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三章 真正的练习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因为是冬天,客房这边只有爷爷住,厨房又比较大,爷爷早就带好了门,灶塘里还有着火炭,所以屋里倒不会很冷。>    .听到爷爷这么说,我虽然有些似懂非懂,但是也逐渐听出来了件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不敢马上问出自己心里的揣测,可是我也不傻,那就是骆伯伯可能和某个人扛上了。骆伯伯在弘扬堂乃至附近的名气极好,这些年虽然长期在省城,但是只要乡里有人有事,他般都会想尽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我现在跟着他学习东西,就是耳濡目染这些年,听到别人说起骆伯伯,那也只有竖起大拇指。所以从感情上来说,怎么都容易接受骆伯伯,以及他所做的切。

    以我的揣测看来,这个人最大的可能就是彭柏全,弘扬堂以前是个安静的地方,很少有外人的到来。虽然不知道神仙矮子的事情怎么样,鬼知道和他有没有关系。我当然不知道其的道道,但是我想骆伯伯定知道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爷爷不提我生病的事情,我心里便轻松了些,和爷爷说话便也轻松了很多。爷爷坐在火塘边没有太多神情,便把刚刚向茜菲和莲花说的事情,也告诉了爷爷。

    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,爷爷听到了我说的之后,居然看着火塘里的炭火,没有太多的变化。看着爷爷淡淡的神色,忍不住还是开口说道:“爷爷,我其实和同学去学校了,我们在学校也看到了些事情!”

    看到我压低了声音的样子,爷爷的手轻轻的虚按了下,示意我打住。他的神色虽然没有太多的变化,不过显然不想让别人听去了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大院虽然很安静,但是如果有人趴在某个地方,听我们说话的话,我们定不会知道的。虽然我们也没有说别的事情,但是这些事情如果被有心人听去了的话,肯定会在弘扬堂引起风波的。爷爷似乎明白了这些,也知道我可能知道些什么,不过他显然不想我心里操这些心。

    看到我止住了之后,爷爷然后轻声说道:“别人可能不知道这些,但是你藏在心里就好。你可能感觉到很惊讶,但是你不了解你骆伯伯,你看到的东西,其实他后来都已经算到了些,而且掌握的比你多很多!“爷爷居然脸色舒展了些,看着那神色似乎感觉这切很正常。

    我有些呆呆的看向爷爷,爷爷果然微微露着笑意,朝我点了点头低声说道:”你现在算是骆伯伯的徒弟,虽然刚刚跟着学了些东西,但是他很在意这些。这些年他为什么直没有收弟子,虽然原因很多,但是最主要的件事情,肯定还是对这些人的了解,感觉到没有人吻合他的心意!“

    听到这里的时候,我感觉到爷爷脸色有些得意。我心里也是明白的,虽然我还不算骆伯伯正式的弟子,但是也接受了他的些东西。作为弘扬堂最受尊敬的人,能够得到他的教诲,爷爷心里得意是肯定的。但是我不敢接口,因为在自己爷爷面前,如果表现的太得意,显然会暴露自己的浮躁。

    果然,看到我没有马上接口,爷爷眼神里多了些意思。我虽然不知道爷爷心里想什么,但是知道他感觉到我没有令他太失望。其实因为他想到了骆伯伯说我的话,骆伯伯反复在他面前说我长大了,他直没有明白过来,他现在终于是相信了骆伯伯的话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在别人面前还是孩子的孙辈,爷爷心里也没有太多的意外,看着我静静的眼神,他心里忽然动,便又说道:”为了你的事情,他昨晚寻到了些线索,曾经和我提及,又去了你学校那边。可能就和你说的事情有关,他反复嘱咐我不要你传出去,但是也没有说别的,想必是有些复杂的!“

    我听了心里砰砰乱跳起来,虽然脸上没有慌张,但是心里还是有些紧张。爷爷看我关注的样子,便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接着说道:”他走的时候也说过,你切和平时样就好,不要去搀和别的事情。明天你放心去上学就好了,别的事情不要管,脖子上那块木牌也不要取下来。”

    我使劲的点头,其实我也是担心明天不知道怎么去学校。不知道晓华老师会不会现,也不知道龙飞和双花的结局,还有自己去学校会不会有事。心里其实还是有些乱的,想到自己摸黑从学校回来,简直就和做梦样。尤其后来生的事情,现在看来就是做梦。

    可能看到我的神色有些紧张,爷爷轻轻叹了口气,低声说道:“你骆伯伯不是普通人,但是我是知道这个人为人极正的。虽然做人有些谨小慎微,但是想法定周全。如今很多事情你还不明白,以后自然会懂的,明天早上正常跑步去兰花湾吧!”

