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六章 老屋因果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试想下,个正常人突然满眼所见全是老鼠的身影,甚至口鼻里都是那股令人作呕的气味,乃至种让人毛骨悚然出来的声音。(  W)W>W}.1ZW.不说这些老弱妇孺吓得魂飞魄散,就是这些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男人,自也是六神无主起来。

    这股强大的鼠群出现,可以说是在极短的时间里。而且源源不断的四面方涌来。虽然当时没有袭击人的说法,但是身处这鼠山鼠海里,想必就是最大胆的人,应该也会最后崩溃的。具体后来有没有死人,当时应该是没有听说的!但是面对这种神奇的事情,本来就畏惧鬼神的乡民先妥协了,准确来说是高衍堂真正的主人唐祖佑妥协了。

    面对群人数不多的要饭的乞儿,居然还有着神奇的御鼠奇招,不说这些周围的乡民只有妇孺,就是唐祖佑自己都感觉到无力。那个时候弘扬堂有几个人是有枪的,唐祖佑就算是个的。据说他虽然被大烟掏空了身子,但是坐轿出去收租都带着家伙。

    来是担心这个时候野兽出没,怕路上不安全;二来也是他见过世面,知道如今的乡里不同于以前,四面方来了许多外地人,担心人家眼红在半路使坏。至于这天他为什么没有掏家伙,很多人揣测就是那鼠海太过吓人,他即使用家伙袭击了那个吹笛子的老人,只怕也无法控制这些骇人的鼠群。

    最终他自己自然是不好出面,又不好就此折了面子,磨磨蹭蹭的等到这些人快要疯的时候,最终他也只好妥协,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松口应承。让当时已经被几乎吓瘫了的个族老,带着高衍堂表面上的话事人唐大省出面,向那个驱赶鼠群的吹笛子的老人来交涉。

    据后来些听到在场的人说了细节之后,知晓其些内幕的人回忆说。他们喊叫着交涉,然后那些鼠群居然让出了条路来,让这些人到了高衍堂的门口来。

    大家才看到那个浑身皮包骨头的讨饭老人,手里拿着根尺多长拇指粗细的黄的竹笛,就坐在高衍堂门口石阶旁的下马墩上。笛子出来尖利刺耳的怪音,听的人浑身汗毛直竖,大家从来没有听到过那么古怪难听的笛子声音。但是那些四面方跑过来的老鼠,却好像十分听话。

    它们丝毫不怕身边的人,而是在笛子声音的驱使下,正不断的往高衍堂云集。这个时候大家才知道,根笛子居然可以驱使这么多的老鼠。不过弘扬堂也算有不少人见过世面,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奇人很多,隐隐猜到是高衍堂的人得罪了这群要饭的乞儿,才会让他们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听到高衍堂的主人说要妥协,这个吹笛子的老人没有说话,但是过了阵之后,那群唱莲花落的乞儿里,有个眼里有怨气的年乞儿出来,这个人方面大耳,看着是个极富正气的人。但是偏偏就是他叫嚣着,要高衍堂的主人赔偿被咬的乞儿医药费。

    般时候遇到这种事情,最终交涉的利益无非就是主题。作为地头蛇的高衍堂,自然占着些优势,不过是散钱免灾罢了!不说被吓坏了唐祖佑这么认为,就是这些狐朋狗友,乃至些老人都是这么认为的。所以唐祖佑叫族老和自己小叔出来,也认为是很好摆平的。

    可是,这次唐祖佑想错了,这里所有的人都想错了!

    对方对高衍堂给出的大洋赔付不屑顾,只是抓住了唐祖佑让狗出来咬人,差点把人咬死了的事情。还说要告到县府里去,请大人来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要说因为自己父亲和唐魏翰的私交关系,加上主持修路的大计,和县府里多少有些交集。如果去到县府里的话,唐祖佑也是不怕的。但是他忽然想到了件事情,这些外地人明明知道自己是地头蛇,为什么不怕县府去主持公道呢?唐祖佑倒也不傻,面对眼前的困局,对方只不过是找个借口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着急的不是这群乞儿,而是被鼠群包围了的高衍堂。这里不但有自己的家人,还有群狐朋狗友,和村里来恭贺自己

    的乡民。看到对方操纵自如,如果惹急了他们,只怕声令下,整个高衍堂连人带物都会被啃个精光!想明白这点的唐祖佑顿时知道,自己稍有不慎就会导致大祸。

    向胆大包天胡作非为的唐祖佑,次感觉到了害怕。本来因为纳妾带来的喜悦荡然无存,而且心里隐隐有了个阴影,那便是认为这个尚未过门的女人,简直就是个扫把星。后来这个叫阿香的少女被唐祖佑抬进了高衍堂,不过后来却没有了她的身影,据说是在唐祖佑死了之后吞生鸦片死了。

