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六章 山村的寒冬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你站在那里什么呆?”唐玉宝听到门口是骆鹰的声音,开始是不敢过来的。>>  <.﹤﹤1<ZW.她和骆鹰的年龄有些差距,但是她个姐姐香宝却和骆鹰差不多,以她姐姐香宝的美貌说来,像骆鹰这种年轻人作为追求者很正常,但是她姐姐最后选择了别人,这件事唐玉宝自然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可是天意弄人,追求唐玉宝的也不在少数,就是骆鹰的弟弟骆岗山都对唐玉宝属意。可是唐玉宝最后选择了命悟,不知道有多少人为此伤心。命悟却意外遭遇了大祸,现在变得几乎人不人鬼不鬼。唐玉宝知道骆鹰不会笑话自己,可是在她心里有了另外个结。

    那就是自己因为被人下蛊的事情,人生居然出现了个重大的意外。如今命悟的命是保了下来,但是以后的生活要如何持续下去,就是唐玉宝的父亲唐慈珍都有些质疑。唐玉宝自然知道家人的意思,如今这成为了她心的个痛。虽然别人是不知道这件事,可是在唐玉宝自己心里却是个巨大的心结。

    不想看到骆鹰,自然成了唐玉宝此刻纠结心里的要。

    看到我呆呆的站在门口,而外面又没有骆鹰的声音,唐玉宝试想着可能骆鹰是走了,便慢慢的靠了过来。看到果然只有我呆呆的样子,便忍不住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听到唐玉宝的声音,我茫然的回头看了她眼。她那对大大的眼睛有些羞涩,有些懊恼的样子,让我还是忍不住心里阵恍惚,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。

    唐玉宝本来心里没有想别的,可是看着我傻傻的看着她,也不回答她的话,便以为我心里在想着什么东西,心里不由又有了几分生气。闻到那菜篮子里的香味,知道是些吃的,便径直拎了篮子进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留下我站在那里愣了半天,不知道因为自己反应慢了,已经招惹到心里脆弱的唐玉宝。等我才回过神来的时候,看着她坐在火盆边脸沉着的样子。我心里还是没有转过弯来,嚅嚅喏喏的刚想说什么,却不知道怎么开口,只好回身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顿了会儿磨磨蹭蹭的走了过来,看到唐玉宝呆呆的坐在那里,居然眼眶里有着泪水。不说我根本无法想象到,就是换个人也猜不出原有来。

    这下我立刻慌神了,我不知道怎么了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我还没有靠近她的时候,她下便转过身去了。我也不傻,马上便明白了过来,肯定是我有什么得罪她了。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办,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她。

    这样僵持了会儿,我看到篮子里那盖着的饭菜,又看到火盆里的余温,只好蹲下来去拔火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居然拔出了丝火星来,我慌忙找来炭沫子,把火盆里的火再次的催了起来。我这边舞弄着,唐玉宝坐在旁也直没有反应,看到我不时轻轻的蹲在火盆便吹动,看着火星逐渐的大了起来。她的心里却是乱成了团,看着我蹲在地上的身影,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我根本不知道唐玉宝心里的想法,回过神看到她伤心的样子,我只有手足无措的蹲在那里。火盆里的火星噼噼啪啪的逐渐大了,屋里的温度再次的高了起来。我很想出声问她下,可是她却看到我想说话,便主动的偏过头去,我懊恼的知道她暂时不想理我,只好不安的在边呆着。

    就在我想以饭菜为题说话时,唐玉宝却忽然起身,直接的再次上床钻进了被窝,留下我呆呆的坐在火盆边。过来会儿,我确实感觉到饿了,便打开了那饭菜,虽然很普通的农家饭菜,却也很香很诱人。我忍不住便出声询问她:“起来吃东西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唐玉宝没有回答我,窝在被窝里自怨自艾了阵,看到我也没有什么反应,不知道她究竟是累了,还是身体虚弱的原因,居然再次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,我愣愣的半天不知道怎么办,最后还是狼吞虎咽的吃了份饭菜。不说我没心没肺的举止,实在我是长身体的时候,受不了这种饥饿。

    不过令我惊讶的是,没有人来管我们,不知道是骆伯伯打了招呼,还是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来,反正我们直便静静的待着在屋里。我不知道骆伯伯怎么了,也不知道龙峰治曾经来过,也想不到彭柏全会怎么样。我看到唐玉宝睡的很香甜,便也没有管她,自己在屋间打了套慢拳,便又拿那贴画出来看。

    午的时候,骆鹰再次敲门,我正在联系骆伯伯教的些功课。还没有等我回过神去开门,床上的唐玉宝却早步下来,主动去开门迎接。骆鹰站在门口显然有些惊讶,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,还露出了丝笑意,手里依旧拿着个菜篮子。

