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三章 无形的压力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天空上又飘起了雪,看着灰暗的天色,让人感觉到有些压抑。≯ ≯ ≤.1ZW.空气里似乎寒流更甚,即使是坐在屋里的人,都感觉到有些冷意。

    “下了这么些天了,还在下,这路都不能走了,真是要留着我不放呀!”唐玉叶看着玻璃外面的景象,忽然心里有些焦躁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姐妹嫁了之后,可是很少回来住这么久的!”坐在火塘里的政平十三娘却含着笑意,看着唐玉叶的身影对自己妯娌治平五娘说:“看看,若不是玉叶回来这两天陪着我,这天气接连走了这么多人,我这小胆子只怕早就吓坏了!金枝那丫头现在还不知道窝在哪里舒服呢?哪里还记得我哟!”

    “看娘娘您说的!”唐玉叶嗔怒着回头:“金枝可是没有少回来陪您!这么大的雪天,她们住在县城郊区,往日取暖只怕还没有家里方便。这时候只怕指不定她有多想您呢!家里的火桶可是舒服的紧,要不是我那两个孩子还小着,我还恨不得在家里多住几天呢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听着让人舒服,政平十三娘干笑了两声,却没有马上搭嘴的意思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政平十三娘有心事,治平五娘虽然没有马上说话,却也若有所思的沉吟着。看到女儿依旧看着窗外,虽然早已经不是自己眼当年的小孩子,但是看着女儿时眼神却依旧有些慈爱,缓缓的说道:“金枝是挺长时间没有回来了,别说金枝她呀,就是玉叶我也不想你总回来的!”

    听到治平五娘这么说,不但窗边的唐玉叶愣了下,就是火桶里的政平十三娘都有些愕然。看着自己这个老妯娌老神在在的样子,她心里忽然想到了什么。她心里不由有些不舒服,但是脸上神色依旧不变,看了唐玉叶眼,然后盯着了治平五娘,淡淡的说道:“你倒是担心别人说了?”

    看到政平十三娘听出自己的意思,治平五娘却是轻轻叹了口气,低声说道:“就我这身子,这些时候是怎么熬过来的?哪抵得起再被折腾下?人凤天天呆在屋里也不出去,过去这么久了,那孩子也是命苦,偏偏作死两个人都毁了!如今虽然村里没有说什么,但是显然唐天他们忌讳这件事,瓷器厂那边马上要招工了,居然从来没有叫人凤去参加过!”

    “咦,难道金枝在家被人说闲话了?”本来和唐金枝情同亲姐妹的唐玉叶,听到两个人的话,便听出了味道。想到还在娘家做女儿的时候,唐玉叶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治平五娘白了女儿眼,看到政平十三娘脸色不愉,虽然知道她的性子,但是心里也有些无奈:“前段时间传的邪乎,忠珑堂那边有人过来,胡说道了大通,大屋这边嚼舌根子的人多,把你娘娘气坏了!要说这些事啊!还不是当年难免姐两个天到晚没事到处跑,给人留下了话头来!”

    “当年怎么了?”唐玉叶回头来声音有些拔高,脸色也有些不舒服了:“不说当年没有什么事,就是现在这些事,如今都什么年代了?还不兴让人四处走动了?”唐玉叶心里有些郁闷,自己虽然生了两个孩子,但是娇艳的容貌和极好的身材,平时走到哪里都还是别人的焦点,这点唐玉叶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要说唐金枝回来被人说,唐玉叶绝对是相信的。但是听到这意思似乎没有这么简单,唐玉叶沉思了下,看着火桶里的两个老人,声音淡了下来:“是不是和哥哥这干事扯上关系了?”看到两个老人都没有说话,唐玉叶的目光忽然看到窗外有人经过,不由有些诧异的快开门。

    “蛮蛮这么冷的天是去哪里了?”唐玉叶亭亭玉立的站在门口,迎着外面的寒风,笑盈盈的朝刚刚进到土马路上的唐天说道。至于旁边那个看着自己有些诧异的卓顺,唐玉叶却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“哦,是玉叶啊!这么冷的天,还回来看娘老子了!”对于唐玉叶的突然拦截,唐天显然是有些诧异的,不过看到唐玉叶那含笑带羞的笑容,本来有些心事的心情也好了不少,居然乐呵呵的说道:“以后使不得哈,你和我可是辈的,叫我蛮蛮的话,人家会背后指我脊梁骨的!”

    “这声蛮蛮是当得的!”脸含笑的政平十三娘也出现在门口,听到唐玉叶说外面是唐天,她先利索的从火桶里出来了。看到风尘仆仆的唐天和卓顺,她满脸是亲切的笑意:“虽然是这个辈分,但是毕竟不是房的人,何况当年大哥和政平在的时候,还不是和你称兄道弟的。玉叶和金枝就该叫你蛮蛮!”

