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五章 相信有鬼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屋里顿时间怪异的静了下来,虽然不知道唐天说的这样,究竟是用来干嘛!但是毕竟屋里还是有人听过些的,不由都看向屋里跟进来的二十九爷这些后辈。>>  <.﹤﹤1<ZW.

    这些人里面以唐遇堪为长,偏偏他自幼便出去广西,可以说对老家的习俗掌握的还不如自己在家的兄弟。而他的这些兄弟看到老大都不吱声,也便都选择了沉默。旁边的不是同姓行亲就是邻居,要不就是唐天这种有些威望的人。不过毕竟外人就是外人,即使有些知道的,时间也没有马上吱声。

    可能晚上天气太冷,本来在这边的入暨公,这个时候居然是不在的。再说以唐天在村里的威望日久,般的人还真不敢马上接口,毕竟大家不知道唐天说的好坏。大家看到二十九爷家的晚辈都不吱声,这些外人又不便马上接声,时间屋里的气氛有些尴尬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天心里有些郁闷,知道虽然没有人敢当面骂自己,但是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,无异于就是戳穿了这个行业传说的残酷。虽然很多人都传说着这种话头,但是当着受折磨者的亲属的面,般人都会含蓄不说的。自己却是忍不住的出声来,这不是找挨骂是干嘛!

    不过唐天毕竟也算久经考验,这种小尴尬没有放在心上,而是掏出了自己的香烟,准备点上回避下尴尬。旁的唐遇堪看到唐天的举动,马上从自己裤兜里掏出包大前门来,忙着说这是去京城的时候买的,听说如今京城住着的那位大佬是最喜欢的。

    唐天这个传闻倒是听过的,看到他递过来的香烟货真价实,便收起自己的接过他的烟。

    因为唐遇堪的轮圈烟,屋里的气氛马上缓解了些,大家便又都看向床上呻吟着的二十九爷。他那古怪的呻吟声不但让人听着难受,加上他恐怖的体型更让人寒。

    唐天深深的吸了口香烟,缓缓的吐出了烟草带来的缓解,似乎感觉到屋里的那股怪味便淡点了。偏头四顾的时候,却看到人群唐虎胜看着自己。这唐虎胜虽然平时沉默寡言,也是个老老实实的人,但是说起来如今自己和他有些渊源了。

    原来骆冉的大女儿骆亭是自己母亲的干孙女,其实算是自己的干女儿,不过自己没有公开对外说而已。而骆冉的儿子骆鹰,却是认了这唐虎胜的堂客十四怜怜做干妈的。如果按着这干亲的关系算来,自己和唐虎胜倒是亲戚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唐天心里不由亮,朝他微微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”天刚刚说的这事我是听过的!我们村里当初那位老屠夫,临死的时候也是不能断气的,后来还是请了个师公摆坛,把盆架刀才断气的!“人群唐虎胜不知道是不是明白了唐天的意思,还是确实是经历过这种事情,居然在大家安静缓缓的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有了唐虎胜的出声,旁边便也有些老人帮腔了起来。这个说听谁谁说过,那个又说在哪里是有这么回事的。唐天心神稍微的松懈下来,看了下屋里屋外尴尬的气氛顿时松了。

    ”哦!还有这档子事?这把盆架刀究竟是怎么回事?“唐遇勘其实和唐虎胜有些渊源,当初能够去广西,最初就是跟随了唐虎胜的弟弟唐虎赢出门的。虽然后来唐虎赢没有再回来过,但是每当思及最初的缘分,唐遇堪对唐虎胜家还是很感激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听到他这么说,便也知道自己家人刚刚对唐天的质疑,其实已经是很失礼了。

    他终究是在外面多年,场面见过不少,知道唐天在这十里乡的,还算是个说不二的人物。而且自己在解放后也成为了名国家政府人员,当初为了户口的问题,家人也是托过唐天的。更不用说自己几个弟弟的出身,那都是和唐天离不开关系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唐遇堪居然有些汗颜了起来,他平时自然有着几分气度,因为父亲的问题居然时没有转过弯来。这个时候唐虎胜的提点,倒是让他回过神来了,为了抹去屋里的尴尬,便主动开声询问唐虎胜,这也是为了缓解刚刚对唐天出声的尴尬。

    看到大家都看向自己,向话语不多的唐虎胜有些不慌不忙,这里大家虽然不算个村子的人,其实距离近得和是自己本村人没有区别。何况大家又是家唐姓,最重要的唐虎胜的女儿就嫁在弘政堂里。

    大家便都恭恭敬敬听着唐虎胜缓缓的分说道:”把盆架刀,就是历来传说种化解煞气的方式,也是为了让二十九爷早点落气最好的方法!他做了辈子杀生屠宰这种事情,按照佛菩萨因果的说法,阴间拘人的牛头马面,在人要死的时候就站在他身边,是要看到他也遭受杀生这样的恶业,才会把老爷子带走的!“

    在乡里乡亲的眼里,唐虎胜他虽然没有什么化,但是绝对是周边人缘极好的个。平时老老实实的话语不多,从旧社会受苦的时代过来,到了现在直勤劳朴实,是个辈子都被人说好的人物。他生的经历太多,满身都是说不完的故事。他要说出来的事情,显然是有些根由的。

