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六章 胆大如此

关灯
护眼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“有鬼!是有鬼吗?是有鬼吗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问出了声,这句让所有人更加害怕的话。〈 〉.})1)ZW.抖的颤音在寒冷的夜里不但突兀,也更加平添了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惊得这些本来看到唐入海靠前灵棚,都跟着想起过来的人顿时退步。齐齐看向灵棚方向,这种怪异的声音如果只是传言,有些人可能会不屑顾,但是这个时候面对这种真实的情形,所有人都感觉到寒毛直竖。

    这些本来想跟随唐入海寻究竟的人,简直就如些惊弓之鸟,只想有什么风吹草动便马上逃离。

    唐入海果真站住了,因为他出声喝问的时候,那里不但没有回应,反而用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动静来示威。饶是唐入海再胆大,想到此前弘扬堂传说,唐人凤的堂客诈尸的事情,后来虽然被骆冉摆平了,但是村里直流传着,说人凤家里有人被冤魂缠上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的真实性,唐入海心里直存在着狐疑。他之所以没有驳斥大家的说法,那就是人凤堂客的那个弟媳,直都住在地区医院里面。后来据沈小说,还是骆冉去医院治好了那个小堂客。这件事情对百姓的刺激很大,个就是对骆冉手段的敬仰,二个就是对那晚那女人诈尸的事情的认同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这种怪事居然轮到自己再次碰到,说起来还是自己的晚辈,他心里终于害怕了起来。虽然那晚的事情他没有过去亲自经历,但是后来的反应和大家的传言,那晚的当事人还真不少。不过弘扬堂大屋的老人为了避免引起混乱,不让这些人到处乱传。

    唐入海自然是知道的,因为作为村委领导班子的二把手,唐人凤家的事情整个过程都参与了。虽然得罪了乡里的领导,后来也让骆冉撒手不管,但是唐入海知道这事还真的生过。所以他现在有些害怕,这可丝毫没有装的意思。站在原地举棋不定,也没有人敢质疑这点,毕竟这事有点太邪乎了。

    让人吃惊的却是琼垣先老人和唐入棋,他们最后出现在门口,却起牵着手微微颤颤的走了过来。因为这两位是堂客的长辈,又是这家的老主人,这些亲戚邻居自然都主动的眼睛看着。毕竟这寒夜里大晚上的,天寒地冻的凄凉,担心着老人千万不要摔了,有堂客看不下去,想跟着过来。

    但是灵棚里的动静下下的,虽然没有响个不停,但是却没有间断的直间隔着时间轻轻响着。让这堂客不敢靠的太近了。然后看到两个老人没有停住身形,居然就那么直接走过唐入海的身边,往这个堂客琼翠花的灵前去了。

    唐入海站在那里有些尴尬,想继续走过去却没有挪动步子,这个时候他的耳朵里却只听到个声音:“翠花啊!翠花!你究竟受了什么委屈,还是有什么话要对爹爹说啊!我可怜的翠花啊!爹爹来看你了,你有什么话和爹爹说啊!如果这是你受了委屈,你和爹爹说啊!”

    这是琼垣先老人带着哽咽的语音,虽然很低也令人很悲伤。个七十岁的老人,在这个时代里算是极为长寿的人了。但是面对这种白人送黑人的悲剧,即使是个男人,悲呛的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,都会引得人产生种共鸣。旁边的唐入棋不知道的脚下生滑,还是听到自己连襟这番话,居然身子摇晃着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身形高大的琼垣先虽然老态龙钟,比起半年前老了许多,尤其在承受了这种打击之后,心里自然更是悲痛。本来就十分哀伤的他,看到唐入棋的样子,心里不由有些诧异的看过来。却看到唐入棋直看着前面,似乎没有现自己的失神,琼垣先忍不住紧紧抓住了他的手,两个人靠的似乎更近,却恰好在外人看来扶住了唐入棋。

    唐入海甚至都没有看到自己堂兄的样子,因为在他眼里看来,自己这个堂兄是有点老了。不过他是听到了琼垣先的话,心里霎时间百味杂陈,不知道怎么去表达和体会。但是琼垣先的这种悲伤落在唐入海的耳朵里,他却感觉到好像不是来自于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愣愣的神色里,两个老人齐到了灵前。

    大家鸦雀无声,棺材里还断续有着声音。这次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,那声音真的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。如果不是白天验尸的时候,这些人几乎都在场,亲眼看到琼翠花被法医放进了棺材里,大家盖上了棺盖,保证会有人认为是不是这个琼翠花没有死。

