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九章 道门圣物的威力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似乎没有人知道生了什么,就在凤岭村小学的两间寝室里。≯≯≯ .

    随着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形生,在沈素的这间房里没有人知道生了什么。但是从她不断痛苦的表情看来,她这种吸收的情形很恐怖。虽然不知道她身体内具体生了什么,但是显然并不是好的现象。因为她本能的想去阻止外面还在进入的银线,不是她真正的想去阻止,而是她体内的阴蛊想去阻止。

    可是似乎体内的阴蛊这种能力不强,任凭着这两道银线从鼻孔钻入。她浑身开始还抖动着,接着便慢慢的软倒在了床上。她身子似乎痛苦的扭动着,却无法摆脱那继续进入的银线。七窍涌出的那些血迹,已经完全的沾染到了床单和被罩上。如果有人看到这种情形,定会惊恐的浑身抖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,沈素的身子逐渐的不在扭动,缓缓的就像失去了知觉般。那对腥红的眼珠依旧吓人,那银色的虫线还在进入她的鼻孔,可是她的人却好像完全昏迷了过去,躺在了床上动不动。虽然偶尔身子还会抽动着,但是她的那对眼睛却依旧睁着合不上。

    慢慢的空那淡淡的银线越来越淡,那进入沈素鼻孔的感觉若隐若现,就好像股薄雾漂浮在她脸上。她七窍不再溢出血迹来,而那两股银色的白线终于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就像个七窍流血的死人,没有人知道她的情形。即使她有着玲珑的体态,可是看着她那凄厉的面容,如果有人进来的话,定会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教室外面是朗朗的读书声,刚刚沈素进来的时候,交代了大家晨读温习,第节课自习。所以学生们丝毫没有感觉到异样,更不会想到沈素在寝室里生了这么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远在弘扬堂后山脚下的这栋房里,间紧闭着的小屋里面,个男子露着凄厉的目光。那对可以杀死人的眼光,正恨恨的看着远处凤岭村小学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体内的阳蛊已经感受到了,自己的阴蛊生了意外。虽然不知道具体生了什么,但是他知道直吸收滋养正常的阴蛊,突然之间便被种蛊物侵蚀了。自己的阴阳蛊威力不大,平时是用来助情开心用的,所以对于普通人来说,它不具有很强的杀伤力。但是他知道,经过自己精心的培养,却是极好的获取精华的蛊物。

    这个瘦高的男子,自然就是在双园家休养的彭柏全。他给唐玉宝治疗的时候,现了对方体内得到滋养的子蛊。便在入暨公家人面前,神不知鬼不觉的获取了子蛊的精华。不但让唐玉宝逐渐的清醒了过来,自己也得到了极大的好处。这种意外的收获,让彭柏全心里有些得意忘形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知道,有人知道自己会蛊术,甚至他都已经猜测到,对方也拥有着蛊术。但是对于修炼蛊术的人来说,般都不会去干涉别人的修行。因为同样都是修炼蛊术的人都知道,只要有天进入了这道门槛,就不可能只修养着种蛊物。

    养蛊之人众多,就算养蛊几十年,也不定会精通别人蛊物滋养的方式。这就说明了种可能,如果得罪了对方的话,被对方无意间种植下对方的蛊物,就有可能听从对方的摆布,要么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。

    所以,彭柏全没有太在意这个对手,毕竟自己手里可是有着好几种蛊物。虽然没有想过和对方比拼,但是对方真的如果干扰自己的话,倒是不介意给对方个深深的教训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是自己错了,想到那被人损害了的阴蛊,彭柏全忍不住几乎又是口鲜血喷出来。那不但是自己体内阳蛊的的另外半,还是这种蛊的母蛊。如今自己虽然没有赶去凤岭村小学那边,也知道自己的阴蛊遭受了巨大的损害。虽然还没有烟消云散,但是也是奄奄息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彭柏全浑身都颤抖了起来。很多年没有遭受过这种打击了,彭柏全不是傻瓜,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。本来以为是个很好的药引,如今看来却成为了剂毒药。因为这个药引不但被人动了手脚,而且似乎对自己的母蛊起着克制的作用。

    这就是彭柏全没有马上行动的原因,这些年彭柏全经历无数,也碰到过许多蛊师,自然知道可以克制蛊物的东西,道理就是相通的。对方手里的这件东西,似乎不但不怕自己的蛊物,还会对自己的蛊物造成巨大的伤害。这才是彭柏全最担心和害怕的事情,对方手里究竟有什么东西?

