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七章 秘辛的往事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呼,呼!”

    北风的呜咽在兰花湾听来格外真切,似乎有着个垂暮的老人在低低的诉说。{[ 〈((〔〔({<  ].})1)Z]W).〕

    唐大省和唐天、沈锵陠三个人挨得极近,虽然这种近距离并不能增加温度,但是似乎靠拢点让人感觉到温暖。三个人来到义庄门口之后,站在义庄门口足有三四分钟了。如果没有义庄那高墙挡风,没有当初这环形建筑的设计,只怕在这门口刻也呆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几分钟对于平时几个人来说,根本就不是问题,但是在这寒冷的冬夜里,在这和荒郊野外没有区别的地方来说,却无异于种煎熬。

    沈锵陠使劲的敲门,屋里却好像万物俱籁样。不知道的人以为这被冰雪覆盖的大房子是废弃的,似乎丝毫感受不到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旁的唐天没有生气,受惯了大家追捧的他很少受到冷落。虽然这个地方平时也很少有人来,但是像这冰天雪地的,又是北风呼啸的晚上,却显得丝毫不奇怪。他是知道骆冉受伤的,不管明里暗里,骆冉直回避着外人的拜访。这几天自己来过几次,骆冉都见过自己,也嘱咐过自己不要和别人提起。

    如果换个人的话,都会认为骆冉这是故意的。刚刚遇到牛水高和唐平喜他们,在路上的唐天不认为骆冉会见他们,所以也懒得问他们这边的情形。看到牛水高几个也不和自己说什么,唐天却是知道,这个便是这些年自己和乡民他们之间的鸿沟。

    他们即使不说什么,唐天也猜得到不出意外的话,肯定是被骆冉的大儿子骆鹰挡了回来。

    对于骆冉见自己,唐天直相信,这不但有两个人多年友情的意思,还有就是他充分的信任自己。虽然那晚他也做出了些嘱咐,甚至有些不能对外人道的细节,但是唐天深信这不是警示提醒自己,而是骆冉感觉到了种巨大的危机,对自己有有面授机宜的意思。

    从这些年政府施展新政开放以来,周围的县市都在生着显著的变化,许多企业都在进行着让人无法理解的调整,人们的心态也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村里的百姓对自己那种尴尬的表情,唐天心里比谁都明白。以前是自己言决断,如今却已经无法去干预每个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唐天自己也在尝试着改变,和融合着这快变化的社会。骆冉在省城里上班很少回来,如果不是他的小儿子不听话,想必他也不会提早退休。即使是这样,他在省城里知道的东西,自然也比乡里人多太多。但是唐天相信骆冉是把弘扬堂当成了自己的家,不然怎么会扎根到弘扬堂来。

    不管弘扬堂以后怎么变化,他却也是有着几分后顾之忧的担心。

    可能很多人都看不到他付出的努力,也有很多人不懂这暗藏的凶险,其实这段时间的弘扬堂生了很多事情。再次见到骆冉的时候,唐天居然现他竟然受伤了。别人可能不了解骆冉受伤的意义,唐天却深深的明白,能够让骆冉受伤的人,那定是个极度恐怖,有着惊人手段的人。

    自己当年见过骆冉惊人的手段,和些常人无法理解身手,所以自己坚信他不是个普通人。如今骆冉和自己样,也逐渐随着孩子的长大而老去,但是唐天相信骆冉更加恋旧。这些年直明白骆冉的为人,他如此重视这件事情,显然不小心就有可能涉及到生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让唐天惊讶的是唐大省,这个老人似乎对骆家人的反应也没有稀奇,站在那里身形挺直也不着急,看着神色似乎在回忆什么。唐天没有打扰他,知道这个老人有着太多的故事。却看着咋咋呼呼的沈锵陠依旧在大叫,但是义庄里似乎没有人样的安静。

    沈锵陠嘴巴里呶呶囔囔的低骂着什么,无非就是诋毁着骆冉不够意思,怕自己进屋里把他的酒喝了之类的,似乎丝毫没有考虑到,自己陪着唐大省来这里是有事的,而他是陪着唐大省过来的了这个事实。唐天对沈锵陠这个人不计较,那是因为这个汉子,应该说这个老人也有着许多人难以企及的传奇,只不过大家如今只看到了他的耍酒疯而已。

    在这个物资并不富裕的年代里,像沈锵陠这种嗜酒如命的人,是会被乡民诟病的。在连饭都吃不饱的时代,你却天天想着喝上几杯,时不时的熬上缸米酒。你这样做是会遭受天打雷劈的,乡里人都这样骂沈锵陠。大家都忘了这个人当初为国浴血奋战,南征北战抗美援朝,这些无都是用命博回来的,可是他从来没有朝国家开过口的事实。

