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二章 老屋里的诡异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对直勾的眼神,紧紧的盯着床顶的蚊帐,那转不转的神情,看去就好像个死不瞑目的人。≧ ≯ ﹤.<≤1﹤Z≦W﹤.

    如果不是可以看到那急促起伏的胸膛,还有那冒着粗气的鼻孔息合,就是作为亲妹妹,向菁菲都认为姐姐是不是不单单是有病了。

    本来和姐姐的感情很好,甚至当年姐姐嫁给姐夫唐殿风的时候,虽然自己当时还小,可是姐姐却是亲自问过自己的,让自己给她做出参考。自己当时其实还在上学,却感觉到姐夫是不错的,所以姐姐和姐夫在起,姐姐直说有自己的分功劳。

    随后这些年过去,甚至自己都已经成家了,他们两公婆虽然出去营生,但是感情却没有半分的生疏。这次他们回家来,还带着了可爱的孩子,自己就曾经过来过好几次。想到他们终于有了出头之日,向菁菲心里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的是,如今突然生了这种意外的不幸,简直就比两个人多年未孕更让人难过。向菁菲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去劝姐姐,但是看到姐姐躺着的样子,向菁菲忍不住感觉到心里酸。还记得她兴奋的告诉自己说,他们的孩子以后是有大福气的。

    如今切都戛然而止,什么福气什么聪明,这刻都和这个家庭没有了丝毫的关系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向菁菲看着姐姐的样子,忍不住眼泪无声的流下。

    忽然,向菁菲感觉到心头升起了股寒气,双眼神直,看着躺在床上的姐姐。看到躺在那里的姐姐明显已经有些不对,这是种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向茜菲对眼睛不但勾勾的出神,而且那呆的神色妖异的有些令人寒。尤其看到她对手紧紧的拽着了棉被,紧紧的拽住好像要掐进去样,身子更是不断的抖动了起来。这究竟是受到了惊吓,还是刚刚在外面受冻生病了?这种情形向菁菲哪里经历过,看到这里再次慌神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!姐姐!你这是怎么了?你不要吓我,姐姐!”向菁菲失声便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房里因为死了孩子,般人哪里敢住。向茜菲心里可能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些,满脑子想的就是自己孩子,根本就不愿意离开这间屋子。哪怕是原先的木床已经搬出去拆了,可是新摆进来的这床,也让她好像恋恋不舍。本来看到她半夜三更出去烧纸,大家以为她清醒了阵,看到她也不睡睁着眼,只好由妹妹向菁菲陪着。

    向菁菲也是个胆小的,自己都不敢在屋里呆着。有达风晚娘和妈妈陪着,她才没有担心什么。虽然那孩子莫名其妙的没了,但是毕竟还小着。屋里有了人气,向菁菲倒是没有那么担心。看着姐姐直絮絮叨叨的喃喃自语,更是瞪着眼睛不睡觉,她哪里还有困意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看到姐姐再次惊恐的反常,她心里顿时强烈的不安起来。时间慌神大叫,自然惊醒了整昏昏欲睡的达风晚娘,和躺在竹椅上半寐的向菁菲的妈妈。两个人先后睁开眼睛,看到向菁菲坐到了床边,惊恐的看着床上躺着的姐姐向茜菲。

    本来就折腾了晚的人,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。达风晚娘毕竟稍微年轻还好些,看到向菁菲在床边哭着,好像是向茜菲又有些不对了。她本来抱着床小毯子坐在边火桶边,就窝在火桶边睡着了。这个时候猛的被向菁菲的叫声惊醒过来,便马上赶了过来床边。

    本来她陪着向茜菲也伤心了阵,又要当心向茜菲些反常,所以在折腾了阵之后,早就困得不行了。这个时候再次被向菁菲惊醒,整个人自然更加紧张。当看到躺在床上双眼通红的向茜菲,如同着魔了样赫赫出声,好像受到了什么压迫样,不由心里也有些虚。

    这向妈妈虽然是个老人,但是也没有见过这种阵仗。何况先是伤心了回,半夜又被折腾了阵,这个时候突然被惊醒后,想站起来的时候,差点就下晃到了地上。幸好她凭着股朦朦胧胧的毅力硬是站住。等她醒神过来的时候,才看到两个人坐在床边叫唤着自己女儿。

    看到向茜菲那充血样的双眼,口里居然出阵野兽般的吼声,任是躺着的是自己亲生女儿,老人也吓得下便双腿软,下便几乎晃倒在地上,幸好紧紧的抓住了边上的女儿向菁菲。

    向菁菲也吓坏了,本来看到姐姐的神态,以为她是伤心的反应。可是看到姐姐突然间出野兽般的怪叫,对眼睛血红般的紧紧盯着自己,她心里不由慌。再看到自己妈妈站都站不稳了,便惊慌失措的叫道:“姐姐,你怎么了,你怎么了呀!不要吓我和妈妈!”

