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五章 午夜灵堂惊魂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不好了,不好了,家道的堂客诈尸了!”

    突然传来阵慌乱的惊叫声,在这已经过午夜的时光里,不但扰乱了昏昏欲睡的陪夜人,也让外面慌乱的惊叫声传出老远。<(〈?[ >.〕)1〉ZW.

    前面弘扬堂离世的老人还没有出殡,因为还没有过重丧的时间。明天早上弘扬堂赤脚医生唐遇仙的老父亲要出殡,加上唐家道这边也稀里糊涂,所以暂时定在了后天早上出殡。其实严格按照时间来说,应该是明天早上,因为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了。

    这边陪夜守灵的人不多,就是有也不过是亲属家的些老人,和些因为难过无法入睡的直亲。但是因为这个时间已经过了子时烧纸的时间,大家基本上都窝在几间屋里烤火。那堂客的灵棚在外面,根本就没有人坐在这边。因为外面几日的大雪之后,晚上的冰冻更加的渗人。

    本来这种年轻意外死去的年轻人,是不会在家停留多长时间的。加上又是自寻死路的短见,自然更不会有太多的人来陪夜吊唁。外面究竟是谁在叫,时间很多人没有反应过来。但是听到叫声之后,还是有很多人迷迷糊糊的反应过来,有人慌忙起身出门来看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堂客琼翠花的死,居然是有些蹊跷的,虽然直是众说纷纭,但是还是引得弘扬堂村里的人揣测,就是唐家道这系的行亲,也是有些说法出来。他的男人唐家道现在懵懵懂懂的,直说自己堂客是被害死的,虽然没有多少人附和,但是毕竟看着可怜。

    事情闹大了,人家娘家的人来了,不管是不是双方有什么问题,或者说这堂客在临死遇到了什么事情,大家还是希望能够有个结局的。面对暂时不能管事的唐家道,虽然是有些无奈,可是面对他有个做村主任的堂叔,如今娘家人轻易也不肯随便让琼翠花下葬的。

    不说弘扬堂交通便利,有什么事情很容易传到外面去。就是外面各地的些陋习,自然也很容易进来村里。当初弘扬堂青年干事唐人凤的堂客同样是死,不过她那是喝药死的,娘家人在唐人凤家里打人愍,最后可是足足折腾了个够。

    后来弘扬堂村委出面也没有办法,只好请来了乡里的领导解决,事情最后都没有轻易摆平,造成了乡里对弘扬堂大心病了。而这次这个堂客琼翠花的死,在些人眼里看来,是样不会善了。她们家似乎没有什么势力,不过她娘家是本本分分的人家,姑娘在家里上吊死了,人家肯定是需要有个说法的。

    男人唐家道受了刺激,据说本人都有些疯疯癫癫,还放火差点把家和自己都烧了(有词敏感屏蔽了,别骂我用词弱智)。不管出于什么情况,或者说这堂客遇到了什么事,至少两个人还有三个孩子在。对于朴实的乡里人来说,切都会考虑这三个不幸的孩子。

    要说娘家有疑问,就是唐家道家族里也有些质疑。何况怎么说唐入海也算是唐家道的堂叔,在这个除了唐天就算唐入海为大的时机,很多人还是要给唐入海面子的。乡派出所也受理了此事,后来还叫人来当面验尸过,但是法医证实是上吊自尽的。

    糊糊涂涂的唐家道不知所谓,作为有心支持正义的唐入海来说,也不能站在公正的角度继续纠缠。因为村里有人传出,这事和唐天有关。唐入海是不敢相信的,毕竟唐天几十年来的威望在,何况他也没有必要这么做,但是为了稳住家族里的人和封住大家的口,他必须要叫政府派人出面。

    这样不会波及到唐天,不管这事和他有没有关系,至少唐天不会感觉到自己搞他。而家族这边也不会留下话柄,因为自己确实全力以赴的争取过了。唐入海的这步棋下的好,唐天至少看了出来,所以晚上唐天还亲自来过趟。当着琼翠花的娘家人大义的安慰了番,娘家人免不了伤心回。

    不过唐入海知道这事不会这么简单,毕竟唐家道人还没有明白过来,这个堂客哪怕真的下葬了,只怕此后还有些麻烦事缠上的。因为娘家人还算大义,暂时没有闹起来,因为这事里面还有个因果在里面。那便是很少有人知道,这个唐家道和琼翠花居然是姨表兄妹结亲,算是亲上加亲的结合。

