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 血肉相连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”血蛊!“

    光是听到这个蛊字,我心里已经打突。  .虽然不知道这血蛊是什么东西,但是从骆伯伯那里得到的只言片语,可以想象到这不是什么好东西。其实我以前也是听人说起过蛊这种东西的,但是具体是什么,却没有人能够形容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我自己听说我和唐玉宝几个了蛊,而且是有着因果的蛊之后,虽然看不到这蛊是什么,但是看到骆伯伯紧张的样子,我敢肯定那是会要命的东西。这几天我更是知道自己意外的这个阴阳蛊,不但让唐玉宝遭了殃,好像还波及到了我的老师沈晓华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那种恐怖的东西,我定会私底下窃喜,因为这种和玉宝的亲近,还有迷迷糊糊和晓华老师的亲近,直是我心里的奢望之。但是听到骆伯伯说起沈素的惨状,还有我看到同学的祸及池鱼,我心里的恐惧远远大于欣喜。这个时候再次听到唐大省说起,我顿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。

    本来只是寒冷的夜,因为这个灰影的出现,让人感觉到这片山坡似乎被寒冷凝固。如今又看到这么恐怖的事情,顿时让人感觉有些不真实。

    而且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我感觉到唐玉宝的手有些颤抖。我们是牵着手站在唐大省身后的,感觉到她的紧张之后,忍不住的我看向她的眼睛。其实我心里也很紧张,但是我还得装作自己无所谓。我们离得很近,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眼睛里有些羞涩的恐惧。

    这是种奇怪的感觉,因为我们经过这么多天近距离的接触,我瞬间便明白了她的意思。即使没有面对这种危险和恐惧的时候,我也有过这样的体验。

    她体内已经死亡的蛊物剩下的基体在反应了,这是骆伯伯的说法。意思就是我们身体里那已经死亡的蛊物,因为还遗留着种我们看不到的所谓的尸体。这种蛊物的尸体有着极强的自生能力,只要被另外种蛊物刺激到,就会以肉眼看不到的度生长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就是,当这种基体生长到定程度的时候,如果被原有母蛊激的话,随时有可能激活重新成为对阴阳蛊。所以,这是这种阴阳蛊最可怕的地方。它没有多大的杀伤力,却具有强大的生命力。可以成为别的蛊物的营养,也可以承载营养再次展成为子蛊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了阵恐惧,因为我体内也感觉到了阵莫名其妙的感应。这是种微妙的感应,别人根本就看不出来,只有自己可以感觉到。那是种奇怪的感受,开始便是自己浑身暖洋洋的,继而会产生出种幻觉来。如果这是在温暖的室内,可能会瞬间激我心里身体的本能来,抱着面前这个女子亲热。

    这些天我们就是有些轻微的波动,都会情不自禁的彼此主动。我不知道究竟是自己心里占据上风,还是身体的本能在作怪。但是唐玉宝没有检究这些,我自然是乐得其见。这个时候即使周围恐怖阴森,甚至有着从未有过的现象,我都感觉到自己有些不受控制。我感觉到阵深深的害怕,不知道接下来会生什么事,何况是这么强烈的反应!

    但是,唐玉宝似乎明白有唐大省在场,羞涩的看着我紧紧的抓着我的手,身子忍不住想靠近我。我却更明白,这是另外种反应,种受到了我们身体之外另外东西刺激的反应。这个时候因为我情不自禁的,看向了土坑里木盆里的那个婴儿,应该说躺在木盆里的那具小小的尸体。

    瞬间我居然感觉到那具惨白的尸体,在黑暗似乎出温暖的荧光,这真是种奇妙的反应。明明眼睛看东西不是很清楚,可是看到这个死婴却好像足够清晰。它身上散着股淡淡的荧光,好像从它那具小小的身体为心,四处散着温暖的荧光。我不知道唐玉宝是不是这么感应到的,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”你们赶快闭上眼睛!“唐大省虽然没有现太特别的反应,可是想到骆冉说的话,知道肯定是这个木盆里的死婴影响到我们了。他很快现了我们的异样,边低声喝道,边用身子挡着了我们面前。然后他快的反手朝我们额头上点来,用的正是手里的那块木牌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受到了什么影响,但是听到唐大省低声的惊呼之后,我们几乎还是同时闭上了自己的眼睛。当木牌接触到我们额头的时候,我顿时感觉到阵清凉,浑身似乎都清爽了起来。同时我再次感觉到自己的感观灵敏了起来,因为我再次的感受到了寒风,和四周冰凉的空气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实的世界,这才是我待着的环境。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,但是我们知道刚刚肯定是有古怪的。感受着唐大省那并不厚重的背影,我却心里有些感动。暂时不知道唐大省在前面干什么,但是听到他嘴里似乎在念诵着什么,人在我们面前的土坑边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我很想睁开眼睛看看,虽然心里有些担心唐大省的嘱咐,但是还是忍不住心里的想法,最后慢慢的睁开了条眼缝来。当我看到面前的情形时,时吓得浑身如坠冰窖里四肢居然有些软样。

