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六章 暴风雨来临之前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这刻我确定自己双手冒汗,甚至心口和后背都有些凉,腿肚子更是不听使唤的打颤,几乎都想着折身便跑出去。≧   ≦.≦1ZW.

    但是我居然走不动了,等我看清楚这双眼睛的时候,我的脚几乎是被钉子钉住了样。因为此刻坐在堂屋间,正在烧着纸钱的身影回过头来了。

    双大大的眼睛似乎有些失神,在周围空洞的黑暗,好像个可怜的精灵。当然,这双大大的眼睛似乎让人不害怕,因为眼神里有着可以融化坚冰的温柔。即使是在恐惧之,不过在看到我之后,这双眼睛明显也有些惊讶,然后变成了丝羞涩和不安。

    跪坐在地下蒲团上的,居然是我好几天没有见过的唐玉宝。她的身形似乎掩映在黑暗之,不过因为她穿着件红色的棉袄,平时看起来是很好看的,但是在这摆满了棺材的堂屋里,却让人看来很是惊悚。因为看到她的眼珠转动,惊慌之后的我逐渐的也便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堂屋里还有纸钱烧着了之后的味道,夹杂在浓浓的檀香味道里。棺材下面的长明灯隐隐约约的恍惚,挂在门口的马灯虽然很亮,可是也是只能挥洒着昏黄的光线。在偌大的堂屋里,在漆黑的棺材前,让人感觉到眼前的这抹红,有着种古怪的不协调感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哪里似乎有些不对,却怎么也说不出来那种感觉。好像这切都有些模糊了眼睛样,看到是她的时候,我居然没有了害怕,反倒是有些羞涩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种奇怪的心理,我也设想过无数次的遇见,甚至想到过各种古怪的可能,但是都没有想到过这种环境下遇到。地下的唐玉宝显然也很是惊讶,看到我之后的慌张,随着看清了之后逐渐的消失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我们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,然后看到彼此眼里的尴尬,当然随之便是因为这种不约而同的失笑。

    在这半夜三更,在几具棺材前,我们居然遇到了。

    “骆伯伯叫我过来的!”唐玉宝居然率先说了出来,看到我不安的样子,她收起了脸上的笑意,似乎想到了什么,忽然神色变得安静了下来,低声说道:“我在妈妈家这边住了好几天了,上次忽然病之后,那个彭师傅给我看了病,但是妈妈这边不放心,把我接回来让骆伯伯又看了。如今那边家里,有命悟的妈妈照看着呢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在夜里似乎有些空灵,让我几乎忘了自己的任务。但是看到她之后,我确实不知道自己做什么才好。而且听到她忽然低低的说出这么番话来,我心里忽然有些害怕了起来。

    脑海里似乎像那电影胶卷倒片样,飞的回忆起那天的事情。那画面里有着古怪的声音,也有着种令人悸动的喘息,甚至还有着令我无法忘怀的手感,当然隐隐还有个在我耳边说话的声音。我迷糊了起来,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,还是那些东西都是真的?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似乎可能想到自己的话刺激了我,本来心里就有些羞涩的唐玉宝,竟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她不是小孩子,更不是没有出嫁的女孩子,但是对于在自己身上生的事情,她本来是难以释怀的。可是在被父母接回娘家,被骆冉看过了之后,骆冉和她说出了真相。

    骆冉可能威力确实巨大,本来有着很大心结的唐玉宝,听到自己遭遇的东西,只是因为被人操纵而已,心里便释怀了很多。可是想到那晚的事情,她心里可以说也是历历在目,看到我的时候,她还是紧张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可是这个时候看到我居然呆,想到今晚被骆冉叫过来的原因,便忍不住的出声询问我。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唐玉宝的再次呼唤,让我回过神来,看到灯光下她眼神的迷惑和羞涩,想到骆伯伯的嘱咐,便心里稍微的稳定下来,然后组织了下语言,带着些不安低声说道:“骆伯伯说我身体不好,这段时间让我留在这里用药调养!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?”我疑惑的看向了这几具棺材,没有听过这些人和她有什么关系啊?

    “不是!我和它们没有关系!”唐玉宝也以为我看到她烧纸钱,是在祭拜这些人,不由有些焦急的说:“我前几天也生病了,不过骆伯伯说是有人作祟,我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是今晚是骆伯伯叫我过来的!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我心里有些疑惑,更多的却是惊讶,因为我知道骆伯伯直担心有些人不死心,唐玉宝显然也是受害者之,把她叫过来,是不是骆伯伯现了什么?