    唐天有些无奈,因为自己偶尔周济他,但是也不可能帮到多少。县里武装部每年下来的抚恤金,到了他手里没有几天便全部变为了酒。家里的堂客看到他就骂,他也已经习以为常了。对于这个人的脾性,唐天也只能深深的无奈和同情。他今天会变成这样,没有人真的知道其的原因,但是肯定是有着故事的。

    拍了拍沈锵陠的肩膀,示意他安静下来。沈锵陠显然有些错愕,但是看着含笑的唐天,便知道他肯定有什么想法,居然真的安静了下来。唐天没有马上吱声,他在等待着屋里的回应。他的道理很简单,骆冉在家里养伤,自然不希望有人打扰。沈锵陠这么大的动静,却显然耽误了他的养伤。

    如果骆冉想开门的话,自然会有人来招呼,如果不想见人的话,除非只有砸门进去了,但是这显然不是个好主意。上次见到骆冉实际上没有多久,甚至也见到了龙峰治。他对龙峰治不认识,但是骆冉没有隐瞒他的意思,后来才知道龙峰治是唐良园的师傅。

    他也听人说起过,唐良园在钢铁厂跟随别人学过路拳法,但是唐天向来只当成了那是强身健体罢了。如今在骆冉这里看到,唐天便明白了,这个龙峰治师傅当和骆冉样,不是个那么简单的人物。虽然没有见过唐良园施展什么,甚至心里虽然有些惊讶,但是凭着自己对唐良园的熟知,便也感觉到对龙峰治亲近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天似乎知道结果!”唐大省忽然淡淡的拢手说话,他虽然没有看着义庄的大门,却也看向了周围到处雪皑皑的景象。虽然如今是寒夜里,可是几天雪下下来之后,到处都是银装素裹的,反倒是可以让人看清不远处的景象些。唐大省自然没有这个心思,但是刚刚想到自己高衍堂的过去,乃至今天生的火灾,心里却愈的沉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倒不是知道结果,这两天村里没了几个人,按说往年冬天也有老人没了,但是今年好像有些不样!听说大家都上门来请过老骆,但是都空手而归。有人说老骆回省城去了,有人说老骆给唐殿风家孩子看面相出了纰漏,不好面对乡亲们!说出来这话让人心寒,我寻思着想必老骆是有事,不然这些年何曾拒绝过村里人?”唐天不着痕迹的轻声回到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睁着眼说瞎话,当着唐大省的面忽悠,他不知道唐大省过来的意思,虽然知道唐大省和骆冉关系也不错,但是想到那晚骆冉的嘱咐,唐天还是口不应心的慢慢说着。看着他平时说话挺快的,这次说话似乎怕惊扰了屋檐边晶莹垂下的冰挂。

    他脸上神色不变,眼神闪过丝不易察觉的异样,最后看了眼脸郁闷的沈锵陠,却依然偏过头来看着唐大省:“十三蛮蛮经常过来湾里,应该很少遇到这种事吧!”

    “确实少见!”唐大省平静的说道:“只要他回来村里,我都是必过来湾里坐坐的。这次也没有听到说他回城,村里生了多少事,祖饶回来大概说过。本来我也没有放在心上,但是今天高衍堂生火灾,倒是让我警醒了起来,这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啊!想必老骆也早就现了,他不出来见人不代表他不参与,可能有些事情和他有关也不定!”

    唐天心不由震惊,脸上却不动声色的看向唐大省,自己直知道他厉害,没有想到会看得这么透彻,不由也再次放低了声音:“十三蛮蛮今天这么坚决,难道从高衍堂的火灾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敢肯定什么!前两天审显出事,锵陠的嫂子铖逋怜怜,把我们几个老家伙叫到了起,说弘扬堂有人放蛊!”唐大省的声音有些冷,那飘渺的声音似乎来自于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村里有人放蛊!”听到唐大省这么说,知道些内幕的唐天浑身冷,看向了脸平静的唐大省。他的眼神里似乎有些悲痛,但是那种悲痛经过了岁月的煎熬,早已经平淡的让人感觉不到真实,留下的是阵无力的沧桑。

    “是的!锵逋的大哥铖逋公当年在苗疆就是死于蛊术,我们几个人看过,可以肯定审显也是被人下蛊了。那种情形我死都不会忘!”唐大省的眼神里充满了阵恐惧,好像面前出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样,眼皮不住的跳动着,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高衍堂那么多的人,几乎大半都死于下蛊,我怎么会忘记这种情形!”

    站在义庄门口的唐天,顿时感觉到自己浑身僵硬冰凉起来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