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三章 酒鬼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这些天生的事情太多,看起来每件事都好像是意外生,甚至是些别人不会太在意的,往往宁静自然的背后,将会隐藏着最强烈的风暴。[    〕.)]1}Z}W>.?〉

    喧嚣只是暂时的,在大家拼命救火的当头,虽然最终扑灭了这隐患,唐天却隐隐感觉到了什么。几乎是合情合理的原因引,唐天的耳朵里却传来了九师公私底下附耳的传音。那才是令唐天最惊悸的所在,和让唐天次觉得自己需要重新审视九师公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天地间有不灭阴魂,如果吸收了些有意识阴魂的精华,就会强大的出来作乱。世间有人懂得操纵这些阴魂,将会对普通人造成莫大祸害。如今有人操纵了只火烛鬼,在唐家道这里被你用屎尿的秽气赶跑了,必然跑去别的地方作怪。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不会造成人的伤亡,但是显然这只是它的障眼法!”

    想到九师公和自己说的这些话,唐天心里却是阵阵凉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谁在操控,想在弘扬堂干什么?

    唐天心里自然是乱成团,虽然平时属于个冷静的人,但是他自己知道,如今的时代已经不是自己言堂的岁月了。自己坐在这个位置够久,大家虽然知道自己的威力,可是就是因为这种威力,让大家都忘记了自己曾经的辉煌。唐天不是想去寻找曾经的辉煌,反而更加明白自己需要与时俱进。

    唐祖饶还在号召着大家收拾残局,虽然起火的沈大厦家和自己属于两边,但是这边的大火已经波及到了高衍堂的堂屋。对于乡里人来说,堂屋代表的是自己家祖先的凭吊,何况高衍堂对于唐祖饶这支来说,其意义更是不般。所以几个兄弟子侄正汇聚起,站在堂屋门口看着里面,那已被烧黑了小半的房梁。

    唐天的目光却落在旁个老人身上,这是个相貌清癯雅,看着面相和善的老人。他站在阶前沉默不语,没有看向堂屋里面,却看着那被烧残了的沈大厦的家。旁人闹哄哄的七嘴舌,这个老人却背负着双手看着不语,双眼睛似乎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知道真相的人定会认为这个老人没心没肺的,唐天却难得的纾解了眉头,大步朝这个老人走了过去,因为这个老人正是唐祖饶的父亲,弘扬堂有名的有学问的老人唐大省。

    “天,这么冷的天,你怎么也跑过来了!”看到唐天快步过来,老人居然含笑问道,伸手示意唐天在旁木方长凳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午和下午直村委开会了,刚刚入棋公家的家道要烧房子,我们起赶过去灭火了,没有想到九师公说这个方向危险,你说说邪不邪,话还没有落下,就看到这边冒烟了。幸好叫祖饶回来的快,不然以后都没脸见你了!”唐天居然难得的语气轻柔,声音更是放低了许多。

    唐大省似乎没有在意这些,却是有些愕然的看着唐天:“九师公在那边?他这么说的?”

    看到唐大省这个表情,唐天时不知道好坏,只好如实的说道:“唐家道疯疯癫癫的,恰好九师公在唐平北家,把他叫过来的时候说的!”唐天简单的把当时的情形说了遍,因为这边也没有什么事情,也点起了马灯,唐天便也没有着急。

    唐大省却是脸色凝重,随着唐天边说,眉头却紧紧的皱起。看着唐大省不吱声,唐天心里忽然有些紧张。这些天生的事情太多,虽然现在还没有理清思路,但是对于见多识广的他来说,越是这种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其实背后所隐藏的往往都是极大的阴谋,他自然也知道事情有些复杂了。

    唐天惟愿是没有事情,但是就连他自己都不愿意相信了。

    几个老人的去世还有正常的说法,但是从唐殿风家那孩子意外的没了,自己所看到那惊悸的形象,虽然别人没有感觉到不对,但是唐天听到骆冉说了之后,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是有人丧心病狂的。不但会营造各种各样的死因,甚至可以瞬间吸干个人的精血的。

    那种惊悸的结局,让唐天虽然感受到了阴谋,但是没有证据的事件,自己作为弘扬堂的话事人,肯定是不能乱说的。这个时候看到唐大省的神色,唐天忽然想到这个老人可是善于堪舆学,更是个寻穴高手。不说他会师公法师那套,至少比般人强出太多见识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你见过老骆吗?”唐大省忽然问出句莫名其妙的话,看着了脸忐忑的唐天。

