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九章 前事难料后事之明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在骆伯伯的照看下,我又喝了碗符水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,但是看到骆伯伯慎重其事的样子,我还是喝了下去。 ≤.1ZW.

    没有想到很快便有了反应,而且感觉到整个人有了反应。骆伯伯似乎知道这种情形,把屋角的小便桶拎到了床边,然后便出去了。在排出了阵恶臭的东西之后,整个屋子都几乎熏臭了,弄得我几乎吐了出来。想找条内裤穿起来,骆伯伯却再次进来制止。

    他嘱咐我说要先洗澡,然后把那臭气熏天的便桶拿出去了。开门了阵之后,屋子里的味道消失了,加上火盆里又添了炭火之后,我整个人似乎清爽了许多。

    难得的是骆伯伯亲自给我烧水,而且用老艾叶和道符纸为药,让我洗了个热水澡。然后我获悉爷爷居然从余柳堂回来了,不过却没有过来我这边房里。我虽然挂牵但是心里有鬼,也没有问骆伯伯爷爷的事情。骆伯伯似乎没有在意,把我留在房里,去爷爷那边喝茶去了。

    房里留下我个人,虽然套上了裤头,可是躺在床上的我有些患得患失起来。

    我甚至不敢想昨天的事情,想到那被拎小鸡样的两个人,我此刻依然头皮麻.如今不知道龙飞和双花怎么样了?虽然隐隐记得他们被人现了,想到这么冷的天被人扔在外面,只怕冻都要冻死了.他们醒来之后会不会供出我来,虽然我们没有做什么,但是如果让彭柏全知道了的话,会不会找到大院里来。

    那个被人传得神乎其神的彭柏全,是那么的神秘和然,更带着种令人敬畏的手段.要说不怕那肯定是假话,不过想到这点的时候,我想到骆伯伯在身边,心里又安然了些。

    当然,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我也想到了晓华老师,因为今天是要上学的,但是自己居然就这么旷课了。其实我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晕倒了,骆伯伯也没有个说法,不知道有没有和达风老师他带话过去学校。自己去学校上课怎么和她说,还有龙飞和双花会不会胡说什么?

    心里就这样稀里糊涂的遐想,隐隐还有她寝室里的那个笔记本,那日记本里记载的关于小华老师的生活,还有她心里的些想法。

    我感觉自己的脑海里乱成了团,当然最重要的是间还夹杂着,学校教室那窗户里小小洞眼.那个绿豆大掀开的洞眼,就像个魔洞样,要把我深深的吸进去.切就是因为对那个洞眼的偷窥,才导致了后来事情的生,我心里直就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还有那双透过洞眼看到的令人心寒的眼睛,居然也有着令人迷惑的兴奋,那是种虐狂的兴奋和张扬,我虽然不知道怎么形容,但是我却知道那是种令人心寒的冲动。还有那双迷人的眼睛,曾经是如此的令我迷恋,没有想到也有着疯狂的神采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到那种感觉,也令我迷茫了,究竟是什么,却会令她如此的痴狂和让人难受?因为我不知道怎么了,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疯狂了,还是我自己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忽然再次感觉到心里紧,因为我想到了骆伯伯和我说的话。骆伯伯虽然话说的含蓄,但是我却也明白了点什么,那是他知道了些我昨天的事情,而直到现在我自己都不肯相信。

    我直很迷惑他怎么会知道,那么漆黑的夜里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现?因为现在我已经完全的懂了,知道两个人在起那样,是只有成年人才会做的事情。就像当初沈元桥和唐金枝在水渠下起,但是这种事情是不能和别人说的。甚至我想到了上次在忠珑堂的时候,唐金枝虽然也有些迷迷糊糊的,但是完全和这次的感受不样。

    后来唐金枝虽然没有明说,但是直都嘱咐着我,不能和别人提起那件事,甚至她都几个月没有现身了。现在我想来那完全是两件事情,我隐隐记得昨晚的事情,自己好像从来没有那样冲动过。虽然脑海里充满了兴奋,但是这个时候的我居然完全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自己好像是在田里干了什么!虽然现在感觉有些模糊,但是我好像记得自己是跟玉宝起。

    忽然脑海里灵光现,我清楚的记了起来,就是和玉宝在起!因为虽然片黑暗,我记得自己是跟在她的后面。我想着是不是自己做梦了,但是我记得那手感的触摸,因为有着永蕙的比较,我清清楚楚的记得那种感觉的真实。甚至记得那双手紧紧箍筋我后腰时的感觉,还有那呼叫我名字的声音。

