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章 胡说八道的师公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弘政堂堂屋里似乎乱成了团,各种哭喊声、安慰声、叹息声、询问声,各种各样的话语声,听在耳里就好像出复杂的口技。≯≧  ≦.≦≤1≤Z≦W≤.﹤真正明白的人感觉到,这七嘴舌的动静就像演戏。

    唐天和卓宜赶过来的时候,看到堂屋门口阶前有堆人。其唐殿风的堂客向茜菲正被几个堂客围着,她坐在阶前那冰冷的木方上,旁边的人不住的低声安慰着。她整个人傻呆了样,双眼直的不知道看着哪里,痴痴的坐在那里不住的低泣,似乎是已经哭哑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听到唐遇仙的吆喝后,也没有来得及进二十九爷家里,便匆匆的赶过来弘政堂这边。在路上便碰到些本来守在二十九爷家的人,虽然大家和唐天保持着些距离,但是隐隐也听到他们说了些东西。

    据说是唐殿风家的那孩子出事了,因为不知道原因,怎么好好的在床上睡觉,等她堂客向茜菲去看的时候,忽然便现那本来活蹦乱跳的孩子居然没有气了。

    唐天听的不明不白的,到了弘政堂堂屋门口的时候,便看到唐久园也蹲在门槛边,看着这些人围着哭的死去活来的向茜菲,居然也脸凄然的不吭声。

    他看到唐天过来,好像有些为自己的神态而不好意思,他马上站起来客气的朝唐天招呼了声蛮蛮(蛮蛮:湘楚土话叔叔的意思)。

    唐天和久园是真正的本家,久园的这声招呼倒没有巴结的意思,叫的顺口自然。唐天懒得计较这些,倒是卓宜多看了久园两眼。唐天也怕再次刺激到旁的向茜菲,边往里走边示意唐久园跟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唐天沉着脸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家上午没有事,都三三两两烤火闲话。晌午刚刚吃了饭没多久,向茜菲看孩子堪堪睡了,就跟着殿风没有走远。就在隔壁和小雨在闲聊,当时华园几个都在陪着她们呢!我和殿风还有黑鹿三个在打扑克,谁知道好好的也没听到什么动静,她进去看孩子的时候,就现那孩子不对劲了,叫大家进去看的时候就不行了!”

    可能是怕自己摊麻烦,唐久园倒豆子样快语,马上把事情的缘由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唐天听着不置可否,在卓宜的领路下,已经快到了唐殿风住的门口。

    只见屋里屋外都挤满了人,唐殿风个大男人,可能伤心过度,居然倒在旁的竹躺椅上,愣愣的睁着眼睛看着屋顶,整个人魔怔了般。他哥哥唐顺风居然在,正在低声的安慰他。而他们家老太太也在,就在里屋看着那木床里哭着。

    唐殿风本来成家就晚,加上生孩子更晚,乡里乡亲的大家都知道情况。忽然间这孩子没了,这家子的打击可是大了。

    唐遇仙本来自己的父亲要断气,几天了还没个着落,这两天阖家都折腾的也够呛的,打了电报之后,广西的两个兄长也先回来了个。作为个赤脚医生,自己父亲居然搞成这个样子,唐遇仙心里正憋屈和难受着。

    但是忽然接到这档子事,而且就在自己隔壁,只好匆匆撇下父亲跑了回来。如今正在屋里床边检查,他完全的把那孩子的衣物都解开了,反反复复的检查,仔仔细细的诊听,他到的最后也只好放弃了,知道自己这是无用的举动,因为孩子死了很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看到唐遇仙回身无奈的举动,屋里本来明明知道的结果的人,终于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许多人都陪着唐殿风家落泪起来。

    旁的达风家的堂客更是放声大哭了起来,不知道下这么大的雪天,唐达风怎么没有在家?倒是这堂客伤心欲绝的干嚎,引得本来只是抹泪的人,也忍不住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而本来躺在那里愣愣的唐殿风,忽然似乎听到了什么信号样,更像是受到了什么强烈的刺激般,整个人像个弹簧样的跳起来,直接的便向床边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这种突然的举动很多人来不及反应,只听他嘴巴里疯狂的叫着: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,怎么可能?我的孩子怎么会死呢?怎么会,怎么会,不会,啊!,,,,,,”

    “快拉着他!”看到唐殿风要疯狂的去抱床上那小小的,已经被解开衣物,最后唐遇仙虽然合上了些的孩子,跟进来的唐天不由冷静的叫着。

    看着床上那孩子浑身铁青,脸儿白的和纸样,明眼人看他双目紧闭,早就没有了个活人样。但是想必大家都祈求出现奇迹,所以才叫唐遇仙过来看,如今得到了结果,大家自然明白透彻了!

