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章 四大宅院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高衍堂

    是弘扬堂这个村子里,四大老宅之。[<  W>W)W].?>1ZW.

    它虽然不像其他三个大宅子那样,是三至五进的那种大宅。可是它依山傍水而建,房屋高低有序,远远看去恍若座大城堡,当初是最易守难攻的好去处。

    高衍堂修建的年份就在改朝换代前些年,不但保留着传统建筑的精髓,也具有些现代的气息。当初建造这处宅子的人名唤唐大梓,是弘扬堂有名的粮食大鳄。凭借着精明的头脑,和当时世道紊乱民不聊生的机会,倒卖粮食成为了附近远近闻名的大富翁。

    因为有感弘扬堂存在的三大宅邸,于是回乡修建了这处宏伟的建筑。当然当年如日天的唐大梓已经故去,如今住在高衍堂里的老人唐大省,便是要唤他声亲哥哥。不过唐大梓是唐家这房的嫡长子,比在兄弟排末的唐大省年长过三十岁以上。唐大梓后来去世时,唐大省还是在幼年时期。

    不管高衍堂曾经的主人是谁,逝者已矣。如今安静住在里面的人,才是这宅院的主人。乡里人朴实,显然容易淡忘过去的事情,随着岁月的流失,当年的人和事,都已经留在了门槛那石方上,或是屋檐下青砖上的那青苔上。茶余饭后闲聊而起的,别人的人生都成了言语间的故事。

    不过弘扬堂的人却知道,高衍堂经历的繁荣和衰落,就是近几十年来社会变迁的缩影。

    当年年幼的唐大省,虽然没有真正见识过它的风光,却是亲眼见识了它走向了没落,甚至眼睁睁看着属于家族的物业,最终变成了所有人共有的财产。虽然不知道唐大省这家人心里的想法,但是想必当初的难过和无奈,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逐渐消散。

    如今进入了新时代,年轻人自然不愿意再住在这栋老房子里,想方设法要搬出去修建砖瓦房。唐大梓如今存世当事的已经是孙辈,他们凭借自己勤劳的双手,在祖宅边的山脚下另立门户。就是唐大省的孩子,都想着搬出去住,已经准备在边上寻找地基修建新房,留下唐大省这两个老人住在祖宅里面。

    唐大省对这房子还是有着特殊感情的,从没有改朝换代时起,作为这房唐家子弟的长辈,唐大省就肩负着守业的重任。父辈兄长远赴广西经商,家里留下的是老弱妇孺。唐大省作为这辈最小的男丁,当仁不让的成为了家族里的主事人。即使后来家业落到了长兄唐大梓的儿子唐祖佑的手里,唐大省依然无怨无悔的替侄子守着家业。

    唐祖佑跟随父辈去广西打拼,也算是见识过大场面,不过后来沾染了福寿膏和赌瘾,最终被父亲剥夺了权利配回到弘扬堂。即使如此唐大省还是管着唐祖佑的家业,不过后来家族里生了系列的事情,最终剩下的就只有唐大省,以至于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,他们家族因为没有成年男丁,居然没有遭受大的清洗。

    要说唐大省这个人比较被人尊重,因为自幼时起他便饱读诗书,精通四书五经、琴棋书画、更是对奇门遁甲和堪舆道深有研究。至于和时事政治相关的,却是从来不沾染片点。而且他向给人的感觉便是质彬彬,知书达理,是弘扬堂难得的几个有学问的人。

    弘扬堂的这些乡民里面,几个比较有采的人,如唐入暨和唐持节,在改朝换代之后的大运动,都遭受过或多或少的迫害和磨难,而唐大省难得的是基本上没有受到波动。即使如今很多人不定认识他儿子,弘扬堂的青年干事唐祖饶,但是定知道唐祖饶的父亲是唐大省。

    唐天向也很尊重唐大省,不但是因为唐大省的为人没有什么诟病,而且因为自己父亲的坟地就是唐大省找的。当初还没有改朝换代的时候,自己父亲不幸离世。不说找人寻处好的阴宅,就是想下葬都是件麻烦的事情。后来唐大省力排众议,不但寻得处不错的风水宅地,还号召乡民替自己父亲下葬。

    当初的孤儿寡母对唐大省的感激可想而知,但是唐大省这个人却从不在人前邀功,哪怕是自己逐渐名声鹊起。虽然很多人都说因为风水的原因,自己才能逐渐辉煌腾达,自己的孩子也才能早早的步出这个乡村,到市里成为了国企员工。但是唐天相信自己的努力只是点,很多所谓的运气可能就是他们所说的风水罢!

