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二章 布局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我没有奇怪这些,但是奇怪的是,好像直是唐殿风自己在说,好像回应他的人都没有。≯ .不知道为什么,这个时候我很想起来,目的无非就是想听听,他们刚刚去双园家,找那个彭柏全结果如何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其实也还不太晚,我都还没有吃晚饭。但是知道爷爷回来了,他和奶奶总有个会叫我吃饭,于是我乘势便穿衣服起来。空气里似乎有着股冷意,但是在床上倦了天,起来之后人倒是清醒了许多。

    走到外间的时候,隔壁莲花还在做饭,让我惊讶的是向茜菲居然也抱着孩子,就站在火塘边陪着莲花聊天。看着她的神色,似乎心情很不错的样子。可能是想听到他们刚刚去双园家的结果,所以我顺势也就坐在自己家的炉灶边,打水生了火来烧水。

    虽然这边烧着火,却依然拿眼看向那边,我们两家共用间厨房,其实只隔着半扇土砖墙,两家的饭桌离着都不远。这堵半截的土砖墙隔开了两家的灶台,其余这边还有半是可以过路的过道。

    莲花看到我出来,张口显然是知道,我今天天在家。我坐在火塘边竖耳听着,莲花张口便问我道:“小河,今天没去上学,你这是怎么了,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我没事了啊!”对于她的卦能力,我还是早就有着心里准备。但是被她忽然提到,我心里还是很吃惊,大院里真的什么事都瞒不住。看到她似笑未笑的表情,知道她平时的性子,我自然不会太当真。不过有人关心自己,还是让人感觉有些温暖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长大了,心里装的东西多了,在回话的时候,我还是比较谨慎。因为整个大院里只有她和我婶婶小雨两个比较好奇,平时谁家哪个人有什么事,她们定是最先知道的。这个时候以防自己出了纰漏,还是马上回着她的话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的是,旁轻轻拍着孩子的向茜菲听到了之后,也偏过头接口问了句:“小河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记得她很少和我说话,就是看到我平时也只是微微笑。这些年她比较少在大院住,说句心里话我都有些模糊了她的容颜。平时偶尔会想到她的时候,都会模糊成沈素的样子,现在又看到她的时候。感觉到她有些变了,但是那种具体改变的样子,我却还很难形容。

    就在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的时候,莲花便快嘴说道:“可能是好玩出去受了风寒,听说骆伯伯过来给他拔了火罐,吃了副药,现在看着这神态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了!”她又偏头朝着我说:“如果不舒服要说哈,家里感冒伤风的药随时有,你现在个人在家,可别生病了没有人知道!”

    我突然听了她说了这话,心里顿时不是味,就是向茜菲时没有回过神来。看到我的眼神有些惊讶,接口道:“爷爷奶奶都在,毓园他们也在,他自己从小就能干,怎么会有事呢?”她刚刚说完这话,看到莲花吃味的看着自己,她自己也回味到什么,居然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我。

    乡里人虽然淳朴,其实也很实际。我在家虽然爷爷奶奶都在,就是亲叔叔也在身边,但是这个时候分家之后,就算是另外家了。平时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,条件又极为有限的很,谁会特意去照顾个孩子。何况我爷爷奶奶的孙辈又不止我个人,按照般家庭来说,平时顺带的看着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向茜菲也定是这么想的,只怕大院里这么想的人更多。其实也只有我自己知道,爷爷奶奶对我已经是极好的了。不过对于他们心里的想法,我也是不宵去解释的。

    “会的,我会的!”嘴巴上言不由衷,看着火塘里渐渐冒起的火焰越来越亮。

    那边两个人看到我不看她们,便也没有太过在意。莲花果然便问向茜菲,刚刚去双园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向茜菲的声音有些低,但是我还是听的清清楚楚的,“那彭师傅是有些手段,我们去的时候,他也是只看了眼,便说孩子有福相!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啊!坐实了这孩子的将来!唉,没有想到你们两个福气这么好!”莲花语气里有些羡慕了,因为她来大院也有两年了,不过还没有什么反应。让人稀奇的是没有人议论过他们,我隐隐听到是唐遇仙不想那么早有孩子。老人们都笑话他们,说他们是新时代的夫妻,响应国家的政策晚育。

    “是啊!肯定开心了,殿风更欢喜的像个孩子,娘娘还笑话他,说他像个孩子样!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我听到向茜菲的语气里都有些忍不住的兴奋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彭柏全和骆伯伯的观点样,就是我都听出来没有什么新意。