    唐入海对这段往事知之甚详,琼家在余柳堂虽然算不上是大户,但是琼翠花的父亲琼垣先在当地算个清白人物。在他们村里也算是个有着定威信的,并且和唐家道的父亲自己的堂兄唐入棋是旧识。唐入海虽然比他们年纪小,但是也知道两个人年轻的时候便有些交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年没有见过琼垣先来弘扬堂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是想到他们当年的出身,唐入海倒是隐隐明白些。当年的那些老人虽然不在了,但是据说当年轰轰烈烈的事情,如今看来已经成了故事。倒是自己堂兄唐入棋经常去余柳堂走亲戚,如今自己那躺在床上的嫂子,就是琼垣先的小姨子。

    两家的感情深厚,后来唐家道才会和自己最小的表妹琼翠花结婚。这个时候结表亲,虽然政府有些规定,但是在乡下还是很难制止。因为乡里人事实婚姻居多,等到有了孩子才会让政府知道的事例太多。这次琼翠花突然的上吊,这边派人过去余柳堂,对方哪里肯信这件事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因为给信的人是唐入海的儿子唐家仿,所以琼家才派人跟着过来。看到琼翠花躺在棺材里,唐家道疯疯癫癫糊糊涂涂的样子,跟着来的人才哭哭啼啼的连忙回去。唐入海便协调做主接琼垣先过来,而且是叫弘扬堂村里的拖拉机接过来的。

    因为琼垣先老人本来身体已经不行了,听到女儿上吊的这个消息,当时整个人都沉默了。没有人知道老人在想什么,也没有人敢去询问,怕刺激到老人脆弱的心。但是让大家惊讶的是,老人沉默了半天,最后只说了个小小的要求,就是要死也要看女儿眼。

    弘扬堂这边哪里敢不尽力,回来传话的时候,唐入棋亲自求唐入海,让他派出村里的大型拖拉机,乘着天寒地冻的天气,硬是把琼垣先老人接到弘扬堂来了。老人来到弘扬堂之后,看到法医过来给女儿验尸,虽然心极度的悲痛,但是整个人都默默无语。

    唐入海有些理解琼垣先的反应,因为他的堂客已经逝去多年,临老最小的女儿又先自己而去,而且还不是正常的死亡,心的悲痛自然可想而知了。不过让唐入海有些惊讶的是,唐天过来这边的时候,老人居然见了唐天,还单独和唐天聊了会儿。

    虽然表面上这事和唐天没有了关系,但是以唐入海的想法,只怕老人心里对唐天也会有所芥蒂,但是老人的反应却是出人意料之外。虽然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,但是可以看出来老人的忧郁没有那么重,甚至在晚上还吃了点点东西。就在晚上和堂兄聊了段时间后,老人安心的休息了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叫声,唐入海自然也睁开了眼睛,跟着出来到门口的时候,居然诧异的看到琼垣先比自己还早,已经站在了门口,正看着外面的动静。唐入海都来不及问这些,便快步到了门口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还真不多,甚至大家都不敢靠近那搭着的灵棚。可是站在门口阶前的人,不知道是因为害怕,还是被晚上的冷风吹的,个个都有些哆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究竟什么情况!”唐入海的声音还是有些洪亮,而且做了两届主任的他,已经颇具几分威严。看着站在外面的人,目光忍不住看向了灵棚那边:“刚刚是谁在叫,谁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还没有人回答,突然灵棚那边传来了声咚咚的声音。这种声音就好像是有人敲木板的声音,但是那里没有别人,只有个躺在棺材里的死人。不但唐入海听的清清楚楚的,就是阶前所有人都听到了,包括站在门口看着的琼垣先。大家表情各异,但是有点是相同的,那就是所有人浑身都寒毛直竖起来。

    唐入海虽说也是个党员,但是生的经历过来,见过古怪的事情也不少。看到面前这种古怪的事情,先心里寒了起来,忍不住把便抓住了门口的竹扫把。“什么妖魔鬼怪,少来这边作怪!”想到昨天唐家道烧房子的事情,最后被唐天呵斥走,唐入海忍不住也颤声呵斥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!”唐入棋也走了出来,人年纪大了,身子骨不如以前。但是涉及到至亲的人,这个老人被惊醒以后,大步驼背走了出来。看到门口紧张的人群,不由看向自己连襟和亲家琼垣先。

    “不得安生啊!”琼垣先声音没有抖,但是老眼在灯光下有些红,低声说道:“有人看到灵棚那边有古怪,现在还不知道什么事情!”他居然把住了自己连襟,两个人起走到了阶前来。

    看到身后站满了人,唐入海的胆子大了些,心顿时有些温暖,拿着那竹扫把便大胆的往灵棚靠近。可是刚刚走出没有几步,灵棚那边又传来了声音,这次不但有敲木头的声音,而且似乎还伴随着阵低低的尖叫。那是种什么样的叫声,仿似被惊飞的野鸟的怪叫样,让人听来浑身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