    曾经有人被认为死了,然后躺在棺材里面,要出殡闭面辞亲的时候,这人居然又活了过来。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情,因为隔壁的凤岭村就有个老人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里所有人不会认为琼翠花是假死,因为法医过来虽然没有解剖,但是也曾经把僵硬的死者扒光了检查。当时家里的亲属是排斥的,毕竟在乡下这种地方,人死了之后尸体还要被动刀,是老百姓最忌讳的事情。最后法医是没有动刀,但是在帮亲属堂客的注视下,两个县里来的法医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原因。

    当时男人们除了琼翠花的长辈,年轻的都没有靠近。但是有着帮堂客的注目,法医不但确定了她死亡的原因,还说了她死亡的方式。这是大家清清楚楚明白的,所以现在棺材里的琼翠花没死是不可能的,难道真的如刚刚有人叫的,她要诈尸了不成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人敢再这么说,因为这里不但有琼垣先老人,还有唐入棋在。至于站在原地的唐入海,虽然是死者的叔叔,这个时候看到两个老人近前,也主动的移身上前。这个时候没有人笑唐入海胆小,虽然作为村里的二把手,和琼翠花男人的叔叔,但是毕竟已经疏远了层。

    看着漆黑的棺材在寒夜里令人心寒,偌大的福字殷红的让人感觉就是团血样耀眼。两个老人静静的看着棺材,这里面躺着的不但是女儿、外甥女、也是儿媳妇,这份复杂的情感和悲伤,外人可能很难理解。

    “呜呀!”

    声凄厉尖利的叫声,再次的从棺材里出来。

    这次不要说后面站着的人,就是站在灵前两个至亲的老人,都不由吓得浑身颤,几乎便站立不稳。惊愕的看着漆黑的棺材:“翠花!”琼垣先声惨叫,声音沙哑的让人悲呛。

    这次是唐入棋扶住了琼垣先,因为琼垣先不但身子颤之后双腿软,而且人便要往侧软倒。本来直颤颤巍巍的唐入棋,这个时候却反应极快,把拉住了琼垣先,也不顾棺材里古怪的声音,便大叫了起来:“翠花啊翠花!你就是有委屈,难道还想吓死你爹爹和我吗?”

    后面的唐入海虽然双腿颤,也赶忙伸手过来扶住琼垣先。而这些担心站在阶边的亲属,看到琼垣先的样子,虽然大家都害怕,但是还是有人抢身过来。个是琼垣先老人的孙子,虽然年岁不是太大,但是个子已经极高。还有个是老人的另外个女儿,却是琼翠花的姐姐。

    看到琼垣先老人眼睛已经半眯,出的气多进的气少,大家时间便慌乱了起来,赶忙着把老人往屋里迎。就在大家匆忙把琼垣先老人迎进去之后,这边的唐入棋却站在棺材边没有动。

    因为这几天村里死了几个人,村委的电机直供电,唐家道这边也扎着个灯泡在灵棚前。可以看到唐入棋半个身子在暗处,半脸却似乎有些狰狞。他对有些微微半合的眼睛,似乎有着常人很难现的犀利,紧紧的盯着面前的棺材,忽然便掌拍向了这具棺材盖。

    门口还站着有人,没有跟着起进屋。毕竟琼垣先老人忽然这样,大家也不好窝蜂涌进去。暂时还不知道老人怎么样,何况这边棺材里的动静还没有平。忽然看到唐入棋这个举动,大家时间都看呆了。不知道这个老人这是要干嘛,毕竟直老态龙钟的唐入棋,很多人都已经忘了他的过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胆敢冒犯我家!”如同只突然醒来的睡狮,这个矮小的老人忽然爆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气势。虽然没有让人感觉到他真正的高大,但是就在唐入棋出声的时候,旁边的人都惊醒了过来,似乎刚刚的害怕下消散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声巨响,不但在外面震响,就是屋里的人都听到了。拍打棺材出的声音,在这深更半夜里传出老远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这是干嘛?”唐家进更是不明白,看到自己老父亲这样,忍不住便过来,想扶自己父亲回屋。

    谁知道唐入棋把打开了儿子的手,在大家目瞪口呆的注视下,居然在此掌击向了棺材盖。不过这次他没有拍打棺材盖,而是直接击打在盖沿边上!

    本来就只是盖在棺材上,还没有合缝的棺材盖直接向后滑开!虽然没有划出多远,也足以露出个两尺来长的空间来。

    这种寒冷的天气,即使人已经死了两天,却丝毫没有异味出,倒是有着股浓浓的檀香味散出来!站在唐入棋和唐家进的位置,足以可以看到躺在里面的琼翠花的大腿以下位置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