    对于脸和善的政平十三娘,唐天虽然没有打过什么交道,但是想到当年的事情,他不由呵呵的干笑了两声:“不计较这些了,玉叶难得回来陪你们了多玩几天,天太冷我先回了!”唐天这段时间很少来这边,因为看到政平十三娘身后的治平五娘后,便想到了前段时间在风高浪急上的人凤,怕她们又喋喋不休的不停,便想马上便走人。

    不知道唐玉叶想什么,看到唐天想走,居然跨步便出来阶外,温柔的赔笑道:“我平时也算难得回来的,不想这些天下雪便被阻这里了!天这么冷是不该留蛮蛮你的!”

    唐天听出唐玉叶话里有意思,便偏头示意卓顺先回去。卓顺目光有些不舍的看向唐玉叶,不过看到唐玉叶看过来的时候,便落荒而逃的径自走了。

    屋里的两个老人也知趣的没有出来,尤其看到唐天站在马路上没有走,唐玉叶走过去的时候,两个人便身子缩了缩。

    “蛮蛮,问你个事好不好!”唐玉叶含羞站在阶边靠着土马路的石头边,虽然隔着厚厚的积雪,但是似乎有着她的笑意,倒是让人感觉到没有那么寒冷了。

    看到唐玉叶似乎要跳到土马路上来,唐天忍不住便出声:“你小心点,站在那里就好了,这边雪深着呢!”可是看到唐玉叶跳了过来,忍不住便伸手接着了她扬起来的手,把扶着她站在了雪地上。虽然感觉到她的小手温暖,但是也忍不住往屋里看去。看到屋里的两个人没有看过来,唐天的心里倒是松了下。

    “大冷天的,什么事这么着急了?”唐天的语气都柔了很多,还是不由自主有些不舍的松开了那手,本正经的看着口鼻冒着寒气的唐玉叶。

    “这半年时间,家里直有些不顺,你说说这事是咋回事呢?我平时也很少回来,不知道咱们村里的情况,你说说是不是我们弘扬堂风水的问题啊!”唐玉叶副不解的看着唐天,那种求知的神态让人感觉随时会为他解答。

    如果换个人问这句话,唐天定会跳起来痛骂几句,然后拍屁股闪身走人。可是看到唐玉叶那对无辜的眼神,还有脸求教的样子,唐天忍不住便出声说道:“这边有问题是肯定的,但是不是言两语可以说的清的,你哥哥好像情绪有些不对啊!你难得在家可要好好劝劝他!”

    “上次隐隐听到骆伯伯说过嘴,家里人当时焦头烂额的,谁也没有在意这些,如今想来都不知道怎么去和他说。后来闹成那样,成了村里的笑柄,人家还说这家人不通情理。直想着和蛮蛮说说,却没有找着机会呢!”不知道是唐玉叶有些害羞,还是她对眼睛天生带着风情,让人看来指感觉心里痛。

    “这样罢!晚上有时间我过来这边,反正那家子人没了,我还没有过来过呢!到时候你没有休息,咱们便聊下!”唐天微微含笑,如果不是实在太冷,还有想着刚刚去兰花湾有事,唐天倒是不介意停下来和唐玉叶多聊会儿。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太好了!天太冷了,蛮蛮你赶紧回!”唐玉叶微笑着站在寒风里,就像朵盛开的梅花,让人看着在这积雪多了几分艳丽很温暖。

    唐天看着唐玉叶的样子,不知道为什么思绪忽然有些飘远。即使临近黑天的寒风有些刺骨,他的脑海里回荡的却还是刚刚在兰花湾时骆冉的话。

    “事态未明,毫无证据,神鬼莫测,寻找机会!”

    这是在听唐天诉说自己所见所闻,综合目前的状态,伤势并未恢复的骆冉对他说的话。他从来没有见过骆冉如此憔悴,而且需要静养的样子。骆冉虽然没有对他提起三个人的大战,但是唐天也知道在骆冉身上生了大事。本来希望骆冉出来主持大局,如今看来根本就没有任何指望了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心里的疑惑,骆冉显然也是很震惊。唐天虽然不知道骆冉会采取什么行动,但是知道自己和他说了之后,他定会给自己个交代的。几乎没有得到骆冉任何回复,但是作为和骆冉相交二十多年以来,唐天认为自己还是很了解他的。

    忍不住摸住了胸前刚刚骆冉给了符,那是骆冉特意准备的。虽然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,但是在骆冉刻意的指定下,唐天感觉到种无形的压力。不过想到骆冉的手段,即使此时站在寒风里,自己浑身似乎有些火热起来。

    在唐玉叶轻轻的追问下,唐天回过神来,看到唐玉叶有些疑问的眼神,不由微微笑:“没什么,刚刚恰好想到些事情!我等下要去看看遇仙的父亲,要过来这边的话可能会比较晚些,如果太冷的话你早点休息哈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