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四章 余波未了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这真的是副奇怪的景象,向茜菲明明就站在大家身边。 ≦.1ZW.虽然说站在棺材盖上有些怪异,但是她是真正的就在大家的面前。弘政堂的怪异莫过于如此了,如果这个时候换个能看到双方的人在这里,定会看到向茜菲眼神时而迷茫,时而温馨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无法寻找到向茜菲的结局下,向妈妈自然是失声痛哭,向菁菲在起陪着落泪,眼光都看向了唐殿风的哥哥达风老师。

    “这事有些太诡异了!”唐达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,看着满屋的邻居,感觉到自己的头有些大。以前他不太相信这些东西,可是上次在学校出了次丑,他没有敢和别人提及,但是心里已经有了很大的阴影。这几天忽然又碰到了这种事情,心里明明知道了不对,但是他居然不敢和以前那么决断了!

    这个时候离天亮,因为冬天的原因,其实还有段时间,但是因为个晚上折腾了两次,任谁也睡不着了!几乎所有人都到堂屋这边来了!大家几乎都参与进来搜寻向茜菲的队伍,经历了这么怪异的事情,不由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有没有鬼蒙眼这个说法,谁都不知道的事情!如果茜菲没有出去的话,还有个可能性的,会不会躲到谁家里去。”小雨这两天胆战心惊的,因为她男人毓园还没有回来,隔壁的唐遇仙两公婆因为二十九爷的事情,好几天没有回来过了,最让她恐惧的就是唐殿风的孩子没了!

    虽然以前唐殿风两个人也很少在家,但是自从他回来之后,这后院无疑热闹了很多。想到自己每天要逗乐那孩子阵,小雨心里就不由有些寒。想到开始折腾阵,看到向茜菲那恐怖的样子,小雨几乎是躲在被窝里抖。这个时候她没有别的想法,只希望可以早点天亮,然后她想着风雪再大,也要回娘家去住。

    听到小雨这么说,很多人想起来,如今这大院里左边厢房住着的人几乎都不在,大家的目光不由齐刷刷的都看向了唐达风。达风老师只好说让大家再出去四下找找,于是三三两两的伙往外走,就连向菁菲都扶着妈妈到了堂屋前阶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雪花已经很小了就着手电筒的光线,偶尔可以看到几片飘落。夜依然寂静,但是在黎明破晓前的时光,似乎切更加黑暗。虽然四周白雪皑皑,但是这切都是冰凉的。

    !!!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感觉到自己有些神清气爽,想到昨晚的经历,有些感觉到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本能的便伸出手来,果然我没有失望,那个清香的令我直沉醉的人还在,这让我顿时逐渐的清醒,原来昨晚的野兔、黑猫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大胆子了,想到那寒冷,还有那莫名其妙的惊恐,甚至路上的旖旎,我忽然感觉到自己是大了。紧了紧手里的温柔,那种令人沉醉的感觉涌上,在这刻我似乎想遗忘自己的成长,那种意外的获取让我有些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可能感受到我的拥抱,还没有清醒的唐玉宝也紧紧的靠着了我。可能突破了尴尬,她似乎也忘掉了自己的身份。这种感觉说出去骇人听闻,可是她没有了丝毫的排斥。甚至在靠紧我的时候,她还扭动了几下,让我们抱得会更舒服些。

    可能我自己认为自己已经长大,其实在骆冉他们眼里无异于个小孩。唐玉宝心里的想法却是很纠结,她对自己的前途感觉到迷茫。父母天天埋怨,命悟的父母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是那种悲观和警惕显而易见。唐玉宝感觉到自己很压抑,在了彭柏全的阴阳蛊之后,她终于找到了阵宣泄的方式。

    在这刻,外面生了什么,似乎和我们无关。个是疯狂的释放自己的冲动,个却完全迷失在那种灵与肉的节奏。

    外面大雪已经停了,整个小山村似乎银装素裹,被积雪完全的掩埋了起来。兰花湾本来就是个安静的地方,加上很多人忌讳这里,所以这里的世界也是个安宁的世界!