    原来那个躺在木盆里的那个死婴儿,这个时候居然站在木盆里。它不但像个活人样的站着,而且正呲牙咧嘴的对着唐大省低吼。不说它冰天雪地的埋在黄土里有没有死,光是它这么小个的样子,也不可能是可以站着啊!看着面前这个惊悸的情形,不说我会叫出来,其实我整个人早已经吓傻了。

    这个死婴和个活人没有区别,唯令人恐惧的便是,它浑身惨白的和这周围的积雪样,白透着股惨灰。最最令人恐惧的,便是它的对乌黑却没有眼瞳的眼睛,正紧紧的盯着唐大省。那眼神里透露出来的感觉,就好像面前的唐大省是它的敌人!

    ”啊!'

    身边唐玉宝再次出声惊叫,原来她和我样,居然没有忍住闭着眼睛,偷偷的打量着面前的情形。当她突然看到这婴儿的情形时,自然无法忍住心的恐慌,居然没有像我这样吓傻了,而是忍不住放声尖叫着出来。

    唐大省没有回头,他似乎料到我们会偷看样,而是拿着手里的木牌不住的晃动,另外个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来把短桃木剑。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,我们站在他身后都知道他是严阵以待的架势。

    倒是那个站在木盆里的死婴,双小腿都侵在那血水里面。本来目光直紧紧的盯着唐大省,这个时候听到唐玉宝的尖叫,居然瞬间便朝唐玉宝看过来。那对黑色的眼瞳似乎出阵慑人的精光,那小小的嘴巴咧,居然出了声不类人的尖叫。

    这把声音穿透了这荒郊野外,听来恍如声不知名的野鸟叫声。却让我和唐玉宝感觉到头脑阵晕,眼前忽然黑的情形。而我倒是好些,因为感觉到胸口忽然热,那块血乌桃木木牌居然散出股檀香来,让我顿时整个人神情清醒过来。如果不是我把扶着了唐玉宝,她几乎便跌坐到地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不要怕!这东西虽然古怪,但是老骆早已经算到了,只要把盆里的血水倒掉,这个大阵就没有用了!”唐大省的声音也算淡定,但是他心里其实也很郁闷。因为知道这东西有血蛊在,鬼知道去碰的时候会不会让血蛊沾身。但是毕竟有我们两在,他自然不好先泄气了。

    骆冉嘱咐他见到阵眼的时候,先布置个困仙阵,然后再捣毁了阵眼就可以。眼见着唐大省按着骆冉的说法,用桃木剑布下了杀阵,明明是困着了这个作为阵眼的血婴,却尴尬的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了。

    听到唐大省这么说,慌乱的我们自然心稍安,但是也没有快的平静下来。倒是我紧张的看着的时候,忽然眼睛的余光感觉到花,忍不住看向旁边。只见那个本来倒在地下的灰影,这个时候居然出嗬嗬的怪声,看着在那里好像是抽动,却好像是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浑身寒毛直竖的我忽然想到自己手里有两张镇魂符,不知道哪里来的股勇气,松开了唐玉宝便拿着符冲过来。本来情急之下我也不知道贴哪里才好,没有想到我的手在灰影面前比划的时候,忽然停了下来不动了。原来我看到这团灰影因为挣扎,露出来角皮肤,居然是张朦朦胧胧有些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看着这张朦胧的有些模糊的脸,我却是刹那间便惊呆了,因为这居然是个人,而且是个我认识的人!

    向茜菲!

    她就那么在地上挣扎着,半边脸对着我,眼睛却看着黄土坑那边。

    那是种什么样的情形?我甚至忘记了危险,看着这张熟悉而又朦胧的脸,就那么被床灰色的毛毯包着。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,但是看到她那对伤心欲绝的眼睛,看着黄土坑里的那个婴儿的时候,居然充满了令人不忍目睹的哀伤!看到这种情形,联想到这几日生的事情,我心里忽然紧,浑身有些冰凉,瞬间便想到了种我不敢想的事情!

    不是骨肉相连,不是血肉同心,会有什么能够令人这么哀伤?

    难道埋在黄土坑里的死婴,是向茜菲和唐殿风那难得的孩子不成?

    我忽然想到了这个荒谬的事情,虽然感觉自己有些恶毒,但是看到向茜菲这种神情,不是这种事情的话,会有什么能够令她如此的伤心?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