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六章 愈演愈烈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这些天村里接连出了这么多事,老人死了可以说是天气变化太狠的原因,但是这小孩子莫名其妙没了,个正常人突然上吊了,都突然挤到了块来,难道这里面真有什么古怪?”直很低调的唐人凤,忽然出声看着大家,他那愕然的表情,好像和这里有些格格不入。≧  <.<≦1ZW.

    坐在他身边的唐祖饶,本来直拿着个笔记本,听到他突然这么说,脸上的表情便有些凝滞了。好像看白痴般的看了他眼,眼神有些突兀的诧异。可能他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,不过心里马上回过神来,便低头端起面前的茶杯喝茶,甚至偏过头去朝边。

    他父亲唐大省精擅堪舆学和风水,和唐天骆冉的私交都极好。他虽然没有学到这些东西,但是做人便也极为低调。就是在村委这个复杂的染缸里,他向给人的感觉也算立,不管对谁的看法都会比较公允。这两天村里死了几个人,村委自然要出面安抚家属。作为村里的青年干事,唐祖饶自然义无反顾的跑在了第线。

    对于唐人凤的颓废,如果站在前途的立场上,唐祖饶自然知道他会被淘汰。但是唐祖饶是比唐人凤早届的干事,目前原则上还没有冲突。争先恐后的主动为领导解忧,这是青年干事应该做的事情。这几天的大雪连天,村里生的这些事情,自然不好让唐天和入海公马上去处理,唐祖饶这些青年干事自然便挥了作用。

    但是唐人凤同样作为青年干事,不但没有出力和知晓,如今还傻呵呵的问这些人,这不是摆明告诉这些前辈,自己这几天什么都没有做吗?

    唐祖饶感觉好像和这种人坐在起,他感觉到自己的智商都变得差了。不过他向也算是个和气的人,不想给唐人凤太难看,边小心的用目光瞟了唐天眼,看到这位牛爷没有在意,心里便似乎更加淡定了些。但是也没有主动出声提醒唐人凤,因为感觉这个时候不合适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这段时间里,他可是直都在风口浪尖上。

    因为村里瓷器厂的设立,村里委派的联络干事就是他协助唐天,其实就是替唐天每天守着瓷器厂的工地。虽然是件苦力活,但是不说也明白,这要招来多少的嫉恨和眼球。乡里人平时没有什么出路,除了读书没有别的办法成为工人。如今政府成立的企业办,到处在经营建设小型企业,如果能够进入这些企业的话,无异于次翻身。

    目前还没有开始招调工人,但是从历来企业的设立看来,自己这个青年干事如果想进入瓷器厂的话,自然是第人选,而且极有可能会成为个小领导。普通百姓能够成为工人,那都已经是祖坟上冒青烟了,像自己这种可能改变命运的事情,自然会得到多少嫉恨那是必然的了。

    唐祖饶历来也不是个高调的人,但是瓷器厂办公区和厂房已经完工,只等设备入厂和员工的招聘了。整个过程自己全程的参与,如今想来真是幸运。不管自己当初是成为了干事,还是得到唐天肯,成为主事瓷器厂的青年干将,他都是低调的处理着这些事情和自己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什么事情不知道,但是有人胡说道是肯定的!”瓮声瓮气的唐观褍扫了唐人凤眼,目光在唐祖饶脸上扫而过。他和唐祖饶是批的青年干事,当初培养的那些干事,如今只剩下三个人了。唐祖饶向低调,得到的好处却是有目共睹,唐观褍心里虽然有些不舒服,目前也没有办法:“而且那话就是在你们那边传出来的!”

    听到唐观褍加了的这句话,唐人凤的脸下便涨红了,他知道唐观褍说的不是自己,但是说到是大屋里传出来的,他心里还是很愤怒的。因为如今住在弘扬堂里的人家,便是以自己父亲三兄弟的后辈为主。虽然父辈男性老人都不在了,但是自己母亲和婶婶可是都在的。

    虽然唐观褍比自己的资历老些,自己要想跨越这些,以后还要和他协调。唐人凤倒不是怨恨唐观褍刻薄,而是感觉到唐观褍这样意有所指,着实令人愤怒。

    但是出奇的唐人凤没有马上作,瞟了眼站在屋间桌子边冷冷的唐天,忽然间便想到自己妹妹唐玉叶。自己接到广播来村委的时候,她突然找自己说的话,这个时候唐人凤忽然便想到了些别的事情,即使感觉到唐观褍的讨厌,也吞了口口水硬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自己和他的冲突目前还不会太大,因为即使有人想越位,也还轮不到自己这些人出头,这点唐人凤心里直知道。县里企业办牵头在村里成立瓷器厂,对于乡里人来说,无异于个巨大的福音。对于自己所处地的弘扬堂来说,更是个莫大的机遇。

