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八章 三人行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外面好吵,这么晚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!”玉宝软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呵气贴着我的左耳,让我忍不住阵痒,历经了骆伯伯交达的任务之后,虽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,但是显然唐玉宝对我认同了很多。??<[〔[( ?.>}1ZW.

    其实我心里直茫然着,不知道自己和她怎么相处。但是现单纯的她根本就没有想过别的,和我样懵懵懂懂的。可能的冰雪创造了机会,也是彭柏全的阴阳蛊给了我借口,反正她看起来健康了很多,却经历了白天之后居然都没走,这自然让我心里有些小窃喜。

    乡里人的生活很简单,这个时候乡人的想法也没有那么多。就是到了以后,我都没有奇怪玉宝为什么会和我起。这个时候个堂客因为男人没了,或者男人不行了的话,下堂给自己单身的叔子、大伯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我不知道命悟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,但是我想她家里人把她接回兰花湾,就可以想象到命悟的情况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屋里炭火很暖,虽然没有点灯,但是有着炭火微弱的光线,透过蚊帐显得更加红亮。在被窝里露出了头来,我们还是可以看清对方。被窝里很温暖,我们用被子紧紧的包着,因为没有别人在,异性身体的刺激,也让我们紧紧的贴缠在起。

    因为今晚外面有极大的北风,屋里都可以听到外面北风的呜咽,所以我们连蚊帐都放下来了。既然已经放开了心神,在这小小的天堂里,玉宝反倒是有些享受。因为没有什么事情,从下午开始就没有人来打扰我们。

    这些天唐玉宝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我也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是谁,切都是最原始的节奏。不知道是阴阳蛊的原因,还是我们彼此的私欲在作怪。我们和乡里没有娱乐的男女样,总是乐此不疲的在这屋里亲热。

    如果说开始还有些顾忌,自从我们起去我弘政堂老屋那边回来后,唐玉宝便再也没有了顾忌,往往有时候还主动的任我放肆。原来男女在起会是这么神奇,让本来朦朦胧胧的我彻底的走上了成人的路。唐玉宝的美丽是惊人的,以至于我完全沉醉在这遐想。

    有时候休息下来,我也会想到永蕙,甚至有唐金枝她们,但是这时候我心里也嘀咕着,都不像对唐玉宝这么想念。我本来挺担心的,毕竟我年纪还是极小的,乡里要说堂客偷汉子也有的,但是像唐玉宝这种情形,我却不知道自己以后怎么办。

    我想骆伯伯明明知道我们的缘由,却从来不干涉我对她的放肆,难道骆伯伯有些什么想法?

    其实我知道骆伯伯知道了这件事的,因为他虽然没有提过这件事情,但是直默许着,也让唐玉宝和我在这间房里。甚至还警告唐玉宝说,体内的阴阳蛊没有清除,如果要想以后身体无害的话,要么是养蛊的人离开这里,要么就是养蛊的人自己被反噬。

    但是显然这两种可能性都不大,何况听人说过,放蛊的人离开很远的距离,也是可以操控种下的蛊的。虽然骆伯伯说我们体内的蛊已经被他压制住了,但是这种生命力强大的自生蛊,完全有可能受到刺激而随时成长起来。害得唐玉宝直担心,即使是和我亲热,有时候还偷偷问我,说是不是身体里的蛊在作怪。

    是不是阴阳蛊作怪我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我心里的鬼在作怪我是知道的。尤其我听到骆伯伯说过,沈晓华老师也来过这里之后,我心里就莫名的兴奋着。时不时的脑海里也会意淫下,幻想着沈晓华也在这屋里。其实我还真不知道,沈晓华确实也深受其害。

    但是这段时间每次想到,骆伯伯交给我的那本才几页薄薄的书,我便忍不住阵兴奋和激动。那是本有着彩页的画,可以说描画的栩栩如生,如果真的要说内容的话,自然便是少儿不宜的情节。看到那夸张的内容,第次打开的我自然是目瞪口呆,继而便是乐此不疲的模仿。

    面对唐玉宝这个模特,我时常心里虽然有些不安,但是更多的是被身体的本能所主导。尤其骆伯伯也警告过我,说我如果味的沉迷进去,不但会被那潜伏的蛊虫害死,也会最终害了唐玉宝。这让初尝人事的我怜心大起,每次面对激动的时候,甚至在行事的时候,都会逐渐的冷静,依照骆伯伯的说法去行事。

    我暂时还不知道骆伯伯的用意,但是我知道骆伯伯是不会害我的。原来他不但早就知道了我和玉宝的伎俩,还让我按照他的思路去行事。想到他掌握了我的切底细,我心里还是有些郁闷的,偏偏却又无能为力。不过有的时候在我心里有些邪恶的想的是,他居然送给了我本教授我的书,还让我照书上的姿势动作和玉宝起,莫非是想做什么实验。

