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七章 雪夜行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弘政堂笼罩在大雪,看去孤零零的,好像只躲在天穹下避雪的野兽,蹲在那里默不作声。≧ ﹤.≦≤1<Z<W≦.﹤

    远处虽然不时传来鞭炮的声音,似乎也不能惊醒这只巨大的怪兽。而在不远的后山脚下,那里似乎也有些声响,甚至都有些隐隐的哭声,但是这只怪兽就好像是睡着了样,漠视着这个世界的苍白。

    天地间飘飘摇摇的雪花稀疏,不像开始那么浓密了,但是在空飘飘荡荡的晃悠着,就像漫天飞舞的花瓣,让人感受到这白茫茫的世界里,好像不是真实的人世间样。

    空是灰暗的世界,然后是漫天飞舞的雪花,下面便是寂籁的积雪大地。好像这三重世界没有了生命,唯存在的就是这飘荡着的雪花。

    忽然只野兔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,灰麻色的皮毛在雪地里格外的扎眼。

    它蹦蹦跳跳的迂回反转,在洁白的雪地里留下眼花缭乱的踪迹,对大大的眼睛机警的四处张望着,不知道是在寻找食物,还是找不到了回家的路。虽然不知道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,四周会不会有什么危险,但是出于本能的小心,让它还是在弘政堂这大院后的稻田里,便四处的窜动着身子。

    四周寂籁,雪花飘落似乎无声。当初稍矮点的地方,如今已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。那本来高点的地方,却好像摞起来层层高高的雪糕。到处都是雪白的世界,到处似乎都尘不染。小水沟不见了,池塘也不见了,就连那本来丘丘的稻田,都已经完全看不出形状。

    这天地间忽然有了个生命,好像让这冰雪的世界多了丝生机。它就好像是这个世界里最早出现的生命,点缀了这个安静的世界,也唤醒了这个洁白的世界。

    雪花依旧,不快不慢的悠扬。

    忽然,这只野兔机警的站在原地,这是阵骤然之间的反应,它半个身子居然人立了起来。没有找到食物的它,对圆圆的大眼睛紧紧的看着远处,对长长的耳朵完全的竖起来了,好像聆听到有什么动静传来。

    那个方向曾经是条小路,条弯弯曲曲蜿蜒在乡间稻田、水塘之间的小路。连续的几日大雪,加上没有太大的风吹动,如今小路早已经被积雪覆盖了。不过因为有着这小路的形状,大雪纷飞之后,便把周边的田地和池塘分割,形成了块块漂亮的雪糕样的样子。

    野兔看着的就是那个方向,那里曾经是白茫茫起伏的山峦,那里有着弘扬堂处有名的地方,那里叫做兰花湾。

    是什么情况让野兔这么紧张?危险的感知,是这个世界生物的本能!

    很快便可以看到了,因为在那堆满了积雪的小路上,由远而近的有两个影子正在快的移动着。他们就像两个忽然印在这苍白世界的影子,把这朦朦胧胧的洁白世界印染。

    随着影子越来越清晰,便逐渐的可以看到情形。前面那个影子似乎在不断的动作,手里拿着杆平时乡里人用来摊晒谷子的木谠,顺着这条弯弯曲曲已经完全被覆盖的小路,往前推开着那厚厚的积雪前行。

    因为松松的积雪虽然堆积了很厚很高,可是毕竟本身还没有凝固,被前面那个影子手里的长木谠推而下,直接便纷纷分开,散落或者倾斜到了两边的田地里或者池塘里去了。

    然后露出来的小路上,剩下的积雪便不足半尺左右了,那条原有的小路,在寒冬的夜色里,在苍茫的雪地再次展露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在雪地里行走,倒是个极好安全的方法。而且因为有了这个几尺长的长木谠开路,两个影子前后移动的度便很快。在这寒冷的冬夜,在雪花漫天的野外,白茫茫的天地之间,有着这两个怪异的影子。如果让人突然看到的话,定会惊讶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仔细看清的话,这其实是两个人,不过两个人都包的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就是熟悉的人碰到的话,定也认不出这是谁。他们只露出了对眼睛和嘴巴,身子都盖着块大大的印花布,就是脸上也包着块白色的棉布头套。因为两个人几乎没有停下前行,所以在这寒冷的夜里,在空旷的野外里口鼻都冒着粗粗的雾气。

    他们顺着这条小路前行,显然是朝这个方向而来。看到隐隐在望的弘政堂大院,两个人居然在小路上靠近口池塘边的位置站住了。

    这只机警的野兔,也许就是现了两个人的到来,天生的警觉让它瞬间反应过来。不但在雪地里闪身行动,而且马上便藏身躲避。最后在处原来是石块的大雪堆后面,张眼看着远处那朦朦胧胧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远远的站着,自然无法现野兔的身影,甚至都看不清弘政堂这边的情形。虽然天上飘落的雪花好像是小了很多,可是纷纷扬扬的飘落不停,还是迷蒙了视觉。