    听到唐虎胜这么说,直站在那里莫测高深的唐持净,抽了口大前门之后,居然也开口说道:”我们学法水的师傅,当初也有这个说法的,但是因为这事太过冒犯,我直不敢开口啊!“大家听到他这么说,没有人质疑他的说法和意思,而是都看向了唐天。

    ”蛮蛮懂这个法子,想必是知道怎么办的!我们这就让人去准备物事如何?“看着脸色沉着的唐天,唐遇勘试探着问他。他和唐天是辈的,年龄差距也不是太大,但是比唐天年长几岁。他忽然这样称呼唐天,来可以化解刚刚的尴尬,二来也是代表家人重新示好,提醒自己家和唐天亲密关系的意思。

    唐天本来不想说二遍,但是看到大家都看着自己,尤其唐遇勘的话示好的意思明显。自己虽然没有什么好求唐遇堪的,但是据说他现在在广西混得也不错,何况他另外个弟弟唐遇奉也是自己送出去的。想到自己的身份和脸面,唐天没有表现出自己的暴脾气,而是慢慢舒缓了脸色。

    便有人去端过来个平时用度的木盆,拿来了把不知道哪里找来的,已经好久不用的牛耳尖刀。

    唐天看了下物事,便吩咐卓宜去门口磨刀石上,重新把锈迹斑斑的牛耳尖刀磨锋利了。让堂客们把那木盆放点盐,加上两勺井水,摆放在二十九爷的床前地上。

    大家看着唐天慎重,便都腾开了些地方来。看着这阵势,肯定是有些说道的。果然看着唐天负手站在二十九爷的床前,静静的看着床上干嚎着的二十九爷。这个时候其实二十九爷脸上抽搐的厉害,那骷髅般的外形让人看来浑身寒。甚至他盖在下身的那块浴巾掉开了,都没有人去在意这些细节了。

    因为二十九爷双手居然慢慢举了起来,好像要在空去抓什么东西。旁的唐遇仙看着自己父亲的样子,心里有些不忍想过去把着他的手,谁知道唐天居然伸手便拦着了,脸慎重的不让这些人过去床边。

    可能饿了太多的天,即使二十九爷的样子吓人,看着那动静好像要起身,其实他也躺在那里起不来。尤其看着他拿手去抓自己脖子的时候,很多人的心都不由吊起来了。

    唐天却是只让大家看着,不让这些人靠近。些女眷便哭着让二十九爷走,别遭这罪了。可是二十九爷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看着痛苦的样子更加令人难受。

    “刀来了!”外面卓宜的声音响起,打破了屋里因为二十九爷难受的情形,带来的巨大悲痛。只见不会儿功夫,他居然在外面把那锈迹斑斑的屠刀,磨得两面光蹭亮,刃口更是锋利的在灯光下让人寒。

    “持净,你来!”唐天脸色严肃,接过明晃晃的牛耳尖刀,朝人群里的唐持净说道:“你有炼烷水碗,拿刀站在二十九爷床头!”

    唐持净脸上神色不变,眼神里闪过丝不易察觉的傲气,听到唐天亲自先叫自己,眼神里似乎多了些荣光。快接过唐天手里的牛耳尖刀,便站在了二十九爷床边枕头的位置。手里拿着那锋利的尖刀,让人感觉还真像个要命的屠夫。

    “虎胜、跃你们来!”唐天继续朝人群里吆喝:“跃你厨艺过人,六道轮回度过不知多少。虎胜诸活皆会,也算是世态炎凉尝遍。你们两端住了这把盆!咱们送二十九爷程,这就请二十九爷上路咯!”

    看着唐天站在那里吩咐,二十九爷家的这些晚辈都呆了,这是要干什么?

    大家哪里经历过这种古怪的仪式,不由都看向伤心过度的二十九怜怜这边,以为这个老人会有话说。可是让人惊讶的是,本来直伤心的她,这个时候居然没有太惊讶。虽然眼眶里都是泪水,可是看着这些人的动静,反而静静的没有丝毫的意外。

    看到大家都准备好了,唐天忽然朝着家属说道:“大家准备好纸钱和鞭炮,让迎接二十九爷的老爷们知道了!”

    因为二十九爷折腾了几天,家里人这些东西早就准备好了。何况湘楚人爱热闹,这种习俗是绝对不能免的。早有人捧了叠纸钱和两挂鞭炮出来,只等着唐天声令下。

    唐虎胜和唐跃端着那木盆到床边,唐持净却拿着那牛耳尖刀便敲木盆边,口里念念有词也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二十九爷你受苦了,家里人不忍心呐!现在下面有老爷来接你,我、持净、虎胜、跃和家里人送你程,你老上路吧!”唐天忽然便叫了起来,虽然在屋里,可是声音在这夜里也传出老远。

    听到唐天这么叫,二十九爷的这些晚辈亲属便有人哭了起来。时间虽然二十九爷还没有断气,屋里却已经是哭声遍。旁边亲戚朋友看到床上的情形,大家无不暗暗抹泪伤心把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