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九章 楚西江湖秘辛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骆冉似乎感觉到什么,不由脚下动,人便朝旁的雪地滑开了几步。≥ ≧ ﹤.≦<1≤Z≦W≤.因为这里错综间隔的都是坟地,所以即使错开,也不是站在这个坟头,就是跨步在另外个坟头。不过这个时候骆冉也顾不得这些了,全神贯注的看着两个人凌空动手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隔着距离,居然没有像般人交手那样靠近。这情形在外人看来甚至有些搞笑,可是骆冉在旁看到,却丝毫没有玩笑的意思,而是在雪地的辉映下,神色有些格外的紧张。

    这边两个人凌空比划,看着好像是在玩游戏般。但是骆冉深深的知道,这两个人都是有着内家修炼的人。骆冉自己也精通些门道,知道内家功修炼到定状态的时候,是会有所谓的劲气外放的。就比如彭柏全所会的这个隔山打牛拳,其实就是专门研究劲气外放伤人的功夫。

    骆冉虽然对龙峰治的身手了解不多,但是通过些痕迹,也可以揣摩到他的身手。所以当初小河出事的时候,他才会找唐持节把龙峰治找过来。这个时候看到他和彭柏全真正的交手,心里顿时更加的明了起来。两个人看似玩游戏样,其实每下比划都有着极大的危险,个不慎的话,就要承受着巨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内家功这种深奥的技艺,不是天两天可以蹶而就。就是有着师傅领进门,每个人最终的领悟也不样。像彭柏全这种利用阵法吸收天地灵气的做法,其实也是给自己身体内劲气集聚能量。这点骆冉开始就已经想到,自然对彭柏全这个外来的高手,多了几分应有的戒备。

    骆冉自己也有些手段,更是学过不少种类的绝学,但是他的特长并不是内家功这些。但是理通百理,骆冉看就知道两个人的这种交手,自己暂时不能也无法插手。因为自己在内家劲气修行方面,都没有过两个人。如果自己贸然加入,不但有可能伤害自己,更有可能对龙峰治造成干扰。

    彭柏全身负隔山打牛拳这门技艺,如果他真的急眼的话,极有可能狗急跳墙。不管是不是龙峰治特意来帮自己,就是自己插手也不定能够帮到龙峰治,所以骆冉明智的选择静观。当然这种静观作用也是极大的,来自己可以揣摩两个人的身手和绝学,二来自然也可以适当的震慑彭柏全。

    果然因为骆冉站在旁,让本来想战决的彭柏全留了手。何况和龙峰治交手之后,他也现了龙峰治不是那么好对付的,心里便飞快的分析起来,知道自己这次有些太过大意了。他自然不知道龙峰治之所以在这里,完全是因为想了解他究竟出身哪里,而和骆冉居然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虽然和彭柏全交手,龙峰治便知道彭柏全不是个庸手,但是这更刺激了向平静的他。因为当初和牛家有些交往,更和牛家有些牵扯,所以听说彭柏全有隔山打牛拳这门绝学的时候,龙峰治不惜在骆冉住处外守了几天。这种毅力岂是般人可以做到的,但是今晚终于让他守到了彭柏全。

    义庄外面墙角的捕兽夹,有些是骆冉的防备,因为考虑到彭柏全的性子不是那么和善。后来龙峰治居然也敏感的嗅觉到了危险,居然又加了几个进来。在龙峰治看来,如果彭柏全正大光明的来拜访,这些捕兽夹不会造成伤害,但是如果彭柏全不安好心的话,这些捕兽夹也算是给他个教训了。

    彭柏全如果知道骆冉和龙峰治两个人心里的想法,只怕是要气的吐血了。但是这个时候不容他多想,虽然龙峰治和骆冉都没有群起而攻之的意思,但是今晚如果自己落败的话,两个人怕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。彭柏全知道自己虽然还有些手段,但是真的两败俱伤的话,只怕自己可能就要败涂地了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两个人会有番大战,谁知道双方交手了不到两分钟,手脚和动作都自然的相互慢了起来。旁的骆冉逐渐的看出了些门道,眼睁睁看着两个人在阵跃腾之后,居然便分开了。

    最后彭柏全依旧站在那块墓碑附近,身旁的积雪竟然已经被劲气吹拂开,好像遭受了阵狂风的袭击,露出了下面的枯草和泥土。而这边龙峰治所站的位置,居然似乎堆积了不少积雪,看起来身边的积雪多了许多,而且形成了两个好看的逗号形状,并且就分在了两边。

