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七章 借身养蛊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随着他脸色舒缓的有些陶醉,他的双手再次在空打出手决。 <.≤≦1﹤Z<W.吞吐间逐渐正常,而他也好像烟鬼面对手里的香烟,忍不住便想深深的在肺里翻滚遍,才是最好的享受般。

    就在他的这种持续,他唇角露出来丝微微的得意,这是种难以言喻的神情。不但是身体得到了某种愉悦,而且好像是身心都沉醉在某种环境的感觉。外人自然无从得知这种感受,何况这个时候并没有人看到他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缓慢推移,他脸上的皮肤下,忽然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,这是种奇异,又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情形。即使是在这种难以想象的情形下,他的脸上依然带着沉醉的神色,好像有些事情切顺利的乎想象。

    可是实际上在光线的掩映下,看到他整个鼻梁似乎都在蠕动,准确的说是鼻梁的皮肤下有什么东西在蠕动。其实仔细看去的话,应该说是他浑身的皮肤下,都有什么东西在蠕动。这种诡异的现象如果被人看到,就是不会被吓尿,只怕也会浑身冒汗出来。

    他依然安然的坐在那里,好像得到了莫大的好处样,这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却没有人能够理解。随着他神色越来越模糊,似乎他的轮廓都在生着微妙的变化。这种变化和改变,不是天天接触的,最亲近的人,根本就现不了。

    这里具体生了什么,他身上生了什么,或者说有什么东西影响了他,这切都没有人真的知道。可是他却真正的坐在屋里,似乎感受到了某个地方的东西,或者说直在感受着。

    确实,彭柏全没有对人说起,他所修炼的这阴阳蛊的神秘。因为阴阳蛊本来是属于蛮族男女用来**用的,蛊本身的害处不大也不坏,但是这个本身只有对的蛊,却可以自身分裂成很多子蛊。而且这种子蛊也可以在短时间,展成很多三代甚至四代蛊。作用远远不如蛊本身,但是可以感知到彼此的存在和活动。

    当初研制出这种阴阳蛊的人,据说就是为了探知被种蛊的人,对方身体里的各种感受,来增强自己心里的愉悦用的。

    彭柏全却算是个修炼奇才,因为自小在湘楚西部长大,意外的机缘下学到了许多常人难以企及的绝学。虽然他因此付出了许多,但是也成为了常人难以理解的高人。他不但精擅蛊术、法水、气功,还在年轻的时候跟人学习过阵法。

    他常年隐身于深山老林修炼,当然也会在每年游走四方,因为他所学颇杂,为了全面自己的修为,直坚持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苦修。很多人很难理解他的这种修行,但是他逐渐的偏离了自己成长的地方。因为当年那里有曾经令他伤心的人,也有使他黯然神伤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他早已经平淡了自己的心态,修为也在逐渐的精深起来。在前几年成功养出阴阳蛊之后,他现这阴阳蛊分裂出来的子蛊,不但可以在外界脱离母体的情况下,还能够供给母蛊本身精华,甚至母蛊还可以探知分裂出去的子蛊,在另外的供体内蛊基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无疑让彭柏全现了重大的契机,在反复的实验和使用之后,他知道自己掌握了种失传的秘法,甚至可以说是自己研出了种秘法。在得到了基本准确的信息之后,彭柏全决定用自己培育出来的这对阴阳蛊,分裂出许多子蛊种到别人身上去,然后来获取别人身上的精华。

    而这次的阴阳蛊,最早便是种在了沈素身上。因为沈素那阴体之身,对彭柏全的修行有莫大的好处。当然重点便是,彭柏全现这个刚刚认识的少妇不但激情,而且对自己百般的顺从。这让彭柏全忍不住便产生了种小小的私欲,那便是不但利用沈素的纯阴之体来修炼,而且可以试验自己对阴阳蛊掌握的程度。

    本来切似乎都很顺利,可是意外被几个少年撞破了自己的勾当。本来依照彭柏全的心思,自然是要将这几个人的嘴封上的。封上个人嘴的最好方式,自然便是让这个人再也不能说话。但是彭柏全还没有坏到这个程度,毕竟他最初所学不是害人的东西。

    个人被私欲占据了心里之后,自然会影响到行为举止。彭柏全当时现了被人偷窥,便临时起意隔窗把几个少年弄晕了。虽然这种把戏对他来说不是问题,关键因为当时的情形正箭在弦上,不容他做出别的反应。最后虽然控制了其的两个,但是彭柏全不敢肯定是不是还有人逃走,于是再次在学校周围散开了自己身上的阴阳蛊子蛊。

