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九章 防不胜防的反击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大雪兆丰年,老人们都这么说!

    今年的大雪实在太大,弘扬堂和青茅岭接连两个老人没了。≥ ≤.<≦1ZW.村里的人几乎都不能出门,唐天坐在家里的火桶里,看着挂历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沈宝珍在边絮絮叨叨的说着:“青茅岭那边先不说,有些太远了,弘扬堂那边也不算是本家,都可以拖拖。但是听说二十九爷也不行了,但是好像口气断不下来,那家让卓顺刚刚来传了两回话,说大家让你看着拿个主意呢?”

    坐在那里老神在在的壹太婆,看到唐天没有回声,忽然便睁开了眼睛。她那双浑浊的老眼睛似乎透出丝精光,旁的沈宝珍似乎知道她要说话,便知机的住嘴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这雪太大,我早就过去看了!造孽啊!整整三天了,那口气就是断不了。躺在床上声声的干嚎,造孽啊!”壹太婆显然是早就知道了,抹了下干干的老眼睛,干咳了声说道:“大飞跃的那几年,村里唯就是他在乡里食品站,掌握着屠宰的大权。那些年他每次偷偷给咱家带回来截猪肠,半块板油的,不然咱家能熬过来吗?”

    忆苦思甜,说道这里的时候,壹太婆有意无意的看着儿子,其实眼睛也已经红了。

    狠狠的吸了口手里的香烟,看着自己母亲依旧在哪里喃喃自语般,顺手把烟蒂掐灭在火桶边上:“您老念叨几十年了,从他们家遇礼开始,我就张罗着尽力,让他做了这村里的第个老师。到后来广西那几位的户口外迁,再到这遇仙的学医执业。哪样不足以改变个家庭?您老说说我还不够尽心吗?”

    对于母亲的埋怨,唐天心里有些不爽,毕竟从自己飞黄腾达起,就没有亏待了二十九爷家。就是因为在当年最苦的日子里,他帮过自己家里小小。母亲时常挂在嘴边,那是因为自己现在有这个能力。其实唐天心里也烦躁,因为社会变化太快,自己当年吃香的那套,如今已经逐渐不太灵了,眼见着瓷器厂就要开始,自己每天都是焦头烂额的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功了?”壹太婆白了唐天眼:“这是应该报恩的,这还有计较的了!就你当着这代表,不说有多大的功劳,给村里老百姓做了多少事?我估计背后骂你的人居多的多吧!”壹太婆丝毫不客气,好像没有看到沈宝珍变了的脸色样。

    唐天居然没有反驳,因为母亲说的是实话,他明显的感觉到周边人的变化。不说那些拿着铁饭碗的人,就是这两年身边攒了点小钱的人,都好像在自己面前走路响了很多。看了身边自己堂客眼,也不看自己母亲,便瓮声瓮气的问堂客:“小宗不是直在那边吗?”

    “他顶个什么用!”壹太婆白了儿子眼,对于自己小孙子唐宗,她倒不是看不起,而是感觉他处理不好人际关系这些:“听卓顺说要他去元家里请那个彭师傅,那彭师傅倒是好大个架子,不但连人不见,连句话都没有给,你说说你这儿子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唐天倒是愣了下,看向自己堂客,见到自己堂客不吱声,心里便明白这话不假了。

    沈宝珍有些尴尬,小心的看了婆婆眼,然后朝唐天说道:“不知道是小宗话没有说明白,还是人家不给传话,没有得到回信是真的。这边二十九爷那口气断不了,大家都说彭师傅有些手段,便好心让小宗去元家里请人,那边居然连句话都没有给!”

    “娘拉个淡!”唐天听了之后霍的从火桶里起身,心里确实有点怒了。儿子虽然刚刚成年,那究竟是自己的儿子。去唐元家里请个人,那边居然连个话都不给传?唐天也算是有些想法,回过神来便皱起了眉毛:“元他们还分不清亲疏了,不说这还算是家人,我也没有亏待过他吧?”

    看到堂客不吱声,便有些冷冷的说道:“我在这弘扬堂还没有失落呢!那双园当初竞选失利,这和我也没有关系吧!真是不识好歹!”无名火起之后的唐天声音拔高了,想着这些话和家人说没有意思,更是看着自己堂客:“你们也是,老骆不在村里吗?不去请他,反倒是去求个来历不明的人,你们也真真是昏了头了!”

    “几天下来雪这么深,兰花湾毕竟也远着点,年轻人不愿意跑嘛!”沈宝珍苦笑了声,看着自己男人脸色舒缓了点,便低声说道:“何况前两日去入暨公家里做法,这彭师傅着实也显摆了下,把命悟那堂客玉宝给治好了。遇礼他们请入暨公过来的时候,入暨公也是撘言说了彭师傅好话的,当时大家才叫小宗专门去请的人!”

