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七章 火上浇油雪上加霜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家道,你快下来呀!你不要做傻事啊!翠花已经没了,你要再有什么事情,三个孩子可要怎么办哟!”离着弘扬堂后面唐家道的家还有段距离,便听到他父亲唐入棋的声音。{[〈〔<< .

    对于这个老人,弘扬堂的村民都比较熟悉,因为就连唐天都有些尴尬。有人说唐天年幼的时候,是跟随过唐入棋学习南拳的。但是唐天没有公开承认,这个唐入棋也没有在人前张扬过。尤其是唐天后来在弘扬堂如日天,唐入棋更是从来不在人前提起此事。

    不管别人相信也好,还是当成笑谈也罢,唐入棋确实四季如旧的在石桥上运动着。就是这冰天雪地的情形,都有人看到他光着膀子在石桥上拳来脚去。这点不但让许多年轻人目瞪口呆,就是些多嘴的堂客,都认为唐入棋不是老来疯癫,而是确实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过去。

    老来孺慕子女,可能是传统老人的想法。唐入棋那声嘶力竭的叫喊,让人听来就有些这样的感觉。他的堂客在床上躺了很多年了,居然在这种天气里都没有事情,倒是年轻力壮的儿媳忽然传来了噩耗,对于老人来说确实是种悲伤。

    大家拥到跟前的时候,看到弘扬堂很多人都跑过来了。虽然很多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里,但是对于出现这种事情,大家还是有些戚戚然的。

    有人看到村委的领导,还有村里的老党员都来了,顿时知道事情不般了,大家因为都是邻居乡民,不由都客气的招呼着。

    唐天没有马上吱声,早就看到了坐在阁楼上的唐家道。他家的房子也是般砖半土砖,阁楼堆满了码好了的稻草和干柴这些物事。即使这冰天雪地的,如果唐家道真的点燃这柴火,只怕很难扑灭这大火。屋檐下还真有人准备了木桶,桶里都是满满的清水,显然是为了以防万。

    唐入棋没有看向唐天的意思,而是依旧站在阶前的雪地上,看着脸阴郁的唐家道,不时骂上两句,便又安慰几句,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最显眼的自然便是搭在屋前左侧的那个灵棚,就用两床大大的席子盖着,树枝为架支成个三角的棚子。难得的那口棺材居然是老清漆上面的,显然是口年月久远的棺材了。三个大小不的孩子正在灵棚前烧纸,也不时的抬头看向阁楼木板上坐着的父亲。

    低声的询问了下周边的乡民,果然便是说唐家道不知道哪里听来的消息,说这堂客死的有些蹊跷,他怀疑是有人害死了自己的堂客。大家劝他下来有话好说,有事可以大家商量。如果真的这女人死的有些原因,可以让村委和政府出面来做主解决。

    但是唐家道好像油盐不进,如今更是有些张狂了起来。看到屋前的人多了起来,他的脸色似乎焦躁了起来,吸尽了手里卷烟的最后烟蒂,他眉头紧紧的皱起,似乎丝毫没有感受到最后余火的烧手的感觉。静静的看着屋前的灵棚,口里低低的念念有词,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。

    “蛮蛮,家道好像不对啊!”唐人凤机警的凑近唐天,虽然这话说的没有什么营养,因为谁都可以看出来,但是这个时候还真的没有人敢和唐天说。被唐人凤这么提醒,唐天心神再次冷静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外面的风传说这堂客的死和自己有关,唐天为了避嫌自然不能主动出声。但是村委这些人明显不想担责,难免把皮球又朝唐天踢了回来。唐天虽然心里憋火,但是也不想在这些人面前再火,因为他已经明白了这些人,都是些难以担当的人物,那自己何必再去废话!

    “天,这当头只有先把他稳下来才好啊!”入海公不声不响的站在了身后,虽然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,但是作为这任的村长主任,入海公还是要有些建言的。即使他这话在唐天听来更是废话,至少他在关键的时刻还是出声了。

    “人凤、祖饶、丁原,你们几个想办法去到楼上,不管这事后果如何,先把家道稳下来再说。其余的人在下面准备些家伙,以防这家伙头脑短路!”唐天冷静的吩咐下去,边看着阁楼上坐着的唐家道。看着他慢慢的卷着根卷烟,忽然脸色便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家道似乎都没有听到自己父亲的劝阻,也没有看到下面的人的行动,嘴里却直低低的念叨着:“你们害死了我的堂客,为什么不来给我个说法,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难道是要把我逼上死路吗?”