    本来作为个大家族的祖坟地,肯定是处风水极佳的所在,而兰花湾确实也是个这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据说当初唐家选这里作为祖坟地,乃是因为最早的祖坟地金沙湾那里有点远,般人根本就折腾不起那个麻烦。

    真正的把兰花湾开辟成坟地,据说是后来家族里有房的庶子离世,因为无权无势加上地位不高,先便简单的下葬在兰花湾。这次无意的落叶归根,最后让唐家人接受了这里作为坟地的事实。后来这房后人出了几个能人,于是家族里专门请堪舆师看过,说这里虽然不如金沙湾,但是也算是处不错的落葬佳地。

    自此唐家的先人去世之后,66续续便也逐渐葬在了这边,后来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代,最后这里也形成了唐家离居住地最近的祖坟地。

    兰花湾之所以静谧,个这里是村里极为偏僻的山弯,二来这里古木参天,是唯个经历了大运动之后,依旧保存完好当初种植的古树都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像些几百年的老紫薇古桩,各种各样的老古柏舍利枝,被砍伐的千疮百孔般的老榆树疙瘩,在兰花湾山脚和祖坟地边上随处可见。郁郁葱葱的老树,加上满山的青坟,确实令人感觉到寂静。而坐落在山脚的老义庄,因为时时停放灵柩,自然便也成了大家畏惧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次几天的大雪,积累的深的地方都有近米的高度,如果没有人迹之处,根本就是无法行走。而那些积累的大雪更是厉害,把这些老树都压得差点坠到了地上。看去十分的怪异难得,有些甚至和地上的积雪连在了起。看去凹凸不平的,形状犹如梦幻世界样。

    边上这座本来就人迹罕至的老庄园,更是冷清的怕人。如若不是冒着袅袅炊烟,很多人都会怀疑,这里是否还会有人气。

    “哎!”声微微的叹气,从蒲团上坐着的骆冉嘴里出来。屋里依旧黑暗,虽然点着马灯,可是昏暗的光线更加令人感觉到神秘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尽力了,世上的事情不如意者十有**,何必让自己这么累!即使身边有许多事情生,我们又哪能看顾得到呢?不过真的这样展下去,只怕他的心会更大了,咱们也要防备他些!”龙峰治在旁淡淡的说着,语气有些沙哑,整个人看起来和骆冉般瘦了好多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最担忧的,开始还没有明目张胆的行事,如今看这余波的势头,想来他早就做好今日这准备了!果然不愧为常年四处行走的高人,这次如果他不收心,咱们和他只怕难以善了呀!”骆冉眼神有些忧郁,这段时间里他看起来已经瘦了很多。

    别人自然无法知晓,他和龙峰治对抗彭柏全,两个人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严重的伤势。尤其以骆冉自己为重,稍有不慎的话,当时都有可能送命。别人不知道其的凶险,他自己却是深有感触。而龙峰治没有马上走,就是担心彭柏全暗地里下蛊。

    内家功的高手和蛊师,都是这个时代里罕见的高手,而彭柏全个人兼具几样绝学在身,所以两个人不得不防。几日下来,虽然没有现异样,但是这种基本的伤势也足以令两个人喝壶了。

    “那不知道你现在布下的这个局,会有几成把握?”龙峰治忽然低声说着,好像是自言自语般。

    “没有把握!”骆冉静静的回到,那声音空灵的不像这个世界的。他眉头微微皱起,不知道是来自于**的创伤,还是真正面临的难题。灯光下他的眼睛静静的看着龙峰治:“龙师傅,你说我这是不是在害人?”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看不到以后的结局!今天的你甚至是我都会心存内疚!毕竟他们都不知道这件事,被咱们卷进来之后,心里和身体都会受到定影响!哪件事说出去都会被人唾弃!但是回过头来说,每件事生之后,都会有人遭殃有人受益!咱们想这么多,无异于杞人忧天,咱们尽力就好,以后会是什么样的结局,咱们能管到吗?”看到龙峰治那有些静静的神色,骆冉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,便眼神放开了些,沉思着说道:“如今拔苗助长,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希望他比咱们更严重些!熬过这个冬天,我想他也呆不下去了!刚刚他们回来的时候描述的,显然那人在弘政堂附近布了不少阵局!可想这个人的心机是如何之重了!”

    ”他常年出外历练修行,对人有戒心是很正常的,不过他修炼几门绝学,如果存了这种邪恶的心思,就是不折在我们手里,只怕也很难被别人所容!”龙峰治有些感慨,看着神情丝毫想到了什么,居然逐渐的便陷入了种沉思里面。

    ”不错,这个人是有些惊弓。最早次打乱了他的计划,他应该便就在担心咱们去找他了。没有想到这次这么严重的交手,还让他顺利的离去。他心里存着了些想法很正常,咱们都受了伤,他居然还在使用蛊物助力,如果殿风家那孩子真是他丧心病狂,哪怕损耗这身真的可以克制他,我倒是不惜这几十年的修为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