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掌 暂时的妥协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本来想救人,没有想到忽然变成了前后受到了夹击。≯ >≥  ≦.﹤≦1≤Z<W≤.≤≦人在半途的骆冉虽然心惊,但是他也没有紧张。因为这个时候他知道后悔也没有用,因为自己做出了选择就必须要有代价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念之间,那尸臭扑鼻,浑身肌肉已经快没了的尸体,睁着对空洞的骷髅眼洞扑过来,那似乎带着怪异笑容的眼窝,居然在黑暗冒出两点星火样。

    骆冉不用回头就知道,身后那具尸体也紧紧的跟随而来。所以他几乎没有迟疑的便举起了手里的木卦,声暴喝:“急急如律令,镇!”眼看着面前扑过来的尸体明显的愣,破败的身子居然在半空滞,骆冉几乎想都没有想,另外只手抓住了空张飘飞的符纸,下便按在了这具尸体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几乎也就是在同时,骆冉飞起脚,顺势便把这具尸体踢飞到边的坟头上,而且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了块墓碑上。只听到卡卡出声,尸体上掉落不少骨节下来。骆冉却来不及欣赏,因为后面阴风大作,身后跟过来的那具尸体的骨头指节,几乎便挨近了自己的后背。

    骆冉去势不停,和龙峰治几乎错身而过,那敏捷的程度很难让人相信。龙峰治却是两拳击飞了紧随过来的尸体,稳稳的站在那里没有动,脸色在这漆黑的环境已经有些白。

    “龙师傅没事吧!”骆冉回身过来时,看到站在那里不动的龙峰治,忍不住快步的过来。当他看到夜色脸色白如纸的龙峰治,心里也不由大吃惊。

    “还是低估了这些东西的能力啊!如今兴叹当年学习的时候领悟不够,居然只能出十来拳内劲便跟不上了!”龙峰治居然缓缓的叹了口气,看着那神态似乎好像老了几岁。

    骆冉忽然想到件重要的事情,虽然没有去扶龙峰治,却也站在他的身边,紧紧的盯着那哇哇出怪异声音的尸体。那具尸体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什么,竟然没有马上扑过来,不过看着那跃跃欲试的情形,随时有可能动下次攻击。就是那架在墓碑上的那具尸体,浑身也在不住的抖动着。

    “龙师傅,当初我跟师傅学习内家功的时候,他曾经对我说过,这门功夫不适宜在对敌的时候长久使用。他说当代因为固步自封和环境大变的诸多原因,许多修炼内家功的同道都不能持久保持功力,如今看来想必是真的了!”骆冉又抓住了空飘飞了两道符纸,对着那具对面的尸体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“尊师眼力和见识非凡,虽然不知道骆兄在内家的修为如何,想必也是有着几十年的境界。要说这内家功的如意,肯定是强过硬气功和外家拳的修炼。不过前人传到咱们手里的时候,只能说是代不如代了。”龙峰治居然轻轻叹了口气,这个时候浑身的架势才稍微的放松了下来,眼睛却也直盯着前方被自己击飞了的尸体。

    而开始那具似乎被吸进了土里的尸体,这个时候居然那处松土又快的往外动了起来。骆冉却几乎没有再迟疑,朝左右两方分别拍出了那两张符纸。

    “吱,吱!”

    那本来在挣扎的尸体居然出了阵怪叫,那松动的土也蠕动的缓慢了起来。只见这空间似乎有些扭曲了起来,然后在两个人的面前似乎形成了个庞大的漩涡。

    本来有些黑暗的空间,忽然再次变得白茫茫了起来,四处的寒意再次袭体,两个人又回到了真实的环境。刚刚出现的尸体也随之不见了,就好像完全没有生过样。但是呼吸急促的骆冉,还有脸上苍白的龙峰治站在那里,证明着刚刚生的切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“骆兄,你赶快回去!”龙峰治脸上有丝苦笑,但是神色有些毋庸置疑的神态。

    骆冉本来想说两句,但是看到龙峰治站的笔直,坚毅的脸庞在雪地里看来令人生敬。想到在义庄里的唐小河和唐玉宝,骆冉没有客套什么,朝龙峰治拱拱手,便快的朝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看到骆冉有些不稳的身形,龙峰治脸上有丝苦笑,有些话他没有说出来。近几十年来,江湖上已经很少有内家高手出现,大家都转而在外家上弥补不足,但是和真正的内家高手比起来,当真是不能同日而语。最主要的原因便是,当初在清末社会更替的时候,许多真正的高手大多数陨落了,留下些身手般的高手,却已经不足以传承真正的内家功夫。

