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二章 血腥的阵眼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咳,咳,咳!”

    低低沉闷的咳嗽声,让人感觉到阵压抑和难受。< ].??1〕Z〕W.

    虽然没有刻意的压制,但是可以感受到这种咳嗽的痛苦。好像要把肺咳出来般,却什么也没有咳出来。尤其那种咳到半,忽然被什么顿住了喉咙,最后不得不再次抽动着咳嗽声,让肺里的空气宣泄出来,才感觉到整个人舒服些。

    在昏暗的灯光下,个高大的身形坐在蒲团上,身子随着这种难受的咳嗽不断的轻轻抽动。外面的寒冷和屋里的阴冷,似乎对他没有太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这彭柏全虽说孤傲不群,不过还真是手段非凡啊!光是拼着损耗自己身精元,大胆的在你我面前放手搏,最后也用内劲伤到了你!”旁边个声音微微叹息了声,似乎有些无限的感慨:“最后使点小心眼扬长而去,倒是让我有些佩服他。”

    高大的身形坐在那时没有出声,但是这会儿咳嗽似乎没有那么强烈了,而且背部和胸部的起伏似乎平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直坚持,真没有想到经过这么多天,终于还是找寻到了你体内的这丝危险,这个人当真是极度可怕呀!”旁边那人语气有些庆幸。

    “这也算是不幸的万幸吧!所以我才不信他在我面前吃了这么大的亏,就会这么轻易的放弃。作为个经常四处游历的人,他的警觉性和防范性要比咱们敏觉太多了。面对咱们两个人的压力,当时他还能够放手搏,这点我是自愧不如!”微微抬起头来,骆冉的神色憔悴了许多,不过对眼睛依然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“不要妄自菲薄!不过确实这些年我们有些太安逸了,和他这种时时跑江湖的人比起来,我们少了许多生死攸关的危机意识。当时他是明知万难幸免,最后想撑个鱼死破,咱们当时实在没有必要和他死磕而已!”龙峰治神色语气依旧平淡的说道:“真要到了生死存亡,想必不说是你,就是我散功击,他也很难脱身!”

    “希望不会到那步吧!”骆冉微微叹了口气,忽然慢慢起身,到木桌前调亮了马灯的光。

    当屋里的光线亮起来之后,才现龙峰治和骆冉样,两个人都像是大病初愈的感觉。

    看到龙峰治默不作声,骆冉眉头微微扬起,右手拇指在指节上快的点动,口里微微念叨着什么。许久他没有出声,却缓缓的抬头看着木窗外面:“龙师傅,咱们也算是见如故,没有什么好隐瞒你的,当初感觉到弘扬堂不对劲的时候,我便四下查询了下,这彭柏全在弘扬堂周围布置了个大阵!”

    “又是大阵?”龙峰治眉头紧皱,不解的看着骆冉:“如今到处的植被被破坏,环境糟糕至极,元气这么稀薄,没有特殊的物件做阵眼,布什么阵都难得启动起来。后山那个大阵被你识破,连他的宝贝都顺手牵羊过来了,这个时候他只怕正气的吐血了,哪来的这么多宝贝做阵眼动大阵呢?”

    龙峰治虽然不懂阵法,但是毕竟出身湘西苗疆大家,自幼也有过不少见识。这些年甚至很少和江湖上的人接触,但是底子还在,也明白些东西的。想到这个彭柏全得到过不少传承,应该属于苗疆难得的奇人。但是自改朝换代以来,许多江湖上的人物都被政府肃清,他能够得到的传承应该也是有限的。

    倒不是龙峰治轻视彭柏全,而是像龙家这种大家族,到了近代的时候传承几乎都断绝。何况是那些被迫隐身的高人,应该更加对自己身边的奇物视为珍宝,哪能和声势浩大的大家族比较。因为听到骆冉说,曾经缴获了彭柏全块龟壳的东西,他也亲眼见识到那物,认出那物居然是千年太岁的心核,因为他曾经在龙家也见过相同的颗。

    这种奇珍不说个人可以拥有,就是个大家族也是很难得到的。彭柏全拥有这么块镶嵌在龟壳上,应该也是前人传下来的,被他当做阵眼来套取血乌桃木的。最后没有想到不但血乌桃木没有得到,还赔上了自己的太岁心。这么珍贵的东西遗失了,龙峰治由此断定彭柏全不会再有什么宝贝了。

    “龙师傅想到的这点是不错,个人拥有两件宝贝,已经在这个时代极为难得了。如果不是因为小河,我都没有想到还能遇到血乌桃木。得到这颗太岁心有些意外,想必彭柏全也差不多对我恨之入骨了罢!但是动个大阵,在任何时代都不止种方法哦!”骆冉忽然神色严肃,眉头紧皱的看着龙峰治。

    “不止种方法?还有不用深具灵气的宝贝做阵眼的大阵?你的意思是?难道,哦,,,,,,?”龙峰治听到这里的时候,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,虽然还不能知道准确的原因,但是想到以往听到过的传闻,心里隐隐感觉到震撼。

    “如今弘扬堂血气冲天,四个方位处处都似阴风阵阵的鬼门关。想到这几天6续死去的几个人,我忽然想到个恐怖的事情来!”骆冉眼神有些惊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得村里又死人了?”龙峰治也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**不离十了现在!”骆冉冷静的说道:“本来叫小河去试探下他,看看他的反应,没有想到,我还是了他的个小小圈套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龙峰治惊骇道:“难道这切都是他所为?”

