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四章 郊野灵异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果然不出所料啊!你们不要怕!”唐大省的声音虽然有些急促,但是似乎在紧张的环境透着淡然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老骆说这血乌桃木木牌可以震慑古怪,如今看来效果真不是般的好啊!”

    听到唐大省这么说,紧张看着向茜菲的我们,不由都心神稍微松。{[ ?((〈 <( .同时因为听到了他说话,不由都同时往他这边看来。其实我心里有很多的疑问,虽然跟随了骆伯伯几天,但是我了解的东西还是太少了。因为现在我很想问问他,这冰天雪地的,这个孩子是怎么被埋在黄土堆里还能站起来的。还有它怎么睁着眼睛,却没有白眼仁和瞳孔的!

    但是这个时候显然不是问话最好的时机,因为不但我们身边有这个吓人的向茜菲,随时都有可能起来吞下我们。虽然她几下都没有起来,但是我们心里已经虚。何况好像唐大省这边,黄土坑里那个吓人的婴儿也不正常!

    尤其我再次看到唐大省的反应和动作,心里不由有些古怪了起来。原来他已经没有站在原地,居然绕着黄土坑转起来了。我听到他说话的时候已经看过来,他虽然度不是很快,可是念念有词的走着,手里的木牌和桃木剑却不断交替的伸向坑里。不知道是恐吓那个死婴,还是这两样东西可以镇压这个邪物。

    而那个肤色惨白不像正常人的死婴,它本来像个活人般,站在木盆里呲牙裂嘴的。没有见过它被向茜菲刨出来,绝对不会有人相信它是个死人。虽然它是个死人,却和活人样有着反应,这究竟是什么怪物?

    这些暂时都不说了,光是它呲牙咧嘴的样子,在我看来随时担心他走出黄土坑来。这个它时候居然在木盆里坐了下来,它身子本来就小,那个大大的旧木盆却是乡里人平时用来洗澡用的,此时看着好像它大半身子都没入了木盆里的血水里。这个时候却可以看到血水是殷红的,而且那木盆里的血液似乎也冒起了雾气。

    不知道究竟是天气太冷,还是血液的温度增加了。在这寒冷的冬夜里,木盆里的血水蒸腾起阵阵雾气。看着它似乎蒸腾在烟雾之,倒让人没有了那么惊恐,却多了几分神秘感。

    本来正常人看到这些,只怕早就有些崩溃了。不过我们比向茜菲来的早些,在唐大省的安排下,按照骆冉的布置,在这掩埋婴儿的新坟周围布置了个阵法。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阵,但是唐大省却说过可以震慑些古怪的东西。我当时还没有想太多,可是自从向茜菲来了之后,接连生了连串不可能的事情,我顿时心里有些庆幸了起来。

    加上刚刚这个死婴被向茜菲破土而出的时候,唐大省又用桃木剑布置了个阵法,倒是令我的胆子大了些。其实我对阵法的了解可以说没有概念的,但是亲眼见过骆伯伯布置的几个阵法,甚至还参与了万福亭的镇魂仪式,于是在我心里便对骆伯伯有些盲目的信任。

    于是有了这种怪异的情形,即使看到这个死婴和向茜菲的怪异,我也没有吓得屁滚尿流。而且看去它整个人好像坐在盆热水里样,我都想着这是因为外界的气温过低,导致热气变成了蒸腾的雾气。确实不知道的人看着这个情形,还以为这个婴儿坐在木盆里洗澡,我却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!木盆里的血水不可能滚开。

    荒郊野外的寒夜里,不但切诡异的出想象,而且接连不断出现这么古怪的情形,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,但是想到唐大省的动作,以及这冰天雪地的天气,定是别人说的撞鬼了吧!鬼这个词对于以前的我来说,简直就是致命的个恐吓,可是今晚我现自己有些变了,即使面对这种情形,我却依旧站的好好的。

    我甚至没有想过,是不是自己吓麻木了。可是后来我想过,可能是当初在万福亭的时候,轻轻握住那只烧焦了的手,让我心里的恐惧降到了最低。这说来可能有些可笑,但是在后山经历了两次怪异,加上又看到彭柏全的神秘,以及骆伯伯身上散的正气,居然让我逐渐不是那么害怕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这样吗?其实后来我直隐隐感觉到,是因为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那块血乌桃木木牌,它似乎给了我许多的底气。不管如何,这晚我却是表现出了足够的勇气,甚至表现的比般人都要好。

