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章 第一次公开的交手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冬日的日子似乎每天很短,乡下人没有什么事,般都会缩在家里烤火。≥ > ≤.≦﹤1≤Z<W<.<大院里虽然搬出去不少人,但是因为还有不少人住着,倒是显得挺热闹的。

    午的时候,唐殿风和向茜菲带着孩子出来串门。他们很长时间没有在家住了,似乎感觉到有些格外的亲热。尤其看到他们抱着孩子出来,大家都纷纷的过来凑热闹,都有些欢迎的意思。

    唐殿风脸上的高兴难以掩藏,从这家窜到那家看看,最后因为看到骆冉在唐持节这里,大家便坐下来聊了会儿。对于骆冉的仰慕,村里可以说上上下下都是自内心,即使像唐殿风这种当天吊儿郎当的人,看到骆冉之后也不由肃然起敬。几句话下来,便想请骆冉给自己孩子看看。

    要说这种情形也比较好理解,毕竟好不容易得到了个孩子,两个人现在可是精贵的很。看着唐殿风好像不太在意,其实脸上裂开的笑容,无不显示出他心里的开心。

    骆冉陪着唐持节喝着茶,对于唐殿风的请求不置可否。不过向茜菲抱着孩子到面前的时候,轻轻的掀开了盖着孩子的包巾,看到熟睡的孩子白皙带肥,看着面容轮廓有点近似向茜菲。本来浑不在意的骆冉似乎忽然眼色顿,便落在了孩子的脸上不动了。

    向茜菲看到骆冉不吱声,本来以为他不想给孩子看,心里正有些尴尬的看向唐持节,希望他可以帮忙说两句。没有想到看到唐持节正惊讶的看向骆冉,而骆冉正惊奇的看着自己的孩子,不由心里有些忐忑的看了眼自己怀里的孩子。切都很正常和平时无两样,但是惊讶的是骆冉却直看着自己的孩子,她只好不安的看向自己男人。

    要说唐殿风平时虽然嘻嘻哈哈,让人看来有些不务正业,其实为人十分的精明和聪明。这些年出外做着小生意,眼界和见识自然比般人强的多了。他看到骆冉的神色平静,心稍安些,却也不着痕迹的轻声问道:“骆伯伯,你看这孩子?”

    骆冉没有马上回答,过了片刻方才又抬头看向向茜菲,看的向茜菲脸色有些红,她虽然知道骆冉不会有别的意思,可是当着自己男人被个成年男子这么看,即使知道自己的容貌漂亮,她不由也心里砰砰乱跳。

    对骆冉已经有定了解了的唐持节,看到旁的唐殿风有些尴尬,似乎正要开口说话,连忙便挥手制止了唐殿风。唐殿风看着神色自若的唐持节含笑看着自己,不由脸上堆出丝尴尬的笑意,点头示意自己省得。

    “孩子是阴历七月生的吧!”骆冉的声音恍如另外个世界的,在这个大白天让人听来有些空灵。虽然似乎有些没头没脑的,但是在屋里的这些人都明白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”唐殿风两个人还没有回答,站在门边的达风堂客倒是马上接口回答道:“七月初七的好日子!”

    “倒果真是个好日子!”骆冉舒颜含笑道:“如果顺利成长,这个孩子将来有大出息!”骆冉拍茶几,朝唐持节说道:“这是这些年我见过的第二个面向不凡的孩子!”

    听到骆冉这么说,不说唐殿风两个人笑逐颜开,就是围着看热闹的乡亲,也七嘴舌的恭喜了起来。唐殿风却是止不住的感谢,更是闪身回去拿东西。骆冉不置可否的依旧和唐持节喝茶,对于旁边的人对向茜菲的恭喜,他也是含笑看着不语而已。

    唐殿风闪身回来的时候,便已经托着了个木制的茶盘,木盘里装着些乡下不曾见过的糖果。最显眼的自然是个红包,那是用红纸包好的个利是。

    大家自然明白唐殿风的意思,不过看到骆冉的脸色沉了下来,本来想说几句话的达风的堂客马上知机的闭嘴。唐殿风放好木盘还没有说话,骆冉头扬瞪了他眼:“这是什么意思?我说了几句废话,你倒是拿着票子来砸我了,赶快收起来了,不然以后这弘政堂我没法过来了!”

    听到骆冉这么说,唐殿风有些尴尬,旁的向茜菲本来想说话,看着骆冉真的沉着脸,只好再次看向了唐持节。唐持节淡淡笑对骆冉说道:“你也不要生气,殿风也是人之常情的做法。让他把那红包也收回去,算是你的心意了!”他的话终究有着几分力度,看到骆冉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。

    唐持节便又看向诚惶诚恐的唐殿风,含笑说道:“你们去张罗下,也快到午饭时了,打壶米酒过来炒两个菜,起陪着骆伯伯喝杯,难得遇到这种好事!”

