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一章 因由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那突然消失的白线,就好像潮水般退下,就好像空气从来没有出现过样。≯≧  ≦.≦≤1≤Z≦W≤.﹤

    寝室里安静的异乎寻常,好像这里什么都没有生过样。就是有着些痕迹,那也是白线开始穿透的窗纸的位置,如今犹如成灰了般,出现了两个不大的空洞。如果不是外面的北风传来,吹飞了已经化成了飞灰的窗纸,只怕般人根本就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北风呜咽的声音,所以让屋里看起来安静的多了几分怪异。这里和沈素那边不同,因为蚊帐的遮掩之下,床上的情形并不清晰。外面的人自然无法知晓屋里的情形,就是站在屋里只怕也很难看清床上的情形,但是外面虽然有些灰暗了的光线,还是把两个人的身形完全的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没有了知觉,因为突然遭受阴阳蛊的吞噬,沈晓华的身体也成为了阴阳蛊子蛊的基体。虽然不是被子蛊突然吞噬身体的血液和**,却是被吸噬了人体最重要的精气神。何况她被子蛊刚刚进入身体的时候,心里隐隐还是有些清醒和惊恐的。

    后来虽然无意识里生了什么,沈晓华心里并不知道,甚至是片空白。但是小河体内被骆冉压制了的蛊身,却再次成为了阴阳蛊的养料,甚至和沈晓华体内进入的子蛊,起疯狂的为了母蛊集聚着阴阳之气。两个人的身体成了沈素体内分裂出来的子蛊的基体,不但疯狂的受到了母蛊的控制,而且被远在弘扬堂的彭柏全利用。

    这切说起来自然令人无法置信,但是彭柏全就是利用自己阴阳蛊母蛊里的阳蛊,感应着沈素身上的阴蛊母蛊。这两个本身为体的阴阳蛊,在定距离之内,却有着强的感应力,和种强大的互补力。

    然后彭柏全再以感应阴蛊这只母蛊的能力,来操纵着从沈素身上母蛊分裂出来的阴阳子蛊,分别的再次进入了沈晓华和小河两个人的身体。其实不仅仅说是两个人,就是换成了任何另外两个人,也样会是这样的结局。虽然彭柏全没有直接吸收这边子蛊带来的能量,却只要沈素再次和自己和,自然会得到这些能量,便会受用无穷。

    这种无休止的获取,对沈晓华和小河自然会造成巨大的伤害。别人不知道其的奥妙,彭柏全却是了解这种收获。因为这沈晓华虽然到了嫁娶的年龄,毕竟还是个处子之身。当然,其实沈晓华也完全是遭受了无妄之灾。因为是沈素身上的母蛊,感应到了小河身体内的子蛊蛊身,然后再次攻击小河。

    小河在骆冉的干预下,其实已经把身体内的蛊物完全压制,不过却无法尽除那些残余的蛊身。这种阴阳蛊实在是种奇怪的东西,杀伤力不是太大,却有着异常顽强的生命。虽然被骆冉强力压制,那些蛊身也化为了另外种形态,那就是异常惊人的能量。

    彭柏全就是靠着这种能量,平时四处进行着自己的修行。虽然没有刻意去害过人,但是这些年也获益匪浅。而小河体内的这些能量或者说蛊身,接近沈素的时候,她身体里的母蛊便活跃了起来。不用沈素做出什么反应,它便主动的分裂出子蛊来,想占据小河的身体,吸噬他体内存在的这些能量。

    倒霉的沈晓华恰好和小河在起,如果这些子蛊只是单纯的吸噬小河体内的精华,这切便也没有了后续。但是偏偏让彭柏全感应到了这切,他瞬间便做出了反应。因为滋养阴阳蛊多年的他,自然知道只有阴蛊和阳蛊同时滋养,才是最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于是两个人便成了彭柏全的试验品,而没有令彭柏全失望的是,他从她身体里得到的大量精华,自然是令人惊讶和极度兴奋的,彭柏全虽然明明知道危险,却也无非回避的选择了继续进行。

    不说这分裂出来的阴阳蛊子蛊最终获得多大好处,单单说获取了小河身上的那些能力,也足以令彭柏全兴奋的了。尤其是阴阳蛊本身便是种辅助的蛊物,沈晓华在遭受了阴阳蛊的侵袭之后,完全失去了自己最纯的阴身。这比个成年女子在新婚之夜的罪过更深,这显然比遭受场大病还要令人意外。

    蛊这种神秘的生物,没有真正接触过的人,自然无法去理解其真正的神秘,但是这种玄虚的事件生,无疑彰显了它令人惊恐的威力。

    本来因为彭柏全的贪心,导致了沈晓华和小河的意外。但是让彭柏全没有想到的是,骆冉早就在小河身上下了另外种蛊物。这完全是骆冉的种临时起意,何况他感觉到小河年纪还小,却因为这阴阳蛊失去了元阳。他便考虑到下蛊的人不会轻易放过小河,于是在压制了小河体内的蛊物之后,另外下了种蛊物在小河身上。

