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五章 驱鼠大法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那年的弘扬堂和周边的十里乡样大旱,天下许多地方也都颗粒无收,加上因为鬼子的步步紧逼湘楚,到处都是逃荒和避乱的百姓。  ].)1ZW.

    路见饿死的遗骨也不是稀罕的事情,时常听闻有人被山的野兽叼走遗骸,甚至也出现路人遇袭的经历。在这个饿得人无法生存的时代,很多劳动力男丁选择了当兵,报效国家只是个借口,主要还是为了那份口粮。到了战场是个死,还能为家族挣分荣光,留在家里饿死,收尸的人也许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这种大的环境下,作为鱼米之乡的湘楚地,其实情况也好不到那里去。当时政府在地方上的情形,无疑遭罪的还是老百姓。百姓家里几乎很难有隔夜的余粮,就是作为盛产粮食的湘楚都出现了卖儿卖女的现象。于是哪怕最木讷的乡民,都知道出门谋求生路。

    但是天下何处不相似,以鱼米见长的湘楚都出现这种情形,全国别的地方的情形可想而知了。即使面对湘楚这种困境,全国各地依旧有着许多人涌入了湘楚,希望在这里可以保全性命。当年的困境最终如何,后来历史自有定论,但是这种大的风波势头,自然也大大的影响了这个小山村。

    弘扬堂虽然是属于比较偏僻的山村,但是因为村里有着几个头面人物,在他们有良知的努力下,不但很少有饿死人的事件,就是外面的传闻都只是偶尔传进村里来。虽然也有很多喜怒哀乐,甚至村里不少壮丁也被应征入伍,但是总的情形还是令人安乐。

    尤其周边乡村出现些骚乱的时候,弘扬堂居然还传出了条喜讯。这条喜讯可不是天两天的小道消息,在乡里已经传了阵子,据说不久将会有条马路修到村里来。大家开始还以为是传言而已,甚至村里有族老去过交涉,都没有人回来敢说个道道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高衍堂唐祖佑的回来,乡民终于感觉到这件事情的真实了。

    要说这唐祖佑还是高衍堂的败家子,十来岁跟着父亲闯广西,在广西带也算是个人物。后来逐渐长大,便跟着父亲唐大梓在广西经商,听说也算极有天赋,在场面上极有人气。但是据说后来和个桂系军的团副交往着,平时学会了抽大烟玩牌九。

    这两样可是乡里人最忌讳的,何况是薄有家产的唐大梓了。怕自己儿子年轻最终无法收场,被父亲收回了手里的所有生意和活计,唐祖佑最终被父亲从桂州(桂州:湘楚人对桂林的称呼)赶了回来。即使唐祖佑这样,大家也知道他是见过世面的,对他的话还是有着几分敬仰的。

    如果有条大路从弘扬堂穿过,这无疑是祖祖辈辈最荣耀的事情!乡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虽然不敢确定,但是光是这个消息,就已经令人欢喜雀跃了。

    弘扬堂属于湘东这个小县,小县虽然不大,本来也有条极有名的官道,还是在前朝末年拓宽的。当年这条官道上,有着所属湘水市最大的米商,名声就是湘楚诸州都极有名气。当然因为湘楚自古以来盛产茶叶和稻米,所以湘东也有着最古老的茶马古道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那位大米商家族的存在,这条古老的官道,在本世纪初被拓宽了。使得湘东小县逐渐名声外传,百姓也得以南下北上。湘东也自此成为了内6城市,而这条官道也名声大振,尤其是湘楚人进入两广的主道。

    这条官道也是弘扬堂百姓最为羡慕的,因为周围百姓有了官道的便利,田地里的出产和水道里的鱼鲜变成了收入,可以通过水6运到外地。周围的百姓有了收入,日子自然便比别地的百姓要好过许多。而同样是属于官道边的村子,弘扬堂离着足有两个村子的距离,不但出入有些不方便,乡民的收入自然远远无法比较。

    平时乡民只有肩挑背扛的从遥巨村出,前往向家村那条官道,然后去到广东和广西,或者自此去往湘东县城甚至更远的湘水市甚至省城。虽然向家村也不是太远,但是对于那条官道的向往,却成为了弘扬堂乡民心里的个梦想。

    如今这个梦想似乎就要实现了,唐祖佑回来证实,湘东县府已经同意,为了响应政府的号召,让湘楚民众拥护桂系军,从万福亭往下拓宽那条有名的小溪白光溪旁的小路,把它修建成条可以行使大卡车的马路,连通金沙湾到东安舜皇山的道路,以备战时桂系军可以随时支援湘楚地。

    对于弘扬堂的百姓来说,这是莫大的好事,大家无不欢喜雀跃,自然包括了沿线的万福亭、忠珑堂、凤岭村等等。

    这种后续的欢喜且不提,却说这唐祖佑回到家里之后,开始还当着家里的少主人。因为毕竟家族偌大的基业,都是他父亲唐大梓闯下的,就是他的爷爷唐昌盛和兄弟辈,都跟着他父亲唐大梓在广西。留在弘扬堂守着祖宅的,无疑便是些老弱妇孺。

