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九章 掘坟 附体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天到晚少往外跑,天寒地冻的你不冷吗?”十四娘忍不住看着自己全副武当的儿子唐久园,看到女儿们都坐在火桶里,想到昨天牛三娘娘和她说的侄女牡丹的事情,心里便有些火热了起来,不由再次说道:“这几天怪事多,不要到处乱跑!你有这时间还不如多去遥巨村跑跑呢!”

    “哪里乱跑,哪里乱跑了,这些天天气虽然冷,但是哪家不备着火炉啊!死人躺在棺材里不怕,陪着的活人总要取暖的罢!别的地方就不说了,二十九爷这边总归要去吧!明天都要出殡了,这都还没有去帮过忙呢!”久园听着嘟囔了句,心里也有些不耐烦。(  ([[〔[ [ }.)1ZW.

    说起来二十九爷传下来这些兄弟,也算是弘政堂搬出去的。虽然和唐元、唐四元这些兄弟不算是房血脉,但也总算是近邻和同姓。平时乡邻家里有这种大的红白喜事,邻居都是要主动前去帮忙的,试想谁家会没有点大事呢!唐久园说出这番话来,倒是还有几分让人感觉到成熟。

    其实昨晚在弘扬堂打牌,唐久园的运气不好,后来更是出了琼翠花上吊这档子事。常言说得好,偏门多古怪,唐久园经常打牌的人,自然心里想法便多了,当时也想过是不是因为自己沾了秽气,导致自己打牌输了不少。最终因为涉及到了唐天头上,虽然大家不敢直说,但是大家的意思有些明显了。

    唐久园也是在场的,作为唐天这房的子侄,虽然也出了五代,但是唐久园也直以唐天为荣的。虽然看到脾气暴躁的唐天都没有作,但是输了钱的唐久园后来心情也不好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唐久园确实是想出门打牌的,听到母亲在自己面前说道,本来不想回话的,但是听到说起牡丹的事,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,偏头看向坐在火桶里的两个妹妹,眼睛却是对着妹妹华园问道:“华园,我怎么听有人说咱们老屋这里闹鬼?”

    坐在火桶里的华园本来和姐姐在织着毛衣,忽然听到哥哥这么问自己,不由打了个机灵,忍不住紧张的四下看看,才想到这是在自己家里,心里便安定了许多。不过看着哥哥盯着自己不放,便神叨叨的低声说道:“还不是殿风家那孩子没了引起的!外面怎么传还不是有人嚼舌!“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个怎么回事,我在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么多说道,转身到那边去,人家说什么的都有了!”想到那对美丽的眼睛,和那满脸哀伤欲绝的神态,唐久园忽然心里也有些伤感了起来。每个人心里都有个梦,唐久园心里也有个,但是这个梦不能公开说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”谁知道了,大屋里这么多人,指不定话就传出去了。你想想突然间好好的个人,转眼间就不见了人,搁谁心里不嘀咕不害怕啊!“华园有些不满的盯着哥哥,虽然不知道哥哥为什么问这出,但是她也不是小孩子了,天天住在个屋檐下面,哥哥心里有些什么想法,华园大概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嚼舌头的人真多,人家两公婆这么惨了,还非要和鬼神扯上关系,嫌不够乱吗?”唐久园恨恨的说道,不知道他究竟在诅咒谁。

    “鬼神!你师傅不也是会捉鬼请神吗?”华园不知深浅的忽然接口,马上想到什么,不由紧张的看着哥哥。

    果然唐久园听到华园这么口不择言,不由愤怒的瞪着自己妹妹,低声吼道:“你懂什么?彭师傅根本就不是操纵鬼神的师公,他是真正学习苗疆功夫的传人,你看看我学的那套棍法,那可是正宗的少林传下的功夫,骆伯伯那种装神弄鬼的师公,怎么和彭师傅这种高人比?”

    ”好了好了,你师傅是高人,骆伯伯是骗子!“华园马上低声搪塞自己的尴尬,看到哥哥没有再追究下去,便又讨好的接着说:”向茜菲因为莫名其妙的失踪,后来神叨叨出现的事情,搞的小雨胆战心惊的,今天都跑回娘家住去了!”看到哥哥瞪着自己,她迟疑了下说道:“殿风直说骆伯伯是骗子,这两天都是达风老师和康宝陪着他呢!”