    当手里的火柴那温暖的火源,静静的点着了旱烟头之后,那快要熄灭的火光忽然再次的明亮了起来。烟头的火光很亮,眼前明亮的火光却更是耀眼。

    “起火了,起火了!”

    大家呆呆的看着阁楼,时还没有反应过来,却已经看到唐家道静静的点着了面前的草垛。虽然是寒冷的冬天,口气里也是极冷的寒气,可是那干枯的稻草还是点就着的起火了。蹭起来的火苗下便散开,甚至马上就燃着旁边的松针。

    “灭火,快灭火!”唐天几乎用吼叫的声音,把旁的人都惊呆了。看到出声的人是唐天,大家没有问为什么,看到阁楼上燃起来的火,有人马上便拎起了准备好的水桶。

    但是大家忽略了自己的力量,下拎起水桶不但没有举起来,而且半桶水倒在了旁边人的身上,惹得这人大声惊叫着避开不说,拎桶的人还差点把水桶扔了。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,泼出去的水却没有几滴上去阁楼。大家看着火势逐渐散开,而唐家道还傻样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群傻瓜,赶快拿脸盆过来泼水啊!”唐天几乎气的七窍生烟,看着面前的人乱成了团。

    本来跪在灵棚前的三个孩子,开始看到自己父亲点火,还没有太多的在意。这个时候看到火势起来,火苗窜开了之后,自己父亲还傻傻的坐在那里,不由叫着父亲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刻可以说屋前的人都行动了起来,甚至有人还捧着地下的雪往阁楼上扬。虽然看起来乱哄哄的,但是至少大家的这片心思,都是担心唐家道出事。

    让人惊讶的是唐入棋,他这个时候不但没有叫了,而且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坐在阁楼上。他好像看戏样看着火光的儿子,忽然他大步走近唐天,他矮小的身子刚刚靠近,倒让身形同样矮小的唐天忍不住退了步,惊讶的看着这个精瘦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天,家道邪了!”唐入棋声音平静的让人心里寒,他那眼神就像匹饿狼般,紧紧的看着面前的唐天。好像如果唐天不相信自己的话,他就随时会扑过来般。“那堂客怎么死的先不说,只怕家道也招惹了什么东西!”这个老人的声音冷静的怕人,而且说出来的话也令人感觉到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年轻人即使在身旁的,也不会信唐入棋的话,以为他因为儿子放火,儿媳上吊,忽然受不了这个刺激,胡言乱语了起来。大家看了眼颤颤巍巍的唐入棋,马上撇开了目光,加入到救火当去了。旁的堂客们本来就帮不上忙,这个时候看到男人们都忙着救火,她们以为自己能帮上忙,便扯开了嗓子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堂客们哭天抢地的叫喊,唐天真想几个巴掌扇过去。但是想到唐入棋冷酷的眼神,和他忽然说出来的莫名其妙的话,不由偏头看向了旁站着的入海公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莫非是邪了?家道放火和邪有么子关系!”唐入海比唐入棋要小上十多岁,但是作为弘扬堂的村主任,在自己家兄弟面前,他还是提起了几分气势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懂!你们不懂啊!”唐入棋回头看着儿子,虽然有人泼水,但是青烟和火焰齐飞,唐家道坐在那里显得有些妖异起来。“他就是邪了,你们去把骆伯伯叫过来,九师公不是在前面吗?你们把九师公叫过来,他定知道的!”唐入棋的声音忽然有些沙哑了起来,甚至双眼都红了,紧紧的盯着了唐天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们都骗我,翠花是被你们害死的,被你们害死的!”阁楼上的唐家道忽然又哭又笑了起来,他的眉毛胡子还有头都被火燎了,这个时候看起来整个人有些怪异。但是他的声音忽然拔高了,这些在场的人几乎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许多人忍不住停了下来,看着唐家道坐在那里疯疯癫癫的,不知道究竟是受了刺激,还是心里清醒着。但是他已经看着屋前的这些人,对身边的火势丝毫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“元桥,你不要管这边了,赶快去前面把九师公请过来,玛德!”唐天忍不住骂道,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在骂谁,但是看着这边乱哄哄的情形,任谁心里都不会高兴了。

    唐入海没有吱声,而是有些惊讶的看着唐天,显然不知道唐天为什么公开这么说出来,毕竟这两个人都是党员,这么做的话显然是不恰当的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