    忽然,彭柏全浑身颤,那对骇人的眼睛光芒四射。他在这刻似乎想到了什么,整个人就好像被定住了样。

    那对眼睛里是懊恼,是遗憾,还有着异常的愤怒。口鲜血再次喷出,他这个人似乎有些虚脱了样,但是他的眼神没有萎靡。反而逐渐恢复了清明。

    “好恨啊!我早就该想到了,那么好的个阵法,既然是他布置出来的,没有些奇物的滋养,哪里能够那么运转自如!我好恨呐!明明件至宝摆在我的面前,我却居然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得到了眷顾,可以在修行上得到帮助,却没有想到最宝贝的却是这件不起眼的东西!”彭柏全几乎在呻吟的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原来,他在后山现了骆冉布置的阵法后,以为自己以外得到了个前人遗留下来滋养自身的阵法。于是,他便布置了几个阵阵的回笼阵,不想让人破坏自己的运气。神仙矮子意外进入回笼阵,完全是他没有想到的,不过因为对自己没有影响,他也没有在意这些。

    借宿沈素家里,就是为了源源不断的得到阵法的滋养。没有想到骆冉会识破自己布置的阵法,但是看到骆冉没有破坏自己加固的阵法,他便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随后因为得到了沈素这具绝阴之体,两个人的结合让彭柏全得益不少,居然便没有太在意后山的这个阵法的异样。这个时候因为自己的阴蛊出事,他才现自己在后山加固的阵法,果然被人施展了些手脚。此时不用赶过去都知道,那个阵法虽然还在正常的运转,却已经慢了不下于百倍。

    之所以自己开始没有察觉到,那就是对方不但又布置了阵法迷惑自己,还丝毫没有破坏那个阵法。想想也是正常,因为那个阵法本来就是用来镇煞的,肯定不可能去破坏了。但是本来强大的阵法忽然变得如此弱小,现在看来只有个可能,那就是开始支撑阵法的件东西,被人用种方法取走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可能,再回想到自己仔细观察到的那个阵法,彭柏全几乎再次吐血。自然显然错过了件极好的宝物,这样东西被那个人取走了。想到阵内那几样不起眼的东西,彭柏全唯想到的只有个可能,那就是其件根本想不到的东西,而自己就是眼睁睁的错过了。

    浑身都微微抖动着,可想而知心的愤怒。就是自己的阴蛊受到了巨大的伤害,此刻在彭柏全看来,都不如错过了这件东西令自己愤怒。深深的吸了口气,彭柏全尽量想让自己平复,可是这种难受和愤怒,那是时半刻可以恢复。忍受着心里的泣血,他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心态。

    而在弘扬堂兰花湾的这间屋里,虽然黑暗和诡异的令人生寒。可是在那闪闪烁烁的长明灯的辉映下,那个高大的身影眼神坚毅的令人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他手里拿着根两尺来长,小孩臂粗的木棒样的东西。因为屋内黑暗,加上他背对着长明灯,所以看不清他手里这根木棒的特殊。不过他不住的用右手在上面刻画着手决,似乎这根木棒有着什么作用样。

    旁人自然无法看出这些手势,这个人却显然十分的熟悉,似乎没有丝毫的迟疑和停顿。他不断的画着手决的同时,也不断的念诵着别人听不清的口诀。屋内黑暗的令人感觉到诡异,加上这种奇怪的举止,如果让外人看到的话,定会感觉到格外的恐怖。

    棺材、长明灯、男人!

    在这间漆黑的屋里,低低的分不清念诵的词句,但是他的声音似乎在屋里回荡着,旋转着种奇异的韵律。漆黑、阴森、甚至有些神秘,显然让人感觉到恐怖!

    “急急如律令,叱!”这声低沉的回声却是让人听得明白,男子蓦地停止了声音,眼睛静静的看着面前左手里的这根木棒。

    “道门圣物,果然与众不同!有了你,即使和些孤魂野鬼作对,又有何惧呢!哈哈!”喃喃自语的得意,从骆冉的口里低低的回荡。偏过头来的时候,长明灯那微弱的光线,可以看到他有些欣慰的笑意:“没有在弘扬堂几十年,最有缘的居然是这个小子?既然从你身上得到了机缘,倒也不枉给你场意外!”

    顿了顿,骆冉目光也看向凤岭村小学的方向,眼神微眯着,似乎在沉思也似乎在回想。右手指却不断的演算着,许久却微微的吐出了口气来,又低低的说道:“既然得到了你,威力如此客观,倒要好好利用下!”他目光陡地看向后山方向:“虽然算是同道,但是如果你兴风作浪和不怀好意,我倒是不吝给你个深深的教训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