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一章 四象归元阵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几乎漆黑的房间里,让人感受到冰凉的寒意。〔 (? >.}〉1>Z?W>.??在这几乎万物俱籁的时节,这处不起眼的房间里,却有着对渗人的眼睛似开未开。

    屋里坐着个人,个坐在沙上动不动的人。如果不是有些急促的呼吸声充耳可闻,让人感受到他的痛苦,可能都会认为这就是堆家具的某个部件。这是件奇怪的现象,因为这栋房子里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,看来是没有人在家。这间房里的这个人,也许是这栋房子里唯的生物。

    外面冰天雪地的寒冷,虽然这天没有再下雪,可是落在地上的雪花被北方吹,似乎这天气比前两天还要冷。屋里的人不知道有没有感觉,但是屋里也没有温暖很多。可能因为没有光线的原因,但是加上这对在黑暗的眼睛,似乎这种比外面更低的温度,却让人更加切身体会。

    沙上坐着的人,似乎在这缓缓的呼吸声,他得到了丝缓解,那本来直不动的身形,居然在这个时候有些挺直了起来。木窗外透进的光线已经昏暗,不过随着适应了这种黑暗的光线,他偏头往外看了会儿。他那消瘦的脸庞半在黑暗,半似乎看起来有些清晰了。

    轻轻的嘘了口气,他那阴郁的脸色似乎有些舒缓,但是在黑暗看来依旧令人心寒。他目光静静的看着外面,似乎现了些什么,可是却没有人能够揣测到他心里所想。唯可以感受到的,看起来外面似乎要黑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来的时候,没有事先布下的这个四象归元阵,这次我还真要折戟在这小山村了!”似乎在低低的喃喃自语,屋里黑暗的这个人长长的嘘了口气,那半边有些亮的脸色似乎忽然容光焕,眼神多了丝自得。不过那半边隐藏在黑暗的脸,却看来更加的声色俱厉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看到这幕,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,为什么个人的脸可以有这么多丰富的表情。他似乎在这刻陷入了沉思,会儿缓缓的拿起身前手里的个黑乎乎的物事,对眼睛有些不舍的看着这东西,似乎那里就是块宝物样:“这个姓骆的实在可恶,不但拿走了属于我的血乌桃木,就连我做阵眼的百年龟壳都不放过!”

    近似于低吼和诅咒的喃喃自语,可以看出来他心里的愤怒。虽然没有出这个房子,但是他知道外面定很热闹。因为他虽然遭受了重创,但是没有想象的严重。隐身在房里养伤,自然有他的想法。他想看看弘扬堂的反应,还有那个和自己作对的骆冉会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自己这次出门历练,会像以往那样满载而归。完成师傅的遗愿,只是当天学艺时心里的执念。这些年经过自己不断的实验和行走,他现湘楚地如今保留的高人不多了,心里膨胀的**自然是越来越强。却没有想到自从来到这弘扬堂之后,开始布局时碰到的意外,到如今居然逐渐成为了自己的噩梦。

    彭柏全不舍的看了眼手里捧着的椭圆形的东西,眼神多了几分刺痛,那曾经是自己视为珍宝之的用具,如今却几乎成为了废物。它看起来不过是块比较大的龟壳,大约有两个成人巴掌大小。上面刻满了稀奇古怪的字,尤其在这块龟壳靠近头部的那最厚处位置,这个时候却有着个小指尖大小的圆洞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处是被人钻了个洞,还是原来镶嵌有东西,被人拿走了。反正彭柏全看着那个洞眼,双眼似乎要冒出熊熊怒火样。“居然拿走我的百年龟壳,还用它做阵眼来对付我,这想必是我姓彭的这些年所受到的最大侮辱!不管你是谁,这次我定要给你个教训!”

    虽然为了修炼身所学,他不惜每年四下游走历练,但是他直保持着低调和隐身。在路上自然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事情,甚至些对自身很危险的经历。他也会偷偷做些损人利己的事情,但是总的来说他没有到万恶不赦的地步。这些年随着游走的地方多了,他的身所学可以说是越来越厉害。

    当然能够做到这点,也是因为他其个师傅当初就是因为大意折戟,教授彭柏全的时候,自然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他,所以彭柏全直都谨小慎微。

