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二章 尸蛊的力量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小心了!”这是骆冉忽然的出声,精通阵法研究的他,虽然不敢说尽窥阵法的神秘,至少也算是见多识广。≧ ≯≯ <.<<1ZW.看到四周的轻微变化,自己所布置的阵法虽然没有太多变化,但是他也忽然感觉到了不妥。

    这是种本能的反应,虽然暂时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是已经感觉到了有些问题。自己在这祖坟地也大大小小布置了不少阵法,虽然不敢说无人能够识破,至少破阵的话,也是需要定时间的。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,骆冉没有马上和彭柏全交手的原因,便是想看看自己的阵法有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哪怕只要有轻微的改变,都有可能说明彭柏全做了手脚。毕竟后山大阵的利用和改变,无疑已经体现了彭柏全在某些方面的过人之处。这些年以来,骆冉虽然受到周围人的尊敬,但是他从来没有自傲过,因为他深深的知道,这个世界上有些非凡能力的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得到了些机遇,但是对于天下的人来说,还真的有些不值提。就是骆冉的这种谨慎,让他这些年直没有犯过大错。今晚彭柏全的寻仇,对于骆冉来说早就在意料之。不过没有想到彭柏全这么快就按捺不住,也没有想到龙峰治会半路杀出帮助自己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会有番苦斗,因为龙峰治的出现,无疑消弭了这种暂时的危机。骆冉知道自己和彭柏全没有生死大仇,但是来彭柏全的阴阳蛊被自己损坏,二来便是自己意外得到的血乌桃木,这对于彭柏全来说,显然很难就此放过自己。所以骆冉不但直戒备,而且可以说是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彭柏全的冷静,迅的让骆冉感觉到不妥。自己把小河安排在义庄,自然是为了保护。把唐玉宝接过来的原因,那也是骆冉看出来唐玉宝身上的灵气尽失,便知道彭柏全极有可能会再次利用唐玉宝。因为如今的小河和唐玉宝,就好像两个灵气储存器样,只要落到彭柏全手里,都有可能拿来提升自己聚灵,甚至吸收体内的精华。

    小河和唐玉宝并不知道自己两个人的危险,更不知道骆冉在义庄附近所布下的几重大阵。可以说骆冉基本上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,和最坏的些打算。

    骆冉叫出声来的时候,四周的场景已经在变化了。本来漫天雪花和满地积雪的祖坟地,忽然间似乎完全到了另外个地方。只见那白皑皑的积雪都不见了,虽然依然还是很寒冷,却变成了团漆黑的没有丝积雪的郊外。虽然满山还是坟头,可是那黑乎乎寸草不生连树都没有的样子,让人丝毫感受不到还在唐家祖坟地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龙峰治和骆冉站在起,只怕两个人都会有着不同的感受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不是江湖上的初鸟,即使这种巨大的变化令人措手不及,但是两个人也没有马上惊慌失措起来。其实在骆冉出声的时候,龙峰治便也做出了反应。他似乎深深的吸了口气,只见他胸脯似乎比平时更加高耸了起来,加上外面的毛衣和棉衣的衬托,显得身体结实了些。

    要说变化的话,可能就是他的下半身了。因为本来鼓鼓囊囊的棉裤,忽然间便空荡荡了起来。而他整个人便是头重脚轻的摸样,下半身站在那里却轻飘飘的,令人最惊讶的便是丝毫没有给人感觉不稳重,而是好像天生便该如此样。如果仔细看的话,定会更加的惊讶,因为他对耳朵居然无风自动了起来,敏锐的可以听到周围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两个人相互对眼,眼神都有些谨慎了起来。别人也许很难时接受,他们却都明白,自己进入了彭柏全布置的阵法里面。要说最惊讶的当属骆冉,他明明知道自己的阵法上,没有别的什么阵法的痕迹,可是如今却实实在在的有别的阵法在运转了。

    “这本来是给个人准备的,本来以为足够令你好好喝上壶了,如今既然多了个内家高手,也是来自于楚西,何况还是龙家子弟,也不枉了我的精心准备!”阵内传荡着彭柏全那得意的,偏偏还带着丝咬牙切齿的声音。“当然,看在都是同道的份上,不妨提示你们下,我准备了份礼物给你们,你们慢慢享受吧!”

    “骆兄,这人心思凭地太深,这边不知道你能不能脱困,我担心他去对付小河那孩子!”向很少言语的龙峰治,却突然朝骆冉说到。

    “龙师傅不必着急,这阵法虽然暂时没有头绪,但是他要马上进去我屋里,也不是那么简单的!”眉头紧皱的骆冉忽然看着龙峰治,脸上露出丝善意的自信,慎重的对着龙峰治抱拳说道:“这里想必他的手段不少,等下龙师傅可要注意他放蛊的手段!”

    “不用等下了,麻烦来了!”龙峰治的语气淡,神色居然有些释然的看着前方,但是他不容骆冉说话,人已经冲了出去前面,骆冉看去的时候,不由也有些惊讶莫名。原来只见那处黑色坟头上,黑乎乎的泥土冲天而起,个浑身黑乎乎烂兮兮,还带着股浓臭的尸体,居然便直接如弹簧般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龙峰治但请放心,他想进入屋里不会那么容易的,咱们先处理这些东西,容我破了此阵再说!”骆冉正声朝着龙峰治说道:“这可能是楚西苗疆极为罕见的尸蛊,千万要当心被它伤到!”

    “骆兄放心便是,我虽然不会蛊术,但是年轻时见过的也是不少,这种邪门歪道的东西,当天就不怕,如今我更自会省的。只是希望你早点破了这阵法,出去我真想扇他两巴掌!”龙峰治的声音有些淡淡的,但是在这漆黑的坟地里,却让人听来感觉到正气凛然。

    阵法外面的彭柏全自然能够听到两个人的对话,他站在株棕树边,冷冷的看着自己布置的阵法运转起来。他没有和骆冉两个人逞口舌之力,而是回头看向义庄方向,心里却火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不相信骆冉的话,但是彭柏全还是想去义庄找找,因为这血乌桃木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。何况那个被自己阴阳蛊先后作为基体的小河,还有那个入暨公的儿媳唐玉宝,正是自己温养阴阳蛊的最好载体。如今把骆冉和龙峰治困在自己阵里,正是自己去义庄的最好时机。

    彭柏全其实也是有苦说不出来,他本来因为阴阳蛊阴蛊的差点灭亡,而要身体遭受到重大的损伤。幸好这阴阳蛊不是他的本命蛊,而只是他的辅助手段之。他最大的难受居然是,自己直寻找的血乌桃木居然擦身而过。因为担心骆冉乘机行动,所以彭柏全甚至不敢就此闭关恢复。

    今晚的行动是彭柏全几天的集聚准备,就是为了试出骆冉的真正实力。没有想到因为龙峰治的介入,自己不但伤了左脚,而且还因为龙峰治的身手,无法对骆冉做出有力的回击。本来按照渊源的话,自己在苗疆的身世,应该和龙峰治是有定关系的,但是今晚看来,对方对自己没有善意。

    夜色的寒意似乎更浓,捕兽夹带来的伤害是外在的,彭柏全心里的羞辱是最大的。前两日已经看出了骆冉的布置,没有想到龙峰治居然又瞒过自己。甚至为了迷惑骆冉,彭柏全都没有动他在坟地的阵法,而是不惜以自己件宝贝为阵眼,在这方圆里的范围内,布下了个更大的阵法,终于引得骆冉上当进入。

    可恨的是,又是因为龙峰治的介入,自己在阵内的手段只怕也会大打折扣,想到这里的时候,彭柏全双手握拳,几乎捏碎了指节。此时看到在阵内的两个人,彭柏全冷冷笑之后不再理会,而是折身瘸拐往山下退回,快的往义庄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那恶臭的尸体还没有扑过来,这边冲上去的龙峰治,不知道从身上摸出了样什么东西甩出,打在了这具尸体的身上,尽然打在尸体身上出声闷响,而且尸体被打的飞快的往后退出几尺,看着样子好像就要往后倒下。

    两个人看着这具尸体的样子,都不由得有些反胃。但是还不容两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噗的声,又座老坟头的黑土冲天而起,又具穿着寿衣的尸体冲了出来。这具尸体比第具看起来更加不如,除了身上的衣物,那露出来的头颅和双手都已经是骨骼的样子。但是那空洞漆黑的眼窝,却犹如有着知觉般,紧紧的盯着骆冉这边。

    “龙师傅小心了!”骆冉看到被龙峰治打的本来要倒的尸体,忽然便犹如受到了什么牵引般,居然下便站直了身子。脚下却好像装了弹簧样,直接的再次跳起了两尺来高,身子向着前方飞舞,直接刚刚落在地上借力,便弹起老高的距离,直接再次向龙峰治扑来。

    “好手段!”龙峰治却没有丝毫的害怕,反而站在那里,双手抖,对雪亮的钢棒滑到了手里。对着那扑过来的尸体便如车轮飞旋般击去。那尸体丝毫不知道厉害,迎着龙峰治的钢棒便抓了过来,对全是骨骼的尖爪,丝毫要穿透整个人般,带着股浓浓的尸臭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