    “我想回去!”唐玉宝的说话让我惊讶,更是骆鹰的脸色变了下。

    “玉宝,不好意思啊!你家里那边我亲自去说了,我父亲交代下来,你们两个这几天不能出去!”骆鹰有些尴尬的看着唐玉宝,骆冉已经闭关,当时就嘱咐过骆鹰,不管生什么事,都要照着他的说法去做,所以骆鹰才会这样反应。他当时可是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父亲的样子,他心的紧张比谁都要更重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唐玉宝不解的问骆鹰:“我又没有事情,骆伯伯去哪里了?我要回家都不可以吗?”唐玉宝虽然知道骆冉是为自己好,但是情急之下还是忍不住责问骆鹰。

    骆鹰脸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了,面对着唐玉宝他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。他虽然跟随父亲没有学习什么,但是眼界还是有些的。知道父亲为了唐玉宝和小河以身犯险,如今还和龙峰治在屋里养伤。

    可是唐玉宝居然不了解父亲的苦心,如果换个人的话,骆鹰还真希望她马上就走,但是面对着唐玉宝,他还是没有马上出声。这不但是出于对她姐姐香宝的尊重,也是因为她是自己邻居,当然最重要的是父亲的叮嘱。虽然他不太喜欢父亲的脾气,但是他知道父亲很受人尊重。

    看到话语有些任性的唐玉宝,骆鹰很想呵斥她两句,但是他还是忍住了自己心里的想法。可是脸色已经有些冷了,瞟了眼屋里的我,淡淡的说道:“这里门是没有锁的,你们想走我不会拦着,但是我父亲是这样和我说的,你们听不听是你的事!还有这饭不够的话,下次送饭的时候和我说!”他居然折身便走了。

    唐玉宝呆呆的站在门口,第次听到骆鹰这么和自己说话,她心里又羞又怒,真想马上便冲出去这里。但是她的脚刚刚抬起来,想跨出去门的时候,忽然便停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外面下起了雪,而且是鹅毛大雪。

    看着那飘飘摇摇的大雪,她心里忽然想到了什么?那就是骆冉为什么自己不来?他定是有事!他不会出什么事了吧?时间唐玉宝心里患得患失了起来,转身便关上了门,蹲在门边便轻轻的抽泣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本来是不敢去触动她的,可是看到她蹲在那里无声的耸动,心里终究是纠结的无法自律,还是走过去了想扶起她。本来我心里很是忐忑,谁知道我扶住她的时候,她居然没有拒绝我,而是在我扶起她的时候,她忽然便抱着我哭了起来。我时间站在那里惊呆了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感觉到她抽泣的声音似乎小了些,便忍不住轻轻抱着了她,却感觉到她浑身烫,才看到她脸儿红的吓人。我吓得有些手足无措,只好扶着她到床边来。她下便软到在了床上,双眼居然便闭上了。我吓呆了,摸了摸她的额头,却是烫的吓人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了,但是我隐隐感觉到她是烧了,但是我不敢肯定。我拉开门到外边,才看到外面大雪纷飞,居然看不到个人。我转到堂屋,堂屋孤零零还是那几口棺材,棺材下面的长明灯依旧亮着,想必没有我添油,还有别人在做这件事。

    骆伯伯平时打坐的那间屋子紧闭,我没有敢去敲门。四周静悄悄的,听不到有人活动的痕迹。这个时候我没有害怕,反而在心里有些小小的奇怪。去隔壁左边的院子要经过影壁,骆鹰说骆伯伯在院里布置了些东西,我站在阶前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。直到有寒风吹动我脖颈的时候,我才只好又回到这边的屋里。

    唐玉宝直热阵,接着便身子哆嗦着,我只好给她盖上了被子。后来看到屋里的热水壶,我想起来那墙边挂着的毛巾沾水,给唐玉宝擦脸上和脖颈的汗。她会儿似乎清醒,会儿似乎迷糊,甚至隐隐还叫到了我的名字。最让我心里忐忑的是,她居然迷迷糊糊的哭了,醒阵迷糊阵。

    到得最后的时候,看到她似乎浑身冒着热气,我只好帮她把棉衣裤脱了,这个时候我居然没有丝毫的意外。看到她寒的时候,我又添加了炭火。最后我看到她里面的衣服都湿透了,我想到我以前生病的时候,便帮她把毛衣也脱了下来,全部挂在了火盆周围。

    等她迷迷糊糊丝毫睡着的时候,我已经饿得咕咕直叫,看到外面大雪未停,我的心里却纠结的就像这寒冬的大雪样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