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 少年的烦恼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看着彭柏全在雪地里昂而去,骆冉明明知道自己可以留下他,但是那要付出的代价有可能就是性命。小≧说  .骆冉不是胆小和顾忌,而是感觉到这个人身上忽然没有了杀意,这是种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果彭柏全浑身散的还是那种杀机,骆冉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,尽出自己所学也要留下这个人。他虽然不是那种歹毒的人,但是自然知道江湖的凶险,而且绝对不会允许别人威胁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此时看着彭柏全的身影,骆冉强忍着没有让自己冲动。

    回看着义庄屋边的情形,不由回身到义庄大门附近,快的检查了起来。随着不断的验证无误之后,本来紧张的面容逐渐的舒缓了起来。

    事情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,彭柏全虽然有着惊人的手段,想必他对自己也还不了解,故而有着更多的顾忌。这个时候虽然还听到屋内隐隐有动静传来,但是骆冉没有马上翻身越墙进屋。而是站在围墙边思索了下,回头已经看不到彭柏全那似乎笔直的身形,此刻终于不再做半分的停留,而是快的往后山唐家祖坟地奔去。

    彭柏全站在兰花山半山那条羊肠小道上,身形就半掩在株大樟树后面,双脚几乎没进了积雪里面,但是他似乎丝毫没有在意这些。

    看着那覆盖在积雪下的义庄,路延伸只有自己在雪地里留下了串脚印。天上虽然没有下雪,可是偶尔的轻风吹拂起的漫天雪花,还是令他脸阴沉的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对于今晚采取的行动,他本来对自己也寄予了厚望。没有想到先是龙峰治意外的突然出现,继而便是骆冉那丝毫不逊于自己的阵法围困,让彭柏全有种憋屈的感觉。

    尤其想到被骆冉拿去的那截血乌桃木,彭柏全心里便是阵阵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此时看到那处冰冷的庄院,身子终于忍不住晃,掌轻轻按在了樟树干上,让自己站稳了身子,嘴角却有股鲜血涌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,在和龙峰治比拼内家功的时候,彭柏全便落了下风,甚至还被龙峰治的掌风扫到,加上此前直压制的隐患,此刻才真正的表现出来,自己已经无法再战了。后来自己虽然启动了阵法,把两个人暂时围困在坟山,但是自己来到义庄这边也没有捞到好处。不但没有进去,还险些再次遭受了骆冉的暗算。

    刚刚虽然不知道骆冉为什么没有乘机攻击自己,但是彭柏全至少知道点,骆冉虽然没有表露什么,显然也不是那么顺利。不然以自己在江湖上行走的经验看来,这个时候骆冉哪里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这种生死大事,彭柏全好久没有体验过了,直认为在如今这个时代里,因为很少有人再会和自己搏命。但是刚刚从骆冉的身上,他就感受到了这种危机。他知道自己这些年还是逐渐的松懈了下来,不然依着自己以往的性子,绝对是不会如此轻易放弃的。

    义庄寂静,四周的土狗似乎感受到了危机,居然没有出吠声来。点漆黑的影子在夜色的雪地由远而近,他虽然因为长期修炼眼力过人,但是在这漆黑的寒夜里,彭柏全还是不能完全看清远处的情形。那是只漆黑的大猫,近前居然讨好的匍匐了袭来。

    彭柏全严重忽然闪过丝精光,右手里忽然挥,声低低的哀鸣戛然而止,蓬鲜血溅开,这只黑猫居然断成了两截,内脏在雪地里不断的蠕动着,它惊恐的目光紧紧的看着彭柏全,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杀了自己。彭柏全几乎都懒得看它的样子,最终强自镇静的站稳,目光依旧看着那个方向,便是想了解骆冉的真正动向。

    这只黑猫只是彭柏全随即利用的个手段,最终却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,这最后的关头自然依旧没有了用处。以骆冉如今的表现看来,彭柏全已经不想留下任何的线索和由头给他。

    自己如今这个结局,还是刚刚强撑的结果。当时虽然装作了浑身放松,就是为了引诱骆冉攻击自己,只要他真的过来的话,自己就可以乘机施展自己的本命蛊。

    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最后结果,彭柏全虽然不想,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。最后骆冉不知道是聪明,还是故意为之,不但没有上当,反而眼睁睁看着自己离去。彭柏全这个时候才真正的重新审视自己,也重新的来面对这个同道。知道当时如果换成自己的话,定不会像骆冉这般选择,会乘胜追击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自己终究不是骆冉,彭柏全在心里出声无奈的叹息。

    眉头紧皱着的他,甚至连唇边已经冰凉的血迹都未擦,双眼的阴郁难以化解,也不理会依旧还在蠕动,却已经逐渐要僵硬了黑猫。看着那像是只潜伏在雪地里的野兽,义庄在他眼里变成了个令人厌恶的地方。深深的吸了口气,让自己整个人舒缓了些,彭柏全知道自己有些计划需要改变了。

    积雪依旧,人却逐渐的消失!

