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一章 血蛊养阵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”嘶!“

    三个人看到面前这情形,忍不住都吸了口寒气。?<<{??< ( .

    唐大省因为听骆冉说过些可能,心倒是早有些准备。这些年他自己也经历过很多怪异的事情,心里早就有着最坏的打算,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情形。

    如今亲眼看到在这小小的木盆里的情形,还是不由自主的感觉到自己浑身冰凉。从来没有想象过,会遇到这么怪异的事情。即使心做好了准备,也想象着诸多的不可能,可是亲眼目睹这种诡异,饶是唐大省见多识广,心里也不由顿时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还在义庄的时候,唐大省和骆冉交流了许多,最终才会选择来到这边。骆冉虽然没有解说其的凶险,还是当着唐天的面告知,如今在弘扬堂有人想兴风作浪,虽然没有明确指出是谁,但是这段时间的风传,唐大省还是隐隐猜得到的。

    对于骆冉的谨慎态度,唐大省还是持保留意见的。他和骆冉也算是几十年的交往,骆冉的为人他深为知晓,自然对骆冉更多了几分敬重。不过处在唐大省的立场来说,他还没有高尚到为所有人着想。即使他属于个心地善良的人,至少目前他担心的是高衍堂的未来。

    分析了目前的些事件,和当前的些形式之后。唐大省才明白,原来骆冉私地里早就已经和对方交手了这么多次,只是从来没有对人言而已。骆冉更是毫不客气的告知,如今高衍堂的风水被人利用,早就被人布阵做了个死门。不但会引诸多的事端,只怕结局谁也无法预料。

    唐大省本来只是想找骆冉解决高衍堂的困局,没有想到事情变得如此复杂。这不但完全的出了他的预想,也真正的感受到了种危机。唐审显从医院拉回来,情形时好时坏。在沈锵陠的嫂子铖逋怜怜牵头下,他是去看过唐审显的情形的,那完全就是被人下蛊之后的样子。

    很多年没有遇到了这种事情,没有想到在太平年月里,居然再次看到了蛊术。想想当年高衍堂生的事情,唐大省就感到阵阵的后怕。自己大侄子最初是被人用驭兽的手法胁迫,最后了对方下的蛊术而不知道。最惨的便是家里的亲属先后被那蛊术迫害,导致几乎全家死绝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当年那位道人出手,根本就不可能知道,原来这个世界上,还有种小道蛊术,这种蛊物居然只以相同相近的血液为食。想到这里的时候,唐大省不由得打了个寒战,自己当初能够幸存下来,那是多么幸运的事情。如今再次遇到这种恐怖的事情,如果要想破解的话,按照骆冉的说法,只有捣毁了这个大阵的阵眼。

    当时在场的人,唐天心里担心的是大局,问及骆冉这次灾祸会不会波及到整个村子。唐大省虽然没有吱声,心自然也认同唐天的想法。不过看着骆冉的情形不太好,大家没有敢使劲的追问,最后骆冉对这些问题没有正面回答,让人感觉到他不置可否的回答,有些深深的担忧。

    不过最后骆冉央求唐天先回去,到那几家死者的家里走上圈,去布置些事件来分散视线。这点对于向掌权的唐天来说不是问题,他欣然便先行去布置了。骆冉在送走沈锵陠之后,却让精通堪舆的唐大省来寻找阵眼。唐大省自己也明白,骆冉最后留下自己,肯定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今唐大省站在寒风里,脑海却无比的清晰。因为如果让唐天来这里的话,他根本无法理解骆冉的意思。如果让醉酒熏熏的沈锵陠来的话,他年轻的时候虽然孔武有力,如今只怕早就被酒掏空了身子。他也许会听骆冉的安排,但是他那力不从心的样子,只会把事情搞砸。

    于是骆冉大胆的让垂垂老矣的唐大省,带着唐玉宝和唐小河来。

    唐大省本来是排斥这么做的,自己虽然在别人眼里已经有些老了。但是唐大省自己明白,自己这些年遭受的东西,让自己承受煎熬的程度,只怕比年轻人还要好些。

    就像这两个跟随自己来的,毕竟唐玉宝是个刚刚成家不久的堂客,在他眼里也就是个孩子。唐小河就更不用说了,直接就还是个孩子。但是骆冉偷偷告知自己,这两个人身上和唐审显样,是被人下了蛊的。虽然已经被骆冉克制住了,但是那种蛊物遗留的基体,却依然是生命力极强的种东西。

    如果带着他们过来,利用的好他们体内的蛊物基体,也许就会是大助力,唐大省的心里有了些松动。最后唐天和沈锵陠被骆冉打走了之后,唐大省却带着两个人过来王家园子。按照骆冉的说法,那个人布置的阵法,阵眼应该就在这王家园子里。