    唐天哪里敢隐瞒,连忙点头低声应着了,紧张的看着面前人来人去的晃眼,便低声问道:“十三蛮蛮感觉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谁知道唐大省没有回应,而是静静的透过马灯看着那边人影瞳瞳,许久那对凝重的眼神才再次落到了唐天脸上:“几天前我心血来潮,忽然翻了下老黄历,看到了条不太好的术数,于是便请了卦!”说道这里的时候,他居然停了下来,沉吟着时又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唐天对唐大省的性格还是极为了解的,心里顿时警醒了起来,便扬声说道:“这天气太冷了,十三蛮蛮咱们进屋里去聊聊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!”声破锣般的声音响起,只见个高大的身影歪歪斜斜的走了过来。人离着还有段距离,却已经是满鼻的酒味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已经起身的唐大省没有出声,马灯映照在他脸上,似乎带着股似笑未笑的神色,静静的站在唐天身边待着。唐天却马上起身,难得的扯着嗓子笑道:“这边起火,也没有看到你的影子,我还以为你被火化了呢?正准备着叫人广播下大家来找!”

    “你个王羔子会记得我?”来人咧嘴笑,浑身的酒味熏得人几乎要晕倒了。说话点都不客气,只大手掌直接拍在了唐天的肩膀上,同时也搂着了唐天的肩膀。拍的唐天本来矮小的身形几乎矮,看得让人感觉到生疼。

    唐天却没有叫疼,反而任他搂着,却苦笑说道:“算你厉害,沈锵陠,不过你这就还真的要少喝啊!离着丈就快被你熏死了,挨着这么近还让不让我活了!”

    “你是领导,自然不愁酒喝,我这要是天没有酒喝,那是会死人的!这不刚刚去忠珑堂吃了回来!”这个叫沈锵陠的丝毫不以为意,反而乐呵呵的朝两个人酒气冲天,然后又指着堂屋说到:“几个小时不在,娘的连屋都没得住了,这究竟是唱的哪出呢?”

    “天到晚就知道喝,这两天村里不有几家地方喝,还不任你喝个够,偏偏还跑去忠珑堂喝才行!”唐天瞥了他眼,给了他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莫笑我!”他居然放低了声音,叹了口气说道:“村里几家不烦我的,几家几户都是你们唐家的!论不到行亲,说不到邻居,总不能厚着脸皮天天去蹭酒吧!再说虽然是乡里乡亲的,要喝也只得吊唁和出殡吧!我那堂客听说我去吊唁,就从早上直骂到了晚上!”

    唐大省却乐呵呵的在旁说了句:“外面冷,进屋里去坐会儿!”

    看到唐天的样子,这个沈锵陠居然没有松开他,而是搭着他的肩膀,起进了唐大省的屋子里去。

    屋里还保留着几十年前的风格,不过当初的大客厅如今半做了卧室,半摆着桌椅用来做了客厅。这个就是唐大省平时住的地方,虽然只有间房,却收拾的干净整洁。尤其看到那露着木纹的书桌,上面居然摆着摞白纸和字帖,难得的更有房四宝,可以想象到主人平时的生活。

    唐大省没有马上说话,而是让他的堂客十三怜怜拨弄开了火桶里的炭火,让屋里的温度加高了点。唐天静静的坐在小木椅上,想着这些天的事情,时间也没有理会嘟嘟囔囔的沈锵陠。让人惊讶的是沈锵陠也没有多事,自顾自的在热水瓶里倒了杯开水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十三怜怜无奈的笑了下,拿杯给唐天和唐大省泡了两杯茶。喝了口茶水,唐天的思绪便有些清晰了起来。不说弘政堂那边的事故,接着唐家道的堂客琼翠花出事,这事的复杂唐天自然更不能和别人说,因为当时确实是自己最先看到,而且还不算是个人看到,因为当时唐玉叶也在。

    但是这件事却不能和人提,自己虽然不算是私会唐玉叶,但是这话说出去的话可能会引起别人联想翩翩,甚至毁了这个唐玉叶。当时看到那种惨状的时候,唐天不认为这是意外,因为两个人都曾经似乎现了这个女人的异样,然后眼睁睁看着她吊到了门框上,最令人惊悸的就是,不到三五秒那个琼翠花便没气了。

    唐天甚至都以为自己做梦了。但是后来有人叫死人了之后,他才清醒过来。当时生了什么,如今唐天感觉自己都像是做梦了样。

    坐在唐大省这大客厅的房里,唐天忽然感觉到自己就渺小的和只蚂蚁样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