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八章 以身侍蛊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我感觉到自己口干舌燥,身上的棉衣棉服都脱了,拿着件贴身的衣物坐在火盆前呆。 ﹤.﹤≤1≦Z≤W≤.≦火盆边上围着凳子,上面摆着的是唐玉宝里里外外的衣物。想着这些衣物都是自己刚刚拔下来的,我的心便砰砰的跳的飞快。

    她躺在被窝里似乎睡得很香甜,看着消瘦的脸虚弱的好像没有点力气。被子被我反过来来盖了,甚至她刚刚躺的位置都完全的空了出来,那里还因为她的出汗湿润着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会很复杂,但是在她问出了我句话之后,她便没有拒绝我帮助她。现在想起来她刚刚问的话,我心里还砰砰的乱跳着。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的事情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唐玉宝的话好像来自于另个世界,如果是平时问的话,我定会认为她是要责难。但是看到她靠着我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样子,本来在心里想着自己要不要说假话应付她下。谁知道我鬼使神差的便脱口而出:“记得,我晚上做梦都还在想着,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,还是你叫我的声音是真的!”

    她泪水瞬间如打开的水龙头,居然哗哗的便往下流着,看到她没有推开我,我居然傻傻的便紧紧的抱着她。我也这样抱过永蕙,甚至和永蕙钻在个被窝里,但是我知道这是种不样的感觉。我甚至感觉到我浑身要瘫软,就在我忐忑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,她天籁般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如果让别人知道了,我以后是没有办法做人的了,但是骆伯伯知道了这件事情,还让我和你在起,说明这件事情你和我都是受害者。我不怪你,因为我每天脑海里都是那晚的事情,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,但是以后都不要去想它了!我好冷啊,你帮我吧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不大,却有着巨大的魔力。屋里也没有点上煤油灯,但是我却颤抖的犹如在拆除颗定时炸弹样,在我煎熬般的帮助下,最终才帮她把衣物都脱下来。

    那晚生的事情具体的我其实已经记不起了,可是那在耳边呢喃的声音,却直好像有着股奇异的魔力,经常回荡在我的脑海里。有时候甚至会引起我的失神,但是我也只能个人默默的去臆想着。后来骆伯伯亲口和我说过,那是因为了种阴阳蛊的原因。

    于是我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,可是当这晚我和唐玉宝独处的时候,她低低的声音在漆黑的屋里响起,瞬间便冲击的我整个头皮麻。我几乎可以毫无疑问的肯定,这切都是真的,那晚就是这个声音在说话,在我耳边不住的叫唤着。还有那牛奶般顺滑的肌肤,让我怎么也无法忘怀。

    彭柏全这种阴阳蛊本来就是种辅助的蛊,要说危害其实并不大,但是对于对陌生的男女来说,却是个致命的媒介物。因为它就是相当于后世很多人用的助兴剂,在男欢女爱的时候,可以促进彼此对需求的**。而且最可怕的就是,这种蛊物可以接受养蛊人的操控,随时影响着被种蛊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骆冉担心的倒不是这种蛊物,对我和唐玉宝甚至沈晓华的影响,而是这种蛊物几乎便是无法彻底的清楚,即使想办法次杀死了它在基体里的活动,让让脱离了养蛊人的操纵,但是也无法根除它蛊身生命的强大,因为它会继续生存在基体体内。这就意味着基体如果受到刺激,就会再度的产生它的本能作用。

    我和唐玉宝都不知道,甚至就是当初沈晓华都不知道,来到骆冉这里的时候,其实都变相的成为了骆冉的试验品。当然,骆冉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如果不了解清楚这种变化,他也无法从彭柏全口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最后拿着条干毛巾给她擦身子,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过神来的!那种令人亢奋和无法置信的过程,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其的过程。虽然过程旖旎无限,两个人最终也无法克制,但是这房里也只有两个人,加上也没有点灯照明,即使有着微弱的火盆光亮,也无法来显示全部。

    兰花湾很平静,平静的连土狗都不叫。北风呼呼的作响,带起了漫天的雪花。苍穹下的兰花湾似乎被积雪覆盖了,庞大的义庄就像只潜伏的巨兽,也乖乖的趴在这白茫茫的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火盆里的火光已经不强,我带着轻微的余兴,在火盆便坐下来,慢慢的添加了些炭沫子。虽然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时候了,但是被尿涨醒的我还是有些兴奋。偏头看到在逐渐红火起来的火光照射下,微微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唐玉宝脸上,居然让我忍不住心里很是紧张。

    刚刚生的事情太疯狂了,现在我想起来都害怕,我不知道是不是骆伯伯说的蛊在作怪,还是我自己根本无法承受那种刺激。当我即使在黑暗给她擦拭身体的时候,我也无法克制自己的冲动。不但用手接触了她的身体,还在看到唐玉宝的身体时,我不顾切的抱着了她!