    阿香的生死是后来的事情,她能够进入高衍堂,倒是还有些戏剧化。因为当时那群乞儿不但要赔付医药费,还要高衍堂施舍几亩良田,作为给他们真正的赔付。这可就不是简单的对错问题,而是涉及到私产转让,甚至是买卖私人地产的大事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还不是买卖,而是对方凭借自己手段,做出的种恐吓要挟。

    偏偏作为地头蛇的唐祖佑丝毫没有办法,就在大家僵持着,高衍堂里面的人已经受不了,有些人听到这件事情,便七嘴舌的说愿意拿出部分钱来,让唐祖佑和这群乞儿妥协了。

    群本地人居然被外地的乞儿要挟了,这可能是弘扬堂开埠以来第遭。最终拿出了五十块大洋来,至于地产还在商议之。因为听到这群人是河南的口音,唐祖佑忽然想到了个人,便让族老当着他们的面说,自己这边是有个族叔在广西做生意,身边有个河南人的跟班叫华守,不知道他们听没有听过这个人。

    本来唐祖佑也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,随口提句而已,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或者起什么反效果。没有想到屋里的人便没有听到吹笛子的声音了,虽然那群老鼠还没有散去,但是那个吹笛子的老人却不见了。后来唐大省回忆着,自己害怕的要死的时候,族老说出了华守这个人的名字,没有想到吹笛子的老人便停住了。

    他那对死鱼般的眼睛看着这些人,却没有再说话,甚至开始都没有说过话,他也没有等那群乞儿,居然自己拿着那根短短的,黄色的竹笛便走了。许多年以后,唐大省依旧忘不了,那个衣衫褴褛的老乞儿,个人蓬头垢面的拿着根竹笛,顺着高衍堂屋檐边长长的石板道,慢慢的消失在水库尽头。

    吹笛子的老人没有驱散鼠群,鼠群便也自动慢慢散开。高衍堂里的人自然不知道,不过外面的人可以看到四面方赶过来的鼠群减少了,最后逐渐便没有了。那群乞儿脸上有些愤怒,但是也没有马上散开。就在这个时候,遥巨村那边的佃户抬着轿子,把阿香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因为阿香的父兄也跟着起过来,看到高衍堂惊恐的情形自然目瞪口呆。但是听到那群乞儿的说话声音,以及他们说的意思,才知道是高衍堂的人得罪了他们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不想再迎娶阿香的唐祖佑,听到阿香的父兄居然和那些人交涉。尤其令唐祖佑震撼的是,阿香的父亲只在高衍堂门口大院的坪里,慢慢的摆了几个舞拳的架势,这些人便七嘴舌的散开了。虽然这个老丈人有些莫名其妙,但是唐祖佑也看出来是救星来了,自然大胆和些人出来了。

    唐大省也直记得,自己的侄子唐祖佑那天出来大院的情形。

    刚刚走到石阶边的时候,那个本来领着乞儿要走的那个年乞儿,忽然朝着唐祖佑厉色大吼道:“你们这些为富不仁的财主,视人命如草芥!蔡老看在华守的面子上放过你们,我却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!我诅咒你们老屋里前三房的男丁不得好死,家财败尽家宅不宁!”

    这是阵令人寒的诅咒,第次听到这么恶毒,和令人毛骨悚然的诅咒,本来年纪就小的唐大省感觉到自己浑身冰凉。看到自己气的浑身抖的侄子,还有脸不忿的阿香的父亲,唐大省不知道自己后来怎么过的。因为唐大省晕了过去,后面的事情他也就只是听说了而已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只要回想到当初的事情,唐大省就感觉到恍如就在眼前。所以不管这些年自己如何生活,行事罐都是小小心心的。侄子的脸依然在自己眼前熟悉,可是很多亲人都已经逐渐模糊。那个有着秀气脸庞的阿香长眠在高衍堂屋后的山里,即使他给唐祖佑生了个孩子,却因为孩子过房到苟氏门下,她连唐家的祖坟地都没有进。

    那些当年曾经被老鼠啃过的家具,依旧有些在高衍堂用着,似乎记载着当年生过的事情。自己的父辈兄弟,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被诅咒了,但是确实只剩下了自己这支小房。家财败尽这个说法,这么多年过去了,不知道是不是塞翁失马,反正高衍堂却完整的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唐大省甚至都不敢去想这些事情,只是在每年祭祖或者长辈生日的时候,自己才会想到些,原来自己居然是在这里长大,也慢慢的在这里老去。有很多东西已经逐渐遗忘,有很多东西却毕生只记得桩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