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三章 意料之外的变化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我时间不知道自己手里的符该不该贴下去,毕竟自己面对的可是个熟人,虽然她平时可能很少看我,但是毕竟是邻居啊!她现在这个样子虽然有些吓人,甚至让人感觉到阴森森的。[ <{?<< ?〔 W>W]W).}]1〕Z〕W).]但是她当初在我和惠江心里,那可是和仙女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即使后来她和唐殿风经常在外,我很少见到她了,甚至有些时候她的容貌都有些模糊了,但是平时和惠江聊起关于她的切的时候,感觉到村里的三个最有名的女子,都是不及她漂亮的。

    当然因为我们年级还小,以前说的这种漂亮,大约来源于我和惠江对异性的朦胧触觉。如今我初懂人事之后,自然便知道了,我们当初说的漂亮,那是因为她比大多数女人的胸都要大。

    偏偏这么性感的她,天生就是个温柔娴熟的女子,村里人有些嫉妒唐殿风的,经常背着诋毁他,说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把人家骗回来的。对于这些人的无聊我只能听听,然后对这些人有了些鄙视,甚至以为他们的心里都有问题,其实那时候我们有很多不懂。

    不过我还清楚的记得,那时候向茜菲只要在家的时候,惠江总是会第时间通知我。我们去偷看她洗澡的时候,有次因为太过入神,惠江是隐隐被她现了的。但是后来她决口没有在人前或者我们面前提过这件事情,后来看到我们的时候依旧微微含笑。

    这让我们良心现了下,虽然心里也曾经惶恐过,后来看到风平浪静,我们为了这事私底下内疚了好久,还曾经誓以后都不偷看她。

    可是这种誓言对于我们两来说作用不大,没有几天便又会故伎重演。可能是因为她很少在家的缘故,后来我们便也没有了这种机会,因为唐殿风的原因,他们属于第批走出弘扬堂,去外面看世界的人。有人说他们这样出去做生意,会被人抓起来的,甚至都不能回家来。

    可是事情不像大家说的,出去了的他们虽然没有张扬,但是随着他们带回来的各种各样的物事电器,大家终于明白他们在外面是赚到钱了。打听人家的秘密,在这个时候还是不道德的事情,虽然很多人想了解,但是也没有办法。不过达风晚娘隐隐和人说过,唐殿风在外面和人卖铁锅还有陶瓷,生意是很好做的。

    后来也有人跟着唐殿风出去,证实了达风晚娘的话,于是唐殿风再次成为村里的热门人物。不过因为他和向茜菲结婚几年没有小孩,于是很多人都有诟病。虽然很多人都是眼红,但是好像他们两个人没有在意。也许是因为他们长期不在村里,也算远离了这些是是非非和家长里短。

    再次见到她的时候,她居然抱着孩子回来了。这个孩子的到来,无非就是打消了所有的流言蜚语,甚至就连那些背后平时诋毁的人,都转了口风祝福了起来。唐殿风两夫妻沉醉在幸福了,在外界视野的开阔,也使得他们有更多的自信,让自己以后的生活过的更好。

    乡里人本来挺简单,在物资缺乏的年代里,能够走出去享受外面的世界,对于乡里很多人来说,还是件不敢想象的事情。唐殿风夫妻的路,对于很多人来说是种成功。他们回来之后,就是平时寡言少语的达风老师都表达出了欣慰,对于自己这个兄弟不泛赞美之词。

    本来我对于那个孩子是有过匆匆瞥的,因为当时大家都拥着去看,我虽然心里怪怪的,但是也凑过去看了下。其实谈不上可以认出来,或者说可以记住他。毕竟那个孩子太小了,平时也被包的严严实实的。当时我举棋不定要不要看的时候,永蕙还在边笑我,后来我才毅然过去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想来有些奇怪,甚至当时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愿意看。我敢确定自己不是因为向茜菲生了孩子,我心里就有些难过。其实我当时心里就是怪怪的不想看,原因竟然是莫名其妙。如今我想来,难道这又是当初自己心里的预感,预感到了这个孩子的某些情形。

    我想我是有些神神叨叨了,不过确实有些古怪。即使我没有跟着骆伯伯,我想遇到这种事情的话,乡里人也会传的满天飞的。何况现在这种情形本来就已经太奇怪了,换做是半年前的我,都有可能吓得屁滚尿流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转到兰花湾来住,我都不知道弘政堂这边的情形,何况爷爷奶奶都去了姑妈那边,我也没有得到弘政堂这边的消息。我也知道牛爷过来过几次,但是骆伯伯可能有他的想法,都没有让我见到牛爷。甚至这次牛爷陪着唐大省过来,如果不是说要我和唐大省起来王家园子,我估计都有可能见不到牛爷。