    其实我虽然猜到了些,却些重点没有猜到。骆冉看了我的某些资质,恰好我了这种阴阳蛊。他忽然便想到了个大胆的计划,便是用这阴阳蛊的个特性,可以快生长的原理,助我体内可以快的行气。他想以最短的时间教会我学习内家功,便是利用阴阳交汇来刺激我对体内元气的激。

    不管是沈晓华还是唐玉宝,其实都是骆冉的试验品,这点骆冉自然不会对人言,就是我他都会绝口不提。这几乎是种近似于损人利己的成方法,也是骆冉面对彭柏全的压力,不得已而为之的的种大胆举动。不说我无法知晓,就是和骆冉起养伤的龙峰治,只怕也很难看穿骆冉的这个计划。

    唐玉宝自然不知道这些,我也不可能傻到说出来骆伯伯的原话,我舍不得和她分开丝毫是自私,也不得不有时候行为乖张和藏私些。我们本来计划要睡觉了,这个时候听到外面阵阵动静,我心里虽然有些不愿意,但是也不得不停下自己的动作,果然隐隐听到个人的大吼大叫的声音,听着似乎感觉还有点熟悉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阵低低的敲门声响起,我确定自己没有听错,看到唐玉宝惊讶的神色,显然也是也听到了,我才确定外面确实是有人的。半夜三更的我虽然心里有些紧张,但是想到外面低低的声音,我还是低声问道:“外面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我小河!”个熟悉的声音,居然是骆伯伯。

    我们本来就抱在起,听到是骆伯伯的声音之后,我们顿时慌了起来。我匆忙便起身穿衣服,边问道:“骆伯伯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别急,是找你们有事!外面的人我要先招待下,你们先慢慢准备下,过会儿来找你们,记得穿多点,外面罩上那套衣服!”骆伯伯的声音不紧不慢的,似乎想到了什么,然后便没有了声音。外面那嘟嘟囔囔的声音还在,似乎在咒骂什么。

    听到骆伯伯这么说,本来匆匆忙忙的我顿时间便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什么人来了我不知道,但是在我穿衣服的时候,还是听到院子里有几个人说话的声音,个好像是牛爷的声音,这让我有些格外的奇怪。但是面对着玉宝在旁,这些东西都抛到了脑后去了。等我再次穿好衣服起来的时候,估摸着和骆伯伯说的时间差不多。

    而且我还先下来把炭盆里的火加大了,屋里似乎温暖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小河,你说骆伯伯会不会又让我们半夜三更的出去啊!”抱着棉裤坐在我身边的玉宝忽然说了句,让我本来还沉浸在欢乐里,忽然顿时犹如冰水袭体浑身凉遍了。惊讶的看着可爱的玉宝,我们现彼此的眼里都有些惊恐。

    是啊!怎么这么傻,我怎么没有想到这点!骆伯伯意思说的这么明显,让我们穿上那晚的装备,显然便是想让我们等下出去。不说这天寒地冻的天气,想到昨晚惊恐的情节,不说玉宝心里怎么想,光是我自己就感觉到心里毛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那哀伤的向茜菲最终怎么样了,甚至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她孩子已经没了。但是那只恐怖的黑猫,还有向菁菲惊恐的叫声,依旧在我心里回荡着。

    那只黑猫为什么要过来攻击我们,最后突然怎么死的我不知道,但是我不是傻瓜,那么古怪的事情我还是能够看出来的。我们最后把那柄桃木剑埋下,返回到兰花湾之后切平静,骆伯伯也没有对我们提过原因。但是我是知道,我们两个人路从弘政堂老屋回来,可以说路提心吊胆,路不断的回头看着。

    似乎好像随时会有只黑猫会从哪里钻出来,或者是有个什么怪人从哪里蹦出来袭击我们。事实上虽然最终到了兰花湾都没有事,但是后来我们现自己的双腿都是软的。那种路上所受到的惊吓,已经不是单纯凭着语言可以表达。

    如果今晚还让我们出去,显然也不会是什么好事。我很想出声拒绝这件事,但是我想这可能性不大。不说骆伯伯会叫我们去做什么,光是这冰天雪地的夜里,显然就是不想让人知道。想到他叫玉宝和我起出去,我心里忽然又有些恐惧后的兴奋,甚至有些小小的激动。

    但是当我们接受了任务,慢慢走出义庄,回头看到覆盖在积雪下的义庄时,心里有些无奈和惊恐。不过最令我们惊讶的是,这次我们多了个伙伴,那是个我也见过的老人唐大省。这个老人其实外形和我爷爷差不多,但是我感觉到身前这个消瘦的老人像个幽灵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人静悄悄的走出,选择在近十二点的时候,沿着义庄面前的小路,往兰花堂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