    我认为自己那是在做梦,因为我像琼禄连样疯狂的时候,她居然没有拒绝我!

    其实我也不懂什么叫渴望,但是我知道她很开心,尤其在我到达那筋疲力尽的最后刻,我感受到了她紧紧的抱着我!

    少年的贪婪是无穷的!这种莫名其妙的梦幻直在我脑海里回荡,坐在火盆旁边我不知道是真是假!

    把边上的衣服换个方向继续烤着,不会儿上面蒸腾起热气,我忽然感觉自己眼前有些迷朦!而且这种迷朦的感觉越来越强烈!

    屋外寂籁黑暗,个身影静静的站在门外那里,对明亮的眼睛似乎透过窗纸看到了屋里。屋里坐在火盆边的我根本就不知道,外面居然有人在窥视着自己。可是他没有出丝毫的声音,看着坐在火盆边我的身影,对眼睛缓缓的闭上。

    许久,随着呼呼北风再次强烈刮响的时候,他的身子似乎微微颤,慢慢偏头朝院子外看去。好像围墙都被积雪完全覆盖了起来,真是个寒冬。

    他直没有动,直到看到火盆边的身影再次走到床边,听到屋里传来的呼吸声,他才慢慢的朝堂屋走去。堂屋的门是微微合上的,他在这寒夜里双手贴着门推开的时候,沉重的大木门居然没有出声音。屋里的长明灯很暗,但是微弱的灯光照在了他脸上,赫然便是脸色惨白的骆冉。

    他在间的那个蒲团上坐下,浑身忽然缓缓的颤抖了起来。个让人惊骇的事情生了,只见他的耳朵里居然缓缓的流出两股东西来,或者说是爬出了两条东西来。那东西黑乎乎的不足筷子粗,长不过截指节,却像两条毛毛虫样。顺着骆冉的脸颊直接爬到了他的鼻孔边,而且也没有停留着,直接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看到这种情形,定会感觉到毛骨悚然。可是骆冉坐在那里,却好像入定了样。随着这东西钻进了鼻孔,不会儿居然有两股淡淡的白气冒出来。而且这两股白气好像还不消散,虽然淡淡的像团烟雾,却直接的穿过了大门缝,直接的钻出去之后,径直来到了隔壁的这间房里。

    在火盆的火光照耀下,那两股淡淡的白气在床上盘旋了下,分别钻进了床上少年的鼻孔里,和贴着他的这个美丽的女子鼻孔里面。

    夜色依旧,寒冬依旧,黎明前却更是黑暗。

    义庄里生过什么,我和唐玉宝显然都不知道。但是因为她烧的原因,我们反而因为某种不知道的原因,居然便在这屋里待了下来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的时候,唐玉宝没有让我惊讶的举动,反而在我的不会照顾人的伺候下,真的开始吃东西了。我们都决口不提尴尬的事情,但是只要是举动,都好像有着些默契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知道其的原因,也不会傻傻的去问唐玉宝,接下来的日子似乎是我感觉最快乐的时光!因为没有人来管我,骆鹰告诉我爷爷奶奶终于去了姑妈家,骆伯伯也没有现身,而骆鹰每天都来准时送饭,最重要的是唐玉宝直都在。

    可能因为没有别的人在,就是过来给她送衣服的妹妹宝宝,似乎都知道些机会没有进来过义庄。

    让我有些放肆的是,唐玉宝直没有说过别的事情,但是对于我每次的冲动她都顺从,甚至我都感觉到她的渴望。我心里有时候想到个奇怪的问题,她心里是不是有什么病了!直到有天晚上,我似乎感觉到骆伯伯在叫我,我开始以为是幻觉,后来真的感觉到了。因为看到唐玉宝在熟睡,我才偷偷的下床来到外面。

    骆伯伯站在外面,把我领到了堂屋这边,把我这段时间的行为告诉了我,而且告诉了我另外件事情,就是利用这个契机可以打通自己修炼内家功的种途径。

    这场大雪成为了近三十年最大的场雪!

    连下了三天,虽然间有些间隔,但是时间好像也不长。不说山村外的情形,就是村里在这几天都有两个老人准备不足,加上年事已高,终于没有熬过寒冬。

    我虽然在义庄里待着,但是骆鹰在外面接待人的声音我还是能听到。但是都被骆鹰推辞,说骆伯伯去省城了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