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四章 临死的恶业 屠夫之逝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看到唐天并不高大的身影,逐渐的消失在茫茫积雪覆盖的土马路上,唐玉叶才感觉到有些寒冷。>≥≥  <.≤1ZW.似乎看到他要消失在弯处,还回头往这边看了眼。似乎看到自己还站在路上,他居然驻足挥手示意。

    唐玉叶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忽然砰砰乱跳了下。唐天可以做自己的父亲,平时在乡里极具威望。唐玉叶虽然没有想过别的事情,但是她现在可不是当年的小女孩,而是两个孩子的母亲。唐天刚刚看到自己的眼神,唐玉叶知道有些不同,但是唐玉叶也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哥哥能够成为这村里的干事,受到唐天的器重那是肯定的。唐玉叶不认为哥哥的崛起,和家里没有丝毫的关系,更不要是自己了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因为刚刚自己主动和唐天说话,想到自己当年和金枝两个人在艺队的往事,不由她居然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屋里妈妈召唤,浑身冰冷的唐玉叶才想起进屋。屋里的两个老人居然没有说话,看到进来的唐玉叶口鼻冒烟,她们居然老神在在的蹲坐在火桶里面,好像刚刚没有生什么事样。

    不说这边唐玉叶的纠结,却说唐天回到家里的时候,便听到母亲正在和堂客聊天,说的正是唐殿风家的事情。看到唐天回来,沈宝珍自然马上过来帮忙拍打衣服上的雪花,边告诉说刚刚有人过来告诉,二十九爷在广西的儿子都回来了,但是那口气还是没有断。

    唐天没有马上接话,而是喝了口堂客倒来的开水,居然缓缓的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壹太婆看到儿子的神情,难得的没有张口数落,而是淡淡的说道:“二十九爷辛苦了辈子,好不容易拉扯大了这些孩子!没有想到当初选择了这个行当,临死却要遭这个恶罪啊!”

    “老娘,难道这些人说的,做屠户的杀生太多,临死要受到恶业折磨吗?”沈宝珍想想都害怕,看着旁开着的电视机,心里感觉到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恶业折磨?这还是轻松的了!”难得的是壹太婆居然脸严肃,看着自己儿子和儿媳说道:“我小时候可是看过,有人因为杀业太重,临死的时候不能断气,最后干嚎了七,最后还是有人把屠刀架在他脖子上,他自己拿刀直接从血膛捅进去,最后才算死了个干净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壹太婆这么说,不说沈宝珍几乎跳起来,就是直没有做声的唐天都惊讶的看着自己母亲。

    “难道二十九爷断不了气,最后也要这样?”唐天感觉到自己的头脑有些转不过弯来,看着母亲脸严肃的神情,都感觉到自己后背有些冷。

    “难说!这种事情谁都说不好!“壹太婆叹了口气,神色居然有些悠悠的:”二十九爷这辈子受了不少罪,不过他的几个儿子也做了不少好事的,就算他杀了那么多的畜生,我想着这罪也不应该让他受了罢!“

    ”要是真的断不了气怎么办?“沈宝珍问出这话的时候,唐天感觉自己堂客有些犯傻。

    ”他也活到十岁了,这些年很少有人活这么长的了,他家那几个儿子应该想的开,倒是他这口气下不来,干嚎着让人心里难受啊!那罪我当年可是见过的,身上的肉都抓烂了!“壹太婆虽然没有去看过二十九爷,想必也是听孙子说过些。如今二十九爷还没有到那个地步,但是居然已经看着让人很难受了。

    唐天没有和她们聊这些,作为个有着信仰的党员,唐天有自己的处事之道。但是听到说吃完饭要再去看二十九爷,早就准备好了的沈宝珍马上张罗着把饭菜拿过这边来。

    家人吃饭的时候没有什么话,唐天也吃的比较快。不过在快要吃完的时候,便顺口告诉了,自己去二十九爷那边看看,然后顺便晚上去弘扬堂那边坐会。至于青茅岭那边没了的老人,唐天就不打算去了。因为不但路不好走,而且那边的距离也是太远,基本上挨着凤岭村地盘了。

    壹太婆和沈宝珍自然都是赞成的,毕竟这些年唐天虽然声名赫赫,但是只有家里人知道他的辛苦。不过场面上的东西,如果别人感觉到他没有去的话,自然会有很多想法。但是这些天的天气看来,别人也是会理解的。

    出门的时候唐天带着了双节手电筒,还特意到卓家门口叫卓顺。没有想到卓顺居然没有在家,倒是卓宜出来了。听说唐天要去二十九爷家里,卓宜倒是没有二话又跟了出来。难得的是卓宜自己也有个手电筒,这倒是不用个手电筒两个人照明了。

    ”我走了之后,殿风家里怎么样?“走在土马路上,积雪被踩的格叽格叽的响,唐天没有闲下来的意思。不管有没有手电筒,似乎看到周围白茫茫的,即使是晚上居然不影响视力。

    ”倒是大家哭闹了阵,殿风和那堂客都不行了。最后实在没有办法,遇仙给两个人都打了针,两个人都谁了过去!“卓宜叹了口气,心里有些唏嘘,显然想到了自己那夭折的弟弟细脚,沉声说道:”最后那堂客娘家的人过来了,大家商量了下,顺风和达风点头,把那小孩子裹了,让牛赤水和唐四元背到王家园子那边埋了!“

