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章 冥冥之中的变数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大家没有寒暄的意思,暂时没有人说话,因为大家看到唐家道被人抬着出来,放到了阶前的地上。[  (?[? [ ].]〉1〕Z]W].那凄惨的样子不知道是被火烧的,还是被烟熏出来的,他没有出声大家也不知道情形如何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哭着围过来,但是唐家道身上实在太臭了,他们倒是没有扑到身上,站在旁看着自己父亲哭喊着。倒是躺坐在地上的唐家道,看着大家围上来望着自己,再也无法自抑的忽然失控的哭了起来。大家面面相觑的看着唐家道,看着他可怜又可悲的神态和样子,虽然不知道这火势给他留下什么伤势,大家心里都有些暗暗神伤。

    出奇的是刚刚赶过来的九师公,居然没有马上过来,而是站在唐天迎着的位置,手指依然不断的演算着。在旁人看来有些莫测高深,就是挨着他的这些人也屏住呼吸,紧紧的看着他越来越严肃的脸。他眼神四下严肃的打量着唐家道家的房子,最后的目光却落在了那堂客琼翠花的灵棚前。

    好像他盯着那里,似乎看穿了什么样。即使这些普通老百姓看不到什么,他依然有些目不转睛。本来他的手指在指节上点动得很快,这个时候居然慢了下来,而且往往要三四秒之后才会个动作。大家虽然不是很懂,但是毕竟平时多多少少见识过,知道九师公在演算,于是也没有人打扰他。

    那边唐家道哭了阵,便轻轻呻吟了起来,显然是在阁楼上或多或少被火势伤到了,至于伤到什么程度,大家暂时还无法知晓。

    看着九师公越来越黑的脸色,旁本来有些松气的唐天,此刻的心不由再次的吊起。他虽然对这个九师公不太感冒,也是基于身边有骆冉的缘故。甚至上次万福亭的事情生后,据说九师公还遭到过重创。自己因此得以请骆冉出山露了手,乡政府的那些人如今都知道骆冉的存在。

    乡里人因为有着九师公和骆冉的对比,自然把九师公贬得无是处。但是显然他也听到骆冉评论过此人,骆冉公允的评断,让唐天自然更对九师公多了几分认知。毕竟虽然大家没有什么交集,但是九师公毕竟也在周围乡村薄有名气。骆冉当时的说法便是,九师公虽然不是个厉害的高人,至少也是个学习过会做法的师公。

    要知道在湘楚带,能够被人称为师公的人,至少会几件事情。

    个便是收魂度,二个便是画符驱邪,三个自然便是观风辨识!

    收魂度是师公做事的基础,很多和尚道士都会这套。画符驱邪是做事时的手段,就只有道家三清派是为专长。不过湘楚地自古多融合,许多法门到了这里都逐渐的被大家融合到技艺里,故而很多有所手段的人,成为这个特殊职业师公之后,也会这些神秘的法术和具有这种能力。

    而这观风辨识,有很多人便不算太了解了。

    其实说起来也简单,这观风辨识其实是两种技能。那便是某个师公在经过师门传承之后,学会师公所具有的基本的本能。在遇到需要解决的事情时,用双眼睛和对耳朵去观察和感知。这种观察和感知,便是所谓的观风辨识。其最高境界自然是不需用眼和耳朵辨识,单纯凭灵识就可以察觉到。

    其观风指的又是观察和触觉,可以用自己的对眼睛观察到周围的情形,用自己的五官和身体去接触到周围环境的不同。至于这辨识便是比较高级的接触了,辩的是对事情的分别和对其类别的区分,运用自己的眼耳口鼻和身体,去分辨这些究竟是什么!识就是最后的论断,基本上肯定出定论,对症下药施展手段来应付。

    唐天是不太懂得这些,但是毕竟经常听到骆冉说些由头,自然知晓的要比般人多。平时不管信与不信鬼神,至少也知道些施展的方法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看到本来自信满满而来的九师公,整个人明显情形已经不对了。这个时候虽然不至于在人前拉下脸来,但是看着那神态,副全神贯注谨慎的样子,显然不是装出来的。不说唐天阅人无数,这些瞬间便明白了。就是凭着唐天自己的名头,他也有着足够的自信,知道九师公不会在自己面前惺惺作态。

    ”九先生,难道有什么麻烦沾染了,很棘手?“唐天试探着在边上出声,如果是普通乡民问出这话,自然会增添几分神秘,也会让九师公多出几分自傲。但是是十里乡有名的牛爷,旁的人听到了都不敢插嘴。