    木盆被埋在黄土地下的血液,居然会自己翻滚的流动着。这些都不先说,光是这大盆血水哪里来的,这切都令人感觉到骇然。我不相信这些都是猪血,人泡在猪血里能干嘛?想到被彭柏全害的两个同学,想到这个人的手段,我心里忽然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个可以站起来吓人的婴儿,也已经被埋在黄土堆底下时间不短,这切完全的出了我的想象。如今寒夜里冰天雪地不说,光是被那令人窒息冰冷的黄土埋着,也足够令人感觉到崩溃了,何况是这个看起来刚刚出生不久的婴儿!这个时候我基本上可以肯定,这个婴儿定是向茜菲的那个孩子,心里不由也伤感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唐大省的反应瞬间令我清醒了起来,这个婴儿可不是那个抱在手里的孩子,它可是被人埋在黄土里了的。不管是这盆血水也好,还是这个惨白的死婴,都是令人无法想象的出现在这寒夜里。可是这两样都反常的出现了,而且让很多人看到了这种反常。

    这种闻所未闻的事情,别说是我这种少年,就是成年人只怕也会吓得魂不附体。加上又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,确实令人心寒。唐大省这话不知道是不是安慰我们,不过我想他应该不会害我们,毕竟我们起来的,他年纪这么大了,没有必要害我们才对。毕竟临出的时候,骆伯伯可是嘱咐过我,切要听他的安排。

    如今看到木盆里的血液再次冒着雾气,就犹如池塘和河道里的水,在冬天里冒起来的寒气样。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,但是看到只有在黄土坑里面才有雾气蒸腾,居然也不逸散开来。甚至那个死婴也变得不声不响起来,便也知道和唐大省插下的这些桃木剑有关系。

    刚刚唐大省说要把木盘里的血液倒了,如今更让我们不要怕,可是谁面对这种情况不怕?不说我这个本来就胆子格外小的,旁边还有唐玉宝这个小堂客,我们这个组合对于他来说,我认为简直就是个负担!虽然不知道骆伯伯为什么直要叫我们来,但是我想这应该是有他的道理。

    唐大省大声和我们说起后,没有再忌讳的低声说话,而是不断的提醒我们行动。看到这个婴儿坐在木盆里面,虽然已经没有像开始那么怪叫,但是那被血水淹没大半的身子,似乎在缓慢的转动了起来。想到它刚刚的反应,还有那种随时扑上来的架势,想想就令人不寒而栗。这个时候看到它居然转动,我的心又再次的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大省说叫我们不要怕,甚至叫我们去倒掉那盆血水,但是看到那死婴坐在木盆里的感觉,这个时候我们哪里敢去触碰这些呢?我心里还有些犹豫,看到唐玉宝惊恐的样子,哪里敢往前步。

    看到我们举棋不定,唐大省倒是没有生气,试想这种情形换成是谁不害怕。看到我有些意动的样子,唐大省不由鼓励的看着我。即使我没有马上上前去,不过唯让我心里稍安的是,这个婴儿本来睁着对乌黑没有瞳孔的眼睛,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居然也像睡着了样合上了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本能的看向向茜菲,却看到她就像只受伤的野兽,坐在那里嘴里不住的低声嘶吼着。本来想朝着我们冲起来,这个时候居然似乎忘了这茬,也看向了土坑里的婴儿,好像只有这个婴儿是她最关注的。

    她没有再朝着我们示威,倒是让我心里稍安。但是让我心口再次吊起来的是,本来眼睛有些湿润的向茜菲,这个时候居然十分的焦躁,不但嘴里继续出嘶吼声,而且我看到件更诡异的事情,她对眼睛居然红了起来。看着慢慢转动的唐大省,那神情似乎随时想扑倒这个老人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亮灯,我所能看到清晰的也有限。不过在周围积雪的映衬下,些极近距离的东西,还是看着有些明白。就好像向茜菲的眼睛,居然好像变成了血红样。看到随着唐大省的转动,木盆里的婴儿也在缓缓的转动着,她口里出了凄厉的尖叫。

    她眼神有些凄厉,叫声在寒夜里根本就不像人声,反倒是极似种怪鸟出来的声音。我再次听到这种声音,心里居然隐隐不安起来,看着她的样子也有些令人不寒而栗的神色。这是种亲眼目睹的转变,别说正常人的变化,就是妖魔鬼怪看到的话,我估计也没在心里嘀咕!

    “大省爷,大省爷,你快看看,快来看看,她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抓着我的手的唐玉宝,直心里害怕的抖。这个时候忽然看着向茜菲惊恐的变化,忍不住低声颤抖的叫了起来。对着转动的唐大省不住的召唤,只希望唐大省马上给到自己答案!

    唐大省看过来这边的时候,虽然没有清晰看到向茜菲的变化,可是看到她转变的双眼色彩,脸色居然次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