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五章 流言四起的冬天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玻璃杯在地下摔得粉身碎骨,溅起的碎渣四下飞散,清脆的响声让满屋的人都不由吓了跳。> .愕然的看着满面怒容的唐天,还没有来得及思考这些问题,大家忍不住便侧身闪躲,以防这飞来横祸招惹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马拉戈壁!要是查出来这话是谁传出来的,坏了弘扬堂的规矩,老子送他去劳改场吃饭!”唐天愤怒的脸都有些扭曲了,看着屋里坐着的人吼道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有村里村委的所有干部,还有几届培养的青年干事,和村里老资格的几个党员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是午饭过后,但是因为外面冰天雪地,所以天色看起来并不亮。有人揣测着会不会继续下雪,毕竟已经下了好几天,大家的出行都受到了影响。临时接到村里大喇叭的通知,来村委开会和讨论事情,所以就是有再大的困难,大家都要想办法克服了。

    此时大家都汇聚在村委的办公室里,看着唐天脾气不敢吱声!不仅仅是因为唐天的飙,这还有今天大家来开会的主要原因。弘扬堂出事了,按说还是件不太光彩的事情!

    不说唐天在村里的威望,光是他在市里能说话这派头,如果弘扬堂出了什么不光彩的事情,也可以说是件奇耻大辱的大事。因为这些年因着唐天的关系,弘扬堂可以说在周边占尽了优势,自然会招来很多人的注意和眼红。大家似乎已经忘了这点,这会儿有事了,大家才想到这件事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听到唐天终于咆哮着怒吼,屋里这些人里面,虽然有些人在村委的资格比唐天也要老,但是这个时候再牛的也不敢马上接话茬。何况说到威望和名头,谁敢和唐天这去过京城的人比。因为这次的事情可大可小,这些人平时无聊吹吹可以,真正要担当责任的时候,就没有个人敢站出来说话了。

    旁弘扬堂的妇女主任是卓宜的最小妹妹周英台,这是个极有转机的女子。虽然年岁不大,但是她看到大家都不敢吱声,也没有去收拾地下的碎玻璃渣,而是拿了桌上另外个白瓷杯,用屋间那取暖的炉灶上水壶里烧开的水,细心的冲了下杯,然后放了小撮花茶冲泡了大半杯,又端了过来低声说道:“蛮蛮,干嘛生这么大的气呢?犯不着啊!”

    要说这周英台也不过二十出头年纪,也就嫁在了隔壁凤岭村,可以说是离着极近的。只不过她男人是个军人,常年在京城那边驻扎,两地分居年难得见上两次。而且她刚刚生了孩子不久,就住在娘家这边居多。只因当初她也是乡里艺队,属于弘扬堂这边积极分子之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嫁到凤岭村的周英台,居然被弘扬堂的人选了做妇女主任。

    当然,很多人都知道卓家和唐天的关系,而且两家属于住个院子。远亲不如近邻,这种最近的关系靠着,大家便也没有感觉到稀奇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太过突然,大家听到这消息的时候,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架势。这个时候唐天心情不好,周英台这么说话的功夫,果然看到唐天的脸色缓和了些。别人没有看到的这阵,周英台递过茶杯的时候,居然用自己的小手,在唐天接茶杯的手心里轻轻挠了下。

    唐天直虎着脸站在间,看到大家都有意无意的低着头。有些人假装喝茶,有人似乎沉醉于手里的香烟。对于周英台这个小动作,唐天居然脸色没变,但是眼神却似乎柔和了些。看了眼屋里这些装腔作势的人,知道他们在真正的时候没有丝毫的作用。

    尤其那几个自认资历颇老的老人,没事的时候个个趾高气扬,有事的时候便装病显老。唐天已经见得多了,心里也不以为奇,反而对这些人更感觉到不屑顾。不过在座的这些青年干事,虽然很多人刚刚崭露头角,但是显然心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,唐天从他们身上似乎看到了当天的自己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不可能还有当初自己年少时的机遇,但是如今时代展这么快,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是另外个自己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因为感受到周英台带来的丝意外,他目光最后落在了入海公和唐廉珍的脸上。

    唐廉珍是上届的村主任,和掌握供销社的唐慈珍是亲堂兄弟,他算是村里当初比较激进的干部之。入海公是这任的主任,虽然为人优柔寡断,但是自认读了不少书的他,心里自有些道道。他是弘扬堂公认的人入暨公的弟弟,因为哥哥的原因,给他做主任增加了不少便利。

    弘扬堂的村主任换了很多,每届几乎都会更换,最长的没有过两届,但是唐天这个村委书记,却是从最初接任以来,再也没有更换过位置。如今算来,可以说已经做了几十年,这可能也是十里乡最特例的书记了!