    “咦,毓园送持节公还没有回来么?那向茜菲究竟怎么回事?”直沉迷于纸牌的唐久园显然愣住了,这次看向了自己母亲。

    “唉,那堂客也真可怜,疯疯癫癫的半夜三更起来烧纸,直遥巨村她妹妹陪着呢!这些你不是都知道吗?后来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不见了人!早上人就傻傻的坐在堂屋棺材上!“说到这里的时候,老人似乎有些紧张,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自己孩子重视,她居然把半掩的门合上了。

    唐久园兄妹虽然听到过这些,看到自己母亲慎重的样子,不由也紧张了起来。即使唐久园有些不以为然,这个时候都感觉到空气有些凝固的寒冷了。

    ”你说说这吓不吓人,昨晚大屋里所有人都起来找了几遍,愣是没有看到她的人影,今早她自己就出现了。你们伯娘过来说这是鬼蒙眼,下午高烧遇仙过来给她打了针!下午去二十九爷那边帮忙,听虎胜公他们也说了,这是被鬼蒙住眼睛了!”十四娘说的战战兢兢的。

    “鬼蒙眼!还真有这种事?”唐久园听的有些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!你可别不信邪!”十四娘怒声说道:“这两天村里出了这么多事,到处都阴气森森的,你去那边带着手电筒!“她语重心长的警告自己儿子。

    唐久园拿着手电筒出来弘政堂,心里记得母亲说的事,其实心里有些不以为然,不过耳朵还是很警醒。山脚下那边声乐喧天,二十九爷明天出殡,今晚前来吊唁的宾客很多。唐久园昨天输钱了,刚刚这边的晚饭都没有去吃,这个时候只想过去溜圈,省的到时候被邻居门说起。

    路过唐大华家门口的时候,唐久园忽然感觉到好像有人看着自己,他不由浑身寒毛直竖,眼看过去却没有人影。随即手电筒也照了过去,唐久园以为自己眼睛花了,确实没有看到哪里有人。摇摇头示意自己太过敏了,继续往前走的时候,他再次感受到了那种被偷窥的情形。

    对乌黑亮的眼睛,紧紧的盯着唐久园,那是双在黑暗的眼睛。唐久园飞快的偏头,突然便看到了这双眼睛,好像黑暗的股诡异的鬼光。唐久园几乎炸毛了起来,但是他平时不信鬼神,即使眼睛的余光看到,甚至吓得浑身毛,依旧喝问道:”谁在那里?“

    没有人回应唐久园,唐久园站在那里不敢动,用手电筒紧紧的照射着那个方向。除了砖墙和柴垛,没有别的东西,唐久园心稍定,拿着手电筒大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个淡淡的身影快的消失在大屋后,唐久园几乎只看到了阵眼花,但是他敢确定自己是看到了什么,忍不住便操起旁边根手臂粗两三尺长的干柴,快的跟了过去。等唐久园跟到后院的时候,他依旧只看到了阵影子,不过他敢肯定自己是看到了东西,因为后院没有融化但是已经变硬的积雪上,有着对浅浅的脚印。

    虽然令人感觉到害怕,但是唐久园知道这是个人。但是,是什么人有这么快的度?而看积雪上的脚印,显然不是小孩子,也不是成年男人的,难道是个女人?

    虽然想不通,但是唐久园还是在站了会儿之后,慢慢走回大院门口来。想到那个淡淡的身影似乎陌生,但是那对渗人的目光却似乎阴冷有些熟悉。摇摇头摆开心烦乱的思绪,唐久园继续往二十九爷家那边去了。

    对茫然的眼睛看着手电筒光线的远去,慢慢的出现在弘政堂回廊。看了眼弘政堂那三个大字,慢慢的穿过回廊,钻进了旁寂静的左边弄廊,往后院的方向移动。最后这对凄冷的目光出现在后院毛竹林旁,看着白皑皑的大地,沿着那条浅浅的小道,快的消失在茫茫雪地里。

    那是个人形的身影,却好像比般人要敏捷快很多。它快的在小路积雪上移动,好像脚下装了雪橇样,下便移开好远,等再去看的时候,它已经靠近了遥巨村的地盘。

    这个身影没有停留,尤其它看到前面是处独立的环境,块小山坡样的地形上,建立着几处宅院的时候,它那清冷孤寂的眼神居然停留了下。这些宅院靠近弘扬堂这边极近,居住着唐、牛两个姓氏的人。因为和弘扬堂太近,他们往往和弘扬堂的居民更显亲近些。这些宅院在寒冬积雪覆盖下,显得有些冷清。

    这个身影没有停,似乎某个方向有些什么在吸引着它。它整个身形被覆盖在巨大的麻布下,在寒冷的冬夜里,在白雪皑皑的野外,就像个快移动的影子。它移动的方向居然是弘扬堂所属的荒山,这里本来有不少茶树,但是在近十来年已经被废弃了。

    荒山被积雪覆盖,但是它行走移动的线路似乎被人踩出了条路来,所以它快的到达了半山。这里是处方圆三四米没有积雪的地方,新鲜的黄土在雪地里显得令人惊讶。而且这里也没有杂乱的茶树,只有个水缸大的黄土包,边上飞乱的炸飞着些鞭炮的纸屑。

    黄土包上扣着个没有把的粪箕,这是处新坟!

    看着这个黄土包,这个灰色的影子先是静静的站在那里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它忽然疯样的扑上去,便伸出了双手来。对的,那是双白嫩修长的手指,直接的插进了黄土里面,然后疯狂的把黄土扒拉开。它居然要把这小小的新坟掘开么?没有人知道,但是它的动作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刚刚修好的新坟,马上就被她掀开了大半的土包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