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章 失传的绝学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寒冬似乎掩盖了温暖,唐家祖坟地却有三个人站在雪地里,正静静的相互看着。  <.﹤≦1﹤Z≦W≤.≦﹤隐约传来山风吹拂树枝的声音,更带起了漫天的雪花。雪花在深夜里似乎弥漫了天际,也淡然了三个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你得到阵眼里的那样东西,究竟是什么?”彭柏全静静的看着风雪的骆冉,即使面对龙峰治这个高手在身边,他依旧似乎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看到彭柏全念念不忘,依旧记挂着当初大阵里的东西,骆冉心里虽然有些庆幸,脸上却依旧淡然。知道彭柏全已经因为龙峰治介入的原因,不太想在蛊物上纠缠。骆冉可不是初入江湖的菜鸟,看着彭柏全站在那里似乎泰然,心猜到他必然会在恩怨和利益上做出选择,于是心里便已经有了定计。

    “人生际遇很难评论,彭师傅当初来弘扬堂的时候,定没有想到会有这般遭遇吧!”

    “我常年在山里修炼,对于你们的花花碌碌肠子不想了解!”彭柏全冷冷的说道:“来弘扬堂自有我的原因,至于其的具体就没有必要和你说了,你只要记住,后山那阵法的存在,不是只有你个人知道!也不是我走运意外碰到的。而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,这么多年过去了还会保存的那么好而已,更没有想到自己的疏忽,让你钻了个空子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听到彭柏全忽然这么说,骆冉倒是惊讶的紧紧盯着了他,感觉到彭柏全没有必要撒谎,骆冉心不由思绪乱转了起来!忍不住便朝旁的龙峰治看去,虽然明明知道他了解的不定比自己多。

    “骆兄,此事我倒是从不知晓!”果然依照龙峰治的直肠子,也没有丝毫的隐瞒自己的不知情。不过他刚刚说完,便似乎记起了什么样,脸疑惑和不解的沉思着,手却在半空比划。看着他的神态,这边两个人居然没有打扰他,便见到他憨厚的脸色在雪地里喜,大声说道:“我想到了件事情!”

    这边两个人齐齐的看着他,虽然心态完全不同,但是用意很明显,便是等待龙峰治说出什么来。果然,龙峰治看到两个人都盯着自己,居然赫然笑说道:“我还跟着长辈学艺的时候,说起过当年楚西些前辈的事迹。后来来到这边落户上班,才想到当初老家那边,是曾经有位前辈来过这里的!”

    听到龙峰治这么说,骆冉脸上显然露出了丝喜意,而旁的彭柏全神色居然有些冷冷的。虽然不知道龙峰治说的会不会是个人,但是真的盘出了根由,彭柏全知道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。对于这个半路杀出的龙峰治,他虽然直没有表露出心里的想法,但是这个时候,他次升起了种不善的神色来。

    “幼时闻楚西宝盖子山有奇人于虎道长,精通道门武当绝学,更是精擅奇门遁甲之术。在自然大侠年幼时曾经教授过他内家功夫,后来不知所踪。但是后来有人尝言在楚地湘南带见到过这位道长,并且还和道长交谈过。我家里的长辈亦证实和晚辈们提起,于虎道长便是来过此处。”龙峰治看着两个人,似乎在回想当年听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蓦地他又看向了彭柏全,居然神色有些严肃的说道:“听说当年牛家那位前辈就曾跟随道长学过艺,不知道彭师傅是否就是为了这桩公案?”

    骆冉也紧紧的盯着彭柏全,因为他已然知道后山这大阵是何人所布,这个时候听到龙峰治说出来,心里自然是格外的惊讶和好奇。但是更多的是希望看看彭柏全怎么回答,他既然不是意外来到这里,自然和当初布阵的人有些渊源。想到自己这些年对阵法的研究,骆冉不由也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彭柏全似乎有些面无表情,看向骆冉的目光有些光,静静的声音似乎来自天外般:“这么说当初那根神奇的血乌桃木真的被你得到了!”

    听到彭柏全这么说,骆冉心里虽然恍然大悟,心神却瞬间便松懈了下来,果然是如此啊!

    “于虎道长是南方有名的精通奇门遁甲的高人,但是得到他真传的却据说很少。世间流传他曾有截血乌桃木,是道门茅山千年奇物。不但可以养阴身壮阳气,还可以用来镇魂辟邪甚至滋养蛊物,是法士极为难得的宝物。不过后来因为他在楚西消失,很多人便揣测着这截血乌桃木的去向!”龙峰治喃喃自语的说道,看到两个人的神色,他瞬间也恍然大悟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彭柏全的神色静静的,看着两个人似乎不带感情,说道:“我这位师傅便是于虎道长当初的弟子,而且见过那根桃木,但是因为道长云游天下随后失踪,师傅便直引以为憾。后来和我提起的时候,他自己已经不能正常行动,但是他得到个消息说道长在这边出现过,便嘱咐我在适当的时机来这边寻找!”