    ”西北方!西北方麻烦了!“九师公没有回答唐天的话,反而忽然失声惊叫,双手居然轻轻颤抖了起来。显然他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样,作为个师公,居然出现了这种表情,当真令人惊讶和担忧。看到他蓦地抬头,对犀利的眼睛呆呆的看向身后,那是弘扬堂西北方的位置。

    村委很多人看到火灭了,唐家道也被架了下来,便聚集到唐天和唐入海这边来了。听到九师公的话,大家心里虽然诧异,可是这个时候虽然没有再下雪,可是四周的天色阴沉,却丝毫看不出异样。

    虽然冬天天色黑的很早,但是今天这个时候还不至于天黑。

    唐家道的这栋房子建在弘扬堂后面,虽然房子没有高出弘扬堂大宅很多,但是因为是处在后山起坡的位置,所以站在这边阶前,还是可以透过弘扬堂高大的房子,依然看出老远的距离。甚至可以看到对面山脚下,高衍堂那巍峨的建筑群。

    大家没有看到那边有丝毫异样,虽然似乎有着丝丝炊烟,但是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不少弘扬堂的乡民过来看热闹,和帮忙灭火救人,这个时候稳定了下来,很多人便围到了唐家道的身边,七嘴舌的安慰询问了起来。大家也不知道唐家道有没有被火烧到,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,虽然唐家道平时不太爱言语,毕竟是起生活的邻居,大家心里都有些戚戚然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他头都快烧没了,满身都是臭尿的味道,虽然看到他脸上黑块红团,不知道他有没有受伤的情况下,大家时间也不敢去碰他。

    唐天虽然往这边看了眼,但是看到唐入棋居然都站在唐入海身边没有动,心虽然有些惊讶,但是看到他紧紧的盯着九师公,想到他开始叫人去找九师公,心里更是稀奇了起来。很多人不知道他和唐入棋的关系,他也从来没有和人提过这些,但是他却知道这个老人身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年轻的时候,唐入棋即使不能算是弘扬堂最厉害的人物,至少也是排在前三的。因为这个老人当年可是精擅三十六路南拳的,十多个青壮年根本不能近身。虽然不知道他后来为什么直沉默,但是唐天自己年幼时,曾经缠着他教过自己些拳脚。

    虽然唐入棋教的都是些套路,但是唐天当年也乐此不疲。后来因为某些原因,唐入棋和自己划清了界线,也从此不在人前显露身手,唐天却知道,如今的唐入棋对付两个人都还是没有问题的。不过唐天最好奇的便是,唐入棋有着很好的身手,但是好像他几个儿子却没有个人得到。

    想到唐入棋的过去,唐天心虽然有些感慨,不过这么多年过去,唐入棋早就成了个行将就木的老人,自己也到了快要知天命的年龄,唐天更没了兴趣去了解这些。不过此时看到唐入棋的这种神态,瞬间便明白了过来,自己身边的这些老人,没有个是省油的灯,只不过从大运动之后,他们更不敢表露而已。

    唐天此时却没有心思去关心唐家道,只要他下来了自己就不用操这个心了,看到唐入棋的神态,他心微微动倒是靠近了九师公,低声问道:”九先生,那边有什么不对?“

    ”大凶,大凶之兆啊!“九师公叹了口气,忽然看到面前的唐祖饶愣愣的看着自己,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的。但是看着这个年轻人似乎有些面熟,却时间想不起他是谁,只好尴尬的朝唐祖饶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唐天却轻轻咳嗽了声,看到向和善的唐祖饶脸色有些古怪,忽然便想起来什么,不由出声说道:”这边没有什么事了,祖饶你要不要回去看看?“

    旁的人才想起来,这唐祖饶就是住在高衍堂的,而且这高衍堂祖宅还算是他家祖辈的宅子。九师公当面说那边大凶,想必唐祖饶听了心里自然是不舒服。任是唐祖饶好脾气,被人说了这些话,就好比凭白遭到了诅咒样。大家心里都有些古怪起来,但是又不好劝他。

    就在唐天出声,大家心里暗暗松了口气的当头,忽然不知道谁声惊叫:”起火了,起火了,高衍堂起火了!“

    大家看去,果然便见到股浓烟从高衍堂升起,而且还夹杂着股火光,在这阴暗的天色格外耀眼。

    唐祖饶下便呆住了,恍如被人定住了身子样,似乎想到了什么,脸上的肌肉居然自己快的抖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