    !!!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,我却没有感觉到很惊讶,因为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沐浴在温暖之,这是个温暖的被窝。我知道自己是醒了,脑海里已经有了清醒的意识,可是还没有适应身边的环境。

    伸手触及到个温软的身体,本能的警觉让我吓了跳。我果然是躺在被窝里的,身边还有个均匀的呼吸声,带来阵阵令人心旷神怡的清香。

    我记起来昨晚骆伯伯让我和唐玉宝躲在屋里,后来有些怪异的动静传来,吓得我们都躲到了床上,没有想到居然便睡了过去。也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,还有昨晚这义庄里有没有生别的什么事情?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逐渐的清醒了,但是我也没有动,因为我隐隐感觉口鼻里闻到这股清香自己很熟悉,虽然时不知道在哪里闻到过,但是绝对是很熟悉的味道。忍不住伸手抱紧了身边这温暖的身体,才想起来谁会陪我睡在个被窝里?

    我浑身不由的僵,本来顺势滑动的手也尴尬的止住了,心里虽然有着浓浓的不舍,可是那种本能的不安,还是让我机警的停了下来。不过她似乎没有反应过来,或者说她睡的正香甜,居然扭动着身子,还在阵轻轻的扭动之后,找了个可能她认为舒服的姿势静下来,最后也抱紧了我。

    不但这种反应震惊了我,就是我有着些想法,最后顿时也吓得动不敢动,就那么有些僵硬在床上,任她抱着自己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可能感觉到自己的动作有些呆板,我慢慢的尝试着放松了自己,本来还只是刚刚清醒,这个时候却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。挨着她的身子有些甜蜜,甚至感觉到她的身子有些异常的温暖,但是这种温暖让我暗暗叫苦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从掀开角的棉被透出口气,看到外面早就天亮了。我忽然想到昨晚的事情,记得我应该是和唐玉宝在起才是。当时我们吓得要死,躲在被窝里不知道怎么才好。不知道究竟是我安慰着她,还是她紧紧的依赖着我,反正最后我们在恐惧和担忧,居然双双的睡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们自然不知道最后生的事情,骆冉和龙峰治应对着彭柏全,最后彭柏全全身而退。更不知道三个人都受了伤,最后不得不相互的妥协了事。至于晚上那恐怖怪叫的黑猫那里去了,那闹腾了晚的堂屋怎么样了,我们都是不知道的。更不知道龙峰治受了重伤,骆冉无奈放受伤的彭柏全离去。

    能够平静的醒来,在这个时候的我看来,切都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我其实什么都不想管,感受到这股宁静,心里甚至有些自私了起来。可能因为这段时间承受了太多的压力,更甚的是自身也遭受了彭柏全的利用,唐玉宝居然睡得比我还香甜。我没有惊动她,她却安心的就像个乖巧的孩子,看着她秀美的脸庞,我却看得有些痴了。

    不过平静很快就被敲门声打断了,不但唐玉宝被惊醒了过来,就是我也吓得激灵。尤其唐玉宝看到和我在起的样子,更是羞得脸涨得通红。幸好我们都穿着衣服,她才没有紧张的叫出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可能看到没有动静,才出声吆喝了起来,让我惊讶的却是骆鹰。在我紧张的飞快起身开门后,骆鹰看到是我的时候,居然露出了个浅浅的笑意,也没有进来的意思,却把个篮子递了进来。就在我纳闷的时候,唐玉宝也在里面还没有出来,骆鹰却低低的嘱咐了我番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唐玉宝能不能听到,但是我听到骆鹰的话之后,整个人却有些呆。原来是骆伯伯传话过来,让我和唐玉宝这几天不要出院子,院子里他布置了些东西。吃饭如厕这些事情都要在屋里,直到他来见我们的时候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的话,我定会心里窃喜。不但因为唐玉宝和我在起,还有爷爷送来的那些壁画。可是在听到骆伯伯说了彭柏全的些事情之后,我却已经想到了个可能。那就是骆伯伯要么没有应付的了彭柏全,要么就是在应付这个彭师傅的时候,出了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可能,我浑身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