    “却是没有想到,这东西明明摆在了我的面前,却生生的错过了!”彭柏全冷冷的看着骆冉,看着那样子似乎好像只要摆出来,他随时会毫不犹豫的冲过来抢夺样。原来有这么复杂的缘由,如今知道这东西落在了骆冉手里,心里再也不能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只怕彭师傅要失望了!”骆冉缓缓的托起了手里的个木制卦图,夜色里雪地,他厚厚的手掌里那木卦似乎散着股奇异的能量!“这便是那个阵眼里的桃木卦了,不过只剩下这么块了而已,本来在阵法还有其他七块,但是因为你利用那阵法吸收灵气,如今已经全部毁去了,不知道彭师傅知道这个消息做何感想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彭柏全低声怒吼道,几乎便要迈步过来,但是想到刚刚和龙峰治的交手,他生生的停住了脚步,看着骆冉脸怒色道:“当年的那截桃木足有近三尺长,怎么可能几块木卦就耗费了所有材料?”彭柏全点都不傻,不管老人说的是不是真话,他都不想放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好意思了!”骆冉淡淡笑,看向旁龙峰治说道:“这种物事对于普通人来说不值,对于有着法术的人来说,倒是有些帮助。如今山林里依然有不少高人隐居,但是大家都知道时代不同了,已经不是他们可以为所欲为的时代了,所以看到近几十年很少有人出来。这块桃木来到这里,和你我都有些渊源,今晚倒要分说下!”

    “哦!”龙峰治听了倒是微微愣,就是旁的彭柏全都以为骆冉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骆冉微微笑,接着说道:“这位于虎道长来到湘南,据说是为了报答个人的恩情。他感恩这个老人救了他,因为自己别无他长,只好把身边这根有些人视为珍宝的桃木,送给了这样个普通人!后来为了让这个老人知道自己这根桃木的意义,他亲自替老人策划做了两块小小的木牌!”

    看着龙峰治和彭柏全都没有打扰自己,便继续说道:“这位老人当时在靠近广西的地方做生意,道长盛情难却的跟随着老人寓居养老。在这期间道长兴致大,还收了个少年做关门弟子。这个弟子小小年纪聪明绝伦,居然在不到十九岁的年纪,成为了广西临桂地方最有名的江湖高手!”

    旁的龙峰治似乎想到了什么,看向骆冉的时候不由已经有些目瞪口呆了起来。他毕竟在这边钢铁厂生活了二十多年,对周围的人情世故了解了很多。而彭柏全显然不知道这些,看到骆冉侃侃而谈,显然不似编故事,不由也有些期待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道长本来想把身所学教授给这个弟子,来自己年事已高,二来也是看到这个少年颇有天资。谁知道天不遂人愿,这个少年居然和镇守广西的桂系军阀有了纠葛,最后居然被人害死在临桂寓所!道长固然伤心无奈,却也现有人居心不良,竟然想用少年的尸身做事!“

    看到两个人都默不作声,骆冉便接口说道:”道长虽然修行几十年,心终究有了情谊之念。于是为了这个少年出手惩治了番之后,最终把少年的尸身带回到了故乡安葬!”骆冉悠悠的诉说着,恍如回到昨日。

    “少年的故乡在弘扬堂?”彭柏全明明已经隐隐猜到,但是还是忍不住出声询问骆冉。在他看来不但于虎道长算是自己长辈,就是那根传说的桃木,也应该是自己传承得到的。所以凡是关于于虎道长的切,此刻他都想迫不及待的得到。

    可是骆冉似乎是故意吊胃口样,或者说根本就不想让彭柏全知道,在这关键的时刻,他居然便停了下来。反而抬脚朝龙峰治走去,手里托着那个木卦,显然是想给脸期盼的龙峰治看看。

    彭柏全几乎忍不住冲过来,但是这个时候他反倒是冷静了下来,看着骆冉果然把手里的木卦给龙峰治欣赏。他的心脏却不由加了跳动,鼻孔却出了声冷哼:“后山的大阵你以为如此简单,当初我找到的时候,便看出了布阵的人是想镇压那股煞气,想必那个少年当年死的时候心有不甘,随后被精通法术的人利用,回到这里的时候便出事了!”

    听到彭柏全喃喃自语般的说话,骆冉次惊讶的看向了他。这次是不由自主的重新审视,自己面前这个算是对手的人,果然不简单!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即使我不附加阵法,这个大阵应该也要差不多演变了!你取出了这些桃木,只怕当年祖师他镇压的东西便要出来!有可能已经消磨了戾气,有可能便要造成大祸!”彭柏全冷冷的笑道:“祖师这种奇妙的阵法,如今想必早已经失传,你就等着哭吧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