    “本来几个老人去世也很正常,但是那个小孩子突然便没了,据天说身血液都好像没了,我便隐隐的猜到了他有些丧心病狂了!”骆冉叹了口气,脸上多了几分伤感:“就是因为这点,我才想到他就是因为我当初批断这个孩子的面相不凡,故意引导我觉得是为了和他比斗,他气不过故意整死这个孩子,让村里的人都以为我看不准,是胡说道!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不是最直接的?”龙峰治惊讶的说道,看着骆冉脸上的忧伤,心里隐隐感觉到不妙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仅仅只是为了和我斗气,甚至在弘扬堂打压我的话,任他胡为了也罢!毕竟乡亲们也不知道这群人的手段。但是,如今看来是我真正的上了他的当了!”骆冉偏头看向了兰花湾后王家园子的方向,沉声说道:“他布置的这个大阵太大,在我的惯性思维里面,直都认为总有方位的对称,如今才知道是我大错特错了。”

    骆冉几乎没有停,恨恨的拍木桌,几乎是低吼道:“弘扬堂的后山底全是空的岩洞,面通向百丈崖,边达到了黑虎村的黑虎山下!他居然不是以弘扬堂为基点布阵,而是以这兰花山为阵眼,取弘扬堂五处坐标为护阵五方,最后推动周围的处生死门!”

    “五行阵,卦阵!”龙峰治失声惊呼,看着骆冉骇然说道:”这么庞大的阵法,得需要阵眼多强大的能量,才能运转不停?“

    “五行阵、卦阵!”骆冉字句的低吼着念出来,看向龙峰治的时候,眼眶里已经满是红血丝:“这就是他的障眼法了!这两个阵都只是懂行的人看到了感觉震撼,真正的阵法就是为了掩藏他布下的另外个阵法!”

    “这还有另外个阵法?”龙峰治惊讶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骆冉缓缓的点头,沉声说道:“如果我没有料错,这阵法还是在弘扬堂和遥巨村范围,不过威力却大了无数倍!阵眼应该就在兰花山后面的王家园子里,至于阵眼!可能有些令人惨不忍睹,定就是那孩子的身精血,和这几个本来奄奄息的人的阴魂了!”

    “闻所未闻!”龙峰治气愤的说道:“当年虽然听说过些邪人会做这些事情,但是今天真正碰到了,哪里还能忍下去,就是拼了这身内功,也要把他留在弘扬堂!”性子耿直的龙峰治虽然平时不善言辞,但是听到骆冉这么说,也不由得气愤填膺起来。

    ”龙师傅稍安勿躁,咱们两目前这状态怎么去?想必他现在也不好过!如今这事虽然有些血腥凄惨,但是还的让那两个去看看!“骆冉居然冷静了下来,他自然知道自己的伤势,甚至直到现在都没有查出,龙峰治是否是了蛊毒。

    ”如此也好!实在不行,咱们再做打算!“龙峰治倒不是泄气,而是听到骆冉这么说之后,也马上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!!!

    “灭了,灭了,火灭了!”

    阵欢呼在高衍堂前响起,虽然被烧毁的地方还有着袅袅余烟,但是至少明火都已经扑灭了。

    起火的是高衍堂左边厢房,原因有点令人啼笑皆非。沈大厦的母亲有块腊肉挂在炉灶上,直舍不得吃。这块腊肉平时被烟熏火燎的有些透明了,不时会滴落些油滴下来。这天因为沈大厦的姐姐带着孩子回来,天气太冷尿布没法干,就用竹笼架着放在炉灶上烤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想到的是,滴落下来的肉油居然引起了竹笼和尿布起火,直接的点燃了炉灶里堆放的柴火。因为这几天太冷,炉灶里堆放的柴火可不少。等到大家现起火的时候,那些干柴连房子里的木楼板都燃起来了。如果不是唐祖饶这些人即使现跑回来,只怕整个高衍堂左边的房子都会起火。

    即使这样,沈大厦家里住的这两间房基本上也是毁了,还引得邻居家的房子烧了半间。邻居还没有来得及责怪和难受,因为这个时候能够逃过命都不错了。

    唐天站在高衍堂的大院间,四周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了。有人拿出来手电筒,四周有些灯光大作的感觉。看到黑烟袅袅的惨状,心里顿时有股无力感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