    “这么冷的天,这么晚了,还下着雪,会有人出来吗?干嘛非要像做贼样?”这是个低低的女声,她对眼睛看着身边的人,似乎眼神里有丝羞涩和疑问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有没有人出来我不知道,但是肯定只要有人出来,我们就定会被人现了!”这把声音有些沙哑,但是听着很是干脆,可能想到自己的声音有些直接,便又缓声点说道:“你要小心点注意安全,路边下面就是池塘,如果滑下去,这天可不是玩的!”

    前面的他伸出带着薄棉纱白手套的右手,握着了身后身边女子的左手。

    女子似乎想轻轻的挣扎了下,最终没有收回自己的手,而是也轻声说道:“小河那你说说为什么这么晚,骆伯伯还叫咱们过来你家这边,这究竟是想干什么?”女子的声音似乎越来越清晰了,不知道是不是刮起了微风,感觉到丝更甚的寒意,还是远处那后山脚下响起了鞭炮声,忽然便惊扰到了她,她居然主动的靠近了些。

    “骆伯伯不是嘱咐我们了吗?咱们过来这边之后,不管它有什么事情,咱们只要看看有没有人来过大屋这里就好,不要奇怪不要干扰,然后把那东西放到那树脚下,咱们就可以回去!”声音清晰的明显,看着面前有些熟悉,但是似乎有些陌生的地方,我居然心里没有害怕。

    这是次奇怪的决定,甚至很久没有见到骆冉的我,忽然便再次接到了骆冉的任务。这其实是真正意义上的第次任务,对于我个人来说甚至有些特别的意义。骆冉也没有对我提起过弘政堂生的事情,我甚至不知道唐殿风和向茜菲的孩子已经没了。

    我有些意气风和激动,听到骆伯伯亲自摊派任务,毫不犹豫便答应了下来。其实不知道生了什么事,甚至不知道骆冉派我过来的目的。而且这么晚的时候天这么冷,但是我心里没有感觉到寒意,反而紧紧的抓着身边玉宝的手,心里却格外的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那间让我梦幻般的黑屋里,憋屈了这么多天,即使在我心里感觉到像天堂样,也明白终有梦醒的天。能够真正的出来透风,对于这个时候的我来说,甚至算是种解脱。要说他开始叫我过去的时候,我自然没有看出来他的身体状态,更没有想到晚上骆伯伯会交给我任务,还是让我带着唐玉宝起出来。

    在屋里静下来的时候,我虽然心里有些小小的侥幸,但是有些想明白了的我,不会认为骆伯伯不知道我和玉宝的猫腻。但是看到骆伯伯丝毫没有提到这些东西,反而鼓励玉宝和我起出来,我甚至以为骆冉这是在鼓励和暗示我。

    更没有想到的是,直闷闷不乐的玉宝,在听到半夜三更,又是大雪天的夜里出来行动,她居然也有些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骆伯伯让我们两全副武装的出来,就是向胆小的我,都有些格外的激动了起来。骆伯伯说的任务并没有详细说,但是在我看来这并不重要。我在意的是居然在冰天雪地里出来冒险,而且带着唐玉宝。其实这两天我的思想已经彻底的成人,虽然不知道玉宝以后怎么办,但是这几天她没有拒绝我,还是让我格外的亢奋。

    从兰花湾出来,经过了兰花水库边,我们走的还算很快的。而且骆伯伯教的这个方法,还是让我们路免除了很多危险,几乎完全的清除了积雪带来的路障。其实晚上这个时候还是很冷的,但是我感觉到自己满身是劲。好几天没有回家这边来,不知道爷爷奶奶去了姑妈家怎么样了,还有永蕙她怎么样了?

    忽然想到了永蕙的时候,看着自己牵着的唐玉宝,我忽然心里有些迷茫了起来。这是种十分怪异的感觉,我居然在这些天里忘了她。这个时候我忽然有种荒唐的感觉,好像自己是在做场梦样。很多事情甚至不敢提和说出嘴,就好比肥皂泡泡样,好看但是不能用手去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啦!”唐玉宝忽然有些小紧张,看到我站在那里呆,她心里忽然也有些纠结了起来。她心里其实是很乱和矛盾的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感觉到自己有些依赖这个少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”我匆忙掩饰自己的尴尬,马上说道:“咱们快点过去大屋吧,真的好冷呢!不过那边的路比较窄了,咱们要小心些哦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