    唐人凤也梦想过自己大展身手,可是没有想到家里出了事情,自己个人伤心欲绝,就是前途都有些堪忧。本来自己作为弘扬堂的青年干事之,在村里有这样的事情,本来自己应该作为先锋主事的。后来看到唐观褍等人都靠边了,唐人凤便明白弘扬堂会有些变天了。

    随着事情越来越明朗,唐人凤这些时间思考了下,自然明白到时候最好的展便是,村委的领导班子改组,有人会选择进入瓷器厂,便有青年干事需要顶替。当然也有青年干事会进入瓷器厂,自然竞争会十分激烈。从瓷器厂开始动工,到如今基本上完工,自己都没有机会参与进去,说明自己的危机到了。

    当然唐人凤也没有担心自己这个干事的头衔,因为这是村民通过议会选举出来的。就是村委的领导想排挤自己,也要等到再次选举的时候。如今自己所思虑的便是,瓷器厂的好处会不会落到自己头上,这使得唐人凤冷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旁的唐天虽然生气,但是心里还是很明白的,听到唐观褍这没有营养的话,心里却不置可否。他自然明白唐观褍心里的想法,他这届的三个青年干事,唐祖饶如今帮自己管理瓷器厂的事情,唐观褍和另外个唐丁原,都跟着村里的会计唐多严在学习。

    因为唐观褍这个人虽然比较有心计,但是在大事上直还是站在自己这边,所以自己才想把他培养成下届的主任。他跟着唐多严学习管理,甚至主抓了民兵营长职,看起来还是有板有眼的。不愧于当初大运动培养出来的闯将,唐天虽然没有评论什么,但是对于唐观褍打破冷静的出声,还是有些赞许的。

    看了眼没有跳起来的唐人凤,唐天心也多了几分惊奇,也对这个青年更多了几分认识。要知道这段时间里,唐天虽然没有时间去管他,但是周围的流言还是有不少的,大家都说唐人凤是费了,大家直看好和他批的沈元桥。

    自从他堂客喝药死了以后,村里人都说他完蛋了。唐天却从来没有这样认为过,因为以前直看好唐人凤,知道他脑瓜子活络,善于交际和沟通,是村里难得的对外展的先锋。所以当初招待和对接乡里的事情,都是交给唐人凤来做和处理的。

    唐人凤也完成的很好,并且给乡里的领导留下了极好的印象。但是唐天也知道,自从有了他堂客喝药的事情,不但闹得家里鸡犬不宁,就是乡里的那些人都知道了。他要想进步成为乡里的目标,可能性已经等于零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重新看到唐人凤的时候,这个丧妻后很少出现的年轻干事,令唐天有些刮目相看。脸色虽然依旧含怒,不过唐天对唐人凤的看法完全改变。本来心里还有些生气传言的事情,这个时候心居然寻思着唐人凤的事情。想着只要他继续振作,村委初主任之外的职务,以后还是可以有席之地的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!不好了!”有人从外面几乎连滚带爬的进来,大家本来的会议下子便断了。

    沈元桥率先扶住了这个人,大家看居然是唐家道最小的弟弟唐家进。看到满屋的村里领导,他紧紧抓住沈元桥的双手,失声痛哭着说道:“二哥他爬到屋顶上掀瓦,叫村里的领导都过去给个说法,说乡里包庇蛮蛮,还叫嚷着说如果你们不去的话,他就要放火要把房子烧了!”

    “乱弹琴!”唐天再次拍桌子,气的青筋直冒。

    吓得唐家进下便住嘴,当然大家都忐忑的看着唐天。可能想到了委屈,看到脸色铁青的唐天,这个青年居然再次哭了起来:“大家快去看看吧!二哥真的会放火的哟!”

    “走,大家都去看看!”看到唐天虽然脸色铁青,但是没有再说别的,入海公知机的对大家说道:“去看看,人命关天,别到时候真让那傻了吧唧的家伙点火了!”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,低头不见抬头见,不管生了什么事情,都是可以理解和说清的嘛!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,我想看看这混蛋是不是昏头了!”唐天怒气冲冲的带头出门,这边大家相互对眼,先后便跟着出门,往弘扬堂这个方向快的过来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