    这些年走过来,彭柏全也从个少年变成了年,甚至没有多少人真的知道他的存在。从当年那个愤愤不平的少年,到个稳重内敛的年,他确实付出了太多太多。不过这种谨慎的行事方法,确实也让彭柏全无往不利,哪怕是来到弘扬堂这个小地方,他都没有过丝毫的松懈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弘扬堂不过是自己旅途的个驿站,但是命运就是如此神奇。他意外的现了前辈留下的阵法,而且这个阵法还和自己有着莫大的干系。这自然让彭柏全欣喜若狂,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些年寻找的东西就在眼前,如果得到这些东西的话,自己的修行更进步不在话下,有可能自己独霸苗疆也不会太远了。

    憧憬在美好未来的幻象,即使遇到了这种好运气,彭柏全可以说都没有大意,为了万无失,更是在到来之后便在弘扬堂周围布下了大阵。这也是彭柏全引以为豪的能力,几乎预感到自己的成功就在眼前。这切似乎水到渠成,可是自己面对重宝居然没有识破,这让彭柏全心几乎喷血。

    意外出现的骆冉,居然成了自己最大的阻力。本来从未想过,个平淡无奇的人物,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。弘扬堂平静的和湘楚每个小地方没有区别,但是彭柏全根本就没有料到骆冉这个异数。

    彭柏全也见过无数的师公,也和很多自命不凡的人交过手,但是直到前次在兰花湾的正面交手,彭柏全才知道自己犯了个极大的错误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不仅仅只有自己身负几门绝学,哪怕是不在苗疆那种神秘的地方,都有可能隐藏着身手极好的人。龙峰治和骆冉就是个很好的例子,他们完全印证了自己大意带来的苦果。从交手的那刻,彭柏全便明白了过来,自己不但轻视了天下的奇人,更是忘了苗疆有多少传人,如今遍布湘楚各地。

    精擅内家拳术的龙峰治,在彭柏全的印象当根本就没有听过。这种离家几十年的人,居然能够独自练成百人难选其的内家拳,在彭柏全看来这简直就是个奇迹。苗疆龙家子弟,无论嫡传所出,还是庶出的传人,彭柏全虽然不能试招,至少也知道当代子弟里,难有二人是自己对手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无论拳脚还是蛊术,自己不敢说是苗疆第,至少起码也可以排进前十,这还要预估上那些各门各家传说隐身的高手。何况自己身兼几门绝学,对敌的时候料敌先机,可以说往往可以令对手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从没听到过师门的骆冉,看他对阵法的精通,虽然不如自己熟练,但是那种对阵阵的理解,以及信手拈来都可以布阵的能力,却就是自己都无法企及。两个从来没有联手的高手,在对付自己的时候,居然让自己毫无招架之功。这个人的危险程度,让彭柏全下便置顶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是苗疆难得见,可以掌握高深蛊术的人,虽然不说可以为所欲为,至少很少有人可以克制自己。因为他拜访过许多养蛊大家,很多人已经远远不如自己。平时他们用神秘的蛊术吓吓老百姓,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就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种既有的观念,自然也误导了这个出身苗疆的人,以为除苗疆以外,天下再无他人会养蛊驱蛊。却没有想到这个骆冉,居然也会种令人为难的蛊术,或者说是种基本上绝迹的蛊术。

    因为骆冉所掌握的这种蛊术,按照当年苗疆同道的说法,应该是种损人利己的蛊。因为这种蛊根本就很难练成,来它必须要依托阴宅的阴气,可以孕育这种蛊慢慢成长;二来便是这种蛊物生就是本命蛊,需要用自身的精血饲养,往往很多人惜命而不敢问津。

    最令人棘手的便是,当这种蛊物成长起来之后,只要别人施展蛊术,它就可以感应到痕迹。因为它几乎天生以蛊物精华为食,真正在施展这种蛊物对敌的时候,它居然可以利用自身纯阴的能力,快打破阴阳平衡,还吸取对方蛊物的精华为自己所用。

    彭柏全在阴阳蛊失利之后,便想到了骆冉可能就是拥有这种少见的蛊物,导致他连自己厉害的本命蛊,在骆冉面前都不敢轻易施展,生怕就着了骆冉的道。本来自己极具优势的能力,此刻在骆冉面前,居然不占丝毫的优势。这不但让彭柏全极度郁闷,也对自己的行动和骆冉的攻击更加谨慎。

    至于在弘扬堂布下的这个四象归元阵,却是当初来弘扬堂便准备好的,最大的个局局。当然,最初彭柏全没有想到会这么危险,所以布阵的时候并不完全,只是个简单的困阵,用来自己对敌时万出现意外,可以让自己缓口气。没有想到自己在骆冉面前连连失利,加上如果不养伤的话,只怕自己会被打回原形,甚至被本命蛊反噬。

    于是彭柏全启动了这个四象归元阵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