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章 意外的流言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唐玉宝细细的声音有些抖,看着后院后阶6续有人出来,看到向菁菲的惊叫,和向茜菲那似乎痴傻惊恐的样子,许多人已经叫着造孽了。≧ ﹤.≦≤1<Z<W≦.﹤

    随着人的增加,即使是冬夜里的最寒冷的时机,人声嘈杂了起来之后,有人也大声张罗着先把向茜菲带回屋里去。毕竟外面这天气可不是般的冷,加上向茜菲那骇人的脸色,许多人也看出来不对了。不管是她冻着了,还是因为丧子的悲痛让她无法承受,反正在外面待着没有点好处。

    可是向茜菲居然依旧喃喃自语的低吼着,那疯狂的举动让人无可奈何。有人建议叫唐遇仙过来,有人提醒二十九爷也没了,唐遇仙两公婆都在后山脚那边。于是有人说给向茜菲掐掐人,甚至还有人拿出了装着热水的输液的玻璃瓶,想给向茜菲暖暖身子。

    唐殿风却直没有看到出来,倒是那个唐达风的堂客闻讯过来,看到向茜菲的样子,忍不住便又是嚎啕大哭了起来。她不知道是担心刚刚向茜菲的变故,黑猫的反常举止,还是担心涌出来的人现我们。反正看到那人声鼎沸的后阶,居然比开始还害怕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我倒是没有害怕,因为我莫名其妙有种熟悉的感觉,那是种微妙的感知。在我想来,应该是我出生在这里,对这切太熟悉了。看到后阶那些因为听到动静出来的人,他们虽然暂时看不到我,但是看到他们之后,我却感觉到亲切,也感觉到自己居然安心了些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时候最明白的就是,我终于想到了自己回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咱们把这剑埋下就走吧!”不知道是自己心里隐隐有着些害怕,还是看到向茜菲那呆呆惊悸的样子被刺激到了。其实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孩子没了,但是刚刚隐隐听到了她的哭喊,如今想起来我却感觉到浑身寒毛直竖。

    即使我再没有反应过来,我也猜想到什么,就在我离开大院,住在骆伯伯家里的这几天,大院里生了很多事情。甚至我都没有想到死人这回事,因为大院虽然每天很枯燥,可是对于生死这种大事,大家还是有些很难接受的。大家都住在起,很多人已经没有了直接的血缘关系,可是这种天天见到的近邻,感觉到和亲人样熟悉。

    哪家生了什么不幸的事情,也是大家不愿意见到的;那家有了喜事,大家也会真心的祝福。所以我根本不会想到她孩子没了的事情,心里却嘀咕着碎碎念,不知道向茜菲怎么突然这样疯疯癫癫了?

    她在我心里是极美的,按照后来的话说叫性感。可是这个时候我虽然不明白这些,但是她给我留下的印象却是看着舒服。当然如今唐玉宝在我身边,这几天的稀奇古怪的事情之后,我对于当天那种朦胧的冲动又有了新的认知。看到自己眼里极美的人变成这样,想到她往日温柔的眼神,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子都有些微微抖。

    唐玉宝以为我是害怕,她根本都没有轻视的意思。天上飘落的雪花很多落在了我们身上,但是已经懒得去拍掉它,而是看到那个本来已经快融化的雪洞,居然重新的落了很多雪花在上面。虽然有些很快跟着融化,但是还是有些落在了边上,随着气温没有增加,逐渐很多雪花显露在那身黑毛上,雪花便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大院的人无非善良的居多,大家看到向茜菲的样子,想到她刚刚失去孩子。最后抬到王家园子去掩埋的时候,唐殿风和向茜菲都没有看到。大家陪着抹了会儿眼泪,在几个堂客的靠近下,向茜菲终于逐渐的清醒了过来,可是看到身边的妹妹向菁菲眼,无助的再次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家七手脚的帮忙,自然无人现在后院荒地里的两个人。寒冷的冬夜却依旧,似乎更加的增添了几分伤感,甚至还带着丝丝的诡异。

    虽然大院暂时没有安静下来,隐隐传来阵阵哭声,可是已经没有了人到后院这边来。雪花似乎无声飘落,却飘飘洒洒均匀的再次装扮整个天地。

    回头看着依旧灰茫茫苍茫茫的弘政堂,站在那条被我清出来的小路上,我心里忽然有些哀伤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生在向茜菲身上,但是我已经现了丝诡异。那是种我还暂时无法言喻的感觉,却跃跃欲试的在我心里反复的酝酿着。甚至我都想到了些稀奇古怪的可能,但是都和真实的事实不尽相同。我也想不去想这些,可是它偏偏怎么也无法去掩饰。