    向茜菲却似乎根本就听不懂妹妹的叫唤,本来直拽着被子的手,这个时候突然便暴起般的坐起了身子。这股很猛的劲道,别说向菁菲和达风晚娘把持不住,就是换个男人过来也不行。她身上的棉衣是脱了的,这个时候她居然也不管愣神的三个人,连鞋都没有穿下便蹿下了床,直接便往屋外跑。

    等三个人回过神来的时候,向茜菲已经拉开了木门,直接就出去了。口里絮絮叨叨的似野兽吼叫,也像在念叨着什么。外面漆黑团,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看得清楚,直接从天井往堂屋那边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叫达风过来!”达风晚娘回过神来,把边上的手电筒塞给了向菁菲,自己也匆匆往另外边自己家去。

    向妈妈冷静过来,忍不住便哭了起来。向菁菲感觉自己牙齿颤,也不是天冷冻的,可是就是忍不住寒。打开了手电筒便想往外去找姐姐,可是看到妈妈站不稳,便扶着妈妈起往外走。

    !!!

    “快来人哩!快来人哩!有人上吊啦!”阵凄厉的怪叫声,划破了寒夜的冷清。

    空气的寒意令人无助,但是这突然而来的叫喊,倒是让这边昏昏欲睡的人,下便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本来有些人听到了,但是没有站起来,可是看到身边的人惊愕的表情,证明自己是没有听错,于是很多人便问怎么了。有人听出声音是隔壁弘扬堂传来的,即使这边有人慢慢悠悠带着伤感唱夜歌,甚至还伴随着些锣钹的声音,可是都没有掩盖着这叫喊声。

    有人窜出这边的大门,看到外面还在飘雪,却看到个人连滚带爬的从那边顺着马路过来。因为这几天有事,这家门口的积雪倒是清理的很薄了,但是那人慌张的神色,虽然暂时没有看出来是谁,可是几次居然跌倒在马路上。待这边有人迎上去扶着,才看清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这人居然是莫老爷的哥哥占先生,边叫着:“死人了!有人上吊了!”浑身颤抖着慌乱的叫着,脸色却是被黑夜和周围的积雪称显得煞白。大家看他满脸是积雪和鼻涕,左边的耳朵好像在地上刚刚磨掉了些,还往外冒着鲜血,看着脸颊上流血,让人看来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有人围过来之后他心神稍定,衣服穿得单薄的他,居然还没有现自己脸上的鲜血。还是有人把他拉到门口这边,才现耳朵上的伤势没有大碍,脸上也只是磨了几条小口子,甚至都没有往外流血。有人那了几张烧纸过来,给他捂着了耳朵上的血迹,很快伤口就不流血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大家才问他怎么了!

    “那边堂屋门口有人上吊了!”看到大家都盯着自己,占先生才回过神了,结结巴巴的指着弘扬堂方向。

    “你个剁脑壳咯,胡说道什么?大半夜的,眼睛看花了吧!”有人看到占先生虽然说的结结巴巴,可是脸色吓人,骂他的声音便也小了点。

    还是有人看到占先生不像作假的样子,有人接连便问他情形。不知道他是吓到了,还是被大家问的晕头转向的,时间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。还好边上有人建议过去老屋看看,于是些人已经率先快步过去了,这边有人给占先生倒来杯水,让他先缓缓神再说。

    这边大家还没有安定,那边便喧闹了起来,接着便是哭喊的声音。大家心里紧,隐隐便知道占先生没有说假话。

    有人在弘扬堂堂屋大门上上吊了,这消息爆炸开,顿时这边守夜的人都炸开了,几乎倾巢而出都涌到这边来了。弘扬堂这个时候漆黑团,但是因为围着过来的人多了,手电筒照的漫天飞。后来不明真相的人自然询问,想看看究竟是谁想不开,这么晚在这个地方上吊了。

    有人看到唐天脸色铁青,正站在堂屋门边,而堂屋门口上边那凸出来的瑞兽椽子上,还绑挂着根挑水用的扁担。此时根披头散的女人躺在地上,那盖着脸面的头,显然是有人故意盖着的。看到唐天正站在这女人身边,很多想看看的人都不敢去掀开头。

    先到的人有几个在哭,大家感觉到浑身寒,只好不住的问是谁,这人是谁!却没有个人敢去看,大家显然知道唐天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弘扬堂这边住的人听到动静6续点灯开门出来,堂屋门本来是关着的,可能听到外面闹闹穰穰的,住在里面左右厢房的人,在起来之后便在里面缓缓的打开了堂屋门。

    沉重的堂屋门吱呀着打开,恍如只巨兽睁开了巨嘴,要吞噬外面站着的人样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