    但是牛爷从来没有提过这些事情,就是我父亲名义上的师傅龙师傅,也从来没有说过这些事情。我都不知道弘政堂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唐殿风和向茜菲夫妻遭遇了这么大的惨祸。我是知道骆伯伯当初说过这个孩子有福的,没有想到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忽然,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,因为我想到了另外件事情。因为从真正接触骆伯伯开始,他和我爷爷聊过很多事情,有些没有当着我的面,有些话虽然有些隐晦,但是我也听得懂。我其实知道骆伯伯是看到我有缘,或者是说我的命格里适合学些东西,他才会真的接受我而来教授我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他的说法,我也是个有缘的人,那么!我忽然浑身冒着寒气,看到黄土坑里的这个孩子,还有面前的这个向茜菲,我忽然傻傻的想到,自己会不会和这个孩子样,变成这个样子!

    来不及想那么多,如今没有想到,和向茜菲再次相对,却在这种情形之下。如果我估计的不错,此刻站在木盆里呲牙咧嘴的那个婴儿,就是她平时抱在手里的孩子。想到这个孩子刚刚被黄土埋在地下,又被她自己亲手刨出来,这种事情想想就好残忍。

    我甚至没有去看向茜菲的双手,这冰天雪地里泥巴都冻着,她那双小手却亲自刨开这黄土堆,只怕双手也够呛了。虽然对这个婴儿不熟悉,想到它刚刚可是被埋在黄土地下,这个时候却像个大孩子夏天洗澡样,站在盆里对着大人咧嘴,光是想到我就浑身冰凉。

    虽然有唐大省站在那边,我心里稍微安心些,但是想到这么诡异的事情,我心里只有个想法!有鬼!撞鬼了!

    我甚至都来不及再次把着唐玉宝的手,对于这个小鸟依人的女人,我心里的感受完全是不同的。我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他起,但是刚刚临来的时候,骆伯伯悄悄在耳边的话还在想起,我心里便有些纠结着。

    “你和玉宝体内的这个蛊,平时可能是件不好的事情,但是如今对于你来说却是件好事。因为我要教你的内家功,如果平时让你练的话,五到十年不会有大的效果,但是因为这阴阳蛊流窜于身体里,恰好和内家功运气的方式差不多,你正好可以逐渐感应到这阴阳蛊练功,对你修炼有莫大的好处!”骆伯伯说了实话,虽然不知道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样感应到这阴阳蛊?”我不明所以的问骆伯伯,毕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和玉宝每次亲热的时候,最后感觉到自己很舒服,在最后泄出来的时候,可以感觉到那些东西进入到她身体里,你脑海里感受到的那些东西!”骆伯伯虽然说的很形象,但是我已经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什么,虽然我其实还是似懂非懂的。

    但是骆伯伯没有说再多,而是嘱咐我这次回去之后,就可以真正的学习到内家功了。这让我当时心里既兴奋又激动,不过我知道骆伯伯有个前提,就是让我和玉宝尽量的保持着好关系,任何时候不要在玉宝面前提起这件事情,更不要在旁人面前说出半句。

    我满口的答应了下来,心里唯想到的就是玉宝的重要性。所以这个时候即使我很怕,但是还是忍不住看向了唐玉宝,我不希望她有什么事情。这和自私没有任何关系,因为不但有着骆伯伯的嘱咐,还有我心里那说不清道不明的依恋。毕竟对于我来说,真正和我关系近的人,如今就只有这个唐玉宝了。

    就在我还在徘徊想象的时候,向茜菲忽然眼睛露出股凶光,居然呲牙看着了我。这是种疯狂的神色,好像条疯狗看到了个不认识的陌生人,对着他要进行最直接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小河!小心了!”玉宝也看到了向茜菲的神态,吓得忍不住惊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玉宝的惊叫让我顿时阵紧张,同时眼睛的余光看到了向茜菲的神态,本能的退了步,朝玉宝靠近。

    玉宝几乎是同时便向我抓过来,可能感觉到向茜菲那凶狠的目光,她显得有些奋不顾身的模样。看到她紧张的神态,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阵热。

    可是,嘴里出嗬嗬声音的向茜菲并没有起来,她挣扎着想起身,但是不知道究竟是屁股下面有什么东西拉住了,还是她躺在地上时间久了,她居然就是起不来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