃木木牌,慢慢的递到了我的面前,我顿时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感袭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这是种奇怪的感觉,我看到这曾经熟悉的木牌,忽然自内心的感觉到种恐惧。不但没有伸手去接,反而在灯光下头顶似乎冒出了青烟样。我自己自然没有看到,可是对面的骆伯伯却似乎裂颜笑,手里的木牌蓦地便抓紧了,只见那只大手犹如魔术般出现在我颈侧,下便击打在我的静脉上。

    眼前黑,这是我最后的感觉。

    奶奶似乎在里屋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,骆伯伯接着了我的碗,看到倒在地上的我没有马上动作。他放下了碗之后,低身把那木牌挂在了我的脖子上,忽然似乎感觉了什么,不由站直了身子,回头朝外面看去。

    外面漆黑,奶奶厨房的房门正好对着外面的影壁。骆伯伯站在那里没有动,眉头微微的皱着。外面微微有风吹动影壁外柚子树的声音,却没有看到丝毫别的动静,唯有的可能是后院偶尔传来的婴儿的声音。

    骆伯伯唇角带着微微的轻笑,随手拎起了我的身子,吹灭了灯大步走了出来。没有灯之后的外面,丝毫比屋里看得更清些。骆伯伯慢慢的带上了门,拎着我转身进入了我住的左边第间厢房。

    在大院前的小土路上,个瘦高的身影隐隐站在那里,遥遥看着大院这边。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,但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好像根树桩样。如果不是看到微微转动的头颅,简直就像是定在那里样。可能感觉不到大院里别的动静,这个瘦高的影子终于慢慢的动了,这时候才现他的左手里也拎着团黑乎乎巨大的东西。

    随着他往大槐树下边的井边移动,才可以看到他手里也是拎着个人。这个人好像也是点知觉都没有,被他拎着手脚垂地,看起来身形不大。他没有停留的意思,而是很快的走上大槐树边的小路,往上消失在小路里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瘦高的身形消失不久,个高大的身形从小华家旁边的屋檐下现身,看着他消失的方向,居然闪身追了上去。他没有直接的往前追,而是好像可以看到那个瘦高的身影般,总是会在几步之后便闪身隐匿会儿。看到前面瘦高的身形消失在双园家旁边的树林后,他站在土马路下面的株大水蜡树后没动。

    不到几分钟之后,便见到那个瘦高的身影再次出现,手里还是拎着那个人,不过他在左右审视了番之后,居然快步如飞的往土马路下面走去。看着他健步如飞的样子,丝毫感觉不到手里还拎着个人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瘦高的身影消失在土马路下面,水蜡树后面的高大身影才再次出现,他没有马上跟上去,而是静静的看着黑暗的土马路,却闪身从小路边慢慢走着。果然,不到两三分钟,那个瘦高的身影居然再次从土马路边现身,回头看到后面没有人之后,才再次拎着人快步走下土马路下方去了。

    当瘦高的身影再次到达卓义明家附近的土马路时,那个高大的身影早就站在他家旁的风车边。看着瘦高的身形快的从马路上窜过,往田垄间那土坡边的房子去了。这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若有所思,没有再次的跟过去,而是等了会儿之后,沿着牛爷家旁的小路,往弘政堂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现自己是躺在了床上的。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,不过感觉到自己浑身的异常,和站在床边的骆伯伯,我隐隐记得是自己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骆伯伯显然看到了我醒来,但是没有出声说话。倒是我看到他的样子的时候,我心里的恐惧稍微的小了点。因为我心里清楚的记得,自己生过的些事情。在吃饭的时候好像看到了骆伯伯,但是后来莫名其妙的晕倒了。但是我也没有敢吱声,因为我现屋里温度挺高,我身上没有穿衣服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没有出声,因为骆伯伯手里拿着把符纸,脸严肃的看着我。最终我想轻微的偏头看向他,他似乎明白了过来样,沉声说道:“先不要动,等我把最后的做完!”

    果然,,听到骆伯伯这么说,我马上安静了下来,但是看到骆伯伯脸上舒缓了下,忍不住还是开口问他:“我怎么了,骆伯伯!”

    骆伯伯却依次从屋熊熊燃着的炭盆里,把手里的符纸都点着了,口里念念有词的朝四面方施法。我虽然不懂,却也知道他这是在做法的最后关头,便也没有打扰他,目光却看到外面已经天亮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隐隐记得了昨天的事情,心里暗叫不好,因为我今天是要上学的。

    至于昨天那做梦般的经历,我看着床顶那密密麻麻的蚊帐,心里却是片茫然。

    “如果早就教会你《清心渡恶决》,昨天的麻烦就不会那么容易找上你了!唉如果木牌及时给你,也不会有这场事情了!”骆伯伯神色有些淡然,居然在床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骆伯伯难得的微笑,这让我瞬间便安定了下来。虽然不知道自己身上生了什么,不过此刻他就坐在我身边,让我顿时感觉到什么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你了别人故意布置的蛊,如果要不是这人布置的这种蛊不要命,只是为了达到某种私欲,不然只怕你的这条小命都要丢了,刚刚长大点点,居然碰到了这种事情。这种意外很难预料,你因此便泄了元阳,唉,福祸难料,以后要学东西的话,怕是要难上数倍了!”

    看着骆伯伯脸平淡的样子,我虽然听的有些头皮麻,但是也隐隐明白了过来,骆伯伯居然知道了我昨晚后来的事情吗?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简直有些手足无措起来。秘密被人揭穿的感觉,简直让人无地自容。我心里同时也是奇怪,明明记得不可能有人看到的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浑身冒汗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不要担心了,只要你自己有心,有些事情还是可以达成的!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骆伯伯忽然顿住了,许久才又看着我,看到我脸羞愧的样子:“生的事情,除了布置的那人别人是不会知道的,不过这种事情以后如果成为你的心结,必然会影响你的,所以绝对不可以对人提起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骆伯伯简直有些声色俱厉起来,看到我脸涨得通红,便又静静的说道:“不管你心里想着什么,从今天开始,你每天早上去兰花湾,跟我学习真正的练习符咒,才能化解你身体里残余的那些蛊身!”

    看到我低声应着,骆伯伯的神色终于舒缓了点点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