    但是唐天却宁愿相信,唐大省定是个有着智慧的人,不然即使经历了改朝换代时的运气,保持着家宅和族人的安稳平安,也很难经受历次的大事。毕竟不但弘扬堂很多大宅都灰飞烟灭,就是十里乡的这些大房产也没有能够幸免的。因为后来更是经历了分地产和家业,更有大飞跃和大运动,但是高衍堂依然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唐大省有着非凡的手段,唐天相信高衍堂今天住的就不会是唐大省父子了。虽然他们只住了高衍堂半的房子,其余的都分给了其余的乡民,但是相对于弘扬堂、弘政堂这些大宅来说,这里已经算是个异类了。

    当年的恩恩怨怨,还有其复杂的内幕,在今天看来已经很难寻找答案。但是有个简单的道理,唐天却直坚信着,那就是唐大省这个人不是个普通人。随着唐大省的孩子逐渐长大,唐天主动培养和提拔了唐祖饶,不管出于什么目的,在唐天看来便有些心安理得了。

    救下莫名其妙的唐家道后,唐天没有继续留在弘扬堂这边。虽然因为唐家道的胡言乱语,乡民私底下有议论,但是唐天相信就是派出所的公安过来,也会相信自己没有诸多嫌疑。虽然当时有些东西不能对人言,但是真要到了那步的话,唐天知道自己也会安然无恙的。

    因为高衍堂这边生了莫名其妙的火灾,大家都因为唐家道的事情涌到了这边,眼睁睁看着起火,就是有心救火的话,也还离着段距离。唐天便让唐祖饶带着些人快回去,毕竟高衍堂可是个大宅子,虽然在大雪之后不定全烧光了,但是如果因为起火而伤到人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唐祖饶担心自己父母孩子,自然是没有做丝毫的停留,快的便带着帮年轻人赶回去。临走的时候九师公面授机宜了几句,虽然在年轻人看来有些神神叨叨的,不过在乡民看来确实是有必要的。唐天自然也不希望有人出事,不管是不是因为和唐大省这层关系,就是普通乡民,在唐天看来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看到唐祖饶离去,这边的乡民逐渐的安稳,大家都在检查唐家道的伤势,看到他的回答和反应,应该人已经逐渐清醒了起来。自己则在和唐入海交流几句之后,当面请教九师公有什么看法。出人意料之外的是,九师公居然说弘扬堂如今片灰暗,可能有大事要在这里生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骆冉在弘扬堂,九师公却说出这番话来,唐天不认为九师公是危言耸听,博得这些人的关注。反而认为九师公这是个很好的提醒,哪怕大多数人不相信这点。因为此前和骆冉交流的时候,他自然看出来骆冉情形的不对。以骆冉的手段,都变成了这幅摸样,说明他定是遇到了巨大的难题。

    唐天虽然隐隐猜出些原因,却在心里不敢肯定。毕竟这些东西太过玄虚,自己作为弘扬堂个要的党员,自然要以稳定大局为任。不管最终的事实是什么,至少在向风平浪静的弘扬堂,不要闹出什么大的事故来。因为就是冬天有几个老人去世,在乡民看来也不是什么古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高衍堂的火灾,还有这些天去世和意外死亡的人,唐天却隐隐感觉到了股巨大的压力。他当然宁愿相信这是意外,可是在唐天心里看来,这真的不是意外生的。

    唐天决定也过来高衍堂看看,毕竟留在唐家道这边没有什么意义。安慰了唐入棋几句之后,便偷偷的询问了九师公的想法。九师公言语里没有肯定,但是还是希望唐天过来高衍堂看看,因为他认为唐家道的家这边的煞气已经转移了,如今看起来有些凄凉,其实问题已经不算大了。

    于是在面对乡民说了几句注意安全之类的话之后,唐天也带着几个人过来高衍堂。

    路上的石板路倒是没有太多积雪,想必是唐祖饶等人经常进出,路上清理的比较干净。远远看到高衍堂左边的厢房浓烟滚滚,唐天便知道不是唐大省住的这边。站在高衍堂屋前的小水库边,唐天感觉到依山而建的高衍堂上空,居然似乎比别的地方暗很多。

    “蛮蛮,我怎么感觉凉飕飕的呢?”旁的沈元桥看到唐天眉头紧皱,站在稍后的位置,有些忐忑的低声说。

    “你衣服穿少了!”看着缩手缩脚的沈元桥,唐天没有好气的回了句。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,即使耳边已经可以清晰的听到高衍堂那边的叫喊声,唐天也没有马上就过去,而是有意无意的看了沈元桥眼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