    龙峰治的脸色在雪地的辉映下似乎没有变化,稳稳的站在那两堆两三尺高的积雪间,但是看着彭柏全的神色有些不同。他双手背负在身后,胸脯看着居然有些起伏的样子。这种短暂的交手,似乎比做了阵剧烈运动更惊人。

    彭柏全站在枯草泥土,被边上的积雪辉映,看起来脸色似乎更白了。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,但是鼻孔那冒出来的寒气,明显比开始要粗很多。加上他微微的往左侧着,显然开始捕兽夹还是对他造成了定影响。

    骆冉不是个江湖的初手,自然知道两个人表面看起来没有胜负,甚至都看不出凶险,其实刚刚却有着惊人的比拼。想到彭柏全的身手,他不由朝龙峰治靠近了几步,眼神却直看着彭柏全,这个时候也朝彭柏全拱手,却丝毫没有马上乘机出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些年虽然很少游走江湖,但是骆冉还是明白些道理的,不是生死大仇的交往,在江湖上的人必须要给自己和他人留线退路。于是淡淡的说道:”彭师傅果然了得,不但精通蛊术和阵法,想不到内家拳法的修为也这么厉害,倒是骆某这些年遇到的第奇人!“

    彭柏全脸上闪过丝不易察觉的暗红,眼神更有着丝惊讶。看着骆冉的眼光已经有所不同,不过他没有马上吱声,而是看向了对面的龙峰治,然后再稍微平复了下气息。当他再次静静的看着这边的骆冉,眼神便多了几分意思。虽然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,但是戾气似乎没有那么重了。

    骆冉淡淡含笑的看着他,让他心当真有些百味杂陈。他虽然不是个呲牙必报的人,但是也不是个大度的人。这可能和他少年时的遭遇有关,在他看来自己的人生不能任别人指手画脚。最后便又瞟了眼龙峰治,方才又缓缓的说道:”我小瞧了天下的人物,没有想到这个小地方,居然有两位这样的高人!“

    似乎听出了彭柏全语气那丝不甘,直站在那里没有动的龙峰治忽然往前踏出了步。这步顿时让彭柏全浑身紧绷,紧紧的盯着龙峰治,只要他出手的话,彭柏全会毫不犹豫的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小看了人,而是这天下本来就奇人辈出,不仅仅是我湘楚地!你虽然身负几门绝学,在这个时代里来说,已经是难得的高手,但是妄想独行天下而畅通无阻,只怕可能要让你失望了!”龙峰治的语言比较直接,眼睛直盯着戒备的彭柏全,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。

    出奇的是,彭柏全没有马上反驳,反而是感觉到龙峰治脸上有花样,紧紧的盯着他。当然,他这样看着龙峰治,眼神里的杀机却没有显现:“看你劲气充足,应该基础比我还稳!楚西各大家弟子传承众多,人才自然泛泛,看你默默无闻的样子,难道你是那家的传人?”

    看到彭柏全这么说,龙峰治没有出声,反而看向了身旁不远的骆冉。他和骆冉虽然站在起,但是其实以前也是没有交集的。因为小河家的关系,两个人如今有了交集,对于龙峰治自己来说,这还算不上是深交。他自然打听过骆冉的为人和口碑,所以这次才决定帮骆冉的。

    彭柏全的话虽然是无意,但是龙峰治知道,自己平淡的身份根本外人不会知道。骆冉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个有心的,但是如果对自己的身份有些忌惮,只怕以后也会是个结。这个时候看到骆冉静静的站在那里,丝毫没有意外和好奇的样子,不由也憨憨的朝彭柏全微微笑:“你可能猜到了我的来历,不过我自己都有二十多年没有记起过了!”

    不但是骆冉眼神里闪过丝惊讶,就是对面的彭柏全,脸上都不由的肌肉抽动了下。隐隐知道自己猜测的极对,但是这种结果对于自己来说不是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龙家在楚西算是大家族,蛮人好斗不过要说我这支真正学习拳法,当是出于清末房长辈,拜南拳宗师严克为祖才得以传脉!家族长辈便是被人称为南拳龙归的便是。”龙峰治虽然说的很慢,但是在这寒冬的夜晚,让人听来很是凝重!

    “莫非便是被人尊为自然大侠杜心五师兄的那位南拳王龙归?”骆冉都忍不住出声,惊讶的看向了龙峰治。

    “见笑了!家祖确实算是自然大侠的大师兄,不过不是自然门的,而是承袭南拳宗师严克这门的绝学!”龙峰治站在那里虽然像个老农民,但是眼神里的那种自傲,却令人油然生敬!

    彭柏全脸色赫然,他在楚西出身,自然知道楚西南拳龙家的名头,没有想到这龙峰治真的是龙家子弟,看着这身手显然得到了真传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