    骆冉脸色随着唐持节的说话,果然便舒缓了下,朝着唐殿风说:“唐遇仙家那米酒是不错的,今儿倒是没有见到他们两?”

    唐殿风听到话头先是愣,马上知机的便说:“我去遇仙家看看,只要家里有人,定拿两壶过来陪你喝两杯!”他也没有收起红包,人却再次快的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边小雨看到骆冉没有要走的意思,公公又2说出这般话来,旁达风家堂客又使着眼色,便过来公公这边帮忙做饭菜,时间大家便张罗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知道爷爷这边热闹,那是因为婶婶小雨过来叫我吃饭。不说这边骆冉给了唐殿风两口子个喜讯,就是大院很多人在这边,我也是不知道的。因为休息了阵子,我的精神好了很多,但是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。

    婶婶也不知道别的,看到我真的躺在床上,屋里还有个火盆,以为我生病了,便问我是不是不舒服。因为刚刚骆冉叫她过来招呼我,倒是让她愣了下。她肯定知道我这个时候是要上学的,看到我居然在家自然有些诧异。尤其看到我很少倦在床上的,自然心里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婶婶随口的几句问询,倒是让我本身想起来的心思淡了些,尤其听到爷爷这边很多人,就算是听到平时向喜欢偷偷偷看的向茜菲也在,我都不想起来了。婶婶更加相信我是不是病了,便说给我端点饭菜过来吃。其实我也真是饿了,听到婶婶这么说,便顺势的窝在了被窝里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大人们对于我的不起来,倒是没有太在意。正喝着酒的骆冉也是微微愣,便又和唐殿风碰上杯了。恰好这时候久园听到这边动静,也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,看到屋里有着不少人,他倒是愣了下。尤其看到骆冉坐在里面,更是有些不自然起来。

    大院里的邻居倒是没有什么想法,但是达风家的堂客嘴快,便问久园跟着那彭师傅学的怎么样了。听到这么说,大家倒是都好奇的看着久园,有人有些羡慕,有人却有些好奇。久园看到骆冉似乎并不在意,便有些自然了起来,居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,自己现在刚刚开始在学硬气功和棍法。

    对于堂客们的卦,唐持节自然见怪不怪,但是看到骆冉神色自若的样子,忍不住还是问道:“这些年轻人跟着那师傅,短时间能够学到什么东西么?”

    骆冉这个时候放下筷子,脸色有些红,乐呵呵的朝唐持节说道:“人家有些教些东西,便是这些年轻人的福气了,不管时间长短,主要看这些年轻人的悟性了!也许机缘凑巧的话,有些人以后有些出息也指不定的!”

    唐持节还没有说话,那直靠在门槛边的小华的妈妈,倒是插话说道:“骆伯伯你也是个大人物,身的好本事,却怎么不在身边收几个徒弟,让他们以后也好有些出息?”

    大家不由都竖起了耳朵,就连久园都紧紧看着,显然也想知道,为什么骆冉在弘扬堂直不收徒弟。谁知道骆冉确实摇头笑了笑,举杯和唐殿风干杯,居然不再提这茬的话。大家看到骆冉不说,便也不好意思再问。久园看到没有什么趣事,便闪身出了大院,往双园家这边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彭柏全自此那日教了东西,便说是要闭关阵。久园虽然和大院的人说着好听,其实却是没学过什么。心里惦记着彭柏全的本事,直接就往伯父家里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进来双园家里,便看到入暨怜怜和自己伯母坐在起,而入暨公正和彭柏全坐在里屋沙上。双园心里有些欣喜,恭敬的站在屋里没有吱声,却看到入暨公脸含笑的起身,和彭柏全客气的告别。彭柏全却是神色淡淡的颔,也没有送入暨公的意思。

    看到入暨公两人告别走,彭柏全招手让久园进来。久园心里有些激荡,恭恭敬敬的进来站着。彭柏全便问了几句,前几日脚的学得怎么样。久园不敢隐瞒的告知,彭柏全不置可否。忽然话锋转道:“听说你们这里有个人挺厉害的,但是刚刚那入暨公怎么来找我给他儿子的堂客看病?”

    久园先是愣,马上回道:“可能是别人都知道师父厉害,而且师父说的那个人此时就在我住的大院里,入暨公不去找他而来找师父,可能就是不相信他吧!”他看到彭柏全不吱声,便讨好的说道:“他刚刚说唐殿风抱在手里的孩子有福相,大家都在那里吹捧着呢!”

    “哦,他这么肯定?”彭柏全次脸上动容了下,看到久园脸恭敬,便淡淡的说道:“也好,我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孩子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