    “不过!”向茜菲忽然有些迟疑,不说莲花听了愣,就是这边的我听到了之后,都忍不住顿住了心神,眼神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彭师傅那时候刚刚从入暨公家里回来,据说他儿子的堂客病了!他看到孩子的时候夸了阵,后来居然说孩子似乎有些不妥!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向茜菲的声音已经极低甚至有些迟疑,忍不住往自己家那边望了眼,她男人正在忙着晚饭。“他说孩子沾染了些不干净的东西,如果不马上驱除的话,会有些妨碍!”

    “胡说道,这好好的小孩,会沾染什么?”莲花的声音有些拔高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!”向茜菲的声音压低着,有些紧张的说道:“殿风和我开始也不信,可是那个彭师傅居然割伤了自己的手腕,然后滴了不少血在个碗里,后来在孩子的耳尖上扎了下,弄了滴血拌在起,你知道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整什么幺蛾子!看到久园天天把他吹得天花乱坠,双园家的素素也是供着养着,真不知道这个姓彭的有什么神奇!”莲花虽然有些不以为然,但是声音也低着,显然是怕被人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折寿哦!不敢这么说,这个彭师傅倒真是个有本事的!”向茜菲脸紧张的,低声说道:“他做了那些之后,那些血居然在起沸腾了起来,然后,然后,,,,,,”向茜菲脸色居然在灯光下变了,脸的紧张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,可能看到孩子熟睡的样子,脸色又慢慢缓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生什么了?”看着向茜菲的神态,莲花也紧张了起来,低声说道:“不会真的有什么事吧!”

    “好恐怖!”似乎回忆起开始的事情,向茜菲有些喉咙干,慢慢的说道:“那些血居然有好多小小的虫子冒出来,最后条滚条,滚到最后的时候,居然变成了三条白色的虫子,看得我们浑身都寒,你说说吓不吓人!”她说到这里的时候,连声音都有些结巴了起来。

    莲花几乎听呆了,就是这边烧火的我,都听的有些无法想象。但是想到自己看到的些东西,不由感觉到有些浑身冰凉。这个彭师傅不是个普通人,真的不是个普通人,我想到这两天生的事情,心里莫名其妙的担心了起来。不知道龙飞和双花会怎样,自己去到学校会怎样。

    因为心神阵恍惚,莲花和向茜菲说了些什么,我竟然没有听到。等我晃过神来的时候,便听到莲花惊乍的说道:“这倒是好,幸好已经稳住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!我们回来的时候,彭师傅要休息了,为了孩子他可是流了不少血,殿风为了感谢他,倒是包了个三十块的大红包给他!”向茜菲似乎轻轻嘘了口气,神情也放松了许多,看着自己手里的孩子,脸上那种关爱油然而生,让人看来她更加令人感觉到不样。

    我知道自己漏了些什么,但是隐隐猜到是他们夫妻知道孩子有什么事,请那个彭师傅出手了。不过我这边还没有想明白,忽然又记起向茜菲开始说的话,她说彭师傅给入暨公儿子的堂客看病去了?他儿子的堂客不就是玉宝吗?玉宝怎么生病了?

    我忽然浑身有些抖,我隐隐记得些事情?虽然不确定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,但是听到她们这么说,难道自己迷迷糊糊记得的那些事情是真的?顿时间我浑身冷,如果这些事情要是被人知道了,只怕自己便要跑不掉了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居然没有了心思听下去。

    忽然耳边响起爷爷的召唤声,我惊醒过来的时候,看到爷爷站在外面门边,叫我过去吃饭。我心里愣愣的呆着,记得骆伯伯也和我说过些事情,不知道他会不会和爷爷说,想到这里的时候,我居然有些不敢起来。不过看到爷爷和蔼的表情,最后我还是站起来把火塘的火弄小了,然后跟着他过来客房这边。

    饭桌上有些菜是午的,不过爷爷又炒了个白菜。我边吃着饭,爷爷便边低声嘱咐了起来:“骆伯伯走的时候又嘱咐了,说可能这段时间会有些事情,但是叫你不要搀和进去。每天该上学就去上学,还有双园家那边叫你不要去,他说了在大院里待着没事,因为他准备了些东西,那人做事有了些顾忌!”

    我愣了下,这是要干什么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