    唐天突然出声,这纯粹是种本能的反应,因为他居然想到了开始卓宜说看到了的东西,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床上的小东西,唐天忽然感觉到自己浑身麻!

    他这声吆喝,大家看来自然是怕唐殿风刺激过度,有些惊人的举动。却没有人知道,唐天忽然感觉到床上那小东西有些怪异,来不及思考这么多,只希望屋里的人阻挡下他反常的行为。

    果然便有个堂客挡住了唐殿风,但是个女人哪里是伤心过度的男人的对手,拉了不到三下便被唐殿风疯狂的挣脱了。幸好后面跟过来的唐顺风抱住了弟弟,加上久园也跟过来拉着,旁的唐遇仙也拦着。

    “殿风啊!你要节哀顺变”唐遇仙苦口婆心的安慰,眼眶居然有些红的看着唐殿风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看到唐遇仙这神态,唐殿风似乎忽然便清醒了过来,呆呆的看着唐遇仙,也没有再挣扎,却整个人软双腿便像被人抽筋了样。幸好唐顺风死死的抱着弟弟,旁久园也搀住了他!

    唐殿风却傻傻的看着唐遇仙:“遇仙,我的孩子没事!是不是,告诉我,我的孩子没事是不是!”他好像喃喃自语,又像是谨慎的询问着唐遇仙,似乎生怕唐遇仙不回答样。

    唐遇仙知道他神态已经不对,心里不由也酸,不由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,只感觉到他双手冰凉,心里更是难过,强忍着伤心,堆着自然的神色朝他说:“殿风,你要坚强点,这孩子几个月的人命薄,他不属于你们的,你不要太伤心了!”

    屋里大家听了心里都酸,就是唐天都有些黯然。便听到有人附和唐遇仙的话,来安慰他的老娘!

    可是屋里忽然似乎静了下,这是种奇怪的感觉,大家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床上的小东西。几个月的孩子死了,虽然摆在哪里也没有什么奇怪的,倒是唐殿风却没有吱声,死死的看着床上的孩子!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!”唐殿风忽然声干嚎!声音便哑了,然后双眼翻忽然便晕了过去!

    屋里的人又是阵折腾,再次把唐殿风扶到了竹躺椅上,唐遇仙过来给他掐人和虎口。

    等唐殿风悠悠的醒过来时,眼泪已经止不住的往外涌。旁唐天看着这样子,也不知道该怎么劝,看向旁唐殿风的老娘,正想说两句的时候,谁知道唐顺风家的堂客听到消息过来了。人还在堂屋的时候,便哭哭啼啼的路进来了!

    唐天恨的几乎想踹她两脚,但是想到人家是兄弟妯娌,只好鼻子哼推开了些,让这堂客径直往床边去了!

    谁知道这堂客胆小,看到脸色青的小东西,心里便打了个哆嗦,站在自己婆婆身边便嚎开了,和旁唐达风的堂客两个人居然和应着。

    唐天听着心烦,本来想折身出去,便听到唐殿风忽然叫道:“我孩子面相不凡,只要长大的话必成大器!只要长大的话必成大器!什么师公?骗人的师公!你是个骗子!”唐殿风失控的哭了起来,指着兰花湾的方向破口大骂了起来!

    屋里的人没有人吱声,当天骆冉给孩子看面相的事情,大院的人几乎都知道,而且基本上都在。听到唐殿风忽然这么骂,大家时间倒是没有人能反驳了!

    唐天的眉头紧皱了起来,看了旁不知所措的大华样,示意他替下久园来,起到了门外,问久园这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久园有些尴尬,毕竟他师傅的说法和骆冉不样,他本来张口想说,但是他历来是个警醒的,忽然想起来唐天和骆冉的关系,便有些揣摩了起来。

    幸好旁的卓宜是知道些的,便低低的把当天骆冉看相的事情说了下,甚至把后来彭柏全也看过都说了!

    如果换个人早就骂出来了,因为唐殿风直在骂,不管是胡言乱语还是絮絮叨叨,反正都是在骂骆冉是个骗子。唐天听了心里感觉古怪,但是想到唐殿风受了刺激,心里便也没有想太多。

    看了屋里乱糟糟的情形,唐天便也吩咐了下来,让大家好生安抚唐殿风,更把唐遇仙叫到了边,问他这孩子怎么处理。说来也奇怪,唐天平时很少参与这些东西,但是今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!

    卓宜似乎看出唐天有些顾忌,心里虽然有些纳闷,但是他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,便在旁朝唐遇仙说:“这小东西刚刚百天也不久,甚至都听不懂人话,省的殿风两个人伤心,叫顺风他们商量下,早点处理了吧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