    这些子蛊的散出面积庞大,弥漫到了空气当,几乎完全的覆盖了教室后面的小巷。这种大面积的施法,彭柏全自然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因为相当于分解自己体内部分母蛊,虽然这种分解也是阴阳蛊的种技能,但是对母蛊本身还是有着巨大能量损耗的。

    还有个别人不知道的秘密便是,如果这些子蛊脱离了母蛊之后,短时间里找不到宿体或者寄身,自然在定时间内便会消亡。这种离体没有载体的消亡和不能吸收能量供给,也是阴阳蛊的种弱点。这意味着不但彭柏全元气大伤,而且也会影响到自己这对母蛊的延续和成长。

    彭柏全没有想到的是有人躲到了寝室,只有很少的子蛊找到了唐小河。即使这些找到了唐小河的子蛊,几乎也是奄奄息没有太大的伤害,只能暂时接着载体恢复生机。不但没有找到唐小河,也只好暂时放过龙飞和双花。即使如此,他依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那便是用另外种手段控制了两个人,即使没有搞死他们,也让他们短时间无法恢复。

    然后唐小河和彭柏全没有想到的是,唐小河回到弘扬堂的时候,居然意外的碰到了唐玉宝。

    这是种谁都没有想到的意外,彭柏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子蛊居然有没有死亡的,还成长成新代独立的子蛊。唐小河也没有想到,自己居然莫名其妙了阴阳蛊,虽然对自己没有伤害,但是因为遇到了唐玉宝,导致了体内潜伏的阴阳蛊子蛊居然分裂,然后阴性子蛊再次分裂寻找唐玉宝做了载体。

    彭柏全欣喜,因为自己的子蛊带来了能量,虽然没有准确的找到分裂后独自存活的新子蛊,但是从唐玉宝身上找到了阴性子蛊。而且让彭柏全惊喜莫名的是,这些阴性的子蛊也再次的分裂,又称为了群可以独自分裂的阴阳蛊。乘着入暨公找自己治病,彭柏全老实不客气的把这些能量全部收为了己有。

    当然彭柏全最大的遗憾在于,眼见着自己的阴阳蛊分裂成熟,谁知道次分裂的阳蛊居然被人灭了。这是彭柏全次感觉到了危机,原来身边还有懂得蛊术的人,这让彭柏全不得不及时的收敛了起来。但是彭柏全岂是甘于憋屈的人,即使知道自己在这里遇到了个同样的高手,也让他好胜之心不甘失败。

    此时,他正是通过远在凤岭村学校的沈素,控制着自己的阴阳蛊里的母蛊阴蛊,分裂出代子蛊,感受着学校里的生机。因为昨天他已经试验过阵,却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人。没有想到今天意外的现,自己的阴蛊有了反应,而且是剧烈的回应,这让彭柏全欣喜若狂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按照彭柏全的想法,自然是想让阴蛊直接去孕育子蛊,但是他临时想到了这阴蛊是自己母蛊之,为了以防损害,还是分裂出些子蛊,去再次激已经潜伏的子蛊。没有想到的是,还真的不但成功,并且飞快的还成功诱使子蛊分裂出下代阴阳蛊。

    此时让彭柏全受益的便是,这分裂的阴阳蛊,如今阴蛊和阳蛊正在再次滋养。这种奇怪的养蛊方式,不但是会蛊术的人很难理解,就是彭柏全自己都极为惊讶。切都很平静,就在彭柏全直脸色含笑的时候,突然异变生,只见他脸色僵,口鲜血喷了出来,那吞云吐雾的情形瞬间终止。

    而在另外个方向,也是在间黑色的屋子里,在口漆黑的棺材前,个男子坐在那张厚厚的蒲团上,忽然便睁开了自己的大眼睛。虽然似乎低着头颅,可是眼睛被棺材下那微微闪烁的长明灯照,居然爆射出种骇人的精光。

    他没有出口说话,眉头却皱了起来,伸手快的演算了起来。随着演算的进行着,他的眉头却皱的越来越紧。不过随着他的皱眉,双手的手势却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“嗬!”声低低的暴喝传来,他脸色突然似乎冒出股红光,让人感觉到他犹如醉酒的关公般。不过他没有起身反应,却可以看到他喉间阵鼓动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嘴里喷出来样。即使他憋得极为难受,但是他居然生生的忍住了这种压力。

    半边身子完全隐入黑暗,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外人难以理解的神秘。不管是这种黑暗令人恐怖,还是具有着令人敬畏的神秘,他最后硬是让自己平复了下来。不过还是有两股殷红的鲜血从鼻孔溢出,甚至嘴角都有丝血迹溢出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