    这种蛊的凶悍完全乎了彭柏全的想象,感应到自己的子蛊被遭到毁灭,连作为母蛊的阴蛊都差点毁灭,自然引了彭柏全心神的巨大损伤。此刻在弘扬堂的彭柏全自顾不暇,自然无法顾及这边的沈素。如果骆冉是个心狠手辣的人,这个时候赶过来消灭沈素体内的阴蛊的话,只怕彭柏全就要遭受真正的重创。

    但是骆冉没有这么做,虽然不齿彭柏全的所为,但是这次因为彭柏全的阵法,他得到了件意料之外的宝贝,人骆冉心里十分舒畅。再加上同是作为有着蛊术的人,骆冉也明白做人留线的道理。目前和彭柏全还没有到不死不休的地步,而彭柏全也没有表现出十恶不赦,骆冉不想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沈晓华和小河意外成为两个人斗法的工具,就是沈素虽然身怀阴蛊,其实都是彭柏全所致,这是谁都无法想到的。当事人无法理解这种事情,因为他们完全被蛊物暂时操控了心神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沈晓华没有反应,旁的小河却慢慢的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因为闻到了股淡淡的清香,还有脑海里迷迷糊糊的印象,我恍然间睁开了眼睛。当看到面前的景象的时候,我吓得有些魂飞魄散。似乎没有感觉到面前这具身体有如何的吸引自己,反而有着种巨大的恐惧。因为在我晕过去的时候,我隐隐感受到了身体内的巨大痛苦,那是种奇怪的感受。

    何况面前这个人是自己的老师,我几乎是以最快的度便收拾了自己。感觉到自己后背冒汗,便冲出了蚊帐里。甚至都不敢去回头看她,心里胡乱的想着怎么办,却根本克制不住的冲出了寝室。

    我不敢往家里跑,而是直接的便往兰花湾来了。当看到竹丛边那个熟悉的高大身影的时候,我居然觉自己眼眶湿了。尤其看到那双微微含笑的眼睛,走近了的我忍不住便感觉到自己眼前黑。在临要倒下去的那刻,感觉到自己被双温暖有力的手臂抱住了。

    骆冉在抱住我之后,很自然的便抱着我进了他的房子里面。因为他这边是弘扬堂的义庄,平时很少有人会过来,就是最近的邻居,平时都很少串门的。他抱着我回去的情形,没有人看到也不会有人看到。

    在间只有张木床的屋里,点起了盏煤油灯。骆冉静静的坐在床边,仔细的检查着我的身体。他神色自若的看着我,脸色似乎没有严肃的神态。我躺在那里似乎像睡着了样,似乎不知道这个时候所生的切。

    沈晓华静静的坐在床上,抱着自己的棉被,整个人好像傻了样。她根本都不知道生了什么,但是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样子,她知道定生了什么!她想回忆自己究竟怎么了,在她唯还记得的事情里,就是感觉到好像是看到小河倒下去了。

    小河现在不在寝室里,他哪里去了?身体的异样和浑身的泛力,让她知道自己遭受了什么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沈晓华浑身颤抖了起来,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。抱着被子缩在床上,她感觉到自己浑身无力,似乎要虚脱了样。虽然耳边隐约传来些动静,但是她感觉这切都似乎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声凄厉的尖叫,打破了四周的平静!

    坐在床上的沈晓华忽然感觉到自己浑身汗毛倒竖,即使没有出去寝室,她也是知道教室外面是没有人的。她不知道生了什么事,这些学生哪里去了?还有这声突兀的叫声,她听出来了是副校长唐达风的声音。沈晓华很想起身去看看,却不知道为什么根本提不起勇气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了敲门声,咚咚的让人汗毛直竖。

    本来浑身无力的沈晓华下便坐直了,感觉自己的心脏收紧了起来。紧张的抓紧了被角,却丝毫不敢吱声。听到里面的沈晓华没有回答,外面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,下下的敲的沈晓华浑身抖。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终于外面传来了声音,那是个浑厚的男人声音。

    沈晓华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抖抖索索的想去穿衣服,却现自己的手不听使唤。时间根本听不出来是谁,她也不敢回答对方。可是对方似乎有些坚持,继续敲着门,而且还再次出声问着。

    这样进行了四遍的时候,沈晓华终于鼓起勇气回答了声:“外面是谁?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是唐小河的长辈,姓骆,想找沈老师聊几句!”外面的声音淡淡的,却似乎有着股无形的魔力。

    沈晓华却愣住了,疯样的快的给自己找衣物穿上。这次她不是紧张,而是她想知道小河哪去了,刚刚究竟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