    呆呆的躺在床上,双眼圆睁的朝上看着,脑海里好像放电影样的流转着。可是断断续续的画面,时而是阵令人悸动的呼叫声,时而是稻草和草垛的影子,时而又是阵奇怪的窸窸窣窣的稻草磨动的声音。我忽然感觉到自己冒汗了,原来我真的昨晚碰到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那做梦样的事情,我不相信那会是真的,玉宝虽然没有比我大十岁,但是她可是嫁给唐命悟做堂客的人了。她是很漂亮也很吸引人,但是她怎么可能任我做那件事情?但是,脑海里清晰的记得,她崴了脚倒在那田里,自己真的是背着她回去家里了!

    之前做了什么?我的心脏忽然跳动的快了起来,我隐隐记得了,自己的手,,,我躺在床上身子忽然颤抖了起来,我记得那种感觉,那种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觉!我几乎傻了样,这是真的吗?在我印象里我好像背着她,是的背着她回家了。虽然把她只放在了门口,连话我都没有说就飞也似的跑回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?我为什么要跑?

    我忽然想到了个有些印象的事情,那就是自己的裤子!我于是疯样的找,自己昨天的裤子。当我找到床里自己昨天穿的裤子的时候,看到裤子果然和平时不样,我浑身冒汗冷了起来。我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骆伯伯说我了人家的蛊,难道我真的了蛊?

    刚刚他做了这么多的功夫,就是在给我驱除那蛊吧!骆伯伯应该不会骗我!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几乎是自我安慰样,把那种不安的心情压下来点点。

    !!!

    弘政堂左边客房,骆冉和唐持节坐在对面,间是热腾腾的茶。两个人似乎都没有说话,骆冉看着唐持节泡茶,再就着茶慢慢饮着。

    骆冉的双眼有些凹陷,似乎是熬夜带来的后果,就着几杯清茶,似乎神气好了些。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!”唐持节的语音虽然淡淡的,但是真诚的笑意让人感觉到他的真心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小河算是我的弟子,这次的事情太意外了,谁都想不到!但是说到这件事情,倒是有些可惜了!”骆冉轻轻叹了口气,脸上片思索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真的那么棘手?”唐持节次神色凝重起来:“你上次还没有恢复,这样会不会影响到你?”

    “肯定会影响!但是没有办法了,基本上可以肯定都是这个人搞出来的!”骆冉轻轻叹了口气:“如果他只是为了自己的修行,倒也无可厚非,如今看来他的心思有些宽了,我如果不出手的话,只怕还会整出别的事情来!”

    “那小河?”唐持节还是有些担心的,他上午回来家里的时候,居然看到骆冉在自己家里,而自己的孙子居然昏迷了。虽然别人不知道,他却更加紧张,显然是骆冉不想张扬。听到骆冉说已经忙了个晚上的时候,唐持节心里更是紧张,不但担心自己孙子,也替骆冉担心。

    “无妄之灾!这人布置的这个东西本来对外人没有什么伤害,不过是他为了私欲准备的种助兴的东西。但是昨晚我研究了下现,这东西出了我的想象,不但会刺激人的**,还会帮助主人感知周边的东西。最让我担忧的是,这种蛊的裂变极为迅,所以才会是些有心思的蛊师用来做探子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唐持节吸了口冷气,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,虽然脸色难看,但是也没有马上出声,而是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骆冉倒是没有打扰唐持节,又喝了口茶,然后缓缓的说道:“如果知道此人有这么多心思,当天在后山我就不应该留手和余地,当真是前事难料后事之明!”

    “现在当如何?”唐持节终究不是没有经历的人,虽然对这些东西不熟悉,但是年少时丰富的过往,让他终究还是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事你们就当不知道,千万不要参与进来。小河虽然遭遇了这事,想必也是意外!不过他年纪这么小便失了元阳,对以后肯定会有影响。何况那蛊物虽然被我压制和逼出来了,可是那些东西带的些药性,怕是会影响他段时间,你喝老嫂子他们平时千万不要提及就好!”骆冉慎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万那边传出了风声如何?”唐持节自然听过骆冉说了些,虽然骆冉没有说是谁,但是也隐隐让他知道了些。他心里有些无奈,但是这事可大可小,如果在乡里传开了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担心,那人想必知道,但是这样蛊物有些特殊的奇怪,我估计不会外传,你放心便好!”骆冉似乎胸有成竹,沉吟着斟酌出几句话来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