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七章 群鬼蜂起小村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爱看小说网www.akxs6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    嘶!

    看到唐入棋突然的举动,旁看到的人倒吸口冷气,呆呆的看着被推开了的棺材盖!似乎那搭着的灵棚股巨大的寒风袭来,引得人浑身四肢百骸都寒。{〔〈 (((〔 }.〉?1]ZW.

    这股寒风来的莫名其妙,让人感觉到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灵棚里面。其实灵棚里什么也没有,几床竹席搭盖着灵棚,除了这漆黑的棺材,没有别的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此刻倒不是有什么东西窜出来,棺材盖被推开之后,里面本来那种怪异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。在寒风之后唐入棋静静看着里面,站在棺材前面供台边那里没有吱声。供台里的檀香袅袅,闪闪的火光让人感觉到空气的动静。大家不知道这是怎么了,但是知道唐入棋是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这刻,这切反应的快出了大家的预想,完全没有人想到,这个老人怎么可能徒手掌推开了这么重的盖子。这种完全出了想象的事情,在这个时候居然因为害怕而被大家忘记。大家紧张的看着那口黑黑的棺材,还有站在那里屹立不动的唐入棋。

    本来老人老态龙钟的样子被人忽略了,和琼垣先相互搀扶的情形也被忽略了。大家此刻感觉到这个老人的形象有些高大,丝毫没有人为老人担心,而是都担心里面躺着的琼翠花会不会出来作怪!那种屏住呼吸的紧张,却令大家心口那颗砰砰乱跳的心脏几乎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这刻随着唐入棋的安静,即使门口站着的那些人害怕,似乎天地间都安静了起来。

    屋里隐隐传出来声音,那是刚刚突症状的琼垣先老人被人扶进去,大家本来知道老人身体不好,自然难免是阵询问和安慰声。虽然不知道怎么样了,但是外面的人都没有去顾及到。外面的人都紧张的看着唐入棋,这个身形瘦小的老人站在棺材边,脸的阴沉安静。

    空气在这刻似乎凝固了,不知道是被寒冷冰冻了,还是被这诡异的情形定格了。素来多鬼神传说的乡下,先是被人惊叫诈尸,接着大家有目共睹的看到和听到了诡异,在心里难免便先入为主的恐惧了。

    看着唐入棋这突兀的举止,有些人便感觉到他是不是疯了,但是面对个老人的失态,这些亲属和晚辈哪里敢胡言乱语。何况因为这事的怪异过度,把琼翠花的老父亲差点吓死,这些人心里更是畏惧。虽然大家还不敢过来,可是有些胆大的堂客忍不住低声和身边的人嘀咕:“这老头是不是受刺激失心疯了?”

    唐入棋站在那里没有疯,虽然年纪大了,但是这个时候他比谁都清醒,甚至站的比开始更直了些。很多年没有威过了,很多人都忘记了自己当年的威风。唐入棋从来没有炫耀的意思,经历过改朝换代后大飞跃和大运动,唐入棋看清了很多事情,也明白这个时代不是以前了,所以他直保持着淡然的心态,希望可以慢慢老去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想到自己有天终究会遇到这种事情,本来以为这切不过是偶然,甚至也为了外面的传言而心里难受。但是随着家道生惊人的改变,唐入棋终于感受到了什么,次对唐天做出了暗示。尤其下午唐天匆匆赶过来,别人不知道生了什么,唐入棋心里却翻天覆地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人感受到垣先公的血脉,迁怒到琼翠花身上害死了她,还想用琼翠花的精血来祭阵,如果晚上生怪事,你们定要这么去做!”唐天的话还在唐入棋耳边回响,下午唐天当着自己和琼垣先说出番惊人的话。知道这话是骆冉转达,唐入棋和琼垣先都慎重起来。

    琼垣先对骆冉不熟悉,但是唐天只是悄悄贴耳说了事,琼垣先便没有了丝毫的怀疑,甚至还让唐入棋也照着唐天说的来做。刚刚琼垣先就是感觉到了什么,尤其听到棺材里的怪声后,想到真如唐天所说,自己的女儿真是遭受了池鱼之殃,心里顿时难以承受这打击。

    寒夜里呼啸的北风,虽然没有像刀子样割脸,却也低低的瘆入人身体里每个位置。人年纪大了,经受的熬苦比年轻人强,唐入棋站在灵棚的位置,虽然有竹席挡着,却无疑也是极冷的。隐隐知道了些因果的他,此刻心里的难受可想而知,看着棺材里躺着的人,眼眶顿时有些湿润了。

    静静的看着打开的棺材,虽然那种渗人的声音没有了,甚至琼翠花也还像开始那样躺着,在灯光的照耀下纹丝不动的。可是褚红的棺材内壁,让人看来好像穿着黑色寿衣的死者躺在血海里样,尤其想到唐天开始说的话,唐入棋的身子都有些微微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虽然离着远些,但是人好奇的心里还是有的,即使害怕还是有人踮脚看着,或者逐渐想靠近过来。因为有着电灯的照射,比起马灯和煤油灯光亮太多,棺材里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。黑色的棺材外色,褚红的棺材内壁,身素黑的寿衣麻鞋。

