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八章 借身做法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这个冬日似乎依然平静,不管弘扬堂这边有什么反应,而在凤岭村小学学校这边,似乎隐隐笼罩着种怪异的气氛。≥≯ ≤.≦≦1﹤Z≤W<.﹤

    当然,没有人知道生了什么,也没有出现异常的反应。这种怪异的气氛普通人哪里看的出来,虽然是冬日的早上,可是依旧有着朝阳显露出来。但是大家看不到天空的异象,因为那是肉眼几乎都现不了的情形。

    那是种近乎白色的细微虫子,在空犹如根白线般,不断的穿梭流转,最后居然似乎编织成张。这是张犹如云彩般的,似乎停留在学校上空,又好像离着极远。谁会去关注这不明显的变化,根本都不知道生了什么?

    其有根小指粗细的白线,淡淡的根本看不清,从那逐渐明亮的空间,坠下了学校的某间房里。就好像缕淡淡的看不清的青烟般,从某个窗户里飘出,慢慢的汇聚着没有散开,延伸到了空的这张巨大的白里、

    白似乎越来越大,而且格也越来越密,随着那飘荡在空的感觉,似乎不断的变换出各种各样的形状来。而白的段却似乎融入到空气,淡淡的不着痕迹。让人看起来就好像这白是从空气里衍生出来的,而不是从下面那根白线产生。当然更不会有人知道,这根没有从间断过的白线,居然是无数细小的虫子组成。

    学生基本上都正常的在教室里晨读,因为这和每个上学的早晨没有什么不同。即使每个班级的课程不样,老师也基本上不同,但是对于学生来说这些都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大家关心的是今天能学到什么,隔壁桌那个凶神恶煞的同学怎么没有来,老师今天会表扬我吗?

    大家心里稀奇古怪的想法,当然是不而足。所有的同学基本上都在,即使有那么两三个没有到的同学,大家也隐隐知道了是有些事情的。

    学校的领导却都汇集在校长办公室里,他们没有心情去关心这些老师怎么做,而是对于目前的事情感觉到有些棘手。因为他们都在这里,不是在给老师们开会,而是周围老屋大院的几个老人都在,七嘴舌的向他们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两个学生龙飞和双花出事了,虽然和学校没有丝毫的关系,但是他们现在还在医院,据说还直昏迷不醒。医生也做了各种检查,但是没有丝毫的办法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这个时候的乡下人没有想到送去更好的医院,他们想着的会不会有别的原因,想到了能不能让医院多收留这些孩子几天。因为乡里人家庭条件有限,对于住院这种耗费的事情来说,对于每个家庭都是个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医院没有办法之后,自然便会把摊子推回给家长,让家长自己看着办。如果继续住的话,医院不敢保证能治好、如果不住的话,就要想办法马上把人拉走,或者去更大的医院。

    家长没有了主见,只好央求族里的老人想办法。加上两个孩子都是男孩,对于乡里人来说,重视的程度自然不同。两个人虽然还上小学,但是龙飞的架势已经是大半个劳动力了。大家能力都是有限的,有人便想到了学校,因为不管怎么样,学校至少是个有号召力的机构。

    本来作为他们两个的老师,沈晓华这个时候是必须要在场的。不过昨天这些老人已经来过次了,毕竟这两个人不是在上学时间出事,说起来也不是在学校出事。不过作为两个人的长辈,这些老人知道事情出现在学校周围,还是希望学校可以支持下的。

    而作为两个人老师的沈晓华,昨天已经了解了番事由,但是也丝毫没有别的办法,今天自然没有必要再出现。这些老人过来讨意思主意,无非就是希望学校可以出面,这样就可以有些势头和缘由去和医院那边说说。

    凤岭村小学虽然不大,但是也算是周边几个村子小孩求学的地方。如今最主要的人物自然是乡教办派来学校的校长卓金珠,和学校里多年的老师提拔上来的副校长唐达风了。小学老师也不多,有两个领导已经算是大事了。如今只要他们站出来说话,似乎在医院那边都会好行走许多安排。

    他们直不紧不慢的说着两个孩子的事情,自然不会想到教室这边,甚至是学校上空的异象。

    而此时在那白线牵连的窗户里,正是老师沈晓华的寝室。那根白线从学校后面,穿过围墙的阻隔,似乎没有障碍般,从糊着的窗纸进入了寝室里。让人惊讶的是那窗纸看来居然没有损坏,而那根白线却依旧穿透了窗纸,直接的钻进了床上。