    我才看到自己手里的香油壶,想到是骆伯伯叫自己来加油的,便示意自己先给长明灯添加香油。唐玉宝居然没有吱声,看着我把四个长明灯都注满了香油。可能因为知道唐玉宝就站在我身边,即使靠近棺材,知道棺材里有死人,我也没有特别的害怕,至少比昨晚战战兢兢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可是有些事情似乎就是这样,本来认为切都会很顺利的时候,往往就会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生。就在我正庆幸的时候,忽然不知道哪里传来了声凄厉的猫叫声。这个时候我正在给最后盏长明灯添油,吓得我差点把油壶扔在了地上。回头便看到已经站起来的唐玉宝也是脸色苍白,惊恐的看向堂屋外面。

    那里其实什么都没有,冬日的夜晚漆黑片,屋里柔柔的光线,似乎无法冲破外面的黑暗。接连几天的大小雪,不说晚上时分,就是白天都很少有人出现。往往在乡里看去,似乎除了人类的活动,别的生物都已经失踪了样。

    此刻即使这声猫叫不大,但是在这漆黑的夜里也是恍如在耳边震响。这么晚的猫叫,可不仅仅是猫饿了,或者是它感觉到了冷。

    喵喵!喵呜!

    又是两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,这次似乎更近了声音。仔细听去这动静,好像就在屋顶上,却不知道是哪个方向。此时蹲在地上添油的我马上起身,顾不得手里快空了的油壶,拿着手里的手电筒便四处乱照,人也是不由自主的靠近了唐玉宝。

    “什,什么声音,,,,,,!”唐玉宝显然胆子也不大,看到我手里的手电筒乱照,居然忍不住抓住了我右臂,有些颤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害怕,,,,,,!”我感觉到自己的声音似乎在喉咙里干,竟然不知道有没有声音传出来。双眼睛自然是东张西望的四处打量,除了漆黑的房子,乌黑亮的棺材,就没有别的什么了。

    沙沙沙沙!

    忽然阵挠木板的声音传来,这种古怪的声音让人浑身麻。

    我顿时间便如被人定住了样,因为我感觉这声音是身后传来的。我还没有回头去看,却感觉到自己的手臂麻,唐玉宝居然紧紧的抓着我,靠近了我的身边。她的对大眼睛也正惊恐的看着我的身后,浑身不由自主的打着摆子。我心里有着无数的想法,只是祈祷不要是真的,但是我还是没有忍住回头。

    身后什么都没有,只有几句漆黑的棺材。就在我心里稍微的缓解的时候,那个声音再次传来,这次我和唐玉宝都听的清清楚楚的,这声音就是从棺材里出来的。

    浑身就好比被电麻了样,我感觉到自己的头皮都麻了起来,甚至唐玉宝紧紧的搂着了我的手臂,我都没有现这个细节。我感觉到自己喉咙更加干了,虽然没有双腿软,却也是抬不起脚来。我希望不是真的,可是很快声音再次破灭了我的幻想,不但是我看到的棺材里出了声音,似乎边上的几具都有声音出来。

    这刻如果有语言来形容的话,我只能说就是屁滚尿流了。我恨不得马上便逃出这里,离得越远越好。几乎是同时的,我看向了身边的唐玉宝,而她也正看着我。我们没有任何的交流,几乎是同时的便要向外面跑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唐玉宝声尖叫,在这夜色里似乎传出了老远。我们生生的停住了脚步,因为我们看到门槛上站着只猫,只黑色的大猫,睁着对亮的大眼睛,正冷冷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是的,我们都感觉到这只猫的眼神,就是那种冷的让人寒的神色。

    唐玉宝身子快的抖动了起来,我都可以感觉到她要软到地上去了。我其实也是很害怕的,不但是看到这只猫,还有身后那传来挠木板声音的棺材。不知道是不是灵机现,我忽然想到自己拿着手电筒的手里,还有张镇魂符,不由下便伸出左手,声大喝道:“镇!”

    颤的声音,还有打颤的牙齿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胆子壮了,居然让门口那只站在门槛上的猫再次尖叫。它的目光里似乎冒出了阵红光,不知道它有没有看到我的符,反正它的身子居然往后倾斜了半步,然后出声尖叫,便窜身便不见了身影。

    “嘘!”身边紧紧抱着我手臂的唐玉宝,似乎出了声安心的气息。我却丝毫没有松懈下来,而是带着她便想出堂屋的大门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