    当然,这有上面级政府的意思,也是弘扬堂几十年来,没有人可以撼动唐天的地位的原因。

    乡里人很直接,有利益有好处,大家都会称呼好。如果没有了利益和好处,结局如何不得而知。要说平时大家偶尔会嚷嚷着,纯粹也是无聊的呻吟几声而已。说到弘扬堂真正有事的话,大家还真的怕唐天撒手不管。因为弘扬堂这些年得到的好处大家有目共睹,不管生什么大大小小的事情,基本上都是唐天言决断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似乎有些不样了!

    昨晚弘扬堂又生了起怪事,这件事情在乡里虽然不少,但是在弘扬堂却是极少的。这件事情如今在大家看来,可以说是可大可小的,那就是昨晚有人上吊自尽了!

    当然生了这种事情,不用想都知道,肯定是有根由的。但是如今这还不是主要的,主要的是今天居然有人说,那上吊的堂客琼翠花不是自杀的,而是被人勒死了之后吊到那门上去的。有人啜使着她家那伤心的男人唐家道,去乡里派出所报警,说自己的堂客被人害死了。

    唐天接到派出所的电话,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。他亲眼看到了现场,还和大家检查了琼翠花的惨状。等到唐家道出现的时候,还当众询问了下两夫妻的因由,最后大家致认为是两个人吵架,导致这堂客想不开才上吊的。最后在邻居们的帮忙下,把那堂客送到他家外摆放着了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才转眼的功夫,这唐家道忽然便变话了,居然去乡里报案,说自己的堂客是被人吊死的。唐天听了这话自然是火冒三丈,去询问唐家道的时候,这人居然闪身不见了人。乡里派出所便先知会唐天处理,他才用村委的大喇叭把干部和些老党员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村里历来便是唐天说了算,但是这次唐天居然避嫌了。

    因为有人说现那堂客琼翠花上吊的时候,是看到唐天在场的,这话传出来惹得村里流言四起。不说唐天心里想法如何,在普通百姓的眼里想法可就多了。这些年唐天的成功毋庸置疑,他在弘扬堂的威信也不可否定,但是对于生死这种大事,老百姓可就没有那么客气了。

    如今派出所的人给唐天面子,暂时推脱还没有来,而是叫唐天组织党员干部先分析,这明显说明政府是相信唐天这个人的。这可能在后世无法想象,可是在这个时代却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毕竟大家对所谓的法律不懂,就是有人知道点点,也明白在这种小地方,就是唐天这种人物说了算的。有人嫉妒有些揣测,唐天自然明白这个道理。如今不是政府开放前的时代,他经常去市里和省城,也明白有些东西自己虽然愤怒,但是也定要做出协调。避嫌只是基本的做法,自己也不能混搅和误导大家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叫人让遇仙去看过的了,反复当着他们家里人的面检查的,人肯定是上吊死的,如果还有异议或者纠缠,就只有等乡里或者县里来人了。这事对于家属来说,大家也可以理解,但是咱们丑化可要和他们说在前面,如果再次证明着这堂客是自己上吊的话,那流言传出来的影响,就定要家道负责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青年干事沈元桥,他和唐家没有什么直接纠葛,又是弘扬堂的外姓人。在弘扬堂站住脚,虽然不是他的原因,但是能够做到青年干事,他自然知道是唐天的原因。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最终的结局,但是哪怕是报恩和站队,他都必须先出来拥护唐天。

    “家道也证实过他们两晚上吵架了,只是说两个人只是为了些琐碎的小事吵嘴而已,不知道也不相信她为什么要想不开,而且在弘扬堂堂屋门口上吊!他们可是有着三个孩子哩!”可能知道自己不说话的话很难避过,入海公终于轻轻干咳了声之后出声。

    看到大家都不接声,而旁虎着脸的唐天使劲抽烟,他便知道这个时候是该自己言的,再次缓缓的说道:“弘政堂那边唐殿风家那孩子,据说也死的不明不白的,两公婆都弄得疯疯癫癫的了。如今还有人说他家那堂客,昨晚居然也莫名其妙的失踪了!这些流言是谁嘴里出来的,是要好好查查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