    唐天没有说废话,想了会儿便答应了过去看看。壹太婆看到唐天这样,便闭上眼睛没有说话了。

    朝外推开门的时候,外面阵寒风袭来,唐天紧了紧自己的军大衣,看着外面白茫茫的天地,不由长长的吸了口气,好像顿时觉得四肢百骸都舒畅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面卓宜正好也开门出来,听到唐天说要去看二十九爷,便也快的说要跟着起过去。唐天家旁边的小路去那边极近,但是大雪是不能走的了。唐天便从卓家边的土马路往上,他穿着的毛皮鞋踩在雪地上格叽格叽的响。

    因为看到卓宜穿着双雨靴,便责备道:“这鞋出门是方便,但是今年太冷了,你这样当心把脚冻坏了,我到时候给小庭打个电话,让他从市里给你买双毛皮鞋吧!”唐庭是他大儿子,早就在市里工作自立门户了。

    卓宜很是感激,但是赔笑着没有接声。

    唐天似乎知道卓宜的想法,轻声说道:“现在和以前不样了,你看看以前良园他们单位的翻皮鞋,已经感觉是很牛的了。可是现在大家都时新这毛皮鞋了,出门你看看多少人都换了。再说你看看良园端着个铁饭碗都跑出去了,思想再不变的话,不行啊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能和你们比呢!”卓宜老老实实的叹气说着:“就是良园也不能比啊!他现在没有什么牵挂,出去了不还是公家的人嘛!这双毛皮鞋太贵了!”

    唐天看着他的样子,只有摇摇头,踏着雪地往前走。偶尔看到觅食的野鸟经过,好像都显得有些凄凉。唐天这段时间都在忙瓷器厂的事情,每天也是焦头烂额的事多。看到身旁老老实实的卓宜,忽然想到什么,但是他没有马上出声,而是若无其事的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还没有靠近二十九爷住的房子,便听到阵哭声。唐天本来想放慢了脚步,忽然便听到卓宜声惊呼,打乱了唐天的思绪。不由偏头看向卓宜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刚,刚,刚才,有,有个什么东西从那边坡上窜过去了!”卓宜居然脸色煞白,有些惊恐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越活越回去了,大白天的,什么事情这样大惊小怪的!”唐天有些不悦,前面的斜坡算是后山的延续,从那里过去不远是唐持净家的房子,据说边上不远开始打地基了,是他侄子唐毓园准备建房子了。因为是冬天又是大雪,看不到别的什么东西,但是隐隐可以看到路上边唐持净家房子的角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,我看到,个古怪的东西!”卓宜没有因为唐天的责备而意外,反而依旧是副惊魂未定的神色,说道:“我好像看到个人没有穿衣服窜过去了?”

    看到卓宜本正经的样子,唐天没来由的浑身寒,他是知道卓宜性子的,不是个胡说道的人。不由脖颈和后背都有些凉,轴头四周看了眼,没有什么东西异常,看着卓宜直勾勾的眼神,不由凝声说道:“你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看到唐天脸色铁青的看着自己,卓宜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,不知所措的指着路边下面看不到的池塘,又指着土马路上的斜坡,有些口吃的说道:“个光溜溜的人,从这边呼的下,窜到那边坡上,然后不见了,,,,,,!”

    “个光溜溜的人?这天寒地冻的?呼的下不见了?”如果是平时,唐天定会笑喷出来,这有可能吗?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忽然往前跑了几步,眼睛也直勾勾的看着前面卓宜说的位置。那里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痕迹,但是因为大雪后地面没有怎么动过,这个时候唐天居然惊恐的现,那雪面上真的有道被什么扫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自然松软的积雪,就像片洁白无瑕的缎子。这个时候看去却有些瑕疵,那里被什么带出了道半尺宽的浅浅痕迹,从下面被积雪覆盖的池塘,直蜿蜒延续往斜坡唐持净家的方向。不像是脚印留下的,也不是被风吹过,或者被野兽留下的脚印。看到这里的时候,再回看着卓宜,唐天忽然感觉自己浑身冰凉。

    两个人这边还在惊魂未定,那边忽然哭天抢地的喊叫了起来。唐天心里松,以为二十九爷那口气终于是断了,看了眼那莫名其妙的景象,重重的咳嗽了声,大步往岔路这边走去,前面便是唐遇仙父母住的地方了。卓宜似乎还在忐忑不安的张望,可是四周没有异象,紧了紧自己的衣物,匆匆的赶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得了,不得了!”有人大声的叫唤着从二十九爷家跑出来,却是往弘政堂那边跑去。

    唐天和卓宜看呆了,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,却正好看到唐遇仙出来,还没有说话唐遇仙已经看到了,大声说:“殿风家里出事了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