    如果在外人的眼里看来,在这间小小的寝室里,似乎丝怪异和诡异笼罩着。本来昏迷在床上的两个人,似乎依然昏迷着没有动静。不过那本来挂好的蚊帐,此时居然已经坠了下来。

    乡下老式的麻绳织就的蚊帐,虽然粗糙和不美观,但是绝对是农家最好的床上用品。而在灰暗的蚊帐笼罩下,两个人显然都已经被阴阳蛊驱使。

    因为那根白线进入了蚊帐之后,此刻似乎已经笼罩了两个人。就好像天上那张白色的样,两个人也被张形同白雾样的包围着。从头到脚没有丝缝隙,两个人似乎被笼罩在这张白里面。从外面看来这张白完全就是些不断蠕动的小虫子,密密麻麻的让人头皮麻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清两个人在白里的情形,可是从旁边那散落的衣物,和那不断扭动的白看来,显然就是副令人热血沸腾的图像。因为两个身形完全被包围着,就好像在张有些透明,但是偏偏又看不清的薄膜里面。那动动的脉搏,完全就是两个人正在完美的结合着。

    白里的两个人确实完全被阴阳蛊控制着,因为彭柏全的这种蛊,本身就是种促进**的辅助蛊。虽然本身对人体伤害不大,但是善于繁殖和分裂。最重要的便是彭柏全可以通过这种方式,可以获取到种阴阳结合时产生的能量。这种能量不但可以帮助他修行,而且对于阴阳蛊自身也是种蜕变。

    那些细微的分不清的虫子,完全从两个人的眼耳口鼻,乃至两个人下身的些洞眼,源源不断的进出着。已经分不清究竟是从哪里进入两个人的身体,又从哪里钻出来身外。但是如果要分辨的话,可以看到群白色的虫子似乎带着些银色,正以螺旋形的方式绕着白线升空。

    白里的两个人似乎没有知觉,因为两个人都闭着自己的眼睛,但是从那似乎是口型的地方,可以看出来两个人的唇是接触在起的。两个人的身子在做着些动作,但是似乎两个人却没有知觉。不过本来浑身泛着白色雾光的两个人,忽然间阵急剧的抖动,这种抖动让两个人身上的白不断奇异的扭曲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种怪异的现象,那就是在上面的少年眼睛居然睁开了。虽然睁开了眼睛,但是那眼珠完全就是白色的。就像个用白玉雕就的雕像,睁开着自己的眼睛,看着身下同样是白玉样的雕像。就在两个人的嘴分开的那霎那间,那微微有些空隙的嘴唇,瞬间又被白包围覆盖。

    隔壁的教室里,沈素似乎也没有上课,她坐在自己寝室的床上,双眼睛却红的令人恐怖。那就是对血红的瞳孔,完全已经看不清那对曾经美丽的眼睛。她坐在床上身子不断的颤动着,因为也有股银色的白线,正穿过了这边的寝室窗户,完全的钻进了她的鼻孔里面。

    让人不敢相信的是,天上那不断扭曲的白,犹如团白云般,吸收了来自于沈晓华寝室里的些东西后,居然化为股基本上看不见的银线,钻进了沈素这边的寝室里。

    曾经作为彭柏全阴阳蛊阴蛊之身的沈素,此刻正在疯狂的吸收着来自于隔壁的些营养。这些营养不但滋补着她体内的阴蛊母蛊,而且还在提升着母蛊自身的分裂。彭柏全就是利用这种能力,不用自身过来这边,仅仅靠着自己身体内的阳蛊,感应着阴蛊的举动。

    如果再次和沈素结合的话,用沈素体内的阴蛊来滋养自己的阳蛊,或者说让阴蛊阳蛊完美平衡,那么这对阴阳蛊的层次,就会再次得到提升和进化。

    似乎没有人知道彭柏全的这个秘密,就是对基体造成些影响,最后也不会纠缠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沈素的身体生这种惊恐的变故,外人自然也无法看到。不过就在她鼻孔源源不断的吸收着这种银线,体内血液就像煮沸的开水样的时候,忽然她身子剧烈的抖动了起来。她脸上现出了种痛苦的神色,那是种极度恐怖的扭曲。她的双手似乎要张向空,看着好像是要去抽离空的银线,却始终无法接触到面前的银线。

    然后让人更恐怖的事情生了,沈素的七窍都慢慢流出了血丝来,开始还是隐隐约约的显现,逐渐的就变成了可见的丝血迹,沿着她的五官慢慢的流下,这让她整个人看来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