    不过好景不长,唐大梓跟随弘扬堂名声最大的唐魏翰兄弟,因为修路的事情再次回到乡里来时。听到自己儿子在家依旧死性不改,继续伙同些人抽大烟赌牌九的时候,便彻底的把家族里的大权,再次交还给了自己最小的亲弟弟唐大省。这无疑对唐祖佑造成了巨大的打击,也使得高衍堂这脉差点断绝。

    这年初秋的某日,唐祖佑因为大权旁落,几乎整日闷闷不乐,这天终于遇到了件让他敢兴趣的事情。他的妻子苟氏感于男人的颓废,便向比他还小了十余岁的叔叔唐大省说情,得以次去遥巨村收租的机会。本来遥巨村离着也不远,但是那时候到处都是参天大树,唐祖佑因为抽大烟掏空了身子,于是坐着轿子慢慢的去遥巨村。

    说来切也是冥冥之注定,这唐祖佑到得遥巨村租户这边的时候,居然碰到了个帮工的女子,当时这个女子不过十六七岁年纪,人称名唤作阿香的便是。后来稍微打听得知,这阿香乃是原河南人氏,跟随父兄就在附近村里农时帮闲,给家人讨口饭吃而已。

    这天的唐祖佑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,居然对阿香看上了眼,其细节如何外人很难知晓,但是后来大家知道唐祖佑想纳这个阿香进门为妾。在当时来说,这是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,因为唐祖佑家里有钱,据说这个阿香也有貌,虽说家乡千里迢迢,但是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唐祖佑的堂客苟氏也算是向家村的大家,但是和高衍堂唐家比起来,还是稍显腰杆不足的。不过苟氏贤惠得体,高衍堂不敢轻视这件事。作为在高衍堂的主事人,唐大省却还没有成年,站出来也只是个样子而已。虽然掌管着钱财,但是在唐祖佑的私事上,还是只有任着唐祖佑自己决定。

    对于那个后来成为故事主角之的阿香,也许很多年以后不会有人记得,但是人们不会忘记了,据说这天是唐祖佑接阿香过门的日子。高衍堂虽然没有大宴亲朋,至少唐祖佑的狐朋狗友还是来了不少,甚至弘扬堂也有不少人到来祝贺。

    因为是纳妾的仪式,对方家里又没有居所,所以唐祖佑都不用去接,只嘱咐了几个年长的佃户,早早雇好了轿子,到点了把人送到高衍堂来便好了。可是这天下午,还没有等到那阿香进门来,高衍堂却遭遇了件大祸事。

    唐祖佑带着帮人在高衍堂喝茶胡吹,有人为了庆祝给他带来了好烟土,他自然乐得和大家起分享。没有想到听到长工说门外有人在门外唱莲花落,让新郎官出去随喜。这唐祖佑本来想着大喜的日子,随便打点讨个吉利。虽知道有个损友便说了句你自己都拮据了,还掏着银子往外周济那些逃难要饭的。

    这句损话便刺激了唐祖佑的少爷脾气,躺在床上便不理外面的动静。谁知道这日外面还真聚集了不少要饭的,大家竹板敲得叭叭响,声和的唱着莲花落,听口音便都是河南的居多。要说这河南人也真可怜,因为地处黄河周边,遇到大水往往无处藏身,遇到干旱往往颗粒无收。所以历来河南多乞儿,倒是地理位置使然所致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听得烦了,唐祖佑便使人出来赶人,这些乞儿轰然应声。开始还唱些好话,看到主家不理不说,还让人驱赶这些人,于是大家便起哄着诉说。这便也惹急了屋里的唐祖佑和些少爷,大家把高衍堂的几条看院的狗赶了出来,咬伤了几个年幼的乞儿。

    高衍堂里虽然有人不忍,包括唐大省在内都被唐祖佑拦了回去。这闹自然引得这群讨饭的乞儿愤怒,虽然不敢马上作,却也叫嚷着让主家出来说个道理。唐祖佑便横了心要驱赶这些人,加上群损友的起哄,便和这群乞儿闹上了。本来唐祖佑都没有放在心上,谁知道有个年长的乞儿便对高衍堂年长的堂客说,如果主家不赔的话,便叫高衍堂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这事当时究竟如何如今很少有人能够准确表达,因为当时在场的那帮纨绔子弟,大多数是唐祖佑的狐朋狗友。些没有熬过改朝换代,些即时熬过改朝换代,也没有能够逃脱大运动这些大场面。而像唐大省这些人,要么因为年纪太小无法靠近了解,要么根本就被人挡着了。

    但是那天的弘扬堂却被老鼠包围了,那是真正的被群老鼠包围了。具体这群老鼠有多少,没有人可以统计过来,因为凡是高衍堂的范围,每个地方都是成群结队的老鼠。大大小小的老鼠,各种各样的老鼠。从堂屋到卧室,从前厅到后院,从地面到屋顶,凡是你能想到的地方,都被老鼠占领了。

    除了人站的地方,其余全是老鼠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