    听到卓宜这么说,唐天有些沉默,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了那片被拂开了积雪的亮瓦。虽然骆冉给唐天讲过种可能性,但是这种没有证据的事情,不提也罢省的烦恼。

    ”这天气,多事之秋的样子啊!“唐天忽然低低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卓宜还没有接话,后面却传来了吆喝的声音。两个人站住了身子,便看到后面光线乱舞,有人在后面招呼。待走得近了才看到,居然是住在粮食仓库便的唐跃。唐天平时和唐跃私交还算不错,两个人年龄差距也不大。听到他说也是去二十九爷家,才想到他们却原来是房的近支。

    可能多了个人,这路上边愈的热闹了些。加上唐跃平时是个性子极好乐观的人,唐天听到他几句插科打诨,本来有些不乐的心情便也舒畅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个人来到二十九爷家门口的时候,居然看到大门的打开的。虽然不像大家说的听到二十九爷的干嚎,但是看到门口阶前烧的纸钱,也让人心里有些紧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还真是不少,二十九爷在广西的两个儿子都在家,还有周围的些邻居,听到是唐天和唐跃结伴来了,二十九爷的几个儿子都迎了过来。唐天虽然不是行亲,但是是这弘扬堂本家唐姓最大权势的人,唐跃就更不用说了,是本家子侄辈的亲戚。

    唐天没有矫情的意思,在二十九爷几个儿子的簇拥下,来到了里屋他住的房间。还没有进屋就听到股恶臭,和股纸钱没有烧尽的味道。唐天感觉有些作呕,如果身边不是有人陪着,只怕都有些不想进去。看到他的女儿和儿媳都在屋里,便忍住了变脸。

    二十九爷这么冷的天气,屋里也烧着炭盆,居然就像幅骷髅样躺在木床上。他的嘴巴直半张着,可以看到牙齿几乎都没有了,皮包骨头的样子让人感觉到恐怖。他身上没有衣物,只在下身的位置用条大毛巾盖着。身上已经没有丝毫的肌肉,除了皮就是都露出来的骨头样子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唐天经历过太多,只怕看到二十九爷这幅样子就会心里虚。旁的唐跃早已经身子有些颤,看着大家居然有些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”几天了粒米未尽,看着眼睛睁着合不上,人也不知道是清醒还是糊涂,倒是不时排便出来!“唐遇礼叹了口气,眼圈有些红的说道:”这口气咽不了,还不时干嚎,如果不是亲人,这屋里的人都不敢靠近了!“

    ”遇仙你是医生?也没有办法?“唐天的语气有些质问的意思,大家随着他的目光也都看向唐遇仙。

    ”这能有什么办法?“唐遇仙眼圈红,看向自己的几个哥哥,虽然话没有说出来,大家心里都明白。

    旁本来没有进来的二十九怜怜,这几天早就折腾的不行了,坐在旁休息着。这个时候听到唐天过来了,想着心里便有些难受,让人扶着挨着门槛坐着,便又伤心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”这边有个彭师傅,村里有个老骆,居然没有人愿意过来看看老头子。可怜老头子辈子好人呐,为什么临死要遭这活罪呢?“二十九怜怜想到伤心,不由放声的嚎了起来,想必是这两天伤心够了。这个时候哭起来,让人听了就像是有人在喃喃自语样。

    屋里二十九爷的孩子都黯然,看到他忽然身子颤,居然再次从喉咙里出阵怪声来。这是种近似于某个人受了重病的折磨,心里无法承受那种苦痛,忍不住出来的呻吟。尤其看到他对深陷的眼睛,像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样,出让人浑身寒的惊骇。

    唐天感觉自己浑身寒,看到自己儿子唐宗也站在外面,不由朝唐遇礼几兄弟说道:”这事说来有些失礼,但是很多东西咱们也说不出来的道理!看着老爷子这么难受,要不要按照传统的法子来?“

    ”传统的法子?什么法子?“二十九爷另外个在广西的儿子唐遇勘,他年轻的时候就离开了弘扬堂,后来直在广西工作,对于唐天这个说法有些惊讶。因为这些天大家什么法子都想了,可是老爷子这口气就是不断。

    看到二十九爷的孩子和些过来的邻居都看着自己,唐天不由站直了身子。想到下午在骆冉那边,他说的些事情之后,便沉吟着说道:”老爷子年轻的时候杀生太多,对于老爷子这种情形,历来有个说法!这是平生犯的恶业太多,临死要遭受反噬,,,,,,!“

    唐天虽然有些威望,但是当着人家后辈诉说人家不是,何况自己还是个有名的党员,说出这些东西只会惹人耻笑。但是看到大家表情各异,虽然有些惊讶,但是没有人出声驳斥自己,心便稍微的定了下,再次出声说道:”端个杀猪盛血的把盆过来,拿老爷子的屠刀过来架上!“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