    骆冉设想过许多情节,说出来之后唐大省都感觉到荒谬,但是骆冉慎重的样子,让和骆冉许多年交情的唐大省听在了心里。来到这边现了这处新坟,对堪舆学深有研究的唐大省,马上就看出了这处小小的葬穴,就是处阴损的阴魂聚龙穴。

    旁人可能不会感觉到这处新坟有什么特殊,唐大省却是眼看出。这处****以兰花山为靠背,右边遥巨村石山、左边弘扬堂兰花山山脉为肩,前左花子水库为活水,形成了个小小的聚龙穴。可以看出这个寻穴之人,不但是个高手,而且是个极会利用风水的人。

    骆冉说的没有错,对方利用这个天然的小风水,居然再布置了个阵法。唐大省虽然对阵法的了解远远不如寻穴,但是这些年和骆冉的交往,两个人可以说都有互补。唐大省的眼力自然比般人强出太多,更何况现在真正明白阵法的人,根本就没有几个。

    饶是唐大省心里早有准备,这个时候亲眼看到这种情形,唐大省心里也顿时如同煮沸了的开水,不停的翻腾着。

    旁边两个人不知道缘由,他即使不打开手电筒也明白,那还在慢慢滚动的黑色液体,自然就是种流动着的血液!清冷的寒夜里,在茫茫的雪地里,在这个本来被掩埋着的小小新坟里,没有灯光的照射下,这盆血液就像池黑色的烧滚的沥青。

    这木盆就是刚刚装着下葬不久的小孩,弘政堂唐殿风家的那个孩子。虽然是冰天雪地的,唐大省根本就没有出门。但是对于小村里生的每件事,不说他儿子是村里的青年干事,就是普通人都会以最快的度知道。对于这对夫妻多年没有孩子,如今突然孩子又没了,唐大省心里还是默哀了下。

    其实唐大省都不认识这个年轻的堂客,只是听人说起她娘家也很近,是弘扬堂难得有着极好容貌的个女子。当然这些对于唐大省这个年纪来说,也已经不是什么重点了。反倒是那个直给人放荡不羁的唐殿风,唐大省还是有着极深印象的。如今这切已经不重要,唐大省也见过了太多的生死。他在意的是有人操纵,居然利用了这个死去的孩子。

    当然,唐天也说过这个孩子,甚至提到过这个孩子死的惨状。表面虽然看不出什么,但是见多了生死的人,自然都明白这个孩子死的不寻常。唐大省不知道弘政堂有没有人知道,但是即使有人明白的话,找不到什么证据的话,也没有人敢胡说道。

    个本来已经死亡了的孩子,如今赤条条的躺在盆血液里面。而这荒郊野外的温度,肯定是在零下好几度。而这盆血液居然就像有着生命样,居然像烧开了的水,正降低了火候样,水波下在慢慢的滚动着。或者说这血液就像是真正有生命的东西,正包围这这个小孩,在慢慢的搏动着生命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令人无法想象的!

    ”这,这是什么?“还是唐玉宝先反应过来,看着这不可能的情形,对美丽的大眼睛睁的溜圆,忍不住拉着唐小河靠近了唐大省。

    我自然从揭开那棉布就看到,但是也目瞪口呆,甚至都忘记了害怕。看着面前的情形完全呆了,那个孩子我虽然看不出来是谁家的,但是个赤条条惨白的身子,就那么躺在个洗澡的旧木盆里,还是完全出了我的想象。

    骆伯伯叫我过来的时候提过,看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不要惊讶,但是要听唐大省的安排。这个时候唐大省没有出声,我心里即使再吃惊,也只是带着紧张的好奇。倒不是我的胆子大了多少,毕竟跟着骆冉见过摸过死人,还天天在义庄里加灯油,或多或少让我冷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何况身边还有唐玉宝在,这个女子让我心里多了几分王之气。在她面前我自然不能表现的太怂,因为在我心里已经认同了她是属于我的。

    其实让人惊讶的是木盆里的液体居然在滚动着,散着股令人头晕的腥气。接着周围闪亮的积雪,我似乎隐隐看出来那液体是泛着红色的。

    ”不要靠近!“唐大省低低的声音有些颤,看着木盆里那闭着眼睛的婴儿,这哪里像是个没有生命的孩子。”退后,退后几步!“虽然不知道会生什么,唐大省还是老到的嘱咐我们,同往后退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”大省爷!这是怎么回事!“唐玉宝虽然不懂,但是亲眼看着这个被黄土埋着的婴儿,被扒拉开埋着的黄土之后,居然躺着在盆液体里。而这天寒地冻的野外,这盆液体不但没有冻上,好像感觉到还在被北风吹动了样,她不由吓得牙齿打颤了起来。

    ”这事太妖异了,你们别害怕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这应该就是有人养的血蛊!“唐大省深深的吸了口气,低沉着说道:”老骆就是估计到了这件事情,叫我们过来寻找的就是它,不过咱们先看看,毕竟它也是种蛊,不要莫名其妙被它沾上了!“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