    我点头应着,眼看吃的差不多了。爷爷便又告诉我,这次他去余柳堂那边,见到了垣先公老人。虽然爷爷没有说别的事情,但是爷爷提了件令我高兴的事情。那便是垣先公记得我喜欢那些壁画,居然不知道用什么方法,叫人做了些拓片来,这次爷爷过去的时候,顺便叫爷爷起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爷爷去究竟干什么,但是这么多年了,爷爷直没有去过那边,因为我得到那块木牌的缘故,居然亲自过去了趟。我知道大人有些事情不能问,但是对于垣先公老人这么有心,我还是欣喜的问爷爷,自己想看看那些拓片。爷爷带我到他的卧室,我看到了那些用麻黄色薄纸拓下的图案,心里早已经激动的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爷爷没有把拓片都给我,而是从十多张纸里面,取出了张递给我。我虽然没有问为什么,但是已经激动不已。爷爷让我早点去睡觉,心里不要揣那么多东西,然后说完便不再出声。我不敢回绝爷爷的意思,但是心里激动的问爷爷要不要给他捂脚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爷爷摇了摇头要我回来自己睡,我也没有想别的,拿着那张大大的拓片,便匆匆从弄廊回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夜无话,看了阵拓片,迷迷糊糊便在床上睡着了。第二天早上居然早早就醒了,让我惊讶的是听到外面咿咿呀呀的声音,起来看居然是久园早早的在大院前舞着棒子,可能就是彭师傅教他的棍法吧!我站在屋里透着窗纸往外看了看,心里没有太大的感觉,倒是对久园只穿着件贴身的衣服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我把灶塘的火生起之后,热了些饭在炉灶里,然后推门出去了。久园显然看到我没有穿棉衣出来,也有些惊讶的样子。不过他可能听华园她们说过我跑步,所以没有太多的干涉,看了我眼之后便继续自己舞弄起来。我便也没有停留着,快的沿着大院前的小路跑出去。

    路过秋儿家门口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朝玉宝家那边看了下,还是低头快的朝小路上跑过,朝村委那边去了。其实我跑的不是太快,但是因为经过了段时间的习惯之后,我耐力好了很多。远远的看到骆伯伯在那片竹林边打拳,我便加快了度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我过来,骆伯伯没有停下来,而是示意我在旁慢慢跟着。这个时候基本上看不到别人,我便站在他身边慢慢的动了起来。等我打完的时候,骆伯伯已经在旁抽完根烟了。我停下手势,看到骆伯伯微微的点头,于是恭敬的站在了他身旁,也不敢先出声说话。

    “以前教你的口诀都背熟了,今天便是教你该怎么去真正的练,这种练习也是背诵,不过是要在种特殊的情形下练,坚持个礼拜就可初见成效,到了七七四十九天,以后就随时可以用!”骆伯伯神色淡淡的说道:“听起来很简单,不过般人不知道窍门,知道窍门的人很难坚持时间,所以现在就是考验你的时候了!”

    然后,我听到了平生第次练习这种口诀的方式。不说我听了目瞪口呆,我想就是换成个成年人来,听到骆伯伯说的这些条件和因素,也会感觉到这就是为难人和折磨人。但是看到骆伯伯脸正经严肃,我自然不敢疑问的点头应着。在骆伯伯再次问我,我清清楚楚回答之后,他才点头示意正确,脸色也更加缓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骆伯伯显然对我的表现满意,不过在我要走的时候,又特意的嘱咐了我番。不外乎是在练习的时候需要坚持,还有需要注意的些细节。然后沉吟着又让我不要去管那下蛊的事情,说他已经安排了下去。当然他还提到了件让我上心的事情,那就是说近段可能有些事情生,让我不要惊讶和奇怪。

    我听得有些麻,终于是没有忍住,吞吞吐吐的问他,自己去学校怎么办。骆伯伯有些失笑的看着我,忽然似乎沉思了下,然后说道:“这段时间你离着双园家那个堂客,还有你老师,甚至牛家那小丫头远点,记住我说的话,个人好好练习着,个礼拜之后我会考校你的!”

    我恭恭敬敬的应着,看到他没有别的事情嘱咐,便终于沿着沈元桥这边的路满满跑回大院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