    唐玉宝似乎看出了我的神奇,挽着我的手小声的说道走。我便毅然的前行,路上再也没有回头,直接的往兰花山走去,径直的进了兰花湾去了。

    弘扬堂接连没了三个人,按说出了这种白丧的话,不管这个家庭的状况如何,村里村委的几个领导是必须要到位的。但是因为今年这些时日的大雪连绵,导致了乡民的出行受阻。

    且不说别的,光是弘扬堂这家的老人,她是有很多子女的。其长子虽然不是她所出,却也极其孝顺。长子唐平南有子乃是钢铁厂工人,所以平时积攒了不少煤炭在家里。老人没了之后遇到了犯重丧,摆在家里要过个礼拜的时间,这切的用度便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老人子女众多,对于这些事情大家倒是没有太在意。甚至对于来宾取暖的这个事情,完全便采取了保暖为主的原则。故而虽然家人亲属片悲哀伤心,这些来宾因为年岁极高,加上屋里暖和舒适,倒也聚集了很多人在这边。

    唐天虽然到这边的时候比较晚,可是他的到来还是引得大家阵骚动,尤其是这家的亲属都纷纷起来迎接。唐天没有拿作半分,依照规矩先给老人上香烧纸,也默哀了下之后,才接受大家的接待,过来堂屋这边的仙桌坐下。

    依照规矩,都是村里的乡亲,唐家这支和唐天并不是行,大家共着个唐字,礼节还是要有的。所以陪着唐天坐下的,不但有家属里有话语权的后代,也有这房的长辈。

    礼节过后自然便是正常的场面程序,唐天不但是弘扬堂最有话语权的领导,也是直到市里都是鼎鼎大名的。别说般的乡里领导来了,就是县里有关系的人,在唐天面前都不值提。因为唐天那是真正去过京城,在最大的领导开会的礼堂里坐过的人。

    能够得到唐天亲自上门吊唁,何况还不算是主场吊唁的日子,这便是给主家最大的面子了。唐天的性格大家都知道,几句寒暄之后,唐天询问了下正常的因由。老人的长子唐平南便告诉了,还说老人不但犯了重丧,而且好像本月不宜入土,按照惯例要先先拉到义庄那边去待灵。

    唐天听着他们说着,目光却看到嘈杂的乐器声,唐玉叶便依靠在左边厢房的门边看着自己。不知道为什么,唐天忽然心里微微动,边似乎靠近唐平南听着,其实却是对着唐玉叶微微点头。唐玉叶含羞笑,似乎明白了唐天的意思样,折身便不见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包括在座的这些,都不知道唐天和唐玉叶两个人有说法,边和唐天说着这边的安排,边请教着这些安排是否妥当。唐天其实是不想参与的,但是作为村里的话事人,人家脸诚意的请教,他自然不好马上闪身就走人。不过随着他含含糊糊的回应,大家看出来他是不想参与的,大家便也有句没句的闲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入暨公也在场,加上他辈分比较高,其忽然便聊到了二十九爷的事情,和唐殿风家那小孩的事情。唐天本来想着差不多自己便找个借口闪人,没有想到听到入暨公忽然说道这档事,便坐在那里没有动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二十九爷那口气断不下,但是刚刚听到那边鞭炮响,想必是终于走了!”说话的是入暨公的弟弟入海公,说起来他在村委也还是领导,和唐天也算是走的极近的。不过因为年龄的差距,唐天和他算不上是朋友。

    “嗯!他断了气!家里人松了口气,我刚刚从那边过来!”唐天没有隐瞒的意思,反而回想到自己遵循骆冉的做法,给二十九爷架刀,心里忽然有股凄凉的感觉。“太受罪了,口气咽不下,整个人弄的像个痨病鬼!如果不是咽了气,只怕他家人和自己都难受呢!”

    “他这遭的罪,造孽啊!折磨了这么些日子,不说他自己,家里的那些后人看着都难受!”入暨公半眯着眼睛,深深的叹了口气。他可是去过二十九爷家看过的,那种凄惨的情形如今还历历在目。“看着他吊着那最后口气就是不断,没有想到这阵儿便断了哩!”

    “这老人按说还好,就是殿风家那小东西,却不知道为什么了?”入海公又抢话道:“天!,你说会不会是弘政堂风水不好!莫名其妙的据说那孩子就没了!”

    “胡说道!”唐天眉毛挑,丝毫没有因为入海公比自己年纪大而冷静:“风水不好?要说风水不好,我们这些搬出来的,当初不是都住在弘政堂里?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听说有人想出气,拿着这几个倒霉的老老少少的人出气呢!”忽然个出奇的声音响起,这些话说出来有些太突兀了,顿时听到的人都静了下来,半天才有人想起寻找这说话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