    和普通死人躺在棺材里没有区别,看到棺材里也没有异动,大家终于靠近些。

    “九叔!要不要叫人搬开了盖子,咱们彻底看看!”唐入海的儿子唐家仿大胆的过来,他其实刚刚成家不久,和他另外个堂兄弟唐命悟差不多年纪,却是血气方刚的青年。

    虽然不算特别聪明的人物,也没有唐命悟那机遇可以进钢铁厂,但是后来唐命悟出事,家里人倒也庆幸和感叹了回。这唐家仿虽然属于愣头青类,但是倒有几分骨肉亲情的心态。他和唐家道的关系还不如唐命悟亲,但是对这个老实的堂兄还是有些感觉到可怜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看到棺材盖子打开,也没有出现异动,尤其看到大家都没有敢过来,他倒是壮者胆子和股勇气,直接过来陪着唐入棋。站在唐入棋身边,清晰的看到棺材里那露着的腿脚,心里虽然有些渗,但是还是嘴巴硬实的很。他不知道唐入棋心里所想,更不知道下午唐天和唐入棋说的事情,但是有这份心还是令人欣慰。

    “盖子已经打开了!这里清清楚楚的没有什么,可能是老鼠钻进去了吧!没事就没有必要再折腾了!”唐入棋的声音忽然有些索然,听起来令人有些伤感。看着他憔悴的神色,整个人似乎又变得苍老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棺材里的人依旧,虽然看不到琼翠花的上身和脸,但是显然没有异动。不过棺材内壁褚红的颜色似乎在流动,看着令人心里寒。唐入棋鼻息里隐隐闻到股血腥味,他没有让唐家仿靠近来,也挥着左手示意唐家仿不必如此。说道:“这孩子命苦啊!死了都不得安生,垣先公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垣先公刚刚可能是急火攻心吧!虽然看着吓人,刚刚大家扶着他躺下后,我爹爹给他掐人捏虎口之后好了些,应该没有大碍的!”唐家仿老老实实的回道,却丝毫没有听出唐入棋话里的意思。当然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些,也就无从说起明白这件事了。甚至心里懵懵懂懂的看着唐入棋,顿时感觉自己这个伯父好可怜。

    棺材里再没有怪声,周围有着刹那间的冷静。看着唐入棋没有再说话,反而伸手去抓供台上的那把香,唐家仿心里没有想太多,以为他只是想烧炷香而已。眼光的余光看到自己父亲也从屋里再出来,便胆子更大些,继续傻呵呵的朝唐入棋说道:“九叔,晚上这事有些怪,要不要让年轻人过来看看,你还是回去休息下?”

    “就你们那胆量,现在也不必再提了!不过现在还真有事要你去办下!”唐入棋沉声说道,边看着唐家仿听到自己说的话,有些慌乱的眼神,心里不由微微叹了口气:“这边刚刚生的事情虽然怪,但是现在也没事了,不要明天传出去让人笑话。你现在倒是赶快跑去平北家看看,看看那边老屋有没有什么动静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唐家仿嘴里应着,心里不知道想什么,脚下却还没有动,眼睛却看向了自己的父亲。显然父亲在他心里的威严,还是远远胜过这个伯父的。

    “九哥,这是干嘛?”离着还有些距离听到这么说,唐入海有些诧异的看着唐入棋。本来因为刚刚的胆怯,虽然大家都是亲戚没人说,但是唐入海心里有些尴尬。尤其这个时候听到他这么说,唐入海心里虽然有些反感,但是他忽然想到了唐家道癫的事情,不由再次看着自己儿子沉吟着没有马上说话。

    唐入棋颤颤巍巍的刚刚点燃手里的香,口里低低的念叨着什么,旁边的唐家仿都没有听到。只看到唐入棋手里的香闪,爆射出股强烈的亮光。唐入棋却好像没有现样,手挥让燃起的火光在寒风熄灭。正看着变成袅袅白烟的檀香又恢复了闪闪的精光,准备往香炉里插,忽然耳朵里传来阵惊叫声。

    这阵惊叫不像是个人出来的,而是群人的呐喊声。虽然已经是午夜很晚,可是在深夜里却传出老远,而且闹闹穰穰的让人惊讶。唐入棋心里颤机械般的朝声音来处的地方看去,果然不是自己这边的房子。听着那隐隐的声音,正是前面的老屋弘扬堂方向。

    唐入棋心里沉暗叫不好,几乎便站立不稳。拿着那把檀香没有插下去,忍不住偏头便往棺材里看去。

    头上的灯泡忽然闪烁起来,明亮的闪动着,让人忽然浑身寒。棺材在灵棚里更加诡异了起来,大家嘴里都闻到了股腥味,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还没有来得及说话,啪的声,灯泡居然便炸灭了,四下顿时黑暗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突然的变化让人惊叫起来!

    “有鬼啊!,有鬼啊!”

    凄厉的声音响彻了弘扬堂的夜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akxs6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