    龙家的先辈得到了内家传承,但是由于子弟的天资有限,个人真正能够学到精髓的极少。龙峰治这辈二十多个亲堂兄弟里面,真正学到内家功的不过三四个人,而能够有所传承和真正理解的,却不过两个人而已。龙峰治自己算是有所心得的,但是为了不和家族兄弟争宠,改朝换代之后便独自来到这边安居。

    真正了解内家功的人都知道,能够施展内家功的人,都必须有着悠长的内息来支撑功。龙峰治修行了近四十年,虽然在修行上比般人要强,但是绝对没有强到可以源源不断的施展。据他自己这些年的实验和运用,平时在和对手过招的时候,自己就是施展十余招应该完全没有问题,如果过十三招以上,就会承受巨大的散功的危险。

    因为平时龙峰治也勤修外家功的练习,有着强劲的外家体质做依托,再顺势施展内家功的霸道,可以说龙峰治是江湖上个罕见的高手了。不说龙峰治的性子平时与世无争,就是有人故意找麻烦的话,般也很难应对龙峰治的内外联合,故而真正用得上十招的可能性极小。

    可是今晚却完全有所不同,彭柏全根本就没有正面对付的意思,却整出了个庞大的阵法,还启用了苗疆罕见的驱尸**。龙峰治不得已尽全力来应付,表面上看来龙峰治是占了胜面,其实他身体内的劲气元气已经耗费的差不多了。看着骆冉的身影逐渐模糊,龙峰治心里的那根弦终于松,整个人便软软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骆冉赶到义庄边的时候,便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彭柏全,他站在那里恍如杆笔直的标枪,丝毫没有开始受伤的样子。骆冉心里虽然有些惊讶,但是也没有马上便过去。他知道自己在家附近的布置,这些都是专门用来对付彭柏全的。两个人虽然没有达到不死不休的地步,但是骆冉相信如果自己没有手段的话,彭柏全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很残酷,虽然没有真正的成为个流浪江湖的高人,但是隐身于民间和都市,让骆冉的眼光和见识只会比般人更加独到。虽然不知道彭柏全牛家那位师傅跟他说过什么,但是自己手里得到的这根血乌桃木,显然已经成为了件至关重要的宝物。

    自己破坏了他的蛊物,但是他却好像没有什么问题,显然这不是他的本命蛊。用个杀伤力不大的蛊物,来作为自己西去灵气的承载体,然后再隐身在人群修行,彭柏全的这种手段让骆冉不得不慎重。何况知道了这个人还是个内家功高手,更是精通阵法的奇人,骆冉次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越是和这些人接触,骆冉越是知道这个世界上果然是奇人辈出。何况这个世界上的这群人,还不能以好坏来衡量。因为哪个修行的人不会损人利己?骆冉坚信这点!关键看这个人针对的是谁,伤害的是谁?

    因为年轻的时候便居住在弘扬堂,骆冉对弘扬堂有着特殊的感情。彭柏全不管来这里干什么,其实和骆冉没有多大的关系。但是因为牵扯到了些资源,还有对修行有力的因素,两个人逐渐的站到了对立面。骆冉丝毫不怀疑,如果彭柏全知道自己手里如今拥有的东西,定会杀人越货。

    还有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这个少年唐小河的介入。本身骆冉都没有注意过唐小河的存在,但是当唐小河意外得到血乌桃木木牌之后,骆冉现自己冥冥之和唐小河有着些纠葛,于是才决定收唐小河做入室弟子。这些东西骆冉自然不会和人说,就是唐小河的爷爷唐持节面前,骆冉也丝毫不会提及。

    当然别人不知道的是,骆冉也是看到了唐小河的命理里,有着和自己息息相关的东西,他才会毫不犹豫的主动出击。果然在怀疑到后山阵法被人动了手脚之后,骆冉成功的找到了那截血乌桃木。这截桃木不但被人用来做阵眼,还最容易被人忽略了,骆冉感觉到唐小河是自己的福星!

    ”你倒是果真有些手段!不过要对付我的话,可能你还需要点本事!“彭柏全冷冷的站在那里,不宵的对着骆冉说道:”今晚你有个帮手在,我且卖他个面子。不过这根桃木我不会放弃的,你如若是顾忌同道的份上,分半于我,我倒是可以考虑离去,如若你依旧执迷不悟,我倒是不妨在这弘扬堂过个年了!“

    ”木卦就在我手里,你有本事尽管来取!别说你在这里过年,就是你在这里安家,只要你不对付普通人,我样不会干涉你,如若你敢陷害为难这些普通人,就是拼着两败俱伤,我也不会放过你的!“骆冉淡淡的对着彭柏全,两个人虽